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回憶魏拯民

偉大領袖金日成同志生前9多次回憶過剃L抗日聯軍r仟要軍日c千酣挽拯民。
從這些回憶中,我們可以瞭解到很多情0(,諸如分日成同志和擅拯匠同志
之/sJ格外親密的情誼、魏鏽民作為革命京的人格和他的壯烈犧牡,以及他在生
命的最後—刻懷在心中的苦惱和希望。
我第一次會見魏拯民,是他以中共滿洲省委特派員的身份前宋間
島出席大荒崴會議‘’’的時候。從那個時候起,我和魏拯民一直開肩走在
抗日的道路上,建立了G1厚的友誼。
魏拯民是從小走上抗日愛國道路的職業革命家。他在安陽上過軍
校,在北京念書時參加過抗日的遊行示威。
作為革命京,魏拯民的活動,可以說,從九一八事變以後把q爭
舞臺轉移到滿洲以來進入了新的時期。他來到滿洲頭一個落腳的地方
是哈爾濱道外,在那裏做黨委書記的工作。
他的外貌,很像個大子教授,不是軍人型,是個文人型.思索犁
的人。若不是鬧革命,他很可能是為科學研究、著書立說奉獻一生的
人。他的特點是,為人淳樸真誠,待人隨和謙遜,做事認真圓熟。
共產國際檔案庫存有(滿洲遊擊隊指揮員鑒定啪,其中對魏拯民有如下的記
,魏托民
‘南部集團副指揮、中共黨員、中共由滿省委書記—…是政治素曆很好的指
·據遊擊隊H的反映,
的&㈤材軋·
魏拯民是中國的革命家,是支持朝鮮革命家,為朝鮮革命煞費苦
心的入。大荒崴會議是一次氣氛十分緊張尖銳的會議。要是以特派員
身份出席會議的魏拯K處事不姐我們箱文搖到了十分不利的地位。是
他認真聽取了我的主張,詿肯定的作了苗定,該參酌的作了參酌。腰
營溝會議後,為了得知共產國際總部劉我們申訴的問題作出的結論,他
親自跑丁·趟莫斯科。
他的莫斯科之行,對我們朝鮮革命是—個很有益的支持。我至今
不能忘記,當魏拯民冒著生命危險回到南湖頭的時候,跟他緊緊地擁
抱在一起臉貼著阮高興不已的情景。
他轉達共產國際的看法兌我提出的朝鮮革命者應舉起朝鮮革命
的旗幟進行1-爭的主張,與國際主義開不矛盾;我指責反“民生團’鬥
爭犯了極左錯誤的講話,是正確的。他接著轉達共產國際的結論說,朝
鮮的共產主義者應當有自己民族的軍隊,應當在國內和鴨綠汀沿岸進
行1卑。當他說完這些話就跟我擁抱的時候,我心想,決不要忘記他
為朝鮮革命做出的貢獻。
 自南湖頭會議以後,我和魏拯民的友情愈加深厚。幾小意氣相投,
一起度過了半個來月,對他有了史深的瞭解。
在迷魂陣會議上他對我們提出的改編隊伍的意見表示丁支拖後
來在成立祖國光復會時,他也表示丁熱烈的歡迎。
大概是從這時候起,他開始努力學朝鮮話,說是要跟朝鮮同志…
起搞聯合鬥爭,就應當掌握交流感情的語言。他特別愛護和關懷朝鮮
隊員。這都足對朝鮮革命的國際主義的支持和聲援。
對魏拯民,我們也盡了最大的心意。以德報德嘛。
迷魂陣會議後,他和我們一‘起開往白頭山方面,不幸在富爾河附
近受了傷。那時候我們有幾匹繳獲敵人的戰馬,我從中鏡出一匹最好
的駿馬給他騎。他騎著這匹馬,跟我們一直走到了馬鞍山。
我命樸永純在大堿/辦一所醫院,讓魏拯民治傷養病。
此後,他去會見楊te宇,傳達共產國際關於熱河遠征的指示。當我
