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恢復同共產國際的聯繫

抗日革命時期.偉大鐔袖金n成同志在獨億自主地輔導劃鮮革命yJ目”
為加強同國際革命力~tti'9團結嘔心瀝血”
本~g30g代末至40年代初,隨著同共產國h,fiJ蘇聯聯繫的加強,朝鮮革命
的國際範圍進·步擴丸朝中共同抗n發展到了包括劃鮮、中國爿l蘇聯Q{自U
~gt!J鬥爭新階段。金n虛同志就這一歷史性時期,做了如F同憶:
恢復同共產國際斷絕多年的聯繫,是在1939年.
迴旋戰前全體指戰員換了一身新棉衣的時候。那時
主力部隊正在安圍縣花拉子密首進行軍政學習。
也就是在大部隊
朝鮮人民革命軍
—天,進行小分隊活動的金一·把身著黑長袍的三個人押到了司令
部。他是在完成任務返回途中,發現了這三個穿戴舉動極為可疑的^,
便逮捕/他們。他說,看樣子,他們不像是山溝農比,可能是日寇特
在他們身上查出了手槍、小鍋和炒豆。
我同這三個人進行了談話。
當他們知道我們部隊是第二方[面軍,我就是金日戍時,才說明他
們是共產國際聯絡員,還拿出——盒洋火來。火柴棍特別大,不是滿g0
和朝鮮的產品,顯然是蘇聯的產品,但當時我們的人誰也刁;曉得。
我們為了進一步查明他們的身份,便要求他們拿出其他證據。
他們就拿出一把小刀讓我們看。這把小刀是魏拯民去共產國際時,
作為接頭暗號帶去的。
雖說經過了好幾年,但我還是—眼就認出了這把眼熟的小刀。當
年,我把這把小刀文給魏拯民時說,到莫斯科丸就把它當作暗號交
給共產國際,還要求他們今後派入來時務必用它作為接頭暗號, 以便
弄清身份。
光看這把小刀,也能使我們足以相信金·’他們小分隊誤認為日寇
特務的這三個人是共產國際的聯絡員。共產國際沒有忘記我們,還派
未了帶著使命的聯絡員,這真是一件讓入歡欣的事情。
南湖頭會議後曾斷絕的我們同共產國際的聯繫就這樣恢復了。當
我們為同:十余萬大敵進行決戰做準備時,共產國際派來聯絡園,這對
我們是一種鼓舞。
據聯絡員們說,共產國際派的聯絡員原是六人,其中三人為尋找
我們而四處奔技,後來得病回去了,只剩下他們三八。在回去的三個
人當中,有——名朝鮮人。
共產國際沒能告訴他們正確地址,只是茫然地說到延吉一帶去尋
找金口成部隊,所以,他們只好估摸著四處尋找,吃了刁;少苦。離開
蘇聯時,他們攜帶著簡略的地圖,可是因為我們部隊隨時遊動,所以
沒能很快找到。
不僅如此,連人民群眾都不肯推襟送抱,所以他們只好打消接頭
的念頭,準備返回蘇聯。幸虧到安圖縣三道溝時有個人悄悄地告訴他
們不妨到花拉子去找一找,於是就這麼米丁。
他們還說,他們三個人在窩棚過夜時失了火,衣服都燒破了,糧
食也斷了,只好用炒豆充饑。他們決計如果在花拉子也拽不到我們,就
放棄任務返回蘇聯。他們說,他們踏上滿洲土地後,因為行程艱難,孤
立無援,有一種在汪洋大海裏遇難之感。
我立即指示發給三位聯絡員新軍裝和一套日用必需晶。他們換了
新軍裝吃過飯後,在司令部帳篷裏休息。他們已經好久沒有這樣安心
休息了。
口寇官方就1939年底共產國際向偉大領袖金日成同擁刺C抗日聯軍第一路
