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112页


二革命家金策
说:
“在锦绣山议事堂,有一个领袖生前珍惜的保险拒。
“副官和其他干部谁都不知道领袖在这个保险橙里珍藏着什么东西。
“领袖逝世后,我想打开保险拒看各可是找不到钥匙,前几天才找到,打
开—看、里面有一张领袖勺金策同志的合影。
。领袖—向把所有照片都保存在党史研究所。
阶柜里。
“这说明领袖是多女缅怀战友合策同志。
在领袖的记忆中女生,这是一个人在一生中能获得的光荣中最大的光荣,是
—个革命者献出一生JSE享有的幸福中最大的幸福。金策同志正是攀登到这种光
荣和军幅的最高峰的忠臣中的忠臣。
他是怎样成为在领袖记亿中永生别人物的qG,
我首次会见金策、是在哈巴罗夫斯克召开的共产国际会议上。
那里我还会见了崔庸健。因此,我总是难忘哈巴罗夫斯克。当时,
策作为北满省委和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代表参加会议。
我们在那里待了好几个月,和金策来往较多。当时我与安吉和徐
哲同住一个宿舍,金策常来交谈一两个小时才回去。



113页


当时,我对金策印象很深,首次相连的情景如今还记忆犹新。我
看到他那还4;到四十岁就开始脱发的沉着入力的团貌,一下子被吸引
仕了。
然而奇怪的是、对这个初次见问的金策,我总觉得他是老相识。石
来,这是因为我听了许多打关他的风司, 又是田为我一直想见到他的
缘故。
互通姓名之后,我就说,这是初次见面,可觉得是老相识。他说,
他也汁金日版这个名:产没有一点陌生之感。
我和金策郡有这种感觉、说明我们 直在互相思念、互相摔悍。
我是多么想见到金策和崔南健啊我为了和他们见向,中部队到
北满去找过他们。金策又是多么急切地想见到我呀!他为了找我, Y—
在1930年就专程到音林来。样庸健也是多么企盼和我—起搞联合作战
啊,他为了实现这个愿望,往间岛派/pq次联络员。
无论斗争舞台各北满还是在东满,我们想的都是朝鲜革命,始终
没忘记自己是朝鲜人和朝鲜的革命考,也刁;管属于哪个固体和地区,别
是为争取朝鲜独立而献身奋斗的朝鲜的儿女。
可以说,这种典同件,使东满和北满的朝鲜革命考很早就互相思
念,互相朋望。
金策和崔庸健为415\老是探头张荣东满呢?是田地他们想念朝
鲜人。
东满的第二军是朝鲜人部队而他们所属的第三军和第七军都是
中国人占多数的部队。因为同语言风俗截然不同的小国人生活在一起,



114页


所以他川很羡羔右数十万朝鲜人的尔满,N住大部分是朝鲜人的我fl
的部队,
汀过梢呼之后,金策口言小吾地说:
“与余司令会晤的路程怎么这样遥远啊
他这句话使我很心疼。
企策仍掐老我的于久久不放。他的BK睛含满:
念间岛的朝鲜人, 多么怒念朝鲜人部队啊:不然,
能流们UK出来吗?
那大,我比梁不住流州。
沼水。他是多么怂
这个寡言少话的入
因家沦亡/,金策的父亲带省家眷投奔bJ电。可能他也听说过间
岛是土地多又关好的地方。就上地丽言,鹤城的才—地也可以说是沃:L。可
是,在家乡无论怎扦勤劳、迈是同样过苫日子。
沿不爱白已的家5呢。他们是为了养家糊u才行并离乡, 走这条
路的。
失策的父母认为,只要到了间岛就有活路。他们合三个儿十所
以根本不为劳力发愁,然而他们所依靠的这三个几十,却把家里的活
儿撂在一边,投奔革命玄了。
注这个家庭收入革命之风的人、 是失策的哥哥金供善。二 人
民起义时,他参加游行示威,喊过独上万岁的口号,也跟着独立干部
队参加青山里战:卜’M,还参加了共产主义运动。他所任教的龙并东兴小
学,有不少从饿阑来的学生,在和他们的接触过程中,他接受了社会
主义思悲。余洪善在宁安县一带做共产党区委,后来被人谋害,壮烈



