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1940年秋

最近,我讀了些宣傳介紹抗日革命歷史的文章,發現歷史學家們
的研究工作固然取得了巨大成果,但還有不少需要進‘步挖掘和深化
的領域。
特別是小哈爾巴嶺會議前後這個階段的材料很少。
1940年的秋天,不是平凡的秋天。我們在這年秋天所經歷的風霸,
恐怕寫幾部長篇小說也是寫不完的。那是從大部隊活動轉入/j、分隊活
動的時期,所以我們沒有打過像撫松縣城戰鬥-相間三峰戰鬥那樣大規
模的戰鬥。人們都說在抗日革命歷史中,未曾有過像艱難的行軍那樣
艱苦的行軍,也未曾有過像艱難的行軍時期那樣艱苦的時期。這個說法
足正確的。但是,1940年秋天我們所經受的考驗,可以說不亞於艱難
行軍時期的考驗。如果說艱難的行軍是肉體上的痛苦達到丁極限的考
驗的話,那麼194()年秋天我們所處的逆境,就可以說是精神蔔的痛苦
達到了極限的一次考驗。
肉體上的痛苦也好,精神上的痛苦也好,要克服它都要有剛強的
意志,不斷地進行自我鬥爭。這就是我們在1940年秋天的體驗。
小哈爾巴嶺會議之後,我們從大部隊活動轉入小分隊活動,根據
新的鬥爭策略重編部隊,在方面軍之下設/好幾支小分隊。
我給這些小分隊指定活動地區井分配任務之後,率領一支小分隊
開往延吉一帶。
那吐我絛蔔卟分隊分配了在任清和東寧地區進行活動的任務,
給吳白龍小分隊分配了在廷吉、安田一帶解決過冬口糧的任務。
我們在延吉縣發財屯山溝盡頭等待吳白龍的小分隊。可是等了奸
幾天,他們卻杏無音信.那時候耍弄一把玉米棒也需要流血,所以這
是情有可原的。要弄到—‘升劄就要打進集團部落,而這是不豁出性
命就難以做到的。
當年,我們一整個夏天光用煮熟的鳳毛菊充饑。山上風毛菊有的
尾但光吃它,吃得再多也不頂孰肚子照樣餓得慌。
正在這個時候,去搞糧食的偵察組在峽谷裏發現了一所草棚。他
們說,草棚裏住著三個朝鮮農民,棚子周邊有一片犁好的耕地,只要
做好這二個農民的工作,也許能搞到·些糧食。
於是,我把姜渭龍派到草棚去了。我對他說,做草棚農b(的工作
時,不要隱瞞,要照實說我們是遊擊隊。
姜淚龍請求農民給予幫助,他們顯出為難的樣子,說要搞到糧食,
就得到明月溝去,可是,警戒森嚴,難以辦到。他們又說,遊擊隊的
要求嘛,危險冉大也得去辦.於是他們冒著危險去了。
聽了姜渭龍的報告之後,我指示隊員們提高警惕,加強警戒
這天,炊事斑熬了一鍋黨參粥。將黨參打碎煮塏就成糊狀
果接點禾就別有風味兒黨參甄在野菜粥中是上等飯食。
黨參粥正搜開的時候,站崗的孫長春氣喘吁吁地跑過來說,
人大舉來犯。同志們到崗哨去看,怎麼也看不見敵人問孫長春敵人在
哪里。孫長春指著山腳說那裏有敵人。他們循他指的方向望去,那裏
