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三 恢复同共产国际的联系

    抗日革命时期 ,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在独立自主地领导朝鲜革命的同时,还为加强同国际革命力量的团结呕心沥血。

    本世纪30年代末至40年代初,随着同共产国际和苏联联系的加强,朝鲜革命的国际范围进一步扩大,朝中共同抗日发展到了包括 朝鲜、中国和苏联的更高形式的斗争新阶段。金日成同志就这一历史性时期,做了如下回忆:

恢复同共产国际断绝多年的联系,是在1939年.
回旋战前全体指战员换了一身新棉衣的时候。那时
主力部队正在安围县花拉子密首进行军政学习。
也就是在大部队
朝鲜人民革命军
—天,进行小分队活动的金一·把身着黑长袍的三个人押到了司令
部。他是在完成任务返回途中,发现了这三个穿戴举动极为可疑的^,
便逮捕/他们。他说,看样子,他们不像是山沟农比,可能是日寇特
在他们身上查出了手枪、小锅和炒豆。
我同这三个人进行了谈话。
当他们知道我们部队是第二方[面军,我就是金日戍时,才说明他
们是共产国际联络员,还拿出——盒洋火来。火柴棍特别大,不是满g0
和朝鲜的产品,显然是苏联的产品,但当时我们的人谁也刁;晓得。
我们为了进一步查明他们的身份,便要求他们拿出其他证据。
他们就拿出一把小刀让我们看。这把小刀是魏拯民去共产国际时,
作为接头暗号带去的。
虽说经过了好几年,但我还是—眼就认出了这把眼熟的小刀。当
年,我把这把小刀文给魏拯民时说,到莫斯科丸就把它当作暗号交
给共产国际,还要求他们今后派入来时务必用它作为接头暗号, 以便
弄清身份。
光看这把小刀,也能使我们足以相信金·’他们小分队误认为日寇
特务的这三个人是共产国际的联络员。共产国际没有忘记我们,还派
未了带着使命的联络员,这真是一件让入欢欣的事情。
南湖头会议后曾断绝的我们同共产国际的联系就这样恢复了。当
我们为同:十余万大敌进行决战做准备时,共产国际派来联络园,这对
我们是一种鼓舞。
据联络员们说,共产国际派的联络员原是六人,其中三人为寻找
我们而四处奔技,后来得病回去了,只剩下他们三八。在回去的三个
人当中,有——名朝鲜人。
共产国际没能告诉他们正确地址,只是茫然地说到延吉一带去寻
找金口成部队,所以,他们只好估摸着四处寻找,吃了刁;少苦。离开
苏联时,他们携带着简略的地图,可是因为我们部队随时游动,所以
没能很快找到。
不仅如此,连人民群众都不肯推襟送抱,所以他们只好打消接头
的念头,准备返回苏联。幸亏到安图县三道沟时有个人悄悄地告诉他
们不妨到花拉子去找一找,于是就这么米丁。
他们还说,他们三个人在窝棚过夜时失了火,衣服都烧破了,粮
食也断了,只好用炒豆充饥。他们决计如果在花拉子也拽不到我们,就
放弃任务返回苏联。他们说,他们踏上满洲土地后,因为行程艰难,孤
立无援,有一种在汪洋大海里遇难之感。
我立即指示发给三位联络员新军装和一套日用必需晶。他们换了
新军装吃过饭后,在司令部帐篷里休息。他们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安心
休息了。
口寇官方就1939年底共产国际向伟大领袖金日成同拥刺C抗日联军第一路
军派遣联络同一事写遭c
’…—康健6年(1939年)10月11日,金日成……盘据和龙县三遭沟西北辨
密林时,身穿共匪服装井带手枪的八名俄罗斯人和两名朝鲜人胡译一道前泉,同
金日成举行重要会谈。这帮俄罗斯入逗留十来无除重要干部外不准任何人接近
他们.他们离开时将金日成的十二名伤病员带走了.据恿,这帮俄罗斯人系来
自苏联的联络凤……具体情况不祥,然可认为其使命十分重甄·c辉春幅事木内
的报告,昭和15年(1940年)7月26日)
·其次,是党的帽导即19导路线问髓。去年(1g39年)12月苏联直接向第一路军
派遣四名联络员,联络内容和目的尚且不详。胎今年(1940年)1月22日在抚松截获
的魏拯民写给杨靖宇的书信中读明这—·事实.毫无疑凤其路径是自软化经由大