們開到西間島即將完成白頭山巒營建設的時候,他從南滿回到了我部。
我看他的臉色,健康狀況非常不好。他體質本來就很弱,加r上有
已成痼疾的心臟病和胃病,而且一‘開始工作,就一頭鑽進去不要命地
幹,根本顧不上愛惜自己的身子,健康狀況當然越來越壞了。
有一次,他在隊伍的前頭爬山越嶺,心肺病突然發作,昏了過去。
儘管這樣,缸當我們勸他去養病的時候,他總是一‘笑置之,說肉體犯
病不可怕,思想犯病才可怕。
我叫朴永純和姜渭龍到橫山去蓋了一座類似療養所的房子,好讓
魏拯民住在那裏養病。我沒有讓他去黑瞎子溝密營,是因為那裏距前
沿近,不是適於魏拯民這樣的病人養病的地方。魏拯民到橫山密營過
了一段療養生活。
我又派姜渭龍和金雲信去長白DJ買人造甲魚血等對魏拯民的補養
有效的藥品和補品.他們帶著募捐的二百多塊錢去買未了人造甲魚血
以及大米。白麵,罐頭、牛奶和煎餅,都給魏拯民送去了,魏拯民特
圳喜歡麵食。
那年的春節,是我到橫山巒營去跟他一起過的。當時,樸永純在
罐頭盒的底面打上很多小孔,用它造了一個壓面桶。春節那天,我和
瑰拯民一起吃了用這個壓面桶壓出來的澱粉冷面,也喝了幾蛆酒。第
八團團長錘永林也和我們一起過春節。他的烹調手藝非常高明。他分
別用刨肉的刀和切矗菜的刀,做了好幾樣菜,把切得細細的肉絲這裏
放一把,那裏放一把,再把調料拌在各個盤子裏,做得非常熟練,非
常麻利,手藝的確不同凡響.
魏拯民還跟我要人,我總是有求必應,滿足他的要求。他要的黃
正海和白鶴林,是我特別愛惜和關,乙的人,但因為魏拯民指名要他們,
我就給了他。
黃正海聰明幹練,是個當連長、當團長都能稱B\的人才:
哪一點看,他都是無可f坫U的,而且會說一n流利的中國話,
適於做群眾工作的入選。
白鶴林也是跟隨我多年的傳令兵。他誠實淳樸從不顧惜自己所
以,我不管到哪里去,每次都帶著他。打昔天堡的時候也帶著他。我
在佳林川邊一棵泥楊樹下指揮作戰的時候,他一直跑東跑西傳達我的
命令。在間三峰,崔賢的第四師枝故人包圍的時候,也是他向第七團
和警衛連傳達丁我的突襲敵人支援四師的命令。
他一度要求我讓他到作戰部隊去參加戰鬥,我同意了,讓他下到
團隊去了。後來我間他在作戰部隊過得怎樣,他說,很好,挺過癌,不
過,離開將軍身邊,實在不好過,要京我再把他調回來當傳令兵。這
樣,我又調他回司令部來了。
他還跟我毒加丁艱難的行軍。路上斷丁口糧,把僅有的一合炒麵
分成好幾份給大家吃的時候,他也是在場的一個。
上下之間的關係密切到這種程度,就必然比親骨肉還親,必然更
加互相愛護互相關心。一想到要把這樣一個親如手足的人送給別人,我
心裏實在有點麻酥酥地難受。但想到他是重病在身的魏拯民渴求的人
我就忍痛割愛,把白鶴林送走了。
聽到楊靖宇犧牲的須乾量悲痛欲絕的是魏拯民。他悲傷,他難
過,連飯都不屹了。
楊靖宇犧牲後,魏拯民負起了第——路軍的指揮。他作戰英勇,戰
果輝煌。不幸,那年秋天的—‘決戰鬥中,他第二次受傷,hR上又犯了
肺病,不可能繼續指揮隊伍了。
日本鬼子殺害了楊靖宇後,把他的頭顱懸掛在街頭—土t揚言南滿
的抗日聯軍全被消滅了,東北全境的抗日武裝鬥爭也快要告吹了。
的確,這個時期的東北抗日聯軍,裏裏十L》L都遇到了嚴重的田難。