只有一些樹樁子。
患過熱病的人,身體衰弱,視力減退,容易發生這種幻覺。
熱病沒多久呢。
我正向派孫長春去站崗的那個指揮員追究責任的時候,在伙房裏
千恬兒的隊員們,一聽故人來犯,就將精心熬成的黨參粥全蛤倒掉了。
過了幾天,到明月溝去搞糧食的兩個農民回來了。跟他們一起來
的還有一個穿西服的紳士。他要求和我談話。這個穿西服的人,是在
汪清遊擊隊當過連長的崔容城。
崔容賦曾是一個能幹的指揮員,也是個大力士。
有一天,他向我請求道:他身體不舒服,需要離開連隊休息一些
時候。我給了他一些時間,讓他到小汪清探山溝,一邊打獵,一邊養養
身體,並幫助那裏黨組織的工作。
然而,過了些時候他枝打成了’民生團·,給妻子留下一封信後投
到敵佔區去了。他在信上說,望你和娃子無齋我幹革命多年卻被誣
為·民生團’,實為冤枉;我不願白白送死,暫且脫險去敵佔區,在那裏
繼續幹革命。當時,他的妻子分娩蹬幾天就帶著這封信魔著眼淚未找
我。她好像患了產後瘸,臉腫得泡泡的,初生的嬰兒,像是奄奄—息
的樣子。
他為保住自己一條命,竟遺棄瀕於死亡的妻小,投到敵佔區去了,
這也算一個人嗎,我禁不住憤怒。我心裏罵崔容斌冷酷無情,但又希望
他像在信上寫的那樣初衷不渝,堅持革命。
他離開部隊以後,我們替他照顧了他的妻小。
傷兵員一同送到蘇聯去了。
離開革命隊伍的崔窖,民過了五年之後,在比刮起·民生團·妖風
時更艱苦的時期又來找我們。
崔容斌背著吊有一口小鍋的背囊,大步流星地走上山來。看樣子,
他沒有受過多少苦,滿面紅光。他一跨進司令部帳篷,就2S2e蹌蹌地
跑到我的跟前說,’久違,久違:·
我也熱情地迎接了他。不管怎麼說,他畢竟還是我在汪清時帶過
的指揮員啊。
崔容ie—見我就講起了他為了歸隊到處尋找部隊的事。我問他吃
過飯沒有,他回答說嘲嘲在山下煮飯吃了。說著,他從背囊裏掏出米
袋、幹比目魚和燒酒等.
我看吊在背囊上的小鍋,一點也沒有沾煙黑。一個尋找遊擊隊在
山中跋涉好久的人,說圃耐用小鍋煮過飯,可是小鍋上一點煙黑也沒
有沾上,完全是新的。這就可疑了。
我斷定他已經墮落虞像李鍾洛那樣的敗類。在我們的部隊一度傳
開鳳悶,說崔容斌投降下。
崔容斌不知道我已看透了他往杯子裏斟滿了酒,說,為紀念重
逢,乾杯。
我拒絕了。他舉起酒杯的手突然抖顫起來。我的聲音帝有怒氣,他
好像也意識到自己的真面目暴露出來丁。
 我查問他:崔容斌你要老老實實地交待,和草棚農民是怎樣碰
頭的,來這裏的真正目的是什麼,
崔容斌明白再要騙術也毫無用處了。他坦白道,草棚的那三個人
是密探,他接到密探的情報,帶三支·討伐’部隊來包圍了這條山溝。如
果現在他一發出信號,·討伐隊’就會馬上撲過來。
我馬上童識到我們陷入了難以突破的包圍之中.