蒲柴河再经过两扛口……’门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动向),(思想月报)摹77期,
司法省刑事凰昭和15年(1940年)u刖
当时,共产国际给予我们的联络内容很简短,有两个问题:一个
是要求朝鲜人民革命军和第一路军派代表参加共产国际召开的东北游
击队指挥员会谴另—‘个是建议东北各抗日游击队暂时停止大部队活
动。
当时,共产国际和苏联从新的角度考察东北抗日游击运动的发展
t向。从30年代末期抗日联军运动本身情况来看,其内部有些不顾利。
在北满和吉东地区活动的第二路军和第三路军,对于领导与联合等一
系列问题存在着一定的竞见分歧。
为了消除这些彦见分歧,共产国际在苏联同第二路军和第三路军
代表进行了必要的协商。看来,在反复进行协商的过程中,他们认为
有必要邀请朝鲜人民革命军和南满第—‘路军代表参加北满和吉东地区
S日联军代表会议,进行更加广泛的协商,以便采取在全东北掀起抗
日革命高潮的措施,同时使满洲游击队运动同苏联的远东政策协调。
当然,共产国际的联络员并没有向我们具体说明这些内情。但是,
^远东的军事政治局势和当时苏联与共产国际实行的一系列耐琉来肴,
作出这样的判断,也是可能的。
然瓯我和杨靖宇还有魏拯民都无法离开游击战区。正当故人即
特发动大’讨伐·的关头,如果我们离开部队去苏联,就会给新的作战
带来严重后果,也会彰哨队员的士气。
共产国际要求我们停止大部队活动的建此也不能盲目接受。我
们不能不慎重地考虑到这样的问题:大部队括动的停止,会不会导致
消极的分散逃避。
我向三位共产国际联络员申明我们对共产国际提出的两个要求的
立场,然后,让一位联络员去会见魏拯民。代号为’浸江’的司令部通
信员陪同他去了。
当共产国际联络员们离开花拉子密营时,
民革命军斗卑内容的文件和照片交给了他们。
保管在苏联,既安全,又能减轻我们的负担。
那时我们交给的文件和照片足有一背囊,
沟照的相片也是那时送去的。
我们把一些记载朝鲜人
因为将这些文件和照片
我苹眼镜在临江县五道
共产国际联络员们在返回苏联途中,在和龙县跨过铁路时被自卫
团逮捕了。这样一来,那些文件和照片没能交到共产国际,全部落人
敌人的手里。从日寇官方资料上能看到我们的照片,这说明那三名共
产国际联络员在返回苏联的途中牺牲了.
在那三个共产国际联络员当中,有一个是中国入,名字叫宁.魏
拯民致共产国际的一封信证实了宁在交战中负伤的情况。
对共产国际提出的两个要戈魏拯民所持的立场和我是一致的。
从30年代初我们开始同共产国际取得联系。可以说,30年代前半
期我们和共产国际的联系比较紧密。
但是,从魏拯民为解决在腰营沟会议”’上未做定论的有关反·民生
团·斗争“)的意见分歧,于1田6年初访苏以来直到1939年秋,我们和共产
国际之间没有多少交往。我们没有派人去共产国阮共产国际也没有
派人来。
坦率地说,当时我们没有必要去栈共产国际。我们认为关系到我
国革命将来命运的重要路线问题已得到正确的解决,我们根据南湖头
会议通过的方针推进革命就可以了。
我们以正确的路线推进了革命, 以白头[山为据点,向国内扩大了
武装1-争。独立自主地制定革命的路线和政策,井以自力更生的革命
精神加以贯彻,这是我们一贯的立场和斗斗作风。尽管用难很多,但
我们朝鲜共产主义者没有向别人伸手乞求,而是依靠自己的力量解决
了一切问趟。
由于有从抗日革命时期起始终一贯坚持革命自主路线的历史传统
和经验,今天我们拥有了世界上自主性最强的党,自主性最强的民族,
成为了自主性最强的国家。
世界上有很多为击溃外来侵略者进行过游击战争的国家,也有不
少为之靠正规军进行过现代战争的国家,但慢我国这样在艰苦的情况
下开展武装斗争的国家还是没有的。我们常说在既没有国家后方又没
有正规军支援的条件下进行了历时十五年的抗战这扦不是言过其实的,
而是如实地反映了朝鲜革命的艰苦性。
我们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南斯拉夫游击队仗打得很好。可
是南斯拉夫是1941年4月被德军占领的,南斯拉夫游击队战牛的历史
只不过儿年。铁托开始打游击时,南斯拉夫还有不少正规军残余部队,
开且还得至0了苏联的很大帮助。据朱柯夫的回忆录,苏联当时向南斯
