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在小哈尔巴岭

小哈尔巴岭会议是制订了新的战略方针的重要的历史性会议。会议制订的新的战略方针是,为早日争取抗日革命的最后胜利,做好准备主动迎接光复祖国的大变革。
小哈尔巴岭会议的召开,是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的劳苦和热情的产物。正当抗日革命经受严峻考验的时候,金日成同志为了将朝鲜民族解放斗争和共产主义运动所面临的逆境变为顺境,化险为夷,倾注了全部心血。
对这次会议的筹备和进行情况,金日成同志曾多次回忆过。现将他的回忆记录于下:
在红旗河消灭了“前田讨伐队”以后,我们在花拉子密林里对朝鲜人民革命军走过来的路程作了总结。这个总结,也叫做二十万里长征的总结。其意思就是我们走过的路程有二十万里。
要巩固这个长征的成果,打开革命斗争的新局面,就必须做更多的工作,走更遥远更艰险的征程。因此我强调说:
“我们在长征中取得胜利的根本原因,在于我们的政治思想的优越性和游击战术。这就是二十万长征的主要总结。当前的形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严峻。要根据目前的情势和地理特点,熟练地灵活运用多种多样的游击战术和战法;深入人民群众加强群众政治工作;要有决心,为了革命的胜利,再走几十万里的路程;要抱着革命必胜的坚定决心,毫不动摇地把革命的旗帜坚守到底;要继续紧紧地掌握主动权,狠狠地痛击敌人。”
1940年春天,是“野副讨伐司令部”对人民革命军的进攻空前猖狂的时候。为消灭我们人民革命军,他们调动了庞大的兵力,订出了周密详细“天衣无缝”的“讨伐”计划。
尽管形势如此严重,我们还是决心继续掌握主动权。我们一向因掌握着主动权而压倒了敌人,将来也一样,不管形势怎样变化,一定要继续掌握主动权。
靠什么掌握主动权呢?就是靠我们自己的精神力量和战术。论兵力和武器装备,我们远不如敌人,是劣势;但是在精神力量和战术方面,我们比敌人强得多,占优势。问题是谁拥有更优越的指挥艺术,无疑,这是在我们这一边的。
我们走进花拉子密林的时候,“野副讨伐队”各部还守在山地的他们认为可能有革命军出没的各个要隘上,不想走开。
尽管我们开会强调了掌握主动权的问题,但实际上,敌人仍包围着我们,形势十分不利。野副嫌他东满的兵力不够,准备从通化方面再调一批兵力来向他增援。据吴白龙说,这支兵力已经到达了延吉、敦化县境的亮兵台。长白方面也有一个叫什么工作队的部队已经到达。
在敌人不断增强兵力扩大“讨伐”的形势下,我们应该怎么对付他们呢?
在敌人打着“东南部治安肃正特别工作”的牌子进行第一阶段大“讨伐”时,我们用大部队回旋战的方法打败了敌人,而这次,敌人的攻势比过去更加猖狂,应该怎样予以粉碎?这是个问题。是因为过去大部队回旋战奏了效,如今仍要用这种打法呢,还是用什么别的打法?看当时的东西方形势,德国和日本发动的战争迟早会席卷全球,所有的列强和大小国家都将被卷入这场浩劫,那么我们应该怎样估计未来,制订什么样的战略?这是我们不能不深思熟虑的。
换句话说,我们面临着两项需要同时解决的任务:其一是必须制订粉碎当前敌人“讨伐”的战术对策;其二是必须确定适应新形势的新的战略路线。
我决定一面制订扭转红旗河战斗以后出现的困难局面的战术方案,一面酝酿新的战略构想。
当时,敌人的所有兵力都集结在山区,城镇和集团部落只有警察和自卫队把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想掌握主动权,就必须转入分散活动,都转移到丘陵地带去,扰乱敌后,分散敌人的“讨伐”兵力,这才是稳操胜券的战术。
按照这个计划,朝鲜人民革命军主力部队于1940年4月中旬秘密地离开了花拉子密营,踏上了最终粉碎敌人“东南部治安肃正特别工作”的征程。我们首先同时袭击了小沙河流域的大集团部落东南岔和洋草沟,在树街峰峡谷消灭了尾追而来的敌人,然后甩开敌人,悄悄地隐蔽到车厂子方面去了。
在延吉和汪清一带活动的安吉和崔贤的部队也配合我主力的活动,在县的中心地区开始了扰乱敌后的作战。
尽管我们在好几个部落里发出了枪声,但敌人没有什么使我们满意的反应。可见,要想分散敌人,还需要向敌人投出最大的诱饵。于是,我们决定同时袭击安图县城东边的三个部落。就这样,在某一天夜里,闪电式地同时攻打了南二道沟、北二道沟和新成屯。
这一下,敌人上钩了。一直守在安图、和龙两县南部交界地区的关东军部队,以为安图县城马上就要陷落了,立即蜂拥而来,朝满边境的国境守备队也与之汇合。
我们这样不惜代价地把敌人诱到安图县中心地区来的目的,既是为了粉碎敌军予以打击,也是为了趁豆满江一带的日军出动之机,再次把武装斗争的烈火扩大到国内去。
当时,肩负进军国内任务的是金一的第八团。我叫他们一面向国境一带徐徐前进,一面进行分散活动。同时,派第八团和警卫连去安图县北部地区。从此,我们天天打击敌人。