軍派遣聯絡同一事寫遭c
’…—康健6年(1939年)10月11日,金日成……盤據和龍縣三遭溝西北辨
密林時,身穿共匪服裝井帶手槍的八名俄羅斯人和兩名朝鮮人胡譯一道前泉,同
金日成舉行重要會談。這幫俄羅斯入逗留十來無除重要幹部外不准任何人接近
他們.他們離開時將金日成的十二名傷病員帶走了.據恿,這幫俄羅斯人系來
自蘇聯的聯絡鳳……具體情況不祥,然可認為其使命十分重甄·c輝春幅事木內
的報告,昭和15年(1940年)7月26日)
·其次,是黨的帽導即19導路線問髓。去年(1g39年)12月蘇聯直接向第一路軍
派遣四名聯絡員,聯絡內容和目的尚且不詳。胎今年(1940年)1月22日在撫松截獲
的魏拯民寫給楊靖宇的書信中讀明這—·事實.毫無疑鳳其路徑是自軟化經由大
蒲柴河再經過兩扛口……’門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路軍動向),(思想月報)摹77期,
司法省刑事凰昭和15年(1940年)u刖
當時,共產國際給予我們的聯絡內容很簡短,有兩個問題:一個
是要求朝鮮人民革命軍和第一路軍派代表參加共產國際召開的東北遊
擊隊指揮員會譴另—‘個是建議東北各抗日遊擊隊暫時停止大部隊活
動。
當時,共產國際和蘇聯從新的角度考察東北抗日遊擊運動的發展
t向。從30年代末期抗日聯軍運動本身情況來看,其內部有些不顧利。
在北滿和吉東地區活動的第二路軍和第三路軍,對於領導與聯合等一
系列問題存在著一定的競見分歧。
為了消除這些彥見分歧,共產國際在蘇聯同第二路軍和第三路軍
代表進行了必要的協商。看來,在反復進行協商的過程中,他們認為
有必要邀請朝鮮人民革命軍和南滿第—‘路軍代表參加北滿和吉東地區
S日聯軍代表會議,進行更加廣泛的協商,以便採取在全東北掀起抗
日革命高潮的措施,同時使滿洲遊擊隊運動同蘇聯的遠東政策協調。
當然,共產國際的聯絡員並沒有向我們具體說明這些內情。但是,
^遠東的軍事政治局勢和當時蘇聯與共產國際實行的一系列耐琉來肴,
作出這樣的判斷,也是可能的。
然甌我和楊靖宇還有魏拯民都無法離開遊擊戰區。正當故人即
特發動大’討伐·的關頭,如果我們離開部隊去蘇聯,就會給新的作戰
帶來嚴重後果,也會彰哨隊員的士氣。
共產國際要求我們停止大部隊活動的建此也不能盲目接受。我
們不能不慎重地考慮到這樣的問題:大部隊括動的停止,會不會導致
消極的分散逃避。
我向三位共產國際聯絡員申明我們對共產國際提出的兩個要求的
立場,然後,讓一位聯絡員去會見魏拯民。代號為’浸江’的司令部通
信員陪同他去了。
當共產國際聯絡員們離開花拉子密營時,
民革命軍鬥卑內容的檔和照片交給了他們。
保管在蘇聯,既安全,又能減輕我們的負擔。
那時我們交給的檔和照片足有一背囊,
溝照的相片也是那時送去的。
我們把一些記載朝鮮人
因為將這些檔和照片
我蘋眼鏡在臨江縣五道
共產國際聯絡員們在返回蘇聯途中,在和龍縣跨過鐵路時被自衛
團逮捕了。這樣一來,那些檔和照片沒能交到共產國際,全部落人
敵人的手裏。從日寇官方資料上能看到我們的照片,這說明那三名共
產國際聯絡員在返回蘇聯的途中犧牲了.