日本帝國主義的’討伐’越來越倡狂,抗日聯軍內部不斷出現動搖分子
和叛徒,甚至當過旅長的方振聲也在楊靖宇犧牲的那個時候被俘叛變。
加之,南滿第一路軍的群眾基礎也被嚴重地削弱了。
這一切,對第一路軍政冶委員、南滿省委書記魏拯民來說,不能
不是一個沉重的打擊.他童識到自己的工作有漏洞,存在著絕不可聽
其自然的嚴重缺陷。
他是嚴於律己又善於學習別人的經驗和優點的虛懷若谷的軍政
幹部。他對我說,朝鮮同志在解散了遊擊區以後仍繼續在東滿、西間
島和朝鮮國內大力進行了黨組織和群眾組織的建設,希望聽聽我們的
經驗。
在遊擊區存在的時候,間島各縣是革命組織的天下。連六七歲的小孩子也自豪地在腰上佩著棍棒,打著兒童團的大旗,神氣十足地嗷嗷喊著在大街上擁來擁去;婦女也都砸碎了封建的枷鎖,團結在婦女會組織裏投入了戰鬥,革命組織發動群眾,群眾奮然崛起,同遊擊隊打成一片,沸沸揚揚,熱火朝天地共同作戰,共同種地,也共同建立了人民革命政府。
然而,南滿的遊擊隊伍,卻一直只偏重於軍事活動的一面,而忽視了群眾工作。尤其是遊擊區解散以後,把原在遊擊區積極抗日的人民群眾都疏散到敵統區,再也沒有關心他們,也沒有想到打好新的群眾基礎。結果,同人民群眾的聯繫就自然而然地被斷絕了。
他們的軍事第一主義傾向,在熱河遠征[10]時表現得最嚴重。所謂的軍事第一主義,指的是只重視軍事活動,只憑軍事對抗解決一切問題的傾向。
搞武裝鬥爭,不能只重視軍事。如果沒有群眾基礎,沒有支援軍隊,給軍隊補充兵員的廣大群眾做後盾,就不可能進行遊擊鬥爭。
我們組織抗日遊擊隊的初期,只有幾條槍,沒有多少力量。但我們毫不遲疑地宣佈了抗日大戰,抱著一定能夠戰勝敵人的信心和壯志投入了抗日戰爭。當時,日本以強大經濟實力為後盾的軍事力量,和我們遊擊隊的軍事力量,是根本不能相比的。
那麼我們靠什麼開始了抗日大戰呢?我們依靠的是革命的群眾觀和以此為基礎的政治思想的威力、道德上的威力、戰術上的威力,是決心依靠這種威力去打敗敵人的。
熱河遠征的冒險性,在於沒有考慮同人民群眾的聯繫,沒有樹立戰術對策,只憑主觀願望,就離開自己的戰區,與日軍進行了正面對抗。
我們在解散遊擊區以後舉行的南湖頭會議和東崗會議,決定進行党的建設,建立統一戰線組織,把共產主義青年同盟改組為反日青年同盟,要挺進到鴨綠江沿岸和國內擴大國內武裝鬥爭。做出這些決定之後,我們佔據白頭山地區,建立了祖國光復會,並且把這個組織迅速地擴大到國內的廣大地區。這都是因為我們重視為軍事力量做後盾的群眾工作。
朝鮮人民革命軍受到了這些組織的大力支援。那時候,敵人大搞什麼集團部落,築起厚厚的土城,把遊擊隊和人民群眾隔開,嚴禁群眾把糧食運出城外,連一把米、一縷線都不准外流。當敵人如此窮兇極惡,處心積慮地企圖困死我們的時候,如果沒有這些群眾組織的支援,我們即便有鑽天入地的天大本領,也是不可能堅持鬥爭的。
軍民猶如針和線,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應當緊密相聯,團結一致。
在南滿省委召開的會議上,魏拯民決定將經過鍛煉的遊擊隊幹部分派到滿洲各地去,就是為了糾正過去的錯誤而採取的決策。