拉夫提供的武器仅步枪和视枪等轻武器就达数十万支。南斯拉夫游击
队还从苏联人那里得到了大炮和坦克等重武器。
中国人民所进行的抗日战争,也可以说是与此相类似的。
蒋介石有几百万大军,但不能说这个军队全是进行反共战争的尽
管消极、暖味,它还是举起反日旗帆同日军文战这是事实.蒋介
石军队对日军的牵制,即使是消极的,也应看作是正规军对中国人民
游击战争的支援。国共合作这句话本身就意味着共同抗日。
我国正规军是1907年枝解散的,我们是从那时过了二十多年以后才
开始武装斗争的。那时,别说什么正规军,连其残余也都没有了。
国家灭亡了,根本谈不上什厶国家后方了。虽然有几支叉兵和独
立军用过的旧式步枪,也都是生了锈无法使用的.’我们只好用生命去
换来每一支枪。
我们进行武装斗争的艰难和游击队员在山上遭受的将近十年的苦
难,是写不尽说不完的。但我们从未没有向别人伸过手。
我曾多次说乩共产国际对中国和印度等大国的革命予以深切关
注,但对朝鲜革命却不大关心。共产国际的部分成员竟然把朝鲜革命
看作是中国革命和日本革命的一部分。
同样的中国革命,对关内的革命就十分重幌,而对东北革命则不
闻不问。举世皆知,共产国际为国民党派遣鲍罗廷和布留赫尔做顾问;
为共产党派遣保伊金斯墓、马林、奥托·布劳恩等人做顾问。然而,为
东北革氙他们未曾派遣过一个顾问.
如果说对东北革命有所支搓,那也只是偏重于第二路军和第:
军,对在远离苏满边境的地方活动的朝鲜人民革命军和南漓的第
军,则几乎不于过问。这样说也并不过分.
他们把招到苏联培训的东北出身的指挥员大都分配到关内而没分
配到东北,这一事实也说明共产国际轻视东北革命.游击区时期,在
间岛和我们联合作战的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参谋长刘汉兴和第五军
的李利璞都到苏联学习。他们都没有回东北,而被分配到了延安,等
到日本帝国主义败亡后才回到东北.
据日本人记载,东北革命好像在共产国际和苏联的支援下进行,这
不过是不符合事实的跑断。日本人曾散布过这样的谣言:金日成在莫
斯科共产大学受训瓦于1938年夏从苏联率一支精锐部队进入满洲。日
本官方资料中还说,我率领部队到苏联搞过长时间的训练后回到满洲;
有的贵料说,张鼓峰事件‘’’以后.我回到满洲在东边道活动。
制造这种谣言的目的,不外乎是把我们描写成在某些外部势力的
唆使和操纵下活动的人, 以田削弱并抹杀我们对国内人民的影响。
说实话,当时我们没有得到过苏联和共产国际的多大帮助。在汪
清活动时,我曾写信给苏联,要求为我们建造一所手榴弹厂,但却杏
无音信。我们只好自行制造称之为‘延吉炸弹·的炸弹来使用。
一直对东北革命和朝鲜革命采取冷淡态度的共产国阮到了1939
年突然采取破例的措施,派联络员邀请我们访苏,这是为什么呢,
一句话,这是由于日本侵苏就要变成现实的军事政治形势,使他
们改变了态度。苏联通过哈桑湖事件和哈勒欣问事件‘“,再—次认识到
日本帝国主义的扩张野心和强盗本性,明白了它迟早要进行。i[攻’,因
此同共产国际一起从吝方面摸索对策。
共产国际特别重视的皂要找出能从饲翼和背后用武装支援苏联
的同盟者,开实现同这些同盟者的军事政治联合。在东方能用武装支
援苏联的力量,只有朝鲜人民革命军和东北抗日联军。共产国际将东
北的抗日武装力量看作苏联远东军的一翼和外线力量,开打算有事时
把它当作苏联远东军的别动队苏联的想法当然也与此相同。
30年代前半期,苏联人还足不大注意东北抗日运动,在哈桑湖事
件和哈勒欣河事件时看到朝鲜人民革命军和东北抗日联军从背后有力
地打击了敌人,维护了苏联,才知道满洲的游击队开不是可以小看的
力量。从这时候起,他们就为加强同我们的联系,做出了种种努力。
共产国际也采取了与之相一致的步调,把一切工作从维护苏联的
角度加以推进,这是共产国际的根本使命,也是始终一贯的政策。
然而,共产国际和苏联远东军事当局对东北抗日力量的看法,开
不是一开始就完全一致的。共产国际对满洲游击队的立场是,特重点
放在保存力量直至战时到来,远东军事当局的立场则是,在全中国已
处于战时状态,牺牲是不可避免的情况下,要发动强有力的军事攻势,
以牵制日本兵力移向中国内地。