在那三個共產國際聯絡員當中,有一個是中國入,名字叫寧.魏
拯民致共產國際的一封信證實了寧在交戰中負傷的情況。
對共產國際提出的兩個要戈魏拯民所持的立場和我是一致的。
從30年代初我們開始同共產國際取得聯繫。可以說,30年代前半
期我們和共產國際的聯繫比較緊密。
但是,從魏拯民為解決在腰營溝會議”’上未做定論的有關反·民生
團·鬥爭“)的意見分歧,于1田6年初訪蘇以來直到1939年秋,我們和共產
國際之間沒有多少交往。我們沒有派人去共產國阮共產國際也沒有
派人來。
坦率地說,當時我們沒有必要去棧共產國際。我們認為關係到我
國革命將來命運的重要路線問題已得到正確的解決,我們根據南湖頭
會議通過的方針推進革命就可以了。
我們以正確的路線推進了革命, 以白頭[山為據點,向國內擴大了
武裝1-爭。獨立自主地制定革命的路線和政策,井以自力更生的革命
精神加以貫徹,這是我們一貫的立場和鬥鬥作風。儘管用難很多,但
我們朝鮮共產主義者沒有向別人伸手乞求,而是依靠自己的力量解決
了一切問趟。
由於有從抗日革命時期起始終一貫堅持革命自主路線的歷史傳統
和經驗,今天我們擁有了世界上自主性最強的党,自主性最強的民族,
成為了自主性最強的國家。
世界上有很多為擊潰外來侵略者進行過遊擊戰爭的國家,也有不
少為之靠正規軍進行過現代戰爭的國家,但慢我國這樣在艱苦的情況
下開展武裝鬥爭的國家還是沒有的。我們常說在既沒有國家後方又沒
有正規軍支援的條件下進行了歷時十五年的抗戰這扡不是言過其實的,
而是如實地反映了朝鮮革命的艱苦性。
我們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南斯拉夫遊擊隊仗打得很好。可
是南斯拉夫是1941年4月被德軍佔領的,南斯拉夫遊擊隊戰牛的歷史
只不過兒年。鐵托開始打遊擊時,南斯拉夫還有不少正規軍殘餘部隊,
開且還得至0了蘇聯的很大幫助。據朱柯夫的回憶錄,蘇聯當時向南斯
拉夫提供的武器僅步槍和視槍等輕武器就達數十萬支。南斯拉夫遊擊
隊還從蘇聯人那裏得到了大炮和坦克等重武器。
中國人民所進行的抗日戰爭,也可以說是與此相類似的。
蔣介石有幾百萬大軍,但不能說這個軍隊全是進行反共戰爭的盡
管消極、暖味,它還是舉起反日旗帆同日軍文戰這是事實.蔣介
石軍隊對日軍的牽制,即使是消極的,也應看作是正規軍對中國人民
遊擊戰爭的支援。國共合作這句話本身就意味著共同抗日。
我國正規軍是1907年枝解散的,我們是從那時過了二十多年以後才
開始武裝鬥爭的。那時,別說什麼正規軍,連其殘餘也都沒有了。
國家滅亡了,根本談不上什厶國家後方了。雖然有幾支叉兵和獨
立軍用過的舊式步槍,也都是生了鏽無法使用的.’我們只好用生命去
換來每一支槍。
我們進行武裝鬥爭的艱難和遊擊隊員在山上遭受的將近十年的苦
難,是寫不盡說不完的。但我們從未沒有向別人伸過手。
我曾多次說乩共產國際對中國和印度等大國的革命予以深切關
注,但對朝鮮革命卻不大關心。共產國際的部分成員竟然把朝鮮革命
看作是中國革命和日本革命的一部分。
同樣的中國革命,對關內的革命就十分重幌,而對東北革命則不
聞不問。舉世皆知,共產國際為國民黨派遣鮑羅廷和布留赫爾做顧問;
為共產黨派遣保伊金斯墓、馬林、奧托·布勞恩等人做顧問。然而,為
東北革氙他們未曾派遣過一個顧問.
如果說對東北革命有所支搓,那也只是偏重于第二路軍和第:
軍,對在遠離蘇滿邊境的地方活動的朝鮮人民革命軍和南漓的第
軍,則幾乎不於過問。這樣說也並不過分.
