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1940年秋

最近,我读了些宣传介绍抗日革命历史的文章,发现历史学家们
的研究工作固然取得了巨大成果,但还有不少需要进‘步挖掘和深化
的领域。
特别是小哈尔巴岭会议前后这个阶段的材料很少。
1940年的秋天,不是平凡的秋天。我们在这年秋天所经历的风霸,
恐怕写几部长篇小说也是写不完的。那是从大部队活动转入/j、分队活
动的时期,所以我们没有打过像抚松县城战斗-相间三峰战斗那样大规
模的战斗。人们都说在抗日革命历史中,未曾有过像艰难的行军那样
艰苦的行军,也未曾有过像艰难的行军时期那样艰苦的时期。这个说法
足正确的。但是,1940年秋天我们所经受的考验,可以说不亚于艰难
行军时期的考验。如果说艰难的行军是肉体上的痛苦达到丁极限的考
验的话,那么194()年秋天我们所处的逆境,就可以说是精神卜的痛苦
达到了极限的一次考验。
肉体上的痛苦也好,精神上的痛苦也好,要克服它都要有刚强的
意志,不断地进行自我斗争。这就是我们在1940年秋天的体验。
小哈尔巴岭会议之后,我们从大部队活动转入小分队活动,根据
新的斗争策略重编部队,在方面军之下设/好几支小分队。
我给这些小分队指定活动地区井分配任务之后,率领一支小分队
开往延吉一带。
那吐我绦卜卟分队分配了在任清和东宁地区进行活动的任务,
给吴白龙小分队分配了在廷吉、安田一带解决过冬口粮的任务。
我们在延吉县发财屯山沟尽头等待吴白龙的小分队。可是等了奸
几天,他们却杏无音信.那时候耍弄一把玉米棒也需要流血,所以这
是情有可原的。要弄到—‘升札就要打进集团部落,而这是不豁出性
命就难以做到的。
当年,我们一整个夏天光用煮熟的凤毛菊充饥。山上风毛菊有的
尾但光吃它,吃得再多也不顶孰肚子照样饿得慌。
正在这个时候,去搞粮食的侦察组在峡谷里发现了一所草棚。他
们说,草棚里住着三个朝鲜农民,棚子周边有一片犁好的耕地,只要
做好这二个农民的工作,也许能搞到·些粮食。
于是,我把姜渭龙派到草棚去了。我对他说,做草棚农b(的工作
时,不要隐瞒,要照实说我们是游击队。
姜泪龙请求农民给予帮助,他们显出为难的样子,说要搞到粮食,
就得到明月沟去,可是,警戒森严,难以办到。他们又说,游击队的
要求嘛,危险冉大也得去办.于是他们冒着危险去了。
听了姜渭龙的报告之后,我指示队员们提高警惕,加强警戒
这天,炊事斑熬了一锅党参粥。将党参打碎煮垲就成糊状
果接点禾就别有风味儿党参甄在野菜粥中是上等饭食。
党参粥正搜开的时候,站岗的孙长春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说,
人大举来犯。同志们到岗哨去看,怎么也看不见敌人问孙长春敌人在
哪里。孙长春指着山脚说那里有敌人。他们循他指的方向望去,那里
只有一些树桩子。
患过热病的人,身体衰弱,视力减退,容易发生这种幻觉。
热病没多久呢。
我正向派孙长春去站岗的那个指挥员追究责任的时候,在伙房里
千恬儿的队员们,一听故人来犯,就将精心熬成的党参粥全蛤倒掉了。
过了几天,到明月沟去搞粮食的两个农民回来了。跟他们一起来
的还有一个穿西服的绅士。他要求和我谈话。这个穿西服的人,是在
汪清游击队当过连长的崔容城。
崔容赋曾是一个能干的指挥员,也是个大力士。
有一天,他向我请求道:他身体不舒服,需要离开连队休息一些
时候。我给了他一些时间,让他到小汪清探山沟,一边打猎,一边养养
身体,并帮助那里党组织的工作。
然而,过了些时候他枝打成了’民生团·,给妻子留下一封信后投
到敌占区去了。他在信上说,望你和娃子无斋我干革命多年却被诬
为·民生团’,实为冤枉;我不愿白白送死,暂且脱险去敌占区,在那里
继续干革命。当时,他的妻子分娩蹬几天就带着这封信魔着眼泪未找
我。她好像患了产后瘸,脸肿得泡泡的,初生的婴儿,像是奄奄—息
的样子。
他为保住自己一条命,竟遗弃濒于死亡的妻小,投到敌占区去了,
这也算一个人吗,我禁不住愤怒。我心里骂崔容斌冷酷无情,但又希望
他像在信上写的那样初衷不渝,坚持革命。
他离开部队以后,我们替他照顾了他的妻小。
伤兵员一同送到苏联去了。
离开革命队伍的崔窖,民过了五年之后,在比刮起·民生团·妖风
时更艰苦的时期又来找我们。
崔容斌背着吊有一口小锅的背囊,大步流星地走上山来。看样子,
他没有受过多少苦,满面红光。他一跨进司令部帐篷,就2S2e跄跄地
跑到我的跟前说,’久违,久违:·
我也热情地迎接了他。不管怎么说,他毕竟还是我在汪清时带过
的指挥员啊。
崔容ie—见我就讲起了他为了归队到处寻找部队的事。我问他吃
过饭没有,他回答说嘲嘲在山下煮饭吃了。说着,他从背囊里掏出米
袋、干比目鱼和烧酒等.