這時使我痛心的,不是部隊處於決一死戰的危險境地,
日寇狗腿子的崔容斌若無其事地出現在我的眼前。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他為了使我·歸順·,油嘴滑舌地發出了種種
謬論他看著我的眼色說:我很清楚現在金將軍的處境有多麼嚴峻;整
個滿洲已變成了日軍的天下;無論怎樣努力也是沒有辦法盹金將軍
是為民族做到了所能做到的一切,你“歸順·,也不會有入罵你;那些已
·歸順”的人都當官發財了,那邊說,只要將軍下山來,就讓你做吉林
省省長。
我斥責他兌崔容斌,你怎麼落到這種地步,你是曾在汪清當過
連長的人,不感到可恥嗎,你遺棄妻小逃走時,我們卻為失去了一個
得力的指揮員而感到惋惜。你竟敢以這種社惡的嘴臉出現在我們的面
前,你扔掉妻小投敵,你有做人的良心嗎9人豈能變得如此肮腦
一個人如果只顧自己,最終就會落到這種下場。
我認為,崔容斌的叛戔是從他以身體不舒服為借n離開連隊到
小汪清山溝休息時開始的。當時,他把自己的生命看得比革命還重。他
說他被打成*民生團·,不願白白送命,逃往敵佔區,但這都是缺乏革命
信266表軋
正如崔容斌的實例肝證明的,在革命道路上退一步,其終點就是
叛變。因此我常常對隊員們說.革命者要走的道路,只有一條革命
的道路。離開這條道路1就成為反動派、叛徒和社會渣滓。凡是害‘r自
吃苦、怕打仗、怕挾饋、怕艱難行軍、怕蹲監獄.怕絞刑架而中途放棄革
命的人,如果把他帶到刑具跟前灌兩三次辣椒水,就會改換旗幟。
背叛,可以說是從背棄良心開始的。這是崔容斌事件告訴我們的
教訓。
在間島無數人被打成“民生團”遭處決時,有不少人離開遊擊隊投到敵佔區。但大部分革命者被扣上“民生團”的帽子遭到迫害,也沒有離開遊擊區,仍始終站在革命隊伍裏。為什麼呢?就是因為他們寧死不昧良心。他們很清楚,背離革命,就只能走反革命的道路。革命者就是這樣把昧著良心離開革命紅旗的行為看作可恥的事,當作死亡。也就是說,當作非人的行為。
在神仙洞遊擊區的時候,朴成哲他們連隊有個叫仁淑的女隊員。
有一天,這個女隊員悄悄地給站崗的朴成哲看了一封信。這封信是在別的連隊做連長的愛人寄給她的。她愛人在信上寫道:他“被紅色縲繩綁起來了”。這是被打成“民生團”的隱語。
朴成哲當時是連隊青年幹事,一個女隊員把這種信給他看,並就自己命運問題徵求意見,這從組織觀念角度上來說,是做得很對的。她向朴成哲說,愛人被打成“民生團”了,她也不會平安無事,與其做冤魂,倒不如到敵佔區。
朴成哲對她說,這是什麼話,到敵佔區去,意味著放棄革命鬥爭,等於投降,豈能這樣做。
她說,不,我是要避開“民生團”,而不是要放棄革命鬥爭。
朴成哲循循善誘地說,離開革命隊伍,不就只有一條反革命道路嗎,你要再三考慮。
她聽了朴成哲的這番話,認識到自己差一點兒走上革命者不應走的道路。如果當時朴成哲不誠懇地開導她,而是慫恿她逃跑,那麼,她會落到什麼樣的地步呢?
女隊員仁淑沒有離開遊擊區,一直在革命隊伍裏英勇奮戰,後來在一次戰役中壯烈犧牲。
她之所以能夠在要麼革命,要麼逃命的兩條道路中,沒有選擇逃跑之路而選擇了革命之路,是因為她沒有憑主觀願望處理自身問題,而是向青年幹事暴露思想以得到組織的幫助,又是因為她接受了組織上的指教,克服了動搖。她無愧為一個理智的革命者。
可是,崔容斌不管怎麼樣還是男子漢,卻不去求得革命同志們的幫助,只給妻子留下一封信卑鄙地投到敵佔區去了。如果他作為一個人珍視一點良心,就不會扔下分娩不久的妻子,卑鄙地投到敵佔區去的。
他未能克制革命感情。這就決定了他的命運。一個人,如果不克制個人感情,就會犯不可想像的大罪。那些只顧自己的人,把個人感情絕對化的人,始終有一天會背叛革命的。所謂背叛,都是從“自我”這一立場出發的。從“我們”這一立場出發的人是不會而且不可能背叛的。