儘管遲了一些,他能夠認識到過去的失策,決心克服偏重軍事一面的過錯,還是可喜可賀的。
他在密營裏同病魔拼搏的時候,最費心思考的問題是怎樣才能使在人力物力上受到重創的第一路軍重整旗鼓,怎樣才能引導受到嚴重挫折的南滿革命重新崛起。他展望著遲早要到來的大變革,認為必須樹立有伸縮性的戰略,並與之相應地改變策略,可是因為想不出符合形勢需要的決策而苦惱。他想到的一個辦法是,要同中國關內的八路軍取得聯繫,實現軍事上的聯合,於是當年4月給共產國際發了一封信,之後一直焦急地等著回信。
從魏拯民致共產國際的信中,可以看出他當時的苦惱。現將信中有關幾段話轉載如下:
“……1935年秋……以後……同中央的一切聯繫全被斷絕,在得不到中央具體指示,收不到中央文件與通訊的情況下,四面受敵……我們猶如汪洋大海上的一隻沒有艄公的扁舟、一個雙目失明瞎碰亂闖的孩子。偉大的革命浪潮洶湧澎湃之時,我們卻如寄人籬下,蒙在鼓中……自與上級斷了聯繫之後,我們屢遭意外的嚴重損失。”
魏拯民寫信,為的是讓共產國際和中共中央知道第一路軍的困難,為的是得到共產國際和中共中央的積極支援。
然而,他對共產國際和中共中央的期望是很不現實的。當時,共產國際和蘇聯,為保障自己的安全,對滿洲實行不刺激日本的柔和政策;而中共中央則遠在幾千里之外與日本侵略者作戰,無暇顧及東北革命。
在這種時候他希望得到共產國際和中共中央的支援,是同他相當一段時間脫離了軍事政治活動,無法及時獲得能夠幫助他正確判斷形勢的客觀資料,並且重病所折磨,身心十分虛弱的情況有關係的。
他那麼望眼欲穿地等待共產國際的回信,是因為他在信中殷切地提出要求,要給第一路軍迅速補充必要的幹部和軍需物資。他認為,共產國際的支援,是第一路軍重振旗鼓的唯一方法。
然而實際上,在派一個聯絡員都十分困難的情況下,共產國際從哪里如何輸送他所要的幹部和軍需物資呢?與其期待共產國際的無法實現的支援,不如先恢復被破壞的地下組織,加強群眾基礎,得到人民群眾的人力與物力支援,這才是更切實際可行的方法。這是我當時的看法。
開過小哈爾巴嶺會議後,我去看望在寒蔥溝密營養病的魏拯民。看到他面容清瘦蒼白,我心中不禁陣陣劇痛。我的同志們告訴我說,魏拯民的槍傷總算勉強癒合了,但已成痼疾的老病又重新惡化,健康狀況總不見好轉。我覺得,在這個條件很差的密營裏,就是維持現狀都是很困難的。
魏拯民對我說,他胸腔裏好像有個石塊似的東西老往上擁,很難受。聽了這話,我心裏頓時涼了半截,因為我母親生前鬧心口疼的時候也常常這麼說過。
魏拯民儘管自己的病這麼重,卻把話題老引到遊擊鬥爭的當前課題和戰略戰術問題上去。我告訴他說,根據當前形勢的需要,我們已訂出了保存並積蓄革命力量,從大部隊轉入小分隊活動方針,並且已經採取了實際措施。他對我們定的方針表示支持,說朝鮮同志對形勢作了正確的判斷,制訂了正確的戰略。
接著對當前的形勢和今後的鬥爭問題,我們交談了很長時間,此外還討論了將傷病員送到蘇聯去和預先儲備小分隊活動所需冬季口糧等問題。
這天,我勸他到蘇聯去養病。可是,躺在病榻上一直為第一路軍的實況而苦惱的魏拯民卻回答說,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改正,需要去辦,不能去養病。他反而托我說,你要是到蘇聯去,一定要把的一路軍的實況彙報給共產國際,並瞭解一下共產國際是否確已收到他的信。