我看吊在背囊上的小锅,一点也没有沾烟黑。一个寻找游击队在
山中跋涉好久的人,说圃耐用小锅煮过饭,可是小锅上一点烟黑也没
有沾上,完全是新的。这就可疑了。
我断定他已经堕落虞像李钟洛那样的败类。在我们的部队一度传
开凤闷,说崔容斌投降下。
崔容斌不知道我已看透了他往杯子里斟满了酒,说,为纪念重
逢,干杯。
我拒绝了。他举起酒杯的手突然抖颤起来。我的声音帝有怒气,他
好像也意识到自己的真面目暴露出来丁。
 我查问他:崔容斌你要老老实实地交待,和草棚农民是怎样碰
头的,来这里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崔容斌明白再要骗术也毫无用处了。他坦白道,草棚的那三个人
是密探,他接到密探的情报,带三支·讨伐’部队来包围了这条山沟。如
果现在他一发出信号,·讨伐队’就会马上扑过来。
我马上童识到我们陷入了难以突破的包围之中.
这时使我痛心的,不是部队处于决一死战的危险境地,
日寇狗腿子的崔容斌若无其事地出现在我的眼前。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他为了使我·归顺·,油嘴滑舌地发出了种种
谬论他看着我的眼色说:我很清楚现在金将军的处境有多么严峻;整
个满洲已变成了日军的天下;无论怎样努力也是没有办法盹金将军
是为民族做到了所能做到的一切,你“归顺·,也不会有入骂你;那些已
·归顺”的人都当官发财了,那边说,只要将军下山来,就让你做吉林
省省长。
我斥责他兑崔容斌,你怎么落到这种地步,你是曾在汪清当过
连长的人,不感到可耻吗,你遗弃妻小逃走时,我们却为失去了一个
得力的指挥员而感到惋惜。你竟敢以这种社恶的嘴脸出现在我们的面
前,你扔掉妻小投敌,你有做人的良心吗9人岂能变得如此肮脑
一个人如果只顾自己,最终就会落到这种下场。
我认为,崔容斌的叛戋是从他以身体不舒服为借n离开连队到
小汪清山沟休息时开始的。当时,他把自己的生命看得比革命还重。他
说他被打成*民生团·,不愿白白送命,逃往敌占区,但这都是缺乏革命
信266表轧
正如崔容斌的实例肝证明的,在革命道路上退一步,其终点就是
叛变。因此我常常对队员们说.革命者要走的道路,只有一条革命
的道路。离开这条道路1就成为反动派、叛徒和社会渣滓。凡是害‘r自
吃苦、怕打仗、怕挟馈、怕艰难行军、怕蹲监狱.怕绞刑架而中途放弃革
命的人,如果把他带到刑具跟前灌两三次辣椒水,就会改换旗帜。
背叛,可以说是从背弃良心开始的。这是崔容斌事件告诉我们的
教训。
在间岛无数人被打成“民生团”遭处决时,有不少人离开游击队投到敌占区。但大部分革命者被扣上“民生团”的帽子遭到迫害,也没有离开游击区,仍始终站在革命队伍里。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们宁死不昧良心。他们很清楚,背离革命,就只能走反革命的道路。革命者就是这样把昧着良心离开革命红旗的行为看作可耻的事,当作死亡。也就是说,当作非人的行为。
在神仙洞游击区的时候,朴成哲他们连队有个叫仁淑的女队员。
有一天,这个女队员悄悄地给站岗的朴成哲看了一封信。这封信是在别的连队做连长的爱人寄给她的。她爱人在信上写道:他“被红色缧绳绑起来了”。这是被打成“民生团”的隐语。
朴成哲当时是连队青年干事,一个女队员把这种信给他看,并就自己命运问题征求意见,这从组织观念角度上来说,是做得很对的。她向朴成哲说,爱人被打成“民生团”了,她也不会平安无事,与其做冤魂,倒不如到敌占区。
朴成哲对她说,这是什么话,到敌占区去,意味着放弃革命斗争,等于投降,岂能这样做。
她说,不,我是要避开“民生团”,而不是要放弃革命斗争。
朴成哲循循善诱地说,离开革命队伍,不就只有一条反革命道路吗,你要再三考虑。
她听了朴成哲的这番话,认识到自己差一点儿走上革命者不应走的道路。如果当时朴成哲不诚恳地开导她,而是怂恿她逃跑,那么,她会落到什么样的地步呢?