因此,革命者要努力克制自己,努力使自己習慣於“我們”。這就是踏上革命征途的人應具有的純潔的良心,是時時刻刻完善自己的休養過程。
只顧自己的人,決不能成為革命者,也不能將革命進行到底。
在南牌子的時候,李鍾洛穿著日軍雇傭人員的制服出現在那裏勸誘“歸順”;進行艱難的行軍時候李虎林開小差,林水山也作了叛徒,今天崔容斌又找我來搖唇鼓舌。
我當時的心情怎樣是可想而知的。
最使我心痛的是什麼呢?那就是李鍾洛和崔容斌他們都是我曾珍惜和信任過的人。如果他們是我不怎麼珍惜、信任和愛護的人,我是不會那樣痛心的。
在朝鮮革命軍中當一名隊長,是很不簡單的,在抗日遊擊隊當一個連長,也不簡單的。叛變之後光待在家裏,還情有可原。可是,他們不僅不知道背叛革命是多麼沒有良心、多麼可恥,居然恬不知恥地找老上級誘降,這使我更感到痛心。
那麼,他們為什麼竟然恬不知恥地出現在我的眼前呢?這是因為他們不識時務,自己墮落到無可救要的地步,認為革命垮了台,可以找老司令官來誘降了。
崔容斌沒能避免和李鍾洛一樣的命運。
這天,敵人重重包圍我們所在的山嶽,到處升起了點點篝火。但是無論敵人怎樣布網,也不可能將整個山都給網上。敵人只能在山脊和山谷裏設崗布下包圍網。
我們引誘敵人自相廝打,而後沿著山腰離開了駐地。
當我們走過從明月溝開往安圖的公路,開進樹林松一口氣時,遠遠望去,敵“討伐隊”黑壓壓地登上我們待過的發財屯山溝盡頭,自相廝打起來。
我們悠然地進入深山老林隱藏了起來。
由於出現了這種出乎預料的情況,所以我們和吳白龍小分隊的接頭,就面臨了困難。
本來我們約定在發財屯山溝盡頭和吳白龍小分隊會合。要和他的通信員接頭,就要把人派到那裏去,可是這需要付出犧牲。
更大的問題是吳白龍部隊的通信員全然不知道發財屯山溝盡頭已掌握在敵人手中。
我們把池鳳孫和金洪洙派到接頭地點去了。
金洪洙在長白剛入伍時,人民給他起了個外號叫“小新郎”,是個責任心很強的隊員。
第二天晚上,池鳳孫和金洪洙在接頭地點碰到通信員,接到吳白龍的信後就回來了。
他們為了和通信員接頭,潛入聯絡點的經過,是極為驚險的。敵人警戒森嚴,寸步難移,他們只好把一棵棵大樹作掩蔽潛行。
期間,吳白龍小分隊襲擊集團部落,弄到了一些糧食。後來,他們把這些糧食大部分都送到了司令部。
離開發財屯之後,我們選定的駐地是黃溝嶺基地。我們打算在這裏度過1940年的冬天,並開展小分隊活動。
要一面開展小分隊活動,一面恢復革命組織,牢固地奠定群眾基礎,就要做好過冬準備。
除吳白龍小分隊之外,我還向其他各小分隊下達了任務,要購進糧食、食鹽、布匹等過冬所需的各種生活必需品。
過冬準備最重要的是政治思想上的準備。必須特別做好隊員的思想教育工作,以使他們在任何情況下都能堅持革命信念。同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嚴格紀律,以免發生事故。
但後來在姜渭龍的小分隊發生了思想鬆懈的現象。他們選定可建密營的地點回來時,發現小溪裏有成群的魚漫遊,就沖著魚群胡亂開槍。
聽了這話,我嚇了大吃一驚。敵人正在附近山崗上修炮樓,鬧得亂哄哄的,在這樣的地方開槍,是十分危險的。
我們準備在這一冬蹲在密營裏做很多工作,但這個計畫差一點兒被一聲槍響付之東流了。
在當時發生的事件中,還有一個事件使我難忘,那就說一頭牛的事件。
這個事件的主人公是張興龍。他當時任機槍排的班長。他率一支小分隊去夾皮溝一帶搞糧食工作,牽來了一頭牛。
他牽來的既不是木材所的牛,也不是犄角上打了“王”字樣烙印的民會的牛,而是農民的牛。
當然,他這樣做是可以理解的。他們為解決部隊的糧食問題而去一個村莊的時候,在山溝裏發現了這頭牛。為了找主人走遍了山溝,但始終沒有找到。於是,張興龍讓隊員們把牛牽到密營去,他本人留在了栓牛的地方,等待主人回來,講清原委,付給牛錢。
可是左等右等,主人始終沒有回來。這樣,他沒付牛錢就回密營了。
後來才得悉,那頭牛的主人來牽牛時,看到一個帶槍的人在那裏踱來踱去,大吃一驚,跑回家去了。