115页


牺秤”
余策的第荣也是响呜哟的毕命者。企策说、他在报纸上读过说他
荣弟被关进西大门览狱的消民其后的情况他就不知道了。
余策边种庄稼,边卜夜校勤奋学习。
从那时赵、他就参加丫革命运动。
他参加的第一个革命组织是东满青总,
所在的支部,是受火昭派‘比影响的组织。
余策知道,1925年建立的朝鲜儿产党,是因派系斗争而被解散的,
促他没有限瞒白己舀在这个党的支部过组织生活闲事实。
当时,满洲地K有两个所谓满洲总局。 ”个是火喂派掌握的朝鲜
共广党满洲总局,55’个足与火昭派对立的ML派“n’满洲总局。
金策了解到争夺领导权的派系4争内幕后,对专车争权夺利的
共产党上层人物大失所望。正当这个时候,他被捕入狱。他在为因派系
1‘争而逐渐削弱的共产主义运动而苦恼的时候,共产国际解散朝鲜共
产党的令人吃惊的消息父传到了监狱中米。尽管是出派系1‘争而四分
五裂的党,但听到它也被解散了,不免感到痛i队
那么,今后朝鲜共产主义者应走哪条路,我应该做什么工作,金
策在坐牢时和出狱后,苦苦思索这个问题。靠老—‘代,会一事无成;因
此而否定老—·代,则觉得没有能接替他们的力量。左思右想,他总觉
得前途渺茫。虽然出了监狱的门、诅于中没有一文钱,无处栖身。怎
么办?他心里很是‘K侗。不管怎样,向恩人道别后走才合平情理。他想
到这里,就去找许究先生的家。



116页


金策受审判时,片宪先生为他做了辩护。金策本米没邀请伴帅。凶
为他没钱请律师,而且也刁;想请律师进行辩护。可是,许究先全出以
承担了他的辩护律师,而且不收谈用。他在法庭L曾为许多革命者捌
独立运动者做过辩护,使他们得以从驳处罚或者大罪释放:
念策在许兜先生家—9住/几天,补养了—‘厂身体。他离开汉城N,
许宪先生送他一件长袍,还给他盘谈。当时他络了=U块哉,金策就
用这笔锅买了车票,又头7些人y4吃。
金策祁许宪先生的关系就是这样建立的。汗究先生为余策做辩护,
纯粹是爱同精钟的表现。他目出着初鲜的爱国音为朝鲜人做/应做n/J
事情还要受罚、感到诚心扣惯1.R力做f免谈辩护。这是他对革命古问
情和团结的精神, 以及爱冈前综所特钉的悄义的表现。这么石术,沟:
宪先生确实是位高尚的人物。
解放后,金策仟内阁副首相兼产、卜4n洲, 外文允生做7教高人比
会议首江议良。过文留坐在被告府上的人和为他做辩护的人都i’57旧
家高级干部,这是多久刁;寻常的缘分啊,
金策在被任命为副约n的那一“大对许究先生说:
“先生,您过去为我做辩护,往后受对我多作批评。如果我作为刚
首相,作为人,有什么事做措7,您就毫不留情地很很训我。。
许宪先生是位好小人,又刚正不阿。如果金策工什:做得不好,他
会真的批评他的。可是汁兜先生一直没冶得到这个机会,出为余策作
为副首祁,作为人,从没有孤过顺当受到批评的争。
可是,扑宪永做副首相时,却遭别计究光电的白bR。个知许充先



117页


生发现了什么苗头, 多次提醒我注意补光木。
许究先生听到金策逝世的服耗巾放声痛哭的情形,至今难忘。他
刁;禁惋苦地说,金策足谁都秤刁;了的企吕4n的有臂啊,可惜去得太
早了。
金策说,他公外宪先生家什的那些H了,感到根惭愧,顿顿给做
的热饭菜吃得个;舒服。他并没方为b6族做dff,么大争,只是被宗派外
子所愚弄,充其员坐过”段车、巾汀究先生jd把他当什/不起的苹命
者看待,位他有一种如坐针毡之感。
“宁死千真次也要重新站起来,决不卓负人氏的期望?”这就是余策
离开许究先生的家前往间岛时立下的誓言。
金策 路上间庇,就听到7父亲和妻子因病士凹洲i股‘家巫贝
剩下两个不懂事的儿十。
可是、金策无暇顾及私事,出为钉消息蜕,il寇特分全部出动,蟹
来抓他。 日本帝N主义狡猾得很,tP米革命各拷打一顿,冉装着发善
iL\,从前门释放,然后从后门押进来。这些日本鬼十文在狡诈得很。
金策把两个儿子托给内)d就离开了家。他头戴破草帽打扮成农民,
牵着内记约1:,走出了村u。登上山岗了,那头午囚见不到牛犊一个
劲儿地叫。4:犊也闭见不到母牛,不住地,l卸郸H。
伪装固然要紧,但他再也不能牵着这久设牛定/。他听名母4:创
乍犊的叫声,就联想起留公内兄东的孩了们,不禁眼川夺眶而山,觉
得那牛犊fD孩子都很可怜,于是就1咀牛放回京玄了。过了1“六年了,他
还未能见到孩子们*这是只有余策这样的革命家4能做到的事情。