女队员仁淑没有离开游击区,一直在革命队伍里英勇奋战,后来在一次战役中壮烈牺牲。
她之所以能够在要么革命,要么逃命的两条道路中,没有选择逃跑之路而选择了革命之路,是因为她没有凭主观愿望处理自身问题,而是向青年干事暴露思想以得到组织的帮助,又是因为她接受了组织上的指教,克服了动摇。她无愧为一个理智的革命者。
可是,崔容斌不管怎么样还是男子汉,却不去求得革命同志们的帮助,只给妻子留下一封信卑鄙地投到敌占区去了。如果他作为一个人珍视一点良心,就不会扔下分娩不久的妻子,卑鄙地投到敌占区去的。
他未能克制革命感情。这就决定了他的命运。一个人,如果不克制个人感情,就会犯不可想象的大罪。那些只顾自己的人,把个人感情绝对化的人,始终有一天会背叛革命的。所谓背叛,都是从“自我”这一立场出发的。从“我们”这一立场出发的人是不会而且不可能背叛的。
因此,革命者要努力克制自己,努力使自己习惯于“我们”。这就是踏上革命征途的人应具有的纯洁的良心,是时时刻刻完善自己的休养过程。
只顾自己的人,决不能成为革命者,也不能将革命进行到底。
在南牌子的时候,李钟洛穿着日军雇佣人员的制服出现在那里劝诱“归顺”;进行艰难的行军时候李虎林开小差,林水山也作了叛徒,今天崔容斌又找我来摇唇鼓舌。
我当时的心情怎样是可想而知的。
最使我心痛的是什么呢?那就是李钟洛和崔容斌他们都是我曾珍惜和信任过的人。如果他们是我不怎么珍惜、信任和爱护的人,我是不会那样痛心的。
在朝鲜革命军中当一名队长,是很不简单的,在抗日游击队当一个连长,也不简单的。叛变之后光待在家里,还情有可原。可是,他们不仅不知道背叛革命是多么没有良心、多么可耻,居然恬不知耻地找老上级诱降,这使我更感到痛心。
那么,他们为什么竟然恬不知耻地出现在我的眼前呢?这是因为他们不识时务,自己堕落到无可救要的地步,认为革命垮了台,可以找老司令官来诱降了。
崔容斌没能避免和李钟洛一样的命运。
这天,敌人重重包围我们所在的山岳,到处升起了点点篝火。但是无论敌人怎样布网,也不可能将整个山都给网上。敌人只能在山脊和山谷里设岗布下包围网。
我们引诱敌人自相厮打,而后沿着山腰离开了驻地。
当我们走过从明月沟开往安图的公路,开进树林松一口气时,远远望去,敌“讨伐队”黑压压地登上我们待过的发财屯山沟尽头,自相厮打起来。
我们悠然地进入深山老林隐藏了起来。
由于出现了这种出乎预料的情况,所以我们和吴白龙小分队的接头,就面临了困难。
本来我们约定在发财屯山沟尽头和吴白龙小分队会合。要和他的通信员接头,就要把人派到那里去,可是这需要付出牺牲。
更大的问题是吴白龙部队的通信员全然不知道发财屯山沟尽头已掌握在敌人手中。
我们把池凤孙和金洪洙派到接头地点去了。
金洪洙在长白刚入伍时,人民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小新郎”,是个责任心很强的队员。
第二天晚上,池凤孙和金洪洙在接头地点碰到通信员,接到吴白龙的信后就回来了。
他们为了和通信员接头,潜入联络点的经过,是极为惊险的。敌人警戒森严,寸步难移,他们只好把一棵棵大树作掩蔽潜行。
期间,吴白龙小分队袭击集团部落,弄到了一些粮食。后来,他们把这些粮食大部分都送到了司令部。
离开发财屯之后,我们选定的驻地是黄沟岭基地。我们打算在这里度过1940年的冬天,并开展小分队活动。
要一面开展小分队活动,一面恢复革命组织,牢固地奠定群众基础,就要做好过冬准备。
除吴白龙小分队之外,我还向其他各小分队下达了任务,要购进粮食、食盐、布匹等过冬所需的各种生活必需品。
