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前田讨伐队”的下场

1940年3月的红旗河战屯可以说辉煌地装点/大部队回旋战的最
后阶段。
故人大肆叫嚷什么要进行·东南部冶安肃正特别工作”来消灭革命
军,但他们在这次战今中受到了极为沉重的打击,整整一‘个“讨伐·中
队被歼灭。故人为之惊愕,十分狼狈。
当时的国际形势是, 日本侵华战争进人长期的僵持杖态;由于哈
桑湖事件和哈勒欣河事件,苏日关系极度恶化;第二次世界大战越来
凶扩大。
在这种时候,关东军的头子们叫嚷要最终地扑灭中国东北的抗日
运动,开始大搞其’东南部治安肃正特别工作’。
我们不断地打击故人,每打过·—仗就神不知鬼不觉地销声匿迹,故
人无法找到我们的行踪,在软化和抚松的深山老林里狼奔豕突了整整
一个冬天。但就在这时,敌人以为都已冻死了的朝鲜人民革命军主力
部队突然出现在安囤、和龙县境,在红旗河全歼了他们的·前田讨伐
队’,故人注是事么惊驻,丧魂落魄啊,
红旗河战斗,同昔天堡战斗、间三峰战斗.东宁县城战斗、抚松
县城战斗这些大规模的战斗一样,是我们进行的一次难忘的大战。所以,找还记着前田这个人。
前田只不过是和龙县·警察讨伐队’的一个中队长,根本不是朝鲜
人民革命军的对手。但他是跟抚松的汪队长和安图的李道善一样穷凶
极恶的“讨伐队长·。他曾扬言要消灭朝鲜革命的司令部;十分猖狂骄
横,可是落到了被我击毙的下场。因而,他虽是个下级军官,却成了
个臭名昭著的入。
那时候,我们按照大部队回旋战的训划,一面按部就班地学习和
休息,一面连续不断地蛤敌人以沉重的打击。
红旗河战斗前一个月,我们正在白石漳峦营进行军政学习的时候,
敌人突然来犯。我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予以反击,然后迅速转移到
了安图方面,大部队回旋战的第二阶段从此开始了。
第二阶段一开始就碰到了困难。在东牌子峦营的林水山投有执行
司令部交给的任务,这样就不可能利用原定的秘密通路,尸、好利用不
在计划内的另一条通路。这条通路就是没有人烟的白头山东北部白色
地区。日本军队虽有很多能干的a0绘专家,但他们不敢进人这——地区
进行测绘,只好在地图上把这一地区涂上白色。所以把白头山东北部
的一些地区叫做白色地区。
我们离开白石滩时制定的路线是:经过白色地区开到茂山,
去再发出’饮枪声,然后经过和龙县再回到安田县中心地区来。
是大部队回旋战第二阶段的计划。
我们在露水河打了一仗,然后跨过头道白河。::道白河、三道白
河,直奔安图县南端。
我们经过白色地区,的确经历了严重的困难。那时候,没腰深的
积雪、凛冽的寒风都是我们的故人,让人难以忍受。最困难的是常常
迷失方向,找不到路。万物都披上了银装,既不能分辨方向,也不能
标上记号。走到大马鹿沟附近,粮食也断了,在服和鞋袜也都破丁。于
是攻打大马鹿沟,缴获战利品解决了物责问题。从前,大马鹿沟的鹿群
常来往于豆满江两岸,夏天到我国境内来吃草,冬天再回到大马鹿沟
去吃拘尾草。
故“讨伐队’的据点大马鹿沟里,还有山林警察中队的队部。大马
晓淘是国境上的“讨伐”据点。 日寇在这一地区设有山林采伐公司和作
业场,掠夺了大量的军用木材。
战斗-打响以前,我们派侦察小组到人马鹿沟进行了侦察。他们回
来报告敌情以后,僵出了什么大事似地说,他们看到了一些怪人,服
睛灰溜溜,个子高高的,鼻子有尺把杜,手背上毛茸茸的,不知道是
些什么种族。我又派一个队H去了解了一下,才,弄清他们都是在木材
所当汽车司机的臼俄。哈尔滨那个地方就有很多白俄。1930年夏天我
到哈尔滨去,也看到了很多白俄.