不久,金一带一支小分队悄悄地打进了国内。5月中旬,他们打入茂山郡三长面一带奇袭了国境守备队,还进行了两天的群众工作。当朝鲜总督南次郎命令日军严密布防,不准一个游击队员进入国内的时候,朝鲜人民革命军的一支小分队居然出现在国内,不仅发出了枪声。而且还从容不迫地进行了群众政治工作。这在40年代前半期的抗日革命历史上是一项令人注目的辉煌战绩。
为了巩固进军国内的成果,我们在豆满江沿岸和安图县中部与北部开展了更猛烈的歼敌战,沉重地打击了敌人。
“野副讨伐司令部”的新“讨伐”作战刚刚卖出头一步,就遭到了这样沉重的打击。于是“讨伐司令部”和“地区讨伐队”、“小区讨伐队”之间为此天天吵架,上头追问下头,彼此间互相推卸责任。司令部又要下达什么新的“讨伐”方针,闹得天翻地区,沸沸扬扬。
当我们忙着准备新的作战的时候,韩仁和从南满带领第一路军的残余部队五六十人来找我们,说是魏拯民派他们来的,要汇合到我的部队里共同行动。韩仁和是第一路军的参谋兼警卫旅的政治委员。
我们决定同南满部队进行联合作战,以提高他们的士气。一进入6月,我们就攻打了东京坪和上大洞。攻下之后才发现,东京坪是毫无防备的。原因是敌人以为我们不会再攻打这个十几天前已经攻打过的地方,马虎大意了。此后我们又同时攻打了几个部落。袭击古洞河木材所的第二天,我们用缴获的战利品,同南满来的战友们一起欢度端阳节。
韩仁和喝了几杯酒,握住我的手说:“我现在才明白魏拯民为什么派我到金司令这边来。看现在的形势嘛,间岛这一带比南满那一带险恶得多,可是‘讨伐队’好像不是按野副或梅津的命令行动,而是听金司令的调遣。”
他队我们的作战有很深的印象,说:“第二方面军最棒,金司令的部队才是百战百胜的劲旅。现在,我们也有了信心。我要到额穆、敦化方面去见见陈翰章,再到安宁方面去会一下周保中,然后痛痛快快地大干一番。”
朝鲜人民革命军主力部队胆大无比的活动,把日本鬼子搞得晕头转向,不知所措。他们为了扭转“东南部治安肃正特别工作”每况愈下的局面,在间岛全境布下了严密的警戒网。
就在这时候,我们的队伍里发生了意外的事故。原在大马鹿沟附近的密营养兵的方面军政治主任吕伯岐被敌人俘获,供出了我部的全部秘密。
我们决定以变化莫测的多种战术连续攻打敌人,以扭转因吕伯岐的投降而出现的困难局面。我决定首先把部队化整为零,也就是说,把方面军分成几个小分队,在各处果、灵活地开展消耗战。把队伍化整为零,既可以保证行动的机动灵活,又便于突破敌人戒备审验的警戒网,使敌人再度陷入混乱。化整为零,队伍的规模变小,及时一旦被敌人发现,也能迅速隐匿。
这个想法成熟了,我们立即把方面军编成许多小分队,全面开展了消耗战。
如上所述,面对敌人的进攻,我们不仅没有犹豫,而且果断地进行了迎头痛击。如果当时我们被敌人的嚣张气焰所吓住,畏首畏尾,避敌而逃,后果会是如何呢?不用说,肯定我们会吃大亏,我们之所以取得了胜利,是因为我们不给敌人以喘息和清醒脑子的机会,连续不断地打击了敌人。
在1940年春夏两季的作战中,朝鲜人民军取得了胜利,这是连敌人都承认的。
“巧妙地躲避了秋季、春季讨伐矛头的匪团,乘草木繁盛之季,到处猛烈活动,尤其是最近积极袭击第二线、第三线的部落,造成不小的损失。我和诸位一样,为之深感遗憾。日满军队、宪兵、警察、铁道警护队、协和会,等等,多达几万人。诚然,季节与地形均对我不利,但他们却发挥出如此巨大的威力,其原因,其责任当然首先在于讨伐司令官我本人以及诸位。但仔细地考察最近的情况不禁深觉遗憾,痛切地感到,讨伐队和各机关的融合团结与动态所表现出的许多弱点和问题很严重。它阻碍了肃正诸工作的进行,进而招致了容许匪团活动的后果。”(引自《治安肃正关系书类》野副讨伐司令部,昭和15年)、(译注:昭和15年即公元1940年)
经过1940年春夏期间的作战,我们积累了小分队活动的许多经验。从前,根据情况,也曾进行过小分队活动,但主要的还是大部队活动。到1940年春季,以小分队为单位,到处运用了连续打击、反复打击、同时打击等灵活的战法。在这过程中,我们取得了新的宝贵经验:敌人越是增强“讨伐”兵力,越是布上水泄不通的包围圈和警备网,我们就越缩小战斗单位,越以小分队活动的方式展开游击战,是更为有利的。这一经验,为我们制订下一阶段的战略任务及其执行方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如果不是以这种经验为基础,在那年8月举行的小哈尔巴岭会议上,我是不可能主张以小分队活动取代大部队活动的。由于有了经验和信心,所以我们在40年代前半期以小分队活动为主要斗争方式,继续掌握着主动权,坚持了斗争。
有些人认为,在小哈尔巴岭会议以前,我们只进行了大部队活动,而小分队活动是小哈尔巴岭会议以后才开始的。这种看法不符合历史事实。
游击战的特点,是根据军事、政治形势和环境条件的变化,临机应变,机动灵活。所以,小分队活动,在以大部队活动为主的30年代后半期也是受到重视并根据需要采用的。