他們把招到蘇聯培訓的東北出身的指揮員大都分配到關內而沒分
配到東北,這一事實也說明共產國際輕視東北革命.遊擊區時期,在
間島和我們聯合作戰的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二軍參謀長劉漢興和第五軍
的李利璞都到蘇聯學習。他們都沒有回東北,而被分配到了延安,等
到日本帝國主義敗亡後才回到東北.
據日本人記載,東北革命好像在共產國際和蘇聯的支援下進行,這
不過是不符合事實的跑斷。日本人曾散佈過這樣的謠言:金日成在莫
斯科共產大學受訓瓦于1938年夏從蘇聯率一支精銳部隊進入滿洲。日
本官方資料中還說,我率領部隊到蘇聯搞過長時間的訓練後回到滿洲;
有的貴料說,張鼓峰事件‘’’以後.我回到滿洲在東邊道活動。
製造這種謠言的目的,不外乎是把我們描寫成在某些外部勢力的
唆使和操縱下活動的人, 以田削弱並抹殺我們對國內人民的影響。
說實話,當時我們沒有得到過蘇聯和共產國際的多大幫助。在汪
清活動時,我曾寫信給蘇聯,要求為我們建造一所手榴彈廠,但卻杏
無音信。我們只好自行製造稱之為‘延吉炸彈·的炸彈來使用。
一直對東北革命和朝鮮革命採取冷淡態度的共產國阮到了1939
年突然採取破例的措施,派聯絡員邀請我們訪蘇,這是為什麼呢,
一句話,這是由於日本侵蘇就要變成現實的軍事政治形勢,使他
們改變了態度。蘇聯通過哈桑湖事件和哈勒欣問事件‘“,再—次認識到
日本帝國主義的擴張野心和強盜本性,明白了它遲早要進行。i[攻’,因
此同共產國際一起從吝方面摸索對策。
共產國際特別重視的皂要找出能從飼翼和背後用武裝支援蘇聯
的同盟者,開實現同這些同盟者的軍事政治聯合。在東方能用武裝支
援蘇聯的力量,只有朝鮮人民革命軍和東北抗日聯軍。共產國際將東
北的抗日武裝力量看作蘇聯遠東軍的一翼和外線力量,開打算有事時
把它當作蘇聯遠東軍的別動隊蘇聯的想法當然也與此相同。
30年代前半期,蘇聯人還足不大注意東北抗日運動,在哈桑湖事
件和哈勒欣河事件時看到朝鮮人民革命軍和東北抗日聯軍從背後有力
地打擊了敵人,維護了蘇聯,才知道滿洲的遊擊隊開不是可以小看的
力量。從這時候起,他們就為加強同我們的聯繫,做出了種種努力。
共產國際也採取了與之相一致的步調,把一切工作從維護蘇聯的
角度加以推進,這是共產國際的根本使命,也是始終一貫的政策。
然而,共產國際和蘇聯遠東軍事當局對東北抗日力量的看法,開
不是一開始就完全一致的。共產國際對滿洲遊擊隊的立場是,特重點
放在保存力量直至戰時到來,遠東軍事當局的立場則是,在全中國已
處於戰時狀態,犧牲是不可避免的情況下,要發動強有力的軍事攻勢,
以牽制日本兵力移向中國內地。
總之,共產國際比以前更關注東北抗日運動,邀請我們參加討論
重要戰略策略的會議,是值得注意的政策變憶這是我們壯大成為能
夠在敵人背後用武裝支援蘇聯的強大力量的結果。
然而,我們對共產國際的要求採取了保留的態度,沒有停止大部
隊活動,也沒有去蘇聯。反而,仍舊以滿洲為據點,按原定計劃果斷
地進行大部隊迴旋戰,徹底粉碎了故人的攻勢。
由於勝利地結束了大部隊迴旋戰我們才得以下陷於被動,而掌
握了主動校,樹立了新的鬥鬥方針。當時,如果我們按照共產國際的
要求轉移到哈巴羅夫斯克或者立即轉入小分隊活動,那麼,就不可能
進行傈大部隊迴旋戰這樣規模巨大的作戰。