看著他全然不顧自己的重病,一心想著第一路軍的命運,為之而苦惱,我心裏也很著急。楊靖宇犧牲後,第一路軍確實經受著嚴重的考驗。不過,在當時的情況下,我不需要也不想到蘇聯去。因此,我們約好,今後要通過通信員繼續保持聯繫。
“金司令,拜託了。”
這是我離開密營時魏拯民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此後我再也沒有見到魏拯民。因此,對我來說,這句話就是他的一句遺言了。
實際上,這句話,是多麼簡單多麼平常阿!
不過,我是把魏拯民送我時說的“拜託了”這三個字,以沉重的心情,當作寓意深長的話記在腦子裏的。我認為,他這話的言外之意,是托我堅持到底,完成他獻出一生精心配置和愛護的革命事業,也許還包括著把第一路軍的工作托給我的意思。
他說這話時的目光,是那麼黯然惆悵,我至今仍不能忘懷。
我們動身時,為他準備了糧食和衣物,但我心裏仍然很沉重。這些糧食和棉衣之類,能給他增添多少活力呀!他所需要的是能夠把革命堅持到底的健康體魄!
我拉著黃正海和郭池山的手,一再囑咐他們,無論如何,一定要把魏拯民救活。
他倆都說,一定盡全力照顧,要我放心地早早上路。可是他們仍陪著我,不想回去。
想到要把他們留在這無名的深山密林裏,我也難過得抬不起腳來。我們都難捨難分,把囑託重複了一遍又一遍,不覺遲滯了好長時間。
後來,我到了蘇聯哈巴羅夫斯克,全部辦好了魏拯民托我的事情。
共產國際的人告訴我說,魏拯民的信確早已收到了。
魏拯民致共產國際的信第一次被公開,是在1940年12月日本官方資料集《思想彙報》第25期轉載其全文之後。
這封信落入日本帝國主義手中的經過是這樣的:抗聯第三方面軍的團長李龍雲于當年秋天在汪清一次戰鬥中陣亡,敵人在檢查其攜帶品時發現了這封信。
由此可以認為,魏拯民的信未送到共產國際,中途落入敵人手中。
那麼,共產國際承認確已收到的那封信,是誰送到的呢?保存在共產國際檔案庫裏的下述檔,可以看作是對這個疑問的明確答復:
“絕密 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啟
茲將抗日聯軍第一路軍副司令、中國共產黨南滿省委書記魏同志1940年4月10日報告和兩封信的譯文送去,請查收。
雪里加諾夫
1940年8月10日”
這份檔標有1941年1月23日這樣的日期和季米特洛夫的簽字。
信的前一頁有下列文字:
“我們的通報共有四個部分,其中既有沒有說全的,也有疏忽的。希望同志們會見這次前去的王潤成,通過他瞭解你們所關心的各種問題。他會將不便於用文字表述的秘密都告訴你們。對派往你處的此人,我作特別保證。”
據此可以判斷,魏拯民致共產國際的信,不僅交給了李龍雲,還托給了王潤成。兩個帶的信,個別地方有些細微的差別,但基本內容一致,只是從李龍雲身上發現的信裏沒有提及王潤成而已。

王潤成t早年就在東滿同金B成問志有密切聯繫,外號叫‘王大9白袋’,歷任
別L人民革命軍第二軍第二師第四團政委,東北抗日聯軍第二軍第二師政委.