我们趁故人主力出征的空,以急行急袭的战术,一举攻占了大马
鹿沟。那些当司机的白俄一见到我们,就拿出金戒指要送。看来他们
以为我们是土匪。我们的队日都不要,都退还给了他们。他们都不解
地歪歪头,好傈是说,天下还有不爱钱的怪人。这就是他们的观点。
攻占大马鹿沟缴获了大量的面粉,一袋一袋地分给了当地群众。战
利品很爹,每个队员肯了一大包还有剩余的,几十名伐木工人主动帮
助我们运这些东西。
我想说服那些白俄用汽车送我们一段路程,可是他们不愿意。我
再叫一个会讲俄国活的人去说服他们,那些白俄这才答应帮我们送’—,
程。那时候我直接同那几个白俄交谈过。我间他们为什么不住在自己
的祖国,到中国来过日子,他们说,共产党不欢迎僳他们那样地主.责
本家出身的入。还说,他们的父辈反对社会主义革命,是有罪的,但
他们本身却是没有什么罪的。我再问他们,要是把你们送到苏联去的
话,你们愿意同共产主义者一起搞社会主义建设吗,他们都说愿意。
帮我们背着战利品来的人当中还有一个日本工人。听说他回去后
杵我们做了很好的宣传。他把自己的所见所闻都讲给别人听。他说,我
见到了革命军,他们都是好人都跟我们工:人站在一边。他们明明知
道我是日本人,可是待我毫无两样。还告诉我日本工人和朝鲜工人应
当团结起来,共同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听说他后来掖木材所监工发觉,
赶到别处去了。
我们奇袭大马鹿沟,惊动了安围与和龙一带的故人。他们立即进
入超紧急警戒状态,处心积虑要消火我们的主力部队。打前锋的就是
和龙县“警察讨伐队’队长、县譬务科长宇波和前田。
这个‘警察讨伐队’,是1939年5月我们结束茂山地区战1·,在豆满
江沿岸连续不断地进行大规模战斗的时候,和龙县警察当局为牵制并
消灭我们,纠合包括前田中队在内的四个中队和铁道臀备队两个中队
紧急组建的。这个·讨伐队’,在同岛地区’讨伐·队长的指挥下,对游
击队进行了疯狂的“讨伐·。他们原以为我们仍在遥远的北方,投想到
我们突然出现在和龙、安图县境袭击了大马鹿沟。为此,他们老羞成
怒,集中全部兵力开始追击我们。
后来才知道,前田对我们进行“讨伐”比谁都疯狂,
金日成部队由他包下来消灭掉。
“野副讨伐司令部·为缉拿我悬赏金竟多达一万元。
有比这更多的资料。
伪满洲国治安当局制定的·警察奖·,普通奖金为十元1 以治安部
大臣的名义发的最高奖金为二百元。可见这一万元的赏金有多么大了。
听说,前田在朝鲜当过下级警官,到满洲以后在首都警察厅下边
的警备司令部和靠近朝鲜国境的几个地方当过警察署长;在间岛一带
的·治安肃正工作·中立了·大功’,受到了治安部大臣的奖赏。
前田听说我们袭击了大马鹿沟,大动肝火,扬言要完全消灭游击
队,还写了血书,举行了’讨伐出征仪式·。日满军警联合’讨伐队”全
部出动,包围白头山麓的大森林,布下了“连蚂蚁都逃不出来的天罗地
网’。
当时,我预料到·讨伐队’必定穷追不舍,便制定了巧妙地甩掉敌
人的战术。首先i卜√H吩队和四十多名帮我们背运战利晶的人,分好
几批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回大马鹿沟去,到处留下脚印。
敌人惊呼他们被这些人的脚印所迷惑失掉了好不容易追寻到的
游击队踪迹。他们恶狠报地说,这回决不让游击队跑掉,金日成神出