过冬准备最重要的是政治思想上的准备。必须特别做好队员的思想教育工作,以使他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坚持革命信念。同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格纪律,以免发生事故。
但后来在姜渭龙的小分队发生了思想松懈的现象。他们选定可建密营的地点回来时,发现小溪里有成群的鱼漫游,就冲着鱼群胡乱开枪。
听了这话,我吓了大吃一惊。敌人正在附近山岗上修炮楼,闹得乱哄哄的,在这样的地方开枪,是十分危险的。
我们准备在这一冬蹲在密营里做很多工作,但这个计划差一点儿被一声枪响付之东流了。
在当时发生的事件中,还有一个事件使我难忘,那就说一头牛的事件。
这个事件的主人公是张兴龙。他当时任机枪排的班长。他率一支小分队去夹皮沟一带搞粮食工作,牵来了一头牛。
他牵来的既不是木材所的牛,也不是犄角上打了“王”字样烙印的民会的牛,而是农民的牛。
当然,他这样做是可以理解的。他们为解决部队的粮食问题而去一个村庄的时候,在山沟里发现了这头牛。为了找主人走遍了山沟,但始终没有找到。于是,张兴龙让队员们把牛牵到密营去,他本人留在了栓牛的地方,等待主人回来,讲清原委,付给牛钱。
可是左等右等,主人始终没有回来。这样,他没付牛钱就回密营了。
后来才得悉,那头牛的主人来牵牛时,看到一个带枪的人在那里踱来踱去,大吃一惊,跑回家去了。
听到张兴龙小分队没有付钱白前来农民的一头牛的报告,我很不高兴。
如果是不懂革命军纪律的新队员做出这种事情还情有可原,而干了多年革命的张兴龙竟干出这种严重的越轨的行动,这使我难以相信。

张兴龙是在1932年同自卫团打仗时被打掉一支手指后被捕,后来
越狱归队瞧开视战友们怀疑他是从敌人那里接受了什么任务回来魄
张兴龙为获得同志们的信任做了积极的努力,在车厂子游击区的
粮荒和艰难的行军中都表现得很好。这样的人犯了随便牵农民牛的错
误,是不可思议的。
搞好军民关氖是我们从武装斗争初期起一直强调的问题,人民
革命军的服役条例也有明文规定。1940年军民关系达到/很高水平.军
民关系的纯洁性达到了何种程度呢,达到了人民群众送来支援物资,人
民革命军就把它送回去的水平。
1940年春,我们在洋草沟打了’一仗。战斗结束后,这个村里的人
们给我们送来了好几只鸡。我们就付蛤丁他们几十倍的钱。他们看到
这个钱就暴撬起来,生气地兑革命军是人民的子弟兵,你们让我们收
64
9,2不是叫我们把鸡卖给自己的儿女吗,你们真是太不领情丁。他们
S女一说,我们也无话可说了.游击队用钱回答群众的一·片诚意,这
使群众感到难过。我们说,‘如果你们不收钱,那么我们也就不收鸡。·这
",锤和鸡递过来递过去好长时间,最后,我们只好把鸡收下了,他
V1也收下/镜这场争吵才算结束。但是,部队撤离洋草沟时,把这
些付了钱的鸡如数放在村里了。
R不是好久以前发生的往事,而是几个月前的事情,可是,张兴龙
破坏了优良传统,我的心情读怎样呢,
队局们对张兴龙进行了严厉的批评,
洗刷下掉这个错误。
张兴龙自我批评也作得很好。
m月他自我批评作得好,所以我们八给了他一个处分,叫他把牛
还给/主人。
1941年, 当我率小分队重返满洲时,张兴龙在金一小分队进行活
动,后来壮烈牺牲了。
我们在黄沟岵基地时,还出现了逃兵。
这个逃兵叫小蔡,是个中国人。
十n平时恕家想得厉害。中秋节那天,他吃着月饼哭起来/
意志很薄g6,所以党组织对他加强了个别教育。
十5患了传染病,我们把他送到后勤医院去了。后来有入向司令