118页


我问余策知不知道后来该于们的情况,他回答说不知这他还说,如
果内兄还活着,他们就能勉强糊n,如果内兄死了,他们可能成了乞今。
即使成为乞丐检门讨饭,只要能活着,早晚还能看到解放那一天,见
到我这个没出启、e/J父亲。
他离别7两个儿子后,径直去了宁安县。在这里,听到了有关我
们的传闻*他碰见东满青总叫期的团事和满洲总局时期的好友,听他
们说,古林出现丁和老一代数然不问的新一代组织,领导人叫金成柱,
年纪不大却颐右声望,亲4U力强,曾在军阀监狱里受过备获释后不
知在哪里做41么1:作。
东满古总也有吉林组织的内线,所以他们也能f解我们的活动情
况。宁女县一带也有不少到古林玄读书的学生。
金策听到这个传闻,就立即启程来找我。那时候我已离开了吉林。
幸亏他在旅社里碰上了我们的同志。他们可能是尾随金策的。
我们的向志查明了金策的身份,听f他到吉林的原委之后劝他说,
合成柱不在吉林,看来你是初次来吉林的,不要在这里磨磨蹭蹈,伙
跺一躲,现在由于“红色5H。的影响,军阅正在大肆搜捕革命考。金成枝
嘛,今后也能见到。最好在警察的魔爪伸到这里以前离开吉林城。他
们还给了他路费,送走了他。
金策离开古林径直到了北硫可是又被国民党军警逮捕关进了监
狱。他在监狱的时候,发生了九一八事变。他被释放,走出牢门不久,
再次被军阀警察逮捕,成了未决圆。不久在简易法庭上他被判了死
刑。他虽是共产主义者,可是没有参加过付么堪称运动的运动,也没



119页


是这柞无法天天的。
金策被抨到了刑场,突然有个军官59来人声叫喊不要开枪,
像是个反n思想很强的进步军官。这样,金策才死里逃生。
金策离开刑场时小想,老天爷还有b9DK晴的时候。
重要的是他通过这些波折吸取/f1—么样的教训。他说,他从午轻时
候起就参加丁革命,但多半夜监狱和路上度过,没能指出什么名堂来,
名是被人追赶,后来拿起了武器,力拿据了主动汉、打击敌人入
金策笑着说:“敌人是把赤手空拳光喊L1号的人看做积草人的。”
他还LH,一个人如果个武装选来,就会在武装的强盗面前像稻掣
人一样无所作为,迂自己都保卫不住*这是生活的教训。
我听了他的话认为,他正确地汲取了教训。这既可以说是金策通
过半辈子所获得助教叭也可以说是革命斗争的普遍规律。
革命必须用枪杆子来进行。争取K族独立和杜会解放的斗争,其
成败大都是为武裴斗争所决定的。我们的抗日革命之所以取得胜利、共
根本因素就是我们自己拥有独立的革命武装力量。
在我冈的民族解放斗‘争中,留有过分九、李承晚相吕运亨等各种
势力,们日本帝国主义最,rR的是我们朗鲜人民轻命军。这是为什么
呢p是因为我们不是用请愿成罢工、笑扦或讲话的方式,丽是用民族
解放运动的最高形式—一武装个争的方式间日本帝国主义进行了顽强
的1争。
抗日革命的胜利记实了革命必须川枪杆子进行的真理。这使我们



120页


建丫路线,集中一切力显涅设强人的丛命武装力量。
囚力出白枪杆广,LZ族内亲山山口枪朴十。jI有军队强大,
J能兴隅,国家才能繁朵富gg。离7r/枪杆十,就不能有白主。
j“如果生了诱, 人氏就会沦为胀大。
今人企jr:gr4七做革命武处JJ量的统帅.把人Et军培养成为所
向无故的强Y,取得了军队建设的惊人成就,这是为继承开完戊在白
头山开拓的主体革命事川f所建树的最辉煌的历史功既、
余策刘宗派的危害件也讲得很多。他说,他没做出什么人乡就被
悄坐午,这即是宗派外子造成的。
余策说,他尝过坐个之长以后J痛切地认识到、南不能用名 全
方式棉共广主义运动/,刁;清除宗派分广,别说L(族解放和阶级解放,
什么削搞不成。他还说,他之所以要见戳,足因为他听说在占林出现
的新兴力量D6不战f—朝鲜共产党,也勺京派分子毫大关系,完全是斯
代的组织,于是决定与这个组织携起子术。
他说,如果说他的比灾小有一殿富有人小价值的时期,di5就是齐
珠河组涅游击队,汗展武装1令之后的时期。在这以航的生活,部足
畅谈和摸紫的过样。这是事实。狂北满组建游击队之后,他人北涡党
委祁东北抗日联军第二路军中任重要职务,积极为朝鲜革命相中向革
命开展活动。北满的朝中革命者和入比都尊敬相爱戴企策,说他是训
练有素、久经考验的革命者。
金策说:。我很早以的就注视金司令。您不知道,我们北满的91鲜