鬼没的本事再大,还能钻到地里去吗,只要搜遍了白头山,就一定能
抓到共军司令部。于是他们每天都在山上搜来搜去。
 我们甩掉敌人之后,到花拉子密营去从容不迫地进行了主力部队
的军政学习,也进行丁休整。在这里过了一段肘间后,我们缮续向茂
山方面进发。分散在花拉子一带寻找我们踪迹的敌人,这时才刺探至I
我们的去向,开始了追击。
在路上,我们碰见了一些被‘讨伐队·征去当民夫的农民。从他们
那里了解到,有一千名左右的敌人在尾追我们。那时虽已到三月,但
积雪齐腰探,敌我双方都很难行走。可是,故人的行军速度还是比我
们快。因为他们是顺着我们在前面踏破积雪开出的路追来的。
这时候,队伍里发生了伤寒病。患伤寒嫡的,起初只有一两个人,
后来逐渐增加到了十五六个入。真是火上浇油,越发困难了。
我间林春秋打算怎么治这个伤寒肩。林春秋是游击队的政工干部,
侣他有丰富的临床经验。他说要用鸦片治。我同意了。叫他不昔是用
鸦片还是用什么别的,…定要把病治好。
患者服用鸦片渡过了险关。可是体力还没有恢复到可以行军的程
度。本应该把故人远远地甩在后边,可是因为出现了病人,行军速度
自然减慢。敌我之间的距离缩小到只有十至十五里了.
红臆河上游的大马鹿沟河有几条小支流。我们走到其中一条支流
时,天开始黑下来。这里有木材所工人住过的破房子。我先派了岗哨,
然后让队员们到屋里去睡觉。队员们不充分休息,就不能打仗。他们
都知道敌人在紧,K地追我们,看到我命令停止行军就地宿色都显得
有些不安。但是看到我先,C了下来,也就放心了。
我决定在红旗河山沟里消灭‘前田讨伐队’。
我之所以选择红旗河山沟做埋伏地点,是因为估计到这里是敌人
返回本部的必经之地。而且,这里的地形非常有利干伏击故人。就像
和龙县警务科长后来说的那样,这个地方的确是只要遭到伏击就‘根本
无法运用战术的不利之地”.
吴白龙一听到我选择红旗河山沟做埋伏地点就说:·将军,故人熟
知我们的战术,会自投这个陷阱吗,·这话有道理。敌人最怕我们的诱
故伏击战术。他们把这一战术叫做“罗网战法·,还绞尽脑汁研究了对
付这一战术的策略。·千万不要落人金日成的罗网·,这话成了当时敌
人常念叨的譬句。可见敌人对我们的诱敌伏击战术是多么害怕了。凡
是会有游击队埋伏的地点,故人都尽可能远远地避开。吴白龙是想到
这一点才那么说的。
我推刷,故人可能以为我们看到他们对罗网战术十分警侣,不
会再使用这种战术了。根据这一椎想,我决定在红般河山沟设下埋伏,
痛打尾追而来的‘讨伐队’。换句话说,我决定再使用敌人以为我们不
会再用的战术。
第二天,我们开始行军。i告着山脊朝小马鹿沟方面走了一院就
进入了峡谷。峡谷两旁的山势非常奇瓶朝上游看,右边有三个山蜂,
恰似三兄弟井排而立,是再好不过的埋伏阵地.左边也有一个山峰,下
边有一小片树林,也是于我们有利的地形地物。
我召集指挥员们简要地做了战斗部署:峡谷右边的三个山峰上布
置机枪椿和警卫道左边山峰的周围布置第七、第八两个团;井命令
各队都朝下游走去,故童留下释印,走到一定距离再走回来;回来路
上的脚印要全部掩平,然后各到指定位置埋伏下来。诱故小队剐一直
走到沟口,留下脚印,执行打援任务; 以孙秦春为负责人的一个小组
占据峡谷第一个高地的北面,切断敌人的退路。
这天,在红旗河峡谷,我们按计划打了埋伏。因为天气突然暖和