6Ge说,他怂恿炊事队的’——个女队员和他—起回家乡。他没有过好
Ss\±6。他担任值班时,爱打睦陲;让他站岗,就说肚子疼。革命
是不能勉强的。
小蔡终于背弃我们的诚意逃跑了。他逃跑之后的行为更可恨。他
离开队伍以后马上引来了“讨伐队”。
大部分成员都去搞小分队活动,密营里只剩下我和几个传令兵。
后来,我们司令部转移到孟山村山沟去了。
各小分队和小组完成了任务,陆续回到这里来。
吴白龙小分队筹备几百石粮食,贮藏在秘密场所。他们买了一大
片未收获的玉米地, 自己收获,把带苞的玉米装进麻袋,运到离富尔
河约有五十哩路的深山老林中的囤子里贮藏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共产国际通知我们参加在苏联举行的朝、中、苏
军事指挥员会议。我曾说过,当时我接到共产国际的通知之后,派先
遣队详细了解那里的情况,同时指示按照既定方针,做好在东北过冬
的准备。
可是传来一则消息说,那些粮食全部落到了故人于里。因为毕团
长叛变了,所以储藏粮食的场所被泄露了。毕团长是金明花在软化的
树林中竭尽精诚救出的那个毕毫疙瘩。做过团长的人因经不住考验
而叛变/。
敌人探悉到粮囤的位置,纵火烧山,带一帮人来破开粮囤,把粮
食全部拉走了。几个月的辛苦,毁于一旦。
但是,这—‘切田难都没能使我动摇。当时的困难固然是严重的,但
我们遇到这种困难何止一两次。
在罗子沟白地上遇到的田苦,先后两次进行的北满远征和抚松远
征,以及艰难的行军,都是十分曲折艰苦的。
但是,我们战胜了这一切。战胜了伤寒,战胜了饥饿,也克服了
认为前途僳黑夜一样暗淡的绝望情绪,还克制住了因战友的牺牲而产
生的悲痛,教然地站起来丁.
我们之所以能够这样做,是因为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放弃革
命必胜的信念,时时刻刘都没有忘记祖国和民族赋予的使命和责任,没
有背弃革命者的良心。
当时我在孟山村这样想: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要闯过这个难关,使
革命掀起新的高潮。好,走着吐吧,看最后的胜利属于诲
这也许是出自我对革命伪使命感和胆冕考验越严峡勇气就越大,
对革命的热情和责任感就越发强烈。
出路何在,
形势越严哦越要加速:虽行军。要进行强行军,就必须搞思想动乩
以使人们坚定倍,厶,鼓起勇气。
为此而召开的会此就是孟山村会议。
我向队员们坦率地说:
·形势越来越严峻而艰苦。我们的革命事业能结出硕果,国家能获
得独立。对这一点,大家都相信.但谁也不知道这一天究竟何时到来。
我们饱经风霜打了十年苦仗,但不能说清楚,这种风霜今后还需要经
历五年,还是十年.
·但要明白,最后的胜利必定属于我们。
’当线在这条道路上会遇到很多困难。也会碰到比我们过去所经
历的困难多几倍、几十倍的困难。没有决心跟着我们特革命进行到底的
人,就可以回家去。
“愿意回家的人,我们发给他路费和口粮。同时也不指责他半途而
,麦,放弃叫·争。因力所不及,缺乏信念而离开队伍,这有什么办法,要走
的都走吧。但要打个招呼。·
队员们听了我这番话,就忽地——下拥上来拉住我的胳膊泪汪汪地
兑金将军,我们看不到革命成功的那——天倒下去也可以。我们要活
在将军的身边,死在将军的身边。一个人,能活多久呢,与其背离同忒
卜山屈从故人苟溉宁愿在这里继续打优在这里阵t 我们要和金将军
同生死、共患难。
队员们这么一说,我的服眶也发热了。当时.