总之,共产国际比以前更关注东北抗日运动,邀请我们参加讨论
重要战略策略的会议,是值得注意的政策变忆这是我们壮大成为能
够在敌人背后用武装支援苏联的强大力量的结果。
然而,我们对共产国际的要求采取了保留的态度,没有停止大部
队活动,也没有去苏联。反而,仍旧以满洲为据点,按原定计划果断
地进行大部队回旋战,彻底粉碎了故人的攻势。
由于胜利地结束了大部队回旋战我们才得以下陷于被动,而掌
握了主动校,树立了新的斗斗方针。当时,如果我们按照共产国际的
要求转移到哈巴罗夫斯克或者立即转入小分队活动,那么,就不可能
进行傈大部队回旋战这样规模巨大的作战。
i/$29年(1940年)秋,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又接到邀请他参加共产国际召开
~一个女d的通知.共产国际派遣的使者冲敲敌人森严警戒来拽金口成同忒对
比金n成同志回忆潞
1940~10月中旬,也就是朝鲜人民革命军务部队招据小哈尔巴岭
会议方针,在各地进行刁、分队活动的时候,我再次接到了共产国际的
通知。
两个共产国际联络员来找我。他们说,是远东军司令部将领留森
科派他们来的,他以共产国际的名义通知我参加共产国际于12月在哈
巴罗夫斯克召开的会议.他们还转达了共产国际的指令:在满洲活动
的所有抗日武装部队务必从大部队活动转入小分队活动,井尽早转移
到远东,以企以远东为基地整顿重编。
留森科在远东军司令部负责处理共产国际主持的一些事宜。后来
我在哈巴罗夫斯克见到了他。他见到我就0R紧握住我的手说,握一次
伯<的手可真不容易。他向我一五一十地说明了为同我们取得联氖派
小分队和小组的经过。他很热情、亲切,具有——见面就吸引入的亲和
力。留森抖往往用化名王新株他的主要工作是保持共产国际与苏联
同我们之间的联系。
据联络员兑共产国际计划于1940年初在哈巴罗夫斯克召开的满
m游击队指挥员会议t因朝鲜人民革命军和第一路军代表投有参加,所
以变成了只有北满和吉东地区游击队代表参加的会议。
 到1940年下半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席卷丁整个欧洲.苏德
战争必定会霹发,这是有目乒1,n的问题。日本在侵华战争还没有结束
的情况下,又在策划针对南方的另一场战争。如果日本对美国和英国
发动新的战争,那主,这种冒险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这是昭然若揭
的。
在这种形势下,避免正面冲突,保存井壮大力量是上策。我们的
这种看法,同苏联和共产国际的看法基本上是—致的。
苏联愿意提供给我们能够整顿和重编力量,并保存和壮大队伍的
基地,还同意提供必要的军事和物质卜的支援,这当然是一件好事。
然而,我并不急于去苏联。因为这是重大的问题,需要深入思考。
首先要考虑的是如果我们到苏联远东去,那么要逗留事长时间。这更
面还有许多问题,诸如,是逗留一段时间就回来呢,还是长期逗留,在
以远东为基地长期驻扎的情况下,采用什么方式进行武装斗争,能否
在必要时随时挺进国内和满洲9将来,如何进行对国内革命运动的领
导,等等。对这些间凰都需要采取相应的措施。
鉴于这种情况,我决心对转移到远东的问题,分几种情况加以考虑
开解决。
第一,将主力留在原地,只是指挥员去参加会议,回来后,在原
地继续进行活动;第二,先由指挥员们去参加会议,然后,等到有利
时机,根据那个地方的情况,再让部队开进苏联境内;第三去参加
会议的时间和去苏联的时间要一致t暂且在那里逗留, 以确立此后对
策。
我决章在将来驻扎远东的情况下,也本着以进…步加强淫立在白
头山地区的秘密招据地为前览在苏联境内建立新的基地的原则处理
事情。要这样做就需要时间更具体地了解情况。
本来,我们报据小哈尔巴岭会议方针,计划将我们掌握的地区作
为舞台进行小分队活动,度过一个冬无开为此做丁必要的准备。这
是我们不能中途放弃的。
我根据这种分析和判断,对共产国际的要求不马上予以答复,一
曲让那些先搌到苏联去的人了解具体情况,‘‘面继续推进过冬准备。
我们指示李龙云开辟进人苏联境内的新通道,同时再一次了解原
来利用过的通道是否保险.