i/$29年(1940年)秋,偉大領袖金日成同志又接到邀請他參加共產國際召開
~一個女d的通知.共產國際派遣的使者沖敲敵人森嚴警戒來拽金口成同忒對
比金n成同志回憶潞
1940~10月中旬,也就是朝鮮人民革命軍務部隊招據小哈爾巴嶺
會議方針,在各地進行刁、分隊活動的時候,我再次接到了共產國際的
通知。
兩個共產國際聯絡員來找我。他們說,是遠東軍司令部將領留森
科派他們來的,他以共產國際的名義通知我參加共產國際於12月在哈
巴羅夫斯克召開的會議.他們還轉達了共產國際的指令:在滿洲活動
的所有抗日武裝部隊務必從大部隊活動轉入小分隊活動,井儘早轉移
到遠東,以企以遠東為基地整頓重編。
留森科在遠東軍司令部負責處理共產國際主持的一些事宜。後來
我在哈巴羅夫斯克見到了他。他見到我就0R緊握住我的手說,握一次
伯<的手可真不容易。他向我一五一十地說明了為同我們取得聯氖派
小分隊和小組的經過。他很熱情、親切,具有——見面就吸引入的親和
力。留森抖往往用化名王新株他的主要工作是保持共產國際與蘇聯
同我們之間的聯繫。
據聯絡員兌共產國際計畫於1940年初在哈巴羅夫斯克召開的滿
m遊擊隊指揮員會議t因朝鮮人民革命軍和第一路軍代表投有參加,所
以變成了只有北滿和吉東地區遊擊隊代表參加的會議。
 到1940年下半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火席捲丁整個歐洲.蘇德
戰爭必定會霹發,這是有目乒1,n的問題。日本在侵華戰爭還沒有結束
的情況下,又在策劃針對南方的另一場戰爭。如果日本對美國和英國
發動新的戰爭,那主,這種冒險會帶來什麼樣的結果,這是昭然若揭
的。
在這種形勢下,避免正面衝突,保存井壯大力量是上策。我們的
這種看法,同蘇聯和共產國際的看法基本上是—致的。
蘇聯願意提供給我們能夠整頓和重編力量,並保存和壯大隊伍的
基地,還同意提供必要的軍事和物質卜的支援,這當然是一件好事。
然而,我並不急於去蘇聯。因為這是重大的問題,需要深入思考。
首先要考慮的是如果我們到蘇聯遠東去,那麼要逗留事長時間。這更
面還有許多問題,諸如,是逗留一段時間就回來呢,還是長期逗留,在
以遠東為基地長期駐紮的情況下,採用什麼方式進行武裝鬥爭,能否
在必要時隨時挺進國內和滿洲9將來,如何進行對國內革命運動的領
導,等等。對這些間凰都需要採取相應的措施。
鑒於這種情況,我決心對轉移到遠東的問題,分幾種情況加以考慮
開解決。
第一,將主力留在原地,只是指揮員去參加會議,回來後,在原
地繼續進行活動;第二,先由指揮員們去參加會議,然後,等到有利
時機,根據那個地方的情況,再讓部隊開進蘇聯境內;第三去參加
會議的時間和去蘇聯的時間要一致t暫且在那裏逗留, 以確立此後對
策。
我決章在將來駐紮遠東的情況下,也本著以進…步加強淫立在白
頭山地區的秘密招據地為前覽在蘇聯境內建立新的基地的原則處理
事情。要這樣做就需要時間更具體地瞭解情況。
本來,我們報據小哈爾巴嶺會議方針,計畫將我們掌握的地區作
為舞臺進行小分隊活動,度過一個冬無開為此做丁必要的準備。這
是我們不能中途放棄的。
我根據這種分析和判斷,對共產國際的要求不馬上予以答復,一
曲讓那些先搌到蘇聯去的人瞭解具體情況,‘‘面繼續推進過冬準備。
我們指示李龍雲開闢進人蘇聯境內的新通道,同時再一次瞭解原
來利用過的通道是否保險.