121页


革命古是多么您见别金司令。金司令部队所在的白头山一直是我们希
胡之灯塔。AII米当1—我人吉林见到了金司今,这几年就不至于那样苦
I:d了…—”
他处说,听副我们进军他围攻判普天促的消息,他很想和我摧检
手,代表北满朝鲜革命者表示感谢。
没想别——力:被人们视为性情峭亢的失策,却那样的重感情。
他说,他从我派到北满的一些人那里听7很多东满祁西间岛的消
启。,他认为,衣朝鲜人民华伪军主力部队的活动中应当看做榜样的是。
食兵一致、上下“致、军b6“致的作风。还认为,衣思想灵魂中使得
学习的足自主精神,虽然在异闽才—地上于革命,却仍然理直气壮地主张,
朝鲜人要tn光复祖国当作斗争纲领,为朝鲜的解放而奋斗。
企策列我们的斗争情况了如指掌。他甚至还了解我绘个队则自
理枪把的事。他说,他无论存革命1争中还是在B常生活中,都IC我
们当做校样。金策就是这样谦逊的人。
金策说把我们当做榜样,但实际上他是革命有的典范。
人们都说他是像老虎一朴严厉的人,实际上他是比谁都爱护队员
的政治1部。他说听了枪把的故事深受感动,但是与之相似的有关上
下关系的体沿,他也多得根。
革命军的战1‘力是什么?是同志友爱。爱护单命向志,要候爱护
自己心脏一样。世界卜再没有比革命同志更宝贵的东西。这就是金策
经常问队员们强调的思想。
有一次, 一个队员结他送来文件。金策让他先睡在兵营里,而后



122页


阅读了文件。入学了,他就拿着针线到兵营里去替那个队日维补穿破
的友裳。门大看文件的N候,他发现那个通信ah6衣服破了,就想誉
他补一补。这个队员也不是他的队员,是另一支部队的,们他候亲哥
哥、亲午父母·伴照顾他。
诲打 场仗,金策就向队员们祝贺战果。他不是把队员们召集在
一起表示祝贺,而是向每个队员表示祝贺,具体地评价他们的战1‘成
果:仍;在冲进城门时哪 点做得好,攻月倘满军兵虎肘又哪一点做得
好,做喊话时哪‘点做得不错,哪一点做得不够好,等等。北满部队
队员们说,受到这样的表扬,判化就打得更好。
他做受批评成处分纳入的工作也很得法。如果哪个队员受到指挥
员的批评,他就一定找那个队员谈话,了解他是否悔悟。如果对自己
的错误认识不清,他就孜孜不倦地进行说aBl直到他认清为正。
这是金大煤做排长时发生的事。
有一次,他报狠批评了。个入伍不几天的机枪副射手。这个还没
经过战争锻炼的队员,一看敌弹候冰雹似的倾泻而下、就朝天放了空
枪*金大洪看到这情景说:。你这胆小鬼,如果台不得分就放下枪快
涩回父母身边友,”。
仪扣完之后,金策24来金大洪说,同志,可不能那样对待队员,他
是新队员嘛,是头一次参加战斗‘,可不能这样训斥他。你不应该先训
斥那个队员,而应该率先做出榜样。
金大供受到金策的批评之后,再也不斥责队员了。
金策不只是爱护部下,他是一位原则性很强的指挥员。他根据传



123页


况该说服的说服,该追究的追究,该处分的就处分。如果犯了严重的
错误,就给予严厉的处罚。
金策逝世后,张相龙回忆他说,有一次发生了这样酌事情。那是
1942年冬,也就是金策参加哈巴罗夫斯克会议后回满洲开展小分队活
动的时候*他们的小分队断了粮食,大家部娥着肚于。
一天,张相龙出去打猎。他跑了一整无措获了一只黑熊和一头
野猪。要回宿营地时,天已经黑了。他把猎物都藏起来之后就急急忙
忙地往回走,可是太累了,路又不好走,实夺走不动了,索性走到离
桔营地不远的一个措棚里过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才回到了宿营地。他
过了一夜的那个措帆是金策早下令禁止使用的,因为很可能是敌人
所利用的。
金策了解到达事
队员,要严加处分。
就对全昌哲说,张相友没有资格当我们的游击
全吕哲恳求说,他是一直忠于革命的人,饶了他这一次吧。
金策说,不行,不能饶他,先罚他到外面站三个钟头。
全昌哲只好奉命把张相龙带到外面去了。被罚站还不到两小队张
相龙就已经冻得快支持不住了。
全昌哲看不下去,向金策建议论我看他罚站这么长时间了,够
他充分反省错误了,让他进来吧。他这么一览金策就说,想减免别
人的错误,也是违反纪律。接着命令传令兵把全吕哲也带到外面去罚
站。过了整整三个小队他才把张相龙喊进帐篷里来,对他说,肚子
筋吧,先吃饭。