通过194(〕年亡半年小分队分散活动的试行,小哈尔巴岭会议以后,
所有游击队伍就都从大部队活动转入了小分队活动。
的沥谈的是大部队回旋战后期的灾实。因为历史学家们说,对这
个时期的研究,觉得史料有不少空白‘氏所以我特意济出时间讲了
这些。
如果以小哈尔巴岭会议为基点进行考察,那么可以说,1940年春
夏期间我们进行的活动是这个会议的筹备过程。
我们是否应该根据形势发展的趋势改变战略?这个问题,是从欧
洲发生的战争急剧扩大的时候开始考虑的。
日本帝国主义为实现其“大东亚共荣圈“的野心,在尚未结束对小
国大陆的侵略战争之前,就疯狂地准备向东南亚地区扩大战人于是
拼命地妄图维护“后方的安全”。
如前所述,敌人对我们进行的大规模的持久的“讨伐”、对我国人
民实行的空前残酷的法西斯镇压和掠夺、正是他们这一侵略政策的产
物。
我们认为, 日本帝国主义越扩大侵略战争,他们在国际国内就越
发孤立,就越发在政治、经济、军事上深深地陷入不能自拔的窘境。
整个形势表明, 日本帝国主义的灭亡是肯定氏只是一个时间问
题我国人民完成光复祖国历史大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11页