主體30年(1941年)氰童日虞同志胃著生命危險通過警戒森嚴的國境回到滿
洲,來到了與擅拯民見過最後一面的寒慧溝。然而,魏棵民他們一行人已經不在
這裏了.
兒個月後,主體30年(1941年)年底t全-成同志J-昕到了魏捶民及其譬衛員
…行的詳絹情況.
我們帶著小分隊回到滿洲和國內過了一‘段時間後,再次到了蘇聯。
我們剮到,蘇聯同志就急於見我.一個從符拉迪沃斯托克來的蘇軍大
校來到我面前兌看來像是抗日聯軍的一支小分隊越過蘇滿國境來到
了符拉迪沃斯托克,他們兌能證明他們身份的只有金日成同志開
且很執意地要求和我見面。
我和這個蘇軍大校乘車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路上我浮想聯翩,
魏拯民也許在那支小分隊裏吧,但願說他已犧牲的話是謠傳。我。乙急
火燎,覺得我坐的小轎車跑得像老牛車一樣慢。
到了苻拉迪沃斯托克,蘇軍大校給我帶來了郭池山。我一見郭池
山,不禁大吃一驚,他竟變得慢個花甲老人。他那衰老憔悴的面容,仿
佛在一五一十地述說著魏拯民他們一行人辛酸悽楚的遭遇。
郭池山原在延吉地方當過教員,加入遊擊隊後,最初足連隊的指
揮員,後來成了政治幹部。
他是飽經鳳霜久經鍛煉的革命家。他見識廣.品性敦厚,到哪里
都受到人們的尊敬。很多人跟他學了文化。人們所以都真心尊敬他,願
意跟著他,是因為他待人真誠,為同志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有些入
說他是‘十二幅裙子·,我想這意思是說,他是一個對誰都一視同仁、關
懷備至的度量大的幹部。還有些人說他很像把一個大家庭的各種大小
事情都攬在身上操勞和奔波的母親,所以叫他是·十二幅裙子·。
第一路軍組建警衛團的時候,我推薦他當了魏拯民的後勤副官。從
此,隊員們都親呢地叫他’郭副官·。
他為魏拯民真正做到了竭誠盡忠。他不知多少次冒著生命危險去
故統區弄來了腋食和醫藥。魏攫民常說自己的生命能夠延續下來,完
全是郭副官的功勞。他這樣說,決不是偶然的。
話又說回來,郭池山鎮靜下來,就請那位蘇軍大校把自己托他保
存的匣槍還給他。等大校拿來了匣槍,郭池山就聲音嘶啞地對我說:“這
86
是魏拯民同志的匣倫·
我雖然按過了郡支倫卻怎麼也張不開口問“他怎麼
拯民,只有他的槍來了,可見他的犧牲是確切的了。
這天,通過郭池山,對魏拯民的遭遇才有了詳細的瞭解。
a在寒蔥溝與魏拯民分手以後,他們一·行就遷到了樺句縣夾皮溝
S營。滿洲有好事個夾皮淑汪清縣有夾皮溝,東寧縣也有夾皮溝。我
O的是榨甸縣的夾皮溉魏拯民他們遷到這個夾皮溝以後,把密營設
qn處,一處定在夾皮溝以北幾十裏外的地方,另——處定在西南方更
6一些的地方。魏拯民住在北邊的密營裏,跟他一起的有黃正海.金
a2①醫生金熙氰還有機槍班的七八個人。郭池山。金哲鎬、朱道
O、李學善,全文旭、金得沫,都住西南的密首。知道這兩處位置
~只有郭池山一個人。他不顧勞累,經常來往於兩地之間,通風報信.