起来,向阳坡上的雪都化了,山路变得十分泥泞。
过了中午,太Dn西斜的时候,故人才出现。用望远镜一看,是打
头的侦察队。敌人派侦察队一般只派一两个人,而这次却有十来个
人,是一支够大的侦察队。可见集结在花拉子的·讨伐队”全部出动了。
侦察兵后面又出现了尖兵。当尖兵走过最后一座高地的时候,一个腰
挎军刀的军官走进丁峡谷。后来才知道他就是前田。他的先头部队已
经深垛地走进了我们的埋伏围。这时,前田停住脚步,仔细察看着雪
地上的脚印和奇特的地形。
我在思量他会不会把侦察队派到峡谷上头丸会不会把部队撤回
去。而这个前田因为在丛山峻岭东奔西走, 白白地跑了十多天,已经
疲惫不堪,在这需要冷静思考慎重判断的关键时刻,好傈放松了警惕。他
手下的军官看到他站在一棵独立的树下,就都向他聚拢。他拄着军)J
向他们作了什么指示。这时,他们的主力部队已全部进入了伏击圈。
我不放过这绝好的时机,立即发出射击信号。
在我军的第一次打击下,故人就倒下了半敷以上。遭到来自峡谷
两边的突然夹击,前田急忙命令行军队伍就地散开,开命令主力攻占
北面高地。这时,埋伏在西面灌木林中的我军从侧翼猛烈射击,使故
人没能得逞。前田看情况不利,似乎下定了决一死战的决心,发出了
突击命令,并拍出军刀站到队前直扑过来。他受了重伤,却仍在指挥
战斗,直到断了最后一口气。
残余的故人继续蠕抗。他们虽然伤亡惨重,却不肯放下武器.除
了缴枪投降的三十来个故人,其余全部被消灭,死伤约一百四叶·多人。
在红搬河战斗中,我们的指战员打得很漂亮。继在六棵松战斗中
牺牲的吴仲洽当了团长的吴白龙打得特别好,金—一也出色地完成了突
击队长的任务。
战斗结束后打扫战场时一看,战利晶多得惊人其中还有无线电
收发报札光子弹就有好几万发。那时我们的柁支绰绰有余,这次又
缴获了大量的槍支,简直很难处理。我们从缴获的武器中拨出一部分,
发给队员换掉了旧武器,其余的就用油纸包起来埋在地里或藏在空心
的枯树搁里,以备大事变到来时起出来用。
整理完战利晶的时候,伪满军的·奉天部队·在不太远的地方,升
起篝火胆战心惊地观望着我们。他们不敢跟我们对打,只是装模作样
地瞎放空衄我叫吴白龙杷缴获的机枪全部架起来,朝他们打过去吓
唬他们,也顺便检查一下武器的性能.
那天晚上,吴白友间我,·奉天部队’在偷偷地跟踪我们,要不要
回头狠狠地揍他们一顿,我说,先别臂它,不必连观战的人都干掉,留
着他们比消灭掉要好得多。他们回去会把前田部队被全歼的消息传扬
开去,岂不更好,
这天打扫战场的时候,我看到从一个被打死的日本军官的衣袋里
发现的遣书,才知道前田曾叫部下写遗书的氧用绸缎包的那份遣书,
写得十分悲壮。据俘虏兵说,前田在出征前集合部下渊话。他说,他
的中队作为地区’讨伐队·的一岗,要同金日成部队作战。要打败金日成
部队,就要培养大和魂要有为天皇捐躯的决心。他接着叫部下都写
了遗书,甚至还给自己做了个死后用的骨灰盒。
听了这些话,我才明白前田是个什么货色:他虽然不过是个低下
的·讨伐中队长·,却是一个国粹主义的极为凶残的鹰犬。
找认为,把前田驯养成为极端的民族沙文主义者和疯狂的反共分
子,是日本的军国主义和国粹主义思想.
日本帝国主义为了把全体国民骝I养成为彻头彻尾的国粹主义信奉
者,从来就是不择手段的。凡是国粹主义,都技着爱国主义的外衣。所
以,思想上尚未觉醒的人,很容易被国粹主义的毒素腐蚀.