巨大的力量和勇气。我想,任何慷慨激昂的讲话
们所讲的话那样激动人心。
他们说的话给了我
都不会像那天队员
那天我们宣誓:决不让我们在抗日革命征途上献出的鲜血自流。
在盂山村山沟举行的会议,又一次证明了司令官和战士问的浑然
一体、领导者和群众间的钢铁般的统一团结,是既不能也绝不会被分离
的。通过这次会议,抗日游击队员们更加深刻地认识Il能从危机中
拯救抗日武装斗争的关键是珍视革命良心,司令官和战士永远共命运。
通过孟山村会议,我们更加确信只要朝鲜的革命者始终不渝地坚
持革命信念与意氙不屈不挠地展开斗斗,就一定取得胜利。
正当这时候,我们派到远东去的同志们通知我们如下内容:
共产国际一再要求我和魏拯民等朝鲜人民革命军和东北抗日联军
第一路军代裹尽快到苏联参加将在哈巴罗夫斯克举行的朝.中、
国军事指挥员会谴他们表示,’如果东北的游击队来苏联的试
做好接待的准备。
共产国际还建L兄我们到远东过
商今后的活动措施。
共产国际要召集的会议宗旨明确,而且东北抗日联军的其他指挥
员也已经到达,在这种情况下,我决定去苏联参加会议,井带领一部
分主力部队成员去。
但是这样做读何容易;一想到要去离祖国更远的地方,更离开自
己多年战斗过的地方,队员们都普遍感到难过。
在指挥员会议上通过了我去苏联的决定。这个决定一公布,有些
队员就建议说,共产国际召集重要会议邀请司令官参加,最好金将军
等几个同志去,部队留下来继续战斗。
当然,这也是一个办法.
但是,我认为在当时的情况下,率部去远东是正确的。于是,我
说服队员们说,我们到远东丸既不是放弃革命,半途而废,也不是
到那里永驻。去年共产国际召集的会议我们没有参加,这次会议我们
要参加。在这个会议上要和共产国际或苏联当局就朝鲜革命将来问
题进行广泛的讨允这样傲会有助于我们。因为说不上这个会议究竟
要开多久所以赴会肘要带你们一起去。在过冬准备做得不够好的情
况下,我不能把你们留在这里.让我们一同到苏联过冬,等到明年春
天再回到这个疆场吧。
 后来我回顾那严酷的1940年秋时认为,当时我作为指挥员做的决
策是及时的、正确的。
那年10月底,我们做好了准备,离开车厂子,踏上了赴苏联的路。
出发前,我派通信员通知了魏拯民和吴白龙。但他们二位正卧病
不起,没能去。
吴白龙没见到通信员,后来为了寻找我们,走遍了整个安图一带。
吴白龙抵达车/·子的时候,我们早已离开了那里。·
吴白龙发现我们埋藏的粮食和冬装,激动得流下服泪的故事就是
这时候发生的。我们为吴白龙他们着想,在去远东以前埋藏了两袋米
和儿十套棉衣,正是这些物资帮助他们摆脱了困难。
后来,吴白龙小分队也转移到远东未了。
开往远东的路上,我们也吃了不少苦。白天大都隐蔽在树林里,夜
间行军,又需要避开故人,所以既艰难,又费时间。尽管这样,我们
还是比较顺利地走到了老头沟。后来,朝百草沟方向行军的时候,碰
—卜了·讨伐队·。我们排成一行正翻越山岭时,敌人从山谷冲我们爬上
来。我们回转头迅速跑向山脊。当时,金正淑背着许多东西,赶不上
队伍,险些出了问题。
越过山脊后一查,看不见金正淑。于是,我急忙析回山脊,朝敌
人爬上来的山坡一看,只见她枝大背囊压得迈步艰难。敌人边追赶她,
边声嘶力竭地喊:要抓活的。
我用匣枪射击敌人。警卫队讨们也跑来用机枪掩护金正淑。她就
这样得救7。
我们JK开敌人,在蛤螟塘附近宿营。因为那天敌人活动特别频繁,
所以我们躺在村庄附近谷子地上,亢到天黑。
O巧,垄沟里种着白菜和萝L,我们就用它充饥,可是冷得受不
了。于是点上蜡烛,用烛火烤暖冻僵的手。
到了珲春,有两个朝鲜农民开始做我们的向导。他们把我们,,直
W到苏满边境附近,告诉我们说,翻过前头那座山,就是苏联。可是