聽到張興龍小分隊沒有付錢白前來農民的一頭牛的報告,我很不高興。
如果是不懂革命軍紀律的新隊員做出這種事情還情有可原,而幹了多年革命的張興龍竟幹出這種嚴重的越軌的行動,這使我難以相信。

張興龍是在1932年同自衛團打仗時被打掉一支手指後被捕,後來
越獄歸隊瞧開視戰友們懷疑他是從敵人那裏接受了什麼任務回來魄
張興龍為獲得同志們的信任做了積極的努力,在車廠子遊擊區的
糧荒和艱難的行軍中都表現得很好。這樣的人犯了隨便牽農民牛的錯
誤,是不可思議的。
搞好軍民關氖是我們從武裝鬥爭初期起一直強調的問題,人民
革命軍的服役條例也有明文規定。1940年軍民關係達到/很高水準.軍
民關係的純潔性達到了何種程度呢,達到了人民群眾送來支援物資,人
民革命軍就把它送回去的水平。
1940年春,我們在洋草溝打了’一仗。戰鬥結束後,這個村裏的人
們給我們送來了好幾隻雞。我們就付蛤丁他們幾十倍的錢。他們看到
這個錢就暴撬起來,生氣地兌革命軍是人民的子弟兵,你們讓我們收
64
9,2不是叫我們把雞賣給自己的兒女嗎,你們真是太不領情丁。他們
S女一說,我們也無話可說了.遊擊隊用錢回答群眾的一·片誠意,這
使群眾感到難過。我們說,‘如果你們不收錢,那麼我們也就不收雞。·這
",錘和雞遞過來遞過去好長時間,最後,我們只好把雞收下了,他
V1也收下/鏡這場爭吵才算結束。但是,部隊撤離洋草溝時,把這
些付了錢的雞如數放在村裏了。
R不是好久以前發生的往事,而是幾個月前的事情,可是,張興龍
破壞了優良傳統,我的心情讀怎樣呢,
隊局們對張興龍進行了嚴厲的批評,
洗刷下掉這個錯誤。
張興龍自我批評也作得很好。
m月他自我批評作得好,所以我們八給了他一個處分,叫他把牛
還給/主人。
1941年, 當我率小分隊重返滿洲時,張興龍在金一小分隊進行活
動,後來壯烈犧牲了。
我們在黃溝岵基地時,還出現了逃兵。
這個逃兵叫小蔡,是個中國人。
十n平時恕家想得厲害。中秋節那天,他吃著月餅哭起來/
意志很薄g6,所以黨組織對他加強了個別教育。
十5患了傳染病,我們把他送到後勤醫院去了。後來有入向司令
6Ge說,他慫恿炊事隊的’——個女隊員和他—起回家鄉。他沒有過好
Ss\±6。他擔任值班時,愛打睦陲;讓他站崗,就說肚子疼。革命
是不能勉強的。
小蔡終於背棄我們的誠意逃跑了。他逃跑之後的行為更可恨。他
離開隊伍以後馬上引來了“討伐隊”。
大部分成員都去搞小分隊活動,密營裏只剩下我和幾個傳令兵。
後來,我們司令部轉移到孟山村山溝去了。
各小分隊和小組完成了任務,陸續回到這裏來。
吳白龍小分隊籌備幾百石糧食,貯藏在秘密場所。他們買了一大
片未收穫的玉米地, 自己收穫,把帶苞的玉米裝進麻袋,運到離富爾
河約有五十哩路的深山老林中的囤子裏貯藏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共產國際通知我們參加在蘇聯舉行的朝、中、蘇
軍事指揮員會議。我曾說過,當時我接到共產國際的通知之後,派先
遣隊詳細瞭解那裏的情況,同時指示按照既定方針,做好在東北過冬
的準備。
可是傳來一則消息說,那些糧食全部落到了故人于裏。因為畢團
長叛變了,所以儲藏糧食的場所被洩露了。畢團長是金明花在軟化的
樹林中竭盡精誠救出的那個畢毫疙瘩。做過團長的人因經不住考驗
而叛變/。
敵人探悉到糧囤的位置,縱火燒山,帶一幫人來破開糧囤,把糧
食全部拉走了。幾個月的辛苦,毀於一旦。
但是,這—‘切田難都沒能使我動搖。當時的困難固然是嚴重的,但
我們遇到這種困難何止一兩次。
在羅子溝白地上遇到的田苦,先後兩次進行的北滿遠征和撫松遠
征,以及艱難的行軍,都是十分曲折艱苦的。
但是,我們戰勝了這一切。戰勝了傷寒,戰勝了饑餓,也克服了
認為前途僳黑夜一樣暗淡的絕望情緒,還克制住了因戰友的犧牲而產
生的悲痛,教然地站起來丁.