124页


张扣龙少在饭桌前,却吃不下文。因为他消切地1存悟到自己犯/
严重的错误。金策看到达情景,才把张相龙喊到身边用温和的声言说,
你啪S认为你犯的错误不是什5、大锚误。这是不对的。我为什AfE这
个错误看得这么严重呢?这是因为,构;一个人犯的错误会导致我们小
分队暴露日标,到头术不消说我们人家的生命,就连革命任务都全给
毁了。所以,我才让你们禁1r—任用那个楷棚。可是仍;明uX知道上级有
这个指示,却置备阁闻,仍冒险地6:那里过了一夜。如果那里有特务
的话,该多5、危险。
张扣龙盾术说,当时他把金策的活/DJ句都铭刻6:心里了。
金策为人寡吉少语,但他讲的每句话都像法律条文一样有分星。
在北瓶故人为了挫仍j抗日游击队员的士气,—度散布流吉斐记,
说什么,金策被逮捕啦,补吉松投降眺,某某支队旧Jl目啦,许亨植怎
么啦,等等。
对此,游击队指战员都义惯培磨,因为他们知道这都是纯属捏造。
第二支队长思大可忍,决定很很地惩治敌人。他制定丁一个计策,把
一个在驻地附近行动诡秘的特务诱过米.对他说,我们游击队液备投
降,你—F山去跟宪兵队通报一下。
宪兵队通过这个特务通知接头地点和时间,甚至许诺要给支队长以很高的奖赏。之后,他们让特务带路,在约好的接头时间出现在指定地点,要接收投降。他们看到树林中排队等候的二支队,还笑嘻嘻地朝队伍挥了挥手。
这时二支队队员们突然把枪口对准敌人齐声喊道:“别动!”。支队长厉声呵斥敌人说,你们这些笨蛋,我们不是来投降,而是来抓你们的,还不快交枪!
敌人的头目抗议说,我知道你们共军素来不会撒谎,可你们则能如此违背诺言,军队应该恪守信义。
支队长回击说,你们这些不要脸的东西,睁着眼睛说瞎话,到处散步谣言,还讲什么信义!你们专事弥天大谎,我们说就这样回击你们。
二支队活捉了全部敌人。人们都赞扬支队长立了大功。有的还说这是一次成功的作战。其实,这是朴德范为解决粮食而贴出“投降”广告挨批评的事很相似的。
金策招来二支队的指挥员严厉呵斥道,敌人撒谎,游击队也可以撒谎,这究竟是什么思想方法?即使演出假归顺的戏,也决不能把游击队和投降这个词连在一起!他当场给支队长撤职处分,其余指挥员也都给了降职处分。
我讲这些,或许有些人认为金策是喜欢处分的人,其实他不是那种随便处分的鲁莽的指挥员。
不妨再举一个例子。
一个队员在一次战斗中因为有些慌张,竟把装有掷弹筒弹药的背囊丢在战场上,只带着掷弹筒撤退了。
部队开会批评了那个队员。批评或处分丢了武器的队员,在革命军部队里也是间或发生的事。那个犯错误的队员,受了战友们的批评,认识了自己的错误,决心不再犯这类错误。
然而,一个基层政治干部却建议从严处分这个队员,使得会议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金策了解道这个犯了错误的队员是新队员,下结论说,责任在没有教育好他的指挥员身上,因此不应当处分,而要予以帮助,他驳回了那个基层政治干部的建议。
这个问题如果这样结束了,就不会发生别的事情,可是那个基层政治干部一味固执己见,事情就闹大了。
那个犯了错误的新队员不知自己会落到什么样的地步,整天愁眉苦脸,坐立不安,当天夜晚就开小差跑了。一个本来可以妥善解决的问题,竟闹出了出乎意料的大祸。主张处决的那个政治干部成了大家憎恨的对象。指挥员们指责他没有人情。有的谴责他是反革命分子,有的怒不可遏地说,应当给他处分。
金策听了这个情况后说,责任不在别人身上,而在我身上,我们队伍里有不爱惜队员政治生活的政治干部,说明我这个政治主任没有做好工作。从那天起,他就把那个政治干部调到自己的警卫班,留在身边进行个别教育。
金策一有机会就向指战员们强调说,要搞好军民关系和上下关系。是坚持自主性的壮举。其实,他自己也常常对朝鲜人队员们说,我们虽然在中国人部队里战斗,但时刻不要忘记朝鲜革命。朝鲜革命不是由别人替我们搞的,是应由我们朝鲜人自己搞的。我们时时刻刻不要忘记自己的祖国。
对革命的看法、对人民的观点、对自主性的立场,在党的建设、国家建设、军队建设,甚至在工作方法和工作作风等许多方面,我和金策都有共同点。
金策说,他为我对他了如指掌而感到惊讶,我对他说,我也早就开始注视你了。
金策笑着说:“素不相识,从没见过面,竟互相关注,互相思念,这就是缘分。”
我表示同感。