因此、我总结丁1‘年来抗H武装斗争的成就和经验,并且针对急
剧变化的形势,酝酿了为主动迎接光复祖国大变革而保存利积蓄革命
力景的斯的路线。
为迎接光复祖国大变革做好准备,是我同革命发展的合乎规律的
要求。
要转入斯的战略阶段,就不能尺16地考虑和被动地顺应客观形势
的变化,而必须站小主动的地位上引导斗争,并月心沏刘争取最后胜
利的主体力员予以正确估询,对前期的’1令进行认真的分析。
我首先捡在f F前期规定助战略任务是含已经全部执行。我们
认为,商则头会议制定的战略任务, 剧口奠定建党的组织、思想基础、
结成并扩人反日比族统一战线、挺进园境—带向国内扩大武装斗争,这
—W问题都已全部执行。
存规定武装4争战略阶段方面,必须考虑的另一个重要问题足敌
我力量对比的变化。
从数景上看.敌我双方的力量是无法相kh人敌人说我们是“沧海
一栗”,可见在敌我之问,力量刘比这话是根本不能成立的。
但是,我们的力量对比方式,不是那种数学方式,而是以”—当百、
以—当千的方式。
南湖头会议以后,朝鲜人民革命军枉政治思想上和军事技术上都
有了迅速的壮大。存数量上,我丫虽寡不敌众,但在同比我多达几1
倍、几百倍的敌人作战中,我军始终紧紧地掌握着主动权,每次都取
得了胜利。在这过程中,人氏革命Y壮大成了能够熟练地运用各种战



12页


术战法对付任何情况的劲旅。
朗鲜人民革命军是同时执行军事使命和政治使命的新型的特殊的
革命军队。
回顾起来,不仅在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武装斗争中,而且在整个
朝鲜革命中、朝鲜人民革命军始终坚守着领导地位,亢分发挥f骨F
作用。这清楚地证明,我们坚持抓好革命武装力量的建试保证这项
工作先行于其他一切工作的原队是完全正确的。
就一股情况而言,共产主义舌夺取政权的斗争,通常是先建立政
治领导机构即政兑然后着手建立武装力旦。这是一条普通的原理。
然而,我考虑到在革命:L各特别是殖民地氏族解放斗争中暴力
手段所起的决定性作用相当时我国的现实,选择了先建军后建党的
方式。
I 932年4月,我们创建7第——文革命武装力量即反日人民游击队,
接着义把它壮大和发展成了朝鲜人民革命军。我们就是用这支朝鲜人
K革命军不断扩大丫抗日武装4令的烈人把整个反日民族解放斗争
引向了高潮,而且依靠朝鲜人民革命¥的领导和武装保护,成功地推
进了建党的组织、思想准备,视图光复会的建立,统—战线运动的扩
大和发展,全民抗战的准备等诸项工作。
实际上,在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哈者的抗日革命时期,我国革命
的核心力量、政治向导者、民族利益的武装保护者——朝鲜人民革命
军,可以说既是我们的军队也是我们的党、我们的政权。
上述这一切证明,能够胜利完成斯的战略阶段任务的主体的骨1:



13页


力员巴经准备就绪了。
唤醒人K群众,组织人K群众,从政治见炽—k锻炼人氏群众的工
作也取得了很大成就。当时,诅闽九复会的会贞已有:[多万人。国内
还组建了许多工人夹力队和生产游击队守半军事组织。并以这些组织
为母体,到处5R捏了准备进行全民航战的武裴队伍。一般群众的动N
也很好。
就在这个时候.金一他们一行赴国内打击故人之后,在朝豆满江
行军的路卜,发生f一件事1民
一个跳脚的农民紧紧地跟着金一的队伍,对金 他们说:“我石询;
们好候要从这儿过豆满江,可今晚得定别的这儿这 带全是鬼子兵。”
对他的话,是应该扣信还是不应该棚恰,企——他们宇不走主意,都
偶着不知所措,因为他们对这个农比老无了解。
那个农民看他们扰豫不决,就从白已的怀巴掏出一个从报纸上剪
下来的条于给他们看,并且说:。我是这样的人,你们可U4h信我。“他
拿这么一个巴掌大的报纸片要我们的A4U倍他,我们的人都禁不住俏
仕了。
一看那报纸片,登敷的是介绍1939年5月试山地区战斗的26启、分
一他们凭长期进行游击斗争的经验,立即断定这是一个好人,使间他
从哪儿走4能安全渡过豆满江。农比说服他走就行、虽然那里也有警
备,促那是帮助教命军的好人。
金一他们就照这位农民的帮助,安全渡过了立满江。
那天被迫来站岗的老乡,明明看着游击队过江,却都闭惹眼睛装