O(應糧食。他人了偽滿軍軍官的家禮,經他們的幫助解決糧食等物品。
盧\要他提出要求,偽軍軍官都給他辦,連憲兵隊的特務隊長也在他的
影響之下。
目屬一個家禮的偽軍軍官和特務隊長,都是吃裏爬外的。他們帶
S糧食和食鹽到山裏來送給遊擊隊,換一些遊擊隊的破在爛衫和破爛
e盆等,拿回去當物證,詐稱打死了多少多少遊擊隊,騙取賞金。
O拯民一直手不停筆地寫報告,寫遊擊鬥爭的總結,起草有關第
一q$I作的檔,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刻。為革命鞠躬盡瘁,死而後
C,我想這就是魏拯民作為革命家棵懷胸間的一顆赤誠之心。
女彌留之阮他把自己的匣槍和一包檔交給戰友們,說:
 郭池山他們用鴉片煙換了軍裝、糧食和食鹽,
路。可是路上還是吃了很多苦,愉越蘇滿邊境時,
頭上涉過丁界河。
做好一切準備上了
把褲子脫下來頂在
一支匣槍,就這樣經過好事人的手,轉到了我的手上
郭池山他們後來匯合到金一的小分隊,回到了滿洲。他利用家禮
這個杠杆,把從前就有聯繫的偽滿軍的軍官爭取過來,建立了地下組
織,到群眾中去開展了政治工作。
郭池山等保衛魏拯民的朝鮮共產主義者們,為了克服魏拯民曾為
之苦惱的偏重軍事一面的傾向,為了加強武裝鬥爭的群眾基礎.竭盡
了一切努力。
1943年,郭池山陣亡。他是受命到滿洲去執行偵察任務,回隊時
戰死的。
魏拯民是在朝鮮革命經受最嚴峻考驗的時候真誠地支援了我們的
好戰友,所以我常常懷念他。
他生前每當遇到實際難題難以當機立斷的時候,都主動徵求我們
的意見。楊靖宇犧牲以後,凡是有關第一路軍和南滿省委工作的問題,
他都跟我們一起討論,這說明了他對我們是多麼的信任。第一路軍的
幹部有什麼問題來請示他的時候,他總是讓他們到我這裏來聽我的意見
魏拯民犧牲後,共產國際也同我們討論所有關於東北抗日聯軍第
一路軍和南滿省委工作的問題。
魏拯民,作為一個人,是位出眾的優秀人物,作為革命家,也是
出類拔萃的優秀革命家。正因為他是優秀人物、優秀革命家,我們誠
心誠意地幫助了他.
為了保護和照料覆拯民,許多人受
安全的國際主義戰士是很多的。
在關心我們朝鮮革命的友好人士中,可以說魏拯民是突出的一位。
據長期在魏拯民身邊工作過的同志們說,魏拯民一向把朝鮮革命
的命運同我聯繫起來,一貫地要求大家衷心擁護金日成同志。
魏拯民的一生之所以是壯麗的一生,是因為它的起始與結束是一
致的。為祖國和人民,為人類的幸福邁出了人生第一步的人.最後一
步也應當是為祖國和人民,為人類的幸福做出奉獻的一步。這樣,他
的一生才是永遠為人們所紀念的崇高而壯麗的一生。
抗日革命時期,人們的精神世界是非常純潔的。
然而, 自從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內部出現了現代修正主義以後,
國際主義的人就寥寥無幾了。曾經口口聲聲大堿國際主義的人們,
今也為填飽自己的私囊而碌碌終日,不顧其他了。
回想起來,當年雖然缺吃少穿,但是鬧革命的人聚集一起,不問
國籍,不分彼此,有吃同吃,有樂共用的那個時候,才·是好時候啊。無
論在什麼時候什麼情況下,共產主義者都不應當背棄國際主義的義務
和情又。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