我們之所以能夠這樣做,是因為我們在任何情況下都沒有放棄革
命必勝的信念,時時刻劉都沒有忘記祖國和民族賦予的使命和責任,沒
有背棄革命者的良心。
當時我在孟山村這樣想:不管發生什麼情況都要闖過這個難關,使
革命掀起新的高潮。好,走著吐吧,看最後的勝利屬於誨
這也許是出自我對革命偽使命感和膽冕考驗越嚴峽勇氣就越大,
對革命的熱情和責任感就越發強烈。
出路何在,
形勢越嚴哦越要加速:雖行軍。要進行強行軍,就必須搞思想動乩
以使人們堅定倍,厶,鼓起勇氣。
為此而召開的會此就是孟山村會議。
我向隊員們坦率地說:
·形勢越來越嚴峻而艱苦。我們的革命事業能結出碩果,國家能獲
得獨立。對這一點,大家都相信.但誰也不知道這一天究竟何時到來。
我們飽經風霜打了十年苦仗,但不能說清楚,這種風霜今後還需要經
曆五年,還是十年.
·但要明白,最後的勝利必定屬於我們。
’當線在這條道路上會遇到很多困難。也會碰到比我們過去所經
曆的困難多幾倍、幾十倍的困難。沒有決心跟著我們特革命進行到底的
人,就可以回家去。
“願意回家的人,我們發給他路費和口糧。同時也不指責他半途而
,麥,放棄叫·爭。因力所不及,缺乏信念而離開隊伍,這有什麼辦法,要走
的都走吧。但要打個招呼。·
隊員們聽了我這番話,就忽地——下擁上來拉住我的胳膊淚汪汪地
兌金將軍,我們看不到革命成功的那——天倒下去也可以。我們要活
在將軍的身邊,死在將軍的身邊。一個人,能活多久呢,與其背離同忒
卜山屈從故人苟溉寧願在這裏繼續打優在這裏陣t 我們要和金將軍
同生死、共患難。
隊員們這麼一說,我的服眶也發熱了。當時.
巨大的力量和勇氣。我想,任何慷慨激昂的講話
們所講的話那樣激動人心。
他們說的話給了我
都不會像那天隊員
那天我們宣誓:決不讓我們在抗日革命征途上獻出的鮮血自流。
在盂山村山溝舉行的會議,又一次證明了司令官和戰士問的渾然
一體、領導者和群眾間的鋼鐵般的統一團結,是既不能也絕不會被分離
的。通過這次會議,抗日遊擊隊員們更加深刻地認識Il能從危機中
拯救抗日武裝鬥爭的關鍵是珍視革命良心,司令官和戰士永遠共命運。
通過孟山村會議,我們更加確信只要朝鮮的革命者始終不渝地堅
持革命信念與意氙不屈不撓地展開鬥鬥,就一定取得勝利。
正當這時候,我們派到遠東去的同志們通知我們如下內容:
共產國際一再要求我和魏拯民等朝鮮人民革命軍和東北抗日聯軍
第一路軍代裹儘快到蘇聯參加將在哈巴羅夫斯克舉行的朝.中、
國軍事指揮員會譴他們表示,’如果東北的遊擊隊來蘇聯的試
做好接待的準備。
共產國際還建L兄我們到遠東過
商今後的活動措施。
共產國際要召集的會議宗旨明確,而且東北抗日聯軍的其他指揮
員也已經到達,在這種情況下,我決定去蘇聯參加會議,井帶領一部
分主力部隊成員去。
但是這樣做讀何容易;一想到要去離祖國更遠的地方,更離開自
己多年戰鬥過的地方,隊員們都普遍感到難過。
在指揮員會議上通過了我去蘇聯的決定。這個決定一公佈,有些
隊員就建議說,共產國際召集重要會議邀請司令官參加,最好金將軍
等幾個同志去,部隊留下來繼續戰鬥。
當然,這也是一個辦法.