14页


聋作哑,银至有的人近悄悄地指点金一他们说:“这儿水浅“, “那儿水
深”。
人比群众高度的政治见想觉恰和他们对朝鲜人LE革命3:的始终不
渝础支援,始终是扩大祁发联抗日武装1争的伟大修动力。
布规定武装:r.争战略阶段方面,冉 个必4贝考虑的是敌人战略他
木意囚的变化。
194()年复,我们在贫沟岭修路工地L俘膨7‘‘个U Y工兵军入’‘
从对他的审讯rf?,我们/解到版人止存间岛扣南满 带修筑计:多4:
用公路。 以安图凰为中小,和龙、延古、软化、椰例、抚松白不XJ
说,甚于朝鲜境内以从入迹罕全的白头山东北邪彻Ij峻衅也刮修军用
公路。
这些军用公路的佬筑情况,诲大都出“野副讨伐刁今部”z1—报给关
东军司令部。权那个日子俘虏说,野副司令官不久就要亲L4视察修路
工地。这些公路,足川米“讨伐“我人民革命军的机动公路。只要命令
一下,钥鲜相中国东北各地的庞大只力就将好过这些/A\路间我们活动
的地区集纶。
在我们的周田,敌人还修建丫许多军用机场q根把野刚的机密指
令,在满洲东南部二个省内修建野战机场。那个口军工兵军官还供出
了野战机场的位置。说这些机场的飞机都直属“地区刘仪队”祁。J、区讨
伐队”。
如果那个工兵举宫的供词属实,就意l床羡我们是处在野战机场纳
包围之小。