李龍雲是第三方面軍的團長,以駐勇善戰出名。他足1939年8月
在安圖縣大沙河——大醬缸戰鬥中陣亡的全東奄團長的繼任。
他本來是要帶著魏拯民致共產國際的信到蘇聯去的,但因有別的
情況沒有去成.
他身材魁偉,比年紀顯得老成。
上戰場就勢如猛虎。
他平時溫和,寡言少語,但一旦
那是他們的部隊奇襲軟化縣的’·個集團部落時發生的事情。部隊
在行軍途中斷了口棧他決計打一個集團部落宋解決糧食問題,先派
偵察組偵察敵情。偵察組回來報告說,村裏J<有三個敵人。他本來決
定帶機槍班去消滅敵人,後來突然改變主意,說,打三個故人用不著
槐槍班,我帶傳令兵去;1;掉算了,等我打了信號你們就進村。當時他
的傳令兵是太炳烈。
 天黑了,他帶著太炳烈徑直奔敵人兵營,誰知打開門一肴,竟有
三’[‘多名敵軍官正田坐著討論作戰計畫。指著軍用地田訓話的軍官頭
子猛然看到字龍雲,嚇得目ge口呆。
跟隨豐龍雲的太炳烈後來回憶當時的情況說,那時他暗自想這回
可不能生還了。
可是,豐龍石卻迅速地掏出匣子槍,泰然自若地說,你們被包圍
齧,舉起?來, ·
軍官頭:r嗥叫了一聲突然抓住了李龍雲的匣子槍。亨龍雲扣7報
刊L,沒想到瞎火了。他急中生智用力—一柱,把槍奪了回來。他拉得很
征,軍官頭廣的手掌都劃破了。
他火速推上子彈,打死了那個軍官頭子,用腳ZS倒’/頑抗的故人
轉眼之間敵人被制服了。好幾個敵人被打倒在地。
事至如此地步,太炳烈還沒能開一柁,站在門邊發19。
“小兒注意牆墊’李龍雲高聲提醒太炳烈。太炳烈這)f,看到他
背後的牆止桂有數I.支手槍。
李龍雲命令太炳烈繳去敵人的槍,活捉了全部剩餘的敵軍官。這
天夜見李龍雲和太炳烈還活捉了‘討伐·歸來的大批敵人。
孛龍雲是一個英勇無軋大膽無畏的優秀指揮員,在顫穆縣城襲
擊戰鬥‘、大沙河戰鬥.大醬缸戰鬥-和腰岔戰鬥等多次作戰中充分顯示了
這種素質。
我向豐龍雲團長交待任務的地方大概是小哈爾巴嶺人口。那次見
面的還有任哲。我囑咐李龍雲耍開闢通往蘇聯的保險通道。他說,沒
間惠,謫放心.
林春秋和韓益沫帶領一批病號和體弱者前往蘇聯,
和任哲到蘇滿邊境開闢通道的時候。
我十分擔心的病號和體弱者都安全到達了日66地,可是,肩負特
使使命的李龍雲卻在同日軍的交戰中壯烈犧牲丁。他很好地完成了開
辟通道的任務,還利用這條通道,把傷員送到了蘇聯。
他的最後一項任務,是到蘇聯瞭解那裏的情況,向我們報告。他
為了執行這項任務前往蘇聯。他到蘇滿邊境一帶,看到隊員們衣著襤
樓不堤心思司令部的使者這樣破衣爛衫的太不象話了,便打算找
從前有過聯繫的燒炭人解決服裝問題。
可尾這個燒炭的早巳叛變,做了故人的密探。這個叛徒騙李龍
雲說要下山買衣服,卻帶來了一百多名敵人李龍雲寡不故眾,一個人
打倒幾十個故人後,壯烈犧牲了.
多年來斷絕的同共產國際的聯繫,就是這樣恢復的。
其後,我同共產國際保持了緊密聯繫,井為加強同國際革命力量
的團結,做出了努力。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