但是,我認為在當時的情況下,率部去遠東是正確的。於是,我
說服隊員們說,我們到遠東丸既不是放棄革命,半途而廢,也不是
到那裏永駐。去年共產國際召集的會議我們沒有參加,這次會議我們
要參加。在這個會議上要和共產國際或蘇聯當局就朝鮮革命將來問
題進行廣泛的討允這樣傲會有助於我們。因為說不上這個會議究竟
要開多久所以赴會肘要帶你們一起去。在過冬準備做得不夠好的情
況下,我不能把你們留在這裏.讓我們一同到蘇聯過冬,等到明年春
天再回到這個疆場吧。
 後來我回顧那嚴酷的1940年秋時認為,當時我作為指揮員做的決
策是及時的、正確的。
那年10月底,我們做好了準備,離開車廠子,踏上了赴蘇聯的路。
出發前,我派通信員通知了魏拯民和吳白龍。但他們二位正臥病
不起,沒能去。
吳白龍沒見到通信員,後來為了尋找我們,走遍了整個安圖一帶。
吳白龍抵達車/·子的時候,我們早已離開了那裏。·
吳白龍發現我們埋藏的糧食和冬裝,激動得流下服淚的故事就是
這時候發生的。我們為吳白龍他們著想,在去遠東以前埋藏了兩袋米
和兒十套棉衣,正是這些物資幫助他們擺脫了困難。
後來,吳白龍小分隊也轉移到遠東未了。
開往遠東的路上,我們也吃了不少苦。白天大都隱蔽在樹林裏,夜
間行軍,又需要避開故人,所以既艱難,又費時間。儘管這樣,我們
還是比較順利地走到了老頭溝。後來,朝百草溝方向行軍的時候,碰
—蔔了·討伐隊·。我們排成一行正翻越山嶺時,敵人從山谷沖我們爬上
來。我們回轉頭迅速跑向山脊。當時,金正淑背著許多東西,趕不上
隊伍,險些出了問題。
越過山脊後一查,看不見金正淑。於是,我急忙析回山脊,朝敵
人爬上來的山坡一看,只見她枝大背囊壓得邁步艱難。敵人邊追趕她,
邊聲嘶力竭地喊:要抓活的。
我用匣槍射擊敵人。警衛隊討們也跑來用機槍掩護金正淑。她就
這樣得救7。
我們JK開敵人,在蛤螟塘附近宿營。因為那天敵人活動特別頻繁,
所以我們躺在村莊附近穀子地上,亢到天黑。
O巧,壟溝裏種著白菜和蘿L,我們就用它充饑,可是冷得受不
了。於是點上蠟燭,用燭火烤暖凍僵的手。
到了琿春,有兩個朝鮮農民開始做我們的嚮導。他們把我們,,直
W到蘇滿邊境附近,告訴我們說,翻過前頭那座山,就是蘇聯。可是
-越gS座山一看,是一片沒有任何標誌的/”同無際的平原,分不清哪
兒是滿洲,哪兒是蘇聯。
我叫李鬥益攀上樹觀察—下河水流向和人煙。他從小喜歡爬樹。他
從樹上下來兌既看不見河水,也不見人煙。
我們往東走了一段路程在樹林中發現了電話線。
國和朝鮮的不一樣。這使我們感覺到已經到了蘇聯了。
一下,然後開始行動。
只見瓷瓶與中
但需要再確證
這天旺b當我們一行派出偵察組之後休息的時候,從東方傳來
稠耳的機槍聲。過了一會兒,偵察組回來說,他們摸進一所/j、小的哨
_,Ⅱ6端詳杯子和水壺的時候,被哨兵發現了,差一點兒闖了禍。他
們說,杯子和水壺都特別大,又粗笨,看來——定是蘇聯邊防哨所。問