我过去就说过, 日本军国主义给他们的青少年灌输只有吞噬了满
洲才能过好日子的侵略思想。在人们每天吃的糕饼等食品上也刻上了
鼓吹向海外扩张的富有刺蠹性的宇样。这是叫人们吃糕饼也要想到吞
噬别国的领土。如果这样投完没了地进行宣传,人们的头9S是不能不
受毒害的。有些入以为资产阶级没有什么思想,这种看法是错误的.共
产主义者有共产主义的思鼠资产阶级同样有资产阶级的思想,培养
信奉他们思想的鹰犬。革命军的部分指挥最,有一度在抨击日军灌辖
皇道精神时只片面地揭露它的欺骗性和荒谬性,结果出现了把日本兵
只当持枪的木石看的偏向。这是非常危险的倾向。
我们强调我军在政治思想上的优越也是说明我们的思想比故人
的思想优越,而不是说故人就没有他们自己的思想,也不是说因为故
人发有正确的思想就可以轻视他们。我们告诫政工干部说,不要只强
调敌人在思想上的脆弱性,不要忽视这样的事实:敌人虽然是脆弱的,
怛他们也在灌输他们的思想,用恶毒的反共毒素驯养他们自己的士兵。
通过红旗河战斗,敌人尝尽了苦头。他们得到的教训是,无论怎
忏追打朝鲜人民革命军,也得不到任何东西,反而会落到“前田讨伐
队’那样的可耻下场,世上任何力量都打不过朝鲜人民革命军。
通过红旗河战斗,我们向全世界宣告了朝鲜人民革命军依然健在,
而且在继续乘胜前进,在任何严峻的艰难困苦面帆都决不会屈服,决
不会死灭。
红旗河战斗,对国内人民产生了极好的影响。红旗河离朝鲜很近,
晌田部队被革命军全歼的消息很快飞过豆满江传遍了全朝鲜。曾经提
心吊胆地为朝鲜人民革命军担忧的人民群众,从这个喜讯中获得了巨
大的力量。从此以后,不管敌人怎么声嘶力竭地叫嚏革命军全垮了,再
也没有人相信了。
红旗河战斗以后,有关朝鲜入L《革命军威力的传闻,越来越广泛
地流传在人民群众中。人民群众增强了对朝鲜人民革命军的绝对信赖,
把自己的未来完全寄托于朝鲜人民革命军,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所
有这·切,在解放祖国的大事变即将到来的时刻,鼓舞着朝鲜所有的
巨日爱国力量满怀信心地推动全L《抗战。这是我们通过虹旗河战斗取
得的最大收获。
与此相反,对一直大肆宣扬只要消灭了金日成部队, 东北的抗日
游击战争就持告终的日满军譬来说,‘前田讨伐队,的全军覆没是犹如晴
天霹帚的不幸和悲惨的失败。
和龙县警察当局为前田部队的覆灭吓得魂飞魄散。他们发出悲呜
说,除了怪上帝没有恩,S天命再也无话可说了。他们还不得不老实地
承认,在朝鲜人民革命军灵活的战术面帆前田部队的覆灭是不可避
免的。前田部队的覆兀 意味着日满军警首脑全力以赴的’东南部治安
肃正特别工作’的彻底破产。
日本战败后,前日的顶头上司、和龙县譬务科长宇披.
回忆,摘录其中几段如下:
÷….我作为间岛省的满洲国警察,参加讨伐全日成将军幅导的抗日部队.是
从u38年到”41年。—…
·在很难收集情报的情况下得到的比较正确的情报指出,‘金日虚将军毕业于
吉林市的学校,极为优秀,政治判断力,组织领导能力出众,享有很高的厩望.’
·金日威将军的卓越的领导能力,在抗日游击斗争中有了充分的发挥.特别
是他的巧妙的诱故战和埋伏技t使我们多次吃了大亏。……
·1940年3月11日,位于红G(河峡谷的大马鹿沟遭到了金日成部队的袭击。大
马鹿沟是山林警察中队队部所在的讨伐队据点.队部被打,汽车裤理所被烧,武
器,弹药.粮食和被服被劫.