15页


这个时候, “野副讨伐司令部”准备从吉林币格到延古米,原在亚
方的“东地区讨伐队”司令部则核往囚们。
我的司令部不断地收到敌人的只力源源不绝地向我们的活动地区
集中的佰报和侦察报告。据这些征候可以断定,故人正准备不久将刁;
惜付出高ruo的代价,定要打 场最后的决战。
敌情的总剧变化,用从前的战略对策足对仍不了的,我们必须立
即改变战略方氨*
出此我打定主意,把Lg避无用的肤:f—防止损失,以主动的行动保
存扦积君革命力量,作为我国革命最重要的战略任务提出来。
194〔)年朋举行的小哈尔巴岭会议决定了这条主动迎接光复祖国
大变革的战呛方针。
我们开到安囚与软化交界地的时候,第音·五团团长字龙云和连长
任哲带苯凹五个笛卫员伐我们来了。
我向朱次日说明了6:小哈尔巴岭24开孽政卜部会议的意图,并命
令他通知各部连长、政治指导隧以L的Y政厂部都米参加会议,限于
明9日(农历7月初7)以前报到,汁清、东宁的安古部、在货部则日后
通报会议决议;第—十二、十凹团则只通知就近的连队;第十‘五团已有
团长相连长到会,无须再通知。
小哈尔巴岭会议,从8月10日到11日,开了两天。
会议上着重讨论的问题是,能否把下一个战略阶段规定为革命大变革时期,也就是说,在下一个阶段能否争取祖国的解放。
我用一个单词作了回答:“可能”然后接着说:“当然,日军现在仍然很强大,但他是走向灭亡的军队。凭什么说日军是走向灭亡的军队?只看号称关东军精锐部队的空军中发生了暴动的事实就清楚了。逃跑的、起义的,不断出现,因此敌人在侵华战场上为防止逃跑的、起义的,急得团团转。还需要更多的说明吗?日本灭亡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前不久,日本政府发布特别志愿兵令之类的东西,强征朝鲜青年去给他们当炮灰。他们在台湾和满洲也推行了这种制度。
日本已经落到了连仇恨他们的殖民地国家的青壮年都抓去给他们当炮灰的地步,可见他们的兵力不足已达到了多么严重的程度。从九一八事变到七七事变的期间,日本仅在满洲就损失了近二十万的兵力。在侵华战场上,他们每年损失比这还要大得多。日本储备的战略物资也已消耗殆尽。在小哈尔巴岭会议以前,日军使用的弹药是1939年以后制造的,而在间三峰战斗时他们使用的是20年代制造的。这说明他们的弹药储备也已经露出底子了。
日本的政界也极为混乱。他们的内阁隔三差五就改组一次,争吵激烈,无休无止。军部也是一团糟,将佐各派勾心斗角,互相攻击,军事上无法保证统一指挥和统一行动。加上劳资矛盾、军民矛盾、宗主国与殖民地之间的矛盾严重激化,呈一触即发之势。特务遍布日本本土,国民的嘴都打上了封条。
正因为这样,我在会议上强调指出,日本的国策暴露了他们妄图乘欧洲进行战争之机侵占东南亚的野心。如果他们进攻东南亚,那就等于自掘坟墓。我们酝酿新的战略时特别考虑到了这一点。
会议讨论的另一个问题,是迎接大变革时应执行的战略任务。
当时我们决定的新战略任务是:在为主动迎接祖国解放大变革做准备的工作中,保存和积蓄朝鲜革命的骨干力量――朝鲜人民革命军,把他们造就成为出色的政治军事干部。
解放祖国的大变革,是以敌我双方全部动员政治军事潜力进行较量的最后决战为前提的,要想在这个决战中取得胜利,我们的每个队员就必须学会执行比现任职务高几级的职务。祖国解放后,仍需要他们作为骨干去建设新社会。
最后决战和建设新社会,是创造我国的新历史,从根本上改变我国人民命运的战略任务,是必须由朝鲜人民革命军和朝鲜人民自己完成的,不是别国人能替我们完成的。
我们所能依靠的只有我们自己在长期抗日革命斗争中铸成的主体力量。
我在会上对大家说,打最后决战时,如有人主动帮助我们,当然是好事,但我们必须自己做主,自己打。为此,必须把我们的水平再提高两三级,同志们有这个信心吗?大家都回答说有信心。我又问能不能把全体人民武装起来投入抗战?大家同声回答说:能。
为了胜利完成上述战略任务,我们提出了由大部队作战装入小分队作战的新的斗争方针。
对这项方针,会上也有过不同的意见。有些人表示忧虑说,敌人到处调动大兵力打我们,而我们不用大部队却以小部队对抗,会不会被各个击破。
我对他们说:“大部队作战发挥威力的时期已经过去了,现在不是以大部队驰骋疆场的时候。当敌人调动庞大兵力妄图把我们一网打尽的时候,如果我们继续运用大部队作战,必然会落入敌人的圈套,像飞蛾扑灯一样自取灭亡。如果编成小分队,既打仗又做群众政治工作,那么口粮也好办,活动也很自由。我们又多少战友为了办粮食献出了生命啊?用生命换来的粮食,给大家吃,没几天就吃得精光。这是我们今年春夏两季小分队活动所证实了的。我们的意图是尽量使敌人找不到打击目标。”
我接着说,为了执行新的战略任务,要在朝鲜和满洲的广大地区机动灵活地开展小分队军事活动,同时大力开展群众政治工作,加紧进行提高全体指战员政治军事素质的工作,同全世界所有反帝力量加强联系。继之讨论了具体措施,就结束了会议。
小哈尔巴岭会议,同提出了抗日武装斗争的重要战略路线的1931年12月明月沟会议、1936年2月南湖头会议一样,是在我国革命跨入新的转折期的时候,作出了改变战略路线决策的历史性会议。
如果当时我们没有及时洞察到整个形势的发展趋势,只顾眼前的成果,继续进行大部队活动,那么,别说保存力量,就连我们自己也不会存在,只能作为殉国烈士在史册上留下一个名字罢了。
小哈尔巴岭是延伸在敦化、安图县界上的哈尔巴岭的尾部。会议就是在这个岭的北坡上举行的,会场前面是一片柴草地。
一提起小哈尔巴岭会议,就想起那一片柴草地。那是人迹罕至之地,无人来割柴草。当时我们俯瞰着这片柴草地心中想,如果经常骑着战马驰骋的金策、许亨植、朴吉松等北满同志们看到这片柴草地,该多高兴阿。在小哈尔巴岭的柴草地上曾思念的那些北满同志,到了苏联的远东地方才见了面。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