他們那個哨棚離這兒事遠他們說有十裏左右。
蘇聯的邊防軍用機槍通宵達旦地進行了壓制射擊,看柞子,我們
的偵察組驚動了他們。
第二天,我派李乙雪和姜渭龍到邊防哨所去,把蘇聯哨兵領了來。
我們同蘇聯人面對面地坐下來,可是語言不通,吃丁苦頭,我向
他們反復地講,我們是朝鮮遊擊隊,我是隊長金日成,幸虧他們聽懂
了“遊擊隊’和“金日成·這兩個詞。
開赴遠東的歷程也不是一帆風順的。我們接到共產國際的通知之
後赴蘇,但因具體誦道和時間還沒有通知到邊防哨所,吃了不少苦大。
進入蘇聯境內之後搞了好幾天防疫工作,拖了些時間。
整天蹲在屋裏沒事做,隊員們都感到無聊。有的隊員整天唱歌。他
們把所有的革命歌曲都唱了—一遍,連占時候吟風弄月的歌謠都唱了起
來,搞得挺熱鬧。
我們的同志會唱很多歌曲。
我到隊員們的住處對他們說,要耐心—·點。
在蘇聯邊境逗留好幾天,你們會不高興,但不要以為是蘇聯同志
慢待我們。每個國家都有出人境規定.根據入境規定,人家要進行身
分調查。衛生檢查,是為了瞭解有沒有傳染病菌。最近在滿洲的關東
軍細菌戰研究集團,把傳染病菌散佈在蘇聯遠東地區,所以蘇聯政府
頒佈了加強人境檢查的決定。我們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做,還要闖過許
多難關。我們的革命特帶來新的局面。離解放的那一天也不遠了。因
此,讓我們做好思想準備,高唱著革命歌曲,進行頑強的鬥爭,光復
祖國9巳
後來,蘇聯入把我們帶到了包吉耶特。
在邊防哨所的時候,我在那裏見到了洪範圍部隊翻譯金承斌。
擔任了我們和蘇聯人之間的翻譯。他很熟悉車廠子。
我們的女隊飼們看著蘇聯婦女們身穿花花綠綠的衣服自由自在地
逛馬路,含著眼淚兌朝鮮婦女什麼時候也能穿上那樣漂亮的衣裙,揚
眉吐氣地逛馬路呢,
1940年的秋天,就是這樣日日夜夜都以重重難關和嚴峻考驗編組
的嚴酷的秋天。我們之所以能夠在這樣重重的難關和考驗的重壓下沒
女窒息D6活丁下來,是因為在任何逆境中都毫不動搖,克服了艱難困
苦,堅持了革命信念。
我們開沒有因為路途艱難而繞道前進。我們一向是朝著解放祖國
e6目標勇往直前的。只要我們所走的道路,是早日實現祖國解放的道
路,gS麼,再困難,再艱險,我們也都毫不躊躇,奮勇向前。
革命者是命q\註定要同困難和考驗做伴的,因為破舊創新是革命
者的日常生活,它必然永遠陪伴著困難和考驗。害怕和回避困難和考
驗的入,不能成為革命者。
¥今我還沒有忘記1940年的探秋。就是在這個深秋,我們墊著落
葉睡覺的間島的山水,如今還歷歷在目。
到了聽不見槍聲、看不見屍體的遠東,就仿佛來到T另一個天地。
<B是,在我們的面前還有許許多多的高山峻嶺。當時距離祖國解放的
那天,還有五年的歲月。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