·布上地区讨伐队队长命令警察讨伐大队协同日本军大场、赤掘部队,追歼
金日成韶队.
·我把这项任务交给了前曰武市中队.3月25日, 前日中队在大马鹿沟附近
与金日成部队遭遇,展开大激战。结果是前曰中队长以下全军覆没.原因是中了
埋伏战。前田中队的全军覆没给了讨伐队以很大的冲击。
‘金日成部队精通地理,战术巧妙,我军在密林里的讨伐作战几乎梅没有虞
功。…—
·当时,金日成游击队十:气高昂,得意洋洋地说,‘我们是金日威将军领导的
朝鲜人民革命军.在光复祖国的斗争中不会有任何妥协,,‘讨伐队是给我们输送
武器、粮食和被服的量值得欢迎的客人.’
·今天,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在金日戊首相的领导下欣欣向荣,不断发
硬。
‘我根据亲身体验深信,在卓越锤导人的领导下前进的朝鲜人民必将实现祖
国的统一。·
伟大领袖此后在回忆红旗河战斗时曾强调1兄对军国主义的复活必须提高警
下面摘录他讲话的一部分:
日本的统治阶层说,
世界的梦想中醒过来了。
人b(也是个大幸。
他们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从所谓称霸
如果这是事实,那对日本也是好事,对割{邦
但是, 目前日本统治阶层的所作所为,不能不令人怀疑他们是不
是仍在做实现·大东亚共荣圈·、称霸世界的美梦。日本的不少反动势
力至今仍不承认他们侵略和掠夺朝鲜人民以及亚洲许多国家的罪行和
夺去了干百万人性命的罪行,也不进行赔偿。甚至还不真诚地承认他
们把二十多万妇女抓去当性奴隶,待之如牛马的野蛮暴行。他们反而
以经济为资本,妄想做一个政治大国.军事大国。在欧洲国家,新法
西斯分子在蠢动,这也是不吉利的事情。
对军国主义的复活,必须提高警侣。
 

[1] 《钟声》:朝鲜人民革命军队内周报,于1937年12月在濛江县马塘沟密营创刊。
[2] 《曙光》:朝鲜人民革命军队内机关报,于1937年5月在抚松县东岗创刊,初为政治周报,后改为杂志。
[3] “白山武士团”: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的大舅康晋锡先生以朝鲜平安道的独立运动者为骨干组织的武装团。(见本书第一卷中文版第57页)
[4] 洪钟宇:从1919年在日寇宪兵机关服务,对敬爱的领袖金日成同志的父亲、我国反日民族解放运动的卓越领导者金亨稷先生等朝鲜独立运动者的工作予以很大的帮助。(见本书第一卷中文版第61~66页)
[5] “打倒帝国主义同盟”:系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于1926年10月17日在桦甸建立的我国第一个真正的共产主义革命组织,是与民族主义者和先前共产主义者的派系截然不同的新型革命组织。它提出的当前任务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争取朝鲜的解放和独立;最终目的是在朝鲜建设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进而打倒一切帝国主义,在全世界建设共产主义。它的建立,是建设朝鲜劳动党的出发点。从此形成了朝鲜党的根子。(见本书第一卷中文版第152~156页)
[6] 大院君:李氏王朝第26代王高宗之父李罡应,曾在1863~1873年间执政。李朝时期称旁系人继王位的国王的生父为大院君。
[7] 华成义塾:朝鲜民族主义者以培养独立军指挥员为目的于1925年初建立的二年制军事政治学校。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于1926年6月入学。金日成同志对华成义塾的民族主义思想教育和陈旧的军事训练感到幻灭,为了在更广大的政治舞台上积极开展共产主义运动,于1926年12月辍学。在校期间建立了打倒帝国主义同盟。
[8] 《沈清传》:以孝敬父母为主体思想的小说,于18世纪初根据口传文学创作。主人公沈清的母亲早逝,她为盲父尽孝,使其重见光明。
[9] 建设同志社: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于1930年7月3日在卡伦建立的第一个党组织。它在组织和扩大党的基层组织方面起到了母体的作用。(见本书第二卷中文版第49~59页)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