-越gS座山一看,是一片没有任何标志的/”同无际的平原,分不清哪
儿是满洲,哪儿是苏联。
我叫李斗益攀上树观察—下河水流向和人烟。他从小喜欢爬树。他
从树上下来兑既看不见河水,也不见人烟。
我们往东走了一段路程在树林中发现了电话线。
国和朝鲜的不一样。这使我们感觉到已经到了苏联了。
一下,然后开始行动。
只见瓷瓶与中
但需要再确证
这天旺b当我们一行派出侦察组之后休息的时候,从东方传来
稠耳的机枪声。过了一会儿,侦察组回来说,他们摸进一所/j、小的哨
_,Ⅱ6端详杯子和水壶的时候,被哨兵发现了,差一点儿闯了祸。他
们说,杯子和水壶都特别大,又粗笨,看来——定是苏联边防哨所。问
他们那个哨棚离这儿事远他们说有十里左右。
苏联的边防军用机枪通宵达旦地进行了压制射击,看柞子,我们
的侦察组惊动了他们。
第二天,我派李乙雪和姜渭龙到边防哨所去,把苏联哨兵领了来。
我们同苏联人面对面地坐下来,可是语言不通,吃丁苦头,我向
他们反复地讲,我们是朝鲜游击队,我是队长金日成,幸亏他们听懂
了“游击队’和“金日成·这两个词。
开赴远东的历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们接到共产国际的通知之
后赴苏,但因具体诵道和时间还没有通知到边防哨所,吃了不少苦大。
进入苏联境内之后搞了好几天防疫工作,拖了些时间。
整天蹲在屋里没事做,队员们都感到无聊。有的队员整天唱歌。他
们把所有的革命歌曲都唱了—一遍,连占时候吟风弄月的歌谣都唱了起
来,搞得挺热闹。
我们的同志会唱很多歌曲。
我到队员们的住处对他们说,要耐心—·点。
在苏联边境逗留好几天,你们会不高兴,但不要以为是苏联同志
慢待我们。每个国家都有出人境规定.根据入境规定,人家要进行身
分调查。卫生检查,是为了了解有没有传染病菌。最近在满洲的关东
军细菌战研究集团,把传染病菌散布在苏联远东地区,所以苏联政府
颁布了加强人境检查的决定。我们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做,还要闯过许
多难关。我们的革命特带来新的局面。离解放的那一天也不远了。因
此,让我们做好思想准备,高唱着革命歌曲,进行顽强的斗争,光复
祖国9巳
后来,苏联入把我们带到了包吉耶特。
在边防哨所的时候,我在那里见到了洪范围部队翻译金承斌。
担任了我们和苏联人之间的翻译。他很熟悉车厂子。
我们的女队饲们看着苏联妇女们身穿花花绿绿的衣服自由自在地
逛马路,含着眼泪兑朝鲜妇女什么时候也能穿上那样漂亮的衣裙,扬
眉吐气地逛马路呢,
1940年的秋天,就是这样日日夜夜都以重重难关和严峻考验编组
的严酷的秋天。我们之所以能够在这样重重的难关和考验的重压下没
女窒息D6活丁下来,是因为在任何逆境中都毫不动摇,克服了艰难困
苦,坚持了革命信念。
我们开没有因为路途艰难而绕道前进。我们一向是朝着解放祖国
e6目标勇往直前的。只要我们所走的道路,是早日实现祖国解放的道
路,gS么,再困难,再艰险,我们也都毫不踌躇,奋勇向前。
革命者是命q\注定要同困难和考验做伴的,因为破旧创新是革命
者的日常生活,它必然永远陪伴着困难和考验。害怕和回避困难和考
验的入,不能成为革命者。
¥今我还没有忘记1940年的探秋。就是在这个深秋,我们垫着落
叶睡觉的间岛的山水,如今还历历在目。
到了听不见枪声、看不见尸体的远东,就仿佛来到T另一个天地。
<B是,在我们的面前还有许许多多的高山峻岭。当时距离祖国解放的
那天,还有五年的岁月。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