1930年夏,金策为了见我专程前往吉林,可以说,我们之间的友情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当时,金策在北满部队里担任要职,无论在年龄上看,还是从革命斗争资历上看,他在满洲游击队朝鲜人军政干部中都应受到长者的礼遇。
那是我还不是国家元首,也不是党的总书记。可是金策却在苏联人和中国人面前推崇我为朝鲜革命的代表和领导者。
我比他小九岁,可他为什么对我那么信任、那么推崇呢。这可能有几个方面的原因。金策坚持这样的思想:要干革命,就必须有领导中心,把人民群众紧密团结在这个领导中心的周围。可以说,他对领导中心的渴望和追求,就转化成了对我的关注和信赖。
金策从认识我之后,就把我作为最亲密的同志始终不渝地跟着我,拥护我。无论局势怎样变化,他都矢志不渝地把一切都寄托给我,忠心耿耿地工作。
解放后,回到祖国了,他为了搞好党的建设、军队建设、国家建设和产业建设而东奔西跑,没能过一天安稳的日子。
战争时期也是这样。哪里艰苦,他就到哪里去。任前线司令官的时候,他还驻扎在忠清道。他自己驻扎在最前线,而我去前线视察时,就对我的随行人员大声指责说,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竟敢让最高司令官同志到这里来。难道你们疯了嘛?陪我到水安堡的人,也受到了金策的严厉训斥。
吉林时期,是新一代共产主义者把我推举为领导的中心,在30年代和40年代前半期是金策等抗日革命战士把我推举为统一团结的中心,为贯彻执行朝鲜革命的主体路线而进行斗争。
把我推举为统一团结的中心,我国革命就有了领导中心。在建设这一领导中心方面,金策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因此他在我国共产主义运动和民族解放斗争史册上占有光辉的一页。
当时在远东基地上有来自北满的人,也有来自南满的人,还有在当地土生土长的朝鲜人。如果当时各自推崇各自部队的人,那就不能实现革命队伍的团结,也不能形成领导中心。
然而,在远东基地的朝鲜共产主义者中,从未出现过搞地方主义和争夺领导权的现象。因为他们都是很纯洁的人,所以不可能出现这种现象。加上金策、崔庸健等老将都始终推崇我,所以领导中心是稳如泰山的。
我再举个例子,谈谈金策是怎样拥护和信赖我的。
金策参加哈巴罗夫斯克会议后,于1942-1943两年中大部分都在满洲进行活动。他之所以去满洲,是为了指导在北满活动的小分队。对小分队的指导结束后,他没有回到基地,因为当时北满部队的指挥员许亨植和朴吉松都已经牺牲了。金策不忍心离开凝结着战友鲜血的地方。在组建国际联军时,指挥部多次打电报要求他撤回,可他每次都回电说,等他处理好这里的工作之后再回去。当时,金策率领的小分队有一台无线电收发报机。国际联军的指挥员们,每当接到他的回电,就对他的办事态度表示极大的不满。
当时,我认为金策对我们根据形势的需要为争取抗日革命早日胜利而组建国际联军这件事还不够了解,因此我以我的名义给他打了电报。金策这才回到了基地。
国际联军指挥部多次要求他回来,他一直不回来,可是一接到我的电报就马上回来了,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他完全相信我、拥护我。他认为,我叫他怎么做,他就应无条件地照办,才是对的。他就是这样绝对地服从我。
金策从远东基地时起,就一直真心拥护我,保护我。
1941年春我率一支小分队出发时,他特别注意挑选陪我一同去的警卫人员。
我们在准备对日军进行最后进攻作战时,金策瞒着我召集了国际联军的朝鲜人指挥员会议,讨论保证我的安全问题。他在会上强调说,每个人都要提高警惕,做好保证金日成同志安全的工作。金日成同志是代表朝鲜人民和朝鲜革命者的领导者,要誓死保卫他。
朝鲜人民革命军凯旋祖国后,金策又召开了会议,讨论保卫我的问题。他在会上号召说,祖国的形势,比我们在国外听说的还要复杂。恐怖分子的活动十分猖獗。如果不提高警惕,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平安道党委第一书记玄俊赫已被恐怖分子杀害了。绝不要泄露金日成将军凯旋祖国的秘密,这是总有一天要公开的,这以前不要随便泄露,都要以警卫员的心情格外做好保卫金日成将军的工作。
此后,他还亲自组建了警卫队。