李龙云是第三方面军的团长,以驻勇善战出名。他足1939年8月
在安图县大沙河——大酱缸战斗中阵亡的全东奄团长的继任。
他本来是要带着魏拯民致共产国际的信到苏联去的,但因有别的
情况没有去成.
他身材魁伟,比年纪显得老成。
上战场就势如猛虎。
他平时温和,寡言少语,但一旦
那是他们的部队奇袭软化县的’·个集团部落时发生的事情。部队
在行军途中断了口栈他决计打一个集团部落宋解决粮食问题,先派
侦察组侦察敌情。侦察组回来报告说,村里J<有三个敌人。他本来决
定带机枪班去消灭敌人,后来突然改变主意,说,打三个故人用不着
槐枪班,我带传令兵去;1;掉算了,等我打了信号你们就进村。当时他
的传令兵是太炳烈。
 天黑了,他带着太炳烈径直奔敌人兵营,谁知打开门一肴,竟有
三’[‘多名敌军官正田坐着讨论作战计划。指着军用地田训话的军官头
子猛然看到字龙云,吓得目ge口呆。
跟随丰龙云的太炳烈后来回忆当时的情况说,那时他暗自想这回
可不能生还了。
可是,丰龙石却迅速地掏出匣子枪,泰然自若地说,你们被包围
啮,举起?来, ·
军官头:r嗥叫了一声突然抓住了李龙云的匣子枪。亨龙云扣7报
刊L,没想到瞎火了。他急中生智用力—一柱,把枪夺了回来。他拉得很
征,军官头广的手掌都划破了。
他火速推上子弹,打死了那个军官头子,用脚ZS倒’/顽抗的故人
转眼之间敌人被制服了。好几个敌人被打倒在地。
事至如此地步,太炳烈还没能开一柁,站在门边发19。
“小儿注意墙垫’李龙云高声提醒太炳烈。太炳烈这)f,看到他
背后的墙止桂有数I.支手枪。
李龙云命令太炳烈缴去敌人的枪,活捉了全部剩余的敌军官。这
天夜见李龙云和太炳烈还活捉了‘讨伐·归来的大批敌人。
孛龙云是一个英勇无轧大胆无畏的优秀指挥员,在颤穆县城袭
击战斗‘、大沙河战斗.大酱缸战斗-和腰岔战斗等多次作战中充分显示了
这种素质。
我向丰龙云团长交待任务的地方大概是小哈尔巴岭人口。那次见
面的还有任哲。我嘱咐李龙云耍开辟通往苏联的保险通道。他说,没
间惠,谪放心.
林春秋和韩益沫带领一批病号和体弱者前往苏联,
和任哲到苏满边境开辟通道的时候。
我十分担心的病号和体弱者都安全到达了日66地,可是,肩负特
使使命的李龙云却在同日军的交战中壮烈牺牲丁。他很好地完成了开
辟通道的任务,还利用这条通道,把伤员送到了苏联。
他的最后一项任务,是到苏联了解那里的情况,向我们报告。他
为了执行这项任务前往苏联。他到苏满边境一带,看到队员们衣着褴
楼不堤心思司令部的使者这样破衣烂衫的太不象话了,便打算找
从前有过联系的烧炭人解决服装问题。
可尾这个烧炭的早巳叛变,做了故人的密探。这个叛徒骗李龙
云说要下山买衣服,却带来了一百多名敌人李龙云寡不故众,一个人
打倒几十个故人后,壮烈牺牲了.
多年来断绝的同共产国际的联系,就是这样恢复的。
其后,我同共产国际保持了紧密联系,井为加强同国际革命力量
的团结,做出了努力。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