金策忠于我的故事,一天也讲不完。
和现在一样,我在解放初期也致力于做人的工作,做人民群众的工作,做南朝鲜革命者的工作,也做外国人的工作,真叫我忙得不可分身。解放初期,野坂参三也是经由我国回日本去的。
解放初期,我们还没有建立招待外宾的服务系统,连供外宾食宿的招待所都没有。大部分外宾都带到我家里招待。所招待的,顶多是一碗饭,一碗汤而已。
大家都认为,在国家刚解放的情况下,这是不得已的事,没有其他办法。惟独金策为此费了不少心。他为我家饭桌上摆不出好酒暗自操心。
金策说,国家情况困难,我们的手中没有钱,这都是事实,但是金将军在家里招待来宾的时候,总不能老拿着大玻璃瓶到市场上去买酒吧。等共和国成立了,会有很多贵宾纷至沓来,拜访我们的将军,因此应办一座酿酒厂,自己酿酒来招待外宾,为了确保金将军的安全,也必须由我们自己酿酒。他瞒着我去查访全国最有名的酒和酿造这类酒的专家。
解放初期,我国最出名的酒,算是龙岗酒。这种名牌酒,是一个酿酒业者和他的女儿共同酿造的。解放前,日本人高官和富豪都喝这个酒。
金策为了找到他们,去了龙岗。那个酿酒业者听了金策的话,很受感动。他说:“如果国家需要酿酒技术人员,就把我的女儿带去。”
他女儿的名字叫姜正淑。从那时起,姜正淑一面给金策做饭,一面酿酒。
他开始修建酿酒作坊,金策就带着一个干部到市场去买来了米。这样,金策的住处就变成了酿酒作坊。
几天后,金策带着首次酿造的就来找我。
“金将军,这是姜正淑酿造的第一批龙岗酒。”
说着,金策给我斟满了一杯。龙岗酒确实名不虚传,的确好。
我说这酒很香,金策喜出望外,说:“这就好了。”
从那是起,姜正淑酿造的龙岗酒,就成了国宴专用酒了。在这过程中,他们也就结成了伉俪。
金策如何绝对地保障领袖的权威,通过下列事实就可以清楚地了解到。他每当接我的电话时,总是站起身来,整好衣襟、扣好钮扣,才开始通话。在他卧病不起的时候,如果我给他打电话,他也都站起来接。不管人前人后,他始终是这样。不是真诚地尊崇领袖的人,是不可能这样做的。
金策认为,没有我,也就没有他。
在祖国解放战争时期,最严酷的是撤退的时候。尽管我们宣布,这是暂时的撤退,是战略性撤退,但缺乏信念的人却以为共和国就要垮台了。
敌人打进了沙里院,前线司令官金策就在中和、祥原和江东一带,构筑平壤防线。他报告前线情况时,力劝我率领最高司令部成员离开平壤,他表示用撤退的部队加强防卫力量,坚守到最后。
几天后,金策又来电话建议司令部转移地方。
我说,你们把敌人的进攻牵制到现在很不错,可以撤退了。但是,金策没有撤退,只送来了自己的党员证,他决心决一死战。
我通过电话找金策说,如果你不回来,我也不离开平壤。金策这才率防御部队回到平壤。人民军转入第二次进攻时,他找回了自己的党员证。
有些干部说,金策是非常严肃而厉害的人,其实不然,他对游手好闲的人、善于阿谀奉承的人、爱闹情绪的人、利己主义分子、贪图地位的人和宗派分子,是厉害的,而对下级干部和人民群众是无比慈祥而谦逊的。因为金策及其憎恨那些同床异梦的人,所以连朴宪永都在他面前表现得谨小慎微。金枓奉虽然身为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但一看到金策就悄悄地溜走了。
金策一贯实事求是,从不作假。
解放初期,他的曾在满洲颠沛流离的儿子来找他。儿子身上穿着只剩两个钮扣的麻布衬衫,脚上穿着草鞋。金策叫儿子去拜见我。儿子说:穿着草鞋怎能去见金将军呀?这要是别人,就会先给儿子买一身衣服和鞋子穿,然后再带他来看我。可是金策没有这样做。他对儿子说,不要以为穿草鞋就丢人,你不了解金日成将军,不要紧,快进去吧。你一直无依无靠,光着脚走路,怎么能扮作富家子弟啊。金将军喜欢看到你穿着草鞋和这样的衣服。如果你身着西服,脚穿皮鞋,他就不高兴了。他这样说服儿子带到了我的房间。
我看到金策带着离别了十六年,穿着草鞋的儿子出现在我的房间,不禁热泪盈眶。那天,我哭得比金策更厉害。金策也哭了,他是把泪往肚子里咽的。
金策同离别多年的儿子邂逅相逢,实在可歌可泣。但他同儿子只在一起生活了四年多一点。
金策不幸早逝,是因为过度的劳累。他承受的负担太重了。
我最后见到他,是1951年1月30日。当时我们的最高司令部驻扎在干芝里。那天晚上,金策突然来找我,向我表示歉意说:上个月24日,是金正淑同志的生日,我明明知道首相同志会怀念她的,但是因为工作忙没有能来。这个月也快过去了。不管是什么原因,我总是感到很不对,不能这样过去,所以就来了。
我对他说,去年12月,我们为击退侵犯北半部的美国佬,是两眼喷着怒火的时候,哪有功夫考虑这些事啊。不要放在心上。
不知怎么回事,我觉得那天金策的情绪不符合他的性格,显得有些伤感。
他要求和我一起散步,于是我们就出去了。我对他说,战前,没有散过步,还不知道有这样优美的地方,等战争结束了,在这里修一座休养所吧。我同意了。其实,解放后我们建设新社会十分繁忙,顾不上哪里有属于休息的幽谷,哪里有名胜古迹。那时我们休息,顶多到长水院桥下或麦田渡口去洗洗脚就回来。
那天,他为了不让我看见自己穿的破袜子,竭力遮掩的样子,我至今还难忘。
我对他说,不要光埋头工作,要保重身体。在这么寒冷的冬天,穿着露脚的破袜子,怎能受得了,如果为我着想,你就应该保重身体。说罢,我拿出了一双袜子给他穿。
那天晚上,金策很想跟我一起进餐。可是,许嘉谊突然出现在我跟前说,要向我汇报党务工作。他跟我耍手腕儿,含糊其词地说了很长的话,所以占了很长时间,金策只好没吃上饭就离开干芝里了。
他离开司令部时劝我说:“金将军,跟美国鬼子打仗的事,全由我们包下来,您可千万不能劳累过度,要保重身体。”这就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不知怎么回事,那天我听了这句话,感到有一股热流直冲心头。
那天晚上,金策又在办公室里工作了一通宵,结果因心脏麻痹而逝世。
兼任军医局局长的保健相李炳南报告他逝世的情况时,我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几小时以前还跟我交谈的人,怎么会突然去世呢,令人不可思议。我不顾警卫人员的劝阻,大白天驱车前往内阁办公厅,这才证实了李炳南的报告。
我后悔那天晚上没留他在我这里住一宿。他如果住在我这里,就不会打夜班,也就不会诱发心脏麻痹症。
我后悔的第二件事,是那天晚上我没有同他共进晚餐,就让他回去了。当然,即使让他吃了一顿饭,也不会减轻我的悲痛。但是,我总是为这件事感到难过。
我记不清是怎么样向他的遗体告别的。但有一件事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就是出丧以前,我最后握金策的手,这是十年前在哈巴罗夫斯克第一次握住后久久不肯放下的手。十年前我握他的这双手,一生都没有忘记它是那样的温暖,可是向他遗体告别的那天,他的手却是冰凉冰凉的。我每次去地方进行现场指导后回来时,最先跑出来握住我手的是金策的手。
金策的一生是忠于我的一生,因此我总是怀念他。他去世后,我以亲生父母的心情照顾他的孩子,把他们送到国外留学,还为他们办了婚礼。生孩子的时候,我表示祝贺,还常常叫他们到我家里来一同用餐。尽管如此,我仍觉得为金策做得太少,因而常有一种愧疚感。
每当我国革命经受考验,遇到种种困难的时候,对金策的怀念就愈加强烈。
我过去也说过,我不能驱车走进金策的墓地。因为驱车去墓地,总觉得过意不去,必须在大城山脚下下车,徒步前往。
金策虽然逝世了,但是我对他的感情和敬义是永远不会变的。
我在革命过程中,有很多感受,感受最深的是同志友爱。
对于为争取人民的自由与解放不惜献出生命而踏上革命道路的人来说,最宝贵的是同志和同志友爱。真正的同志,可以说是第二个我。
我是不会背叛“我”的。如果忠实又重情义的同志们团结起来,就能无敌于天下。因此我常说,获得了同志,就能获得天下;失去了同志,就会失去天下。
同志这个词,是志同道合的意思,意志就是思想。基于暂时的利益或打算而建立的关系,是不能稳固的,是容易破裂的。只有在思想意志上结合起来的同志关系,才是始终不渝的,才是连子弹和断头台都毁不掉的。
在朝鲜革命中涌现了许许多多树立了忠于领袖的榜样的同志。这样的同志在我们的周围形成了银河系。
金策逝世后,为了永远追念他,我们把他的家乡所在的城津市和凝结着他的心血的清津钢铁厂以及平壤工业大学,分别改名为金策市、金策钢铁厂和金策工业大学,还把一所人民军军官学校也以他的名字命名。金策市还立了他的铜像。
我希望以金策的名字命名的城市、工厂和大学,要一如既往,继续站在社会主义建设的最前头。
金策最讨厌那种做人家尾巴,磨磨蹭蹭的人。他是一向站在前头前进的。在我国的产业建设中,金策做了很多事。我每当看到一些工矿企业搞不好经济管理时,心里就反复地想,如果金策知道这个情况,他会……。他做产业相时,我国的经济就像齿合的齿轮一样紧紧地衔接,运转得很好。
现在我们干部中,有不少是和金策一道工作过的,你们不要让他为我国的产业建设所奉献的心血白费。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