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112頁


二革命家金策
說:
“在錦繡山議事堂,有一個領袖生前珍惜的保險拒。
“副官和其他幹部誰都不知道領袖在這個保險橙裏珍藏著什麼東西。
“領袖逝世後,我想打開保險拒看各可是找不到鑰匙,前幾天才找到,打
開—看、裏面有一張領袖勺金策同志的合影。
。領袖—向把所有照片都保存在黨史研究所。
階櫃裏。
“這說明領袖是多女緬懷戰友合策同志。
在領袖的記憶中女生,這是一個人在一生中能獲得的光榮中最大的光榮,是
—個革命者獻出一生JSE享有的幸福中最大的幸福。金策同志正是攀登到這種光
榮和軍幅的最高峰的忠臣中的忠臣。
他是怎樣成為在領袖記億中永生別人物的qG,
我首次會見金策、是在哈巴羅夫斯克召開的共產國際會議上。
那裏我還會見了崔庸健。因此,我總是難忘哈巴羅夫斯克。當時,
策作為北滿省委和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路軍代表參加會議。
我們在那裏待了好幾個月,和金策來往較多。當時我與安吉和徐
哲同住一個宿舍,金策常來交談一兩個小時才回去。



113頁


當時,我對金策印象很深,首次相連的情景如今還記憶猶新。我
看到他那還4;到四十歲就開始脫髮的沈著入力的團貌,一下子被吸引
仕了。
然而奇怪的是、對這個初次見問的金策,我總覺得他是老相識。石
來,這是因為我聽了許多打關他的風司, 又是田為我一直想見到他的
緣故。
互通姓名之後,我就說,這是初次見面,可覺得是老相識。他說,
他也汁金日版這個名:產沒有一點陌生之感。
我和金策郡有這種感覺、說明我們 直在互相思念、互相摔悍。
我是多麼想見到金策和崔南健啊我為了和他們見向,中部隊到
北滿去找過他們。金策又是多麼急切地想見到我呀!他為了找我, Y—
在1930年就專程到音林來。樣庸健也是多麼企盼和我—起搞聯合作戰
啊,他為了實現這個願望,往間島派/pq次聯絡員。
無論鬥爭舞臺各北滿還是在東滿,我們想的都是朝鮮革命,始終
沒忘記自己是朝鮮人和朝鮮的革命考,也刁;管屬於哪個固體和地區,別
是為爭取朝鮮獨立而獻身奮鬥的朝鮮的兒女。
可以說,這種典同件,使東滿和北滿的朝鮮革命考很早就互相思
念,互相朋望。
金策和崔庸健為415\老是探頭張榮東滿呢?是田地他們想念朝
鮮人。
東滿的第二軍是朝鮮人部隊而他們所屬的第三軍和第七軍都是
中國人占多數的部隊。因為同語言風俗截然不同的小國人生活在一起,



114頁


所以他川很羨羔右數十萬朝鮮人的爾滿,N住大部分是朝鮮人的我fl
的部隊,
汀過梢呼之後,金策口言小吾地說:
“與余司令會晤的路程怎麼這樣遙遠啊
他這句話使我很心疼。
企策仍掐老我的於久久不放。他的BK睛含滿:
念間島的朝鮮人, 多麼怒念朝鮮人部隊啊:不然,
能流們UK出來嗎?
那大,我比梁不住流州。
沼水。他是多麼慫
這個寡言少話的入
因家淪亡/,金策的父親帶省家眷投奔bJ電。可能他也聽說過間
島是土地多又關好的地方。就上地麗言,鶴城的才—地也可以說是沃:L。可
是,在家鄉無論怎扡勤勞、邁是同樣過苫日子。
沿不愛白已的家5呢。他們是為了養家糊u才行並離鄉, 走這條
路的。
失策的父母認為,只要到了間島就有活路。他們合三個兒十所
以根本不為勞力發愁,然而他們所依靠的這三個幾十,卻把家裏的活
兒撂在一邊,投奔革命玄了。
注這個家庭收入革命之風的人、 是失策的哥哥金供善。二 人
民起義時,他參加遊行示威,喊過獨上萬歲的口號,也跟著獨立幹部
隊參加青山裏戰:蔔’M,還參加了共產主義運動。他所任教的龍並東興小
學,有不少從餓闌來的學生,在和他們的接觸過程中,他接受了社會
主義思悲。余洪善在寧安縣一帶做共產黨區委,後來被人謀害,壯烈



115頁


犧秤”
余策的第榮也是響嗚喲的畢命者。企策說、他在報紙上讀過說他
榮弟被關進西大門覽獄的消民其後的情況他就不知道了。
余策邊種莊稼,邊蔔夜校勤奮學習。
從那時趙、他就參加丫革命運動。
他參加的第一個革命組織是東滿青總,
所在的支部,是受火昭派‘比影響的組織。
余策知道,1925年建立的朝鮮兒產党,是因派系鬥爭而被解散的,
促他沒有限瞞白己舀在這個黨的支部過組織生活閒事實。
當時,滿洲地K有兩個所謂滿洲總局。 ”個是火喂派掌握的朝鮮
共廣党滿洲總局,55’個足與火昭派對立的ML派“n’滿洲總局。
金策瞭解到爭奪領導權的派系4爭內幕後,對專車爭權奪利的
共產黨上層人物大失所望。正當這個時候,他被捕入獄。他在為因派系
1‘爭而逐漸削弱的共產主義運動而苦惱的時候,共產國際解散朝鮮共
產黨的令人吃驚的消息父傳到了監獄中米。儘管是出派系1‘爭而四分
五裂的黨,但聽到它也被解散了,不免感到痛i隊
那麼,今後朝鮮共產主義者應走哪條路,我應該做什麼工作,金
策在坐牢時和出獄後,苦苦思索這個問題。靠老—‘代,會一事無成;因
此而否定老—·代,則覺得沒有能接替他們的力量。左思右想,他總覺
得前途渺茫。雖然出了監獄的門、詛於中沒有一文錢,無處棲身。怎
麼辦?他心裏很是‘K侗。不管怎樣,向恩人道別後走才合平情理。他想
到這裏,就去找許究先生的家。



116頁


金策受審判時,片憲先生為他做了辯護。金策本米沒邀請伴帥。凶
為他沒錢請律師,而且也刁;想請律師進行辯護。可是,許究先全出以
承擔了他的辯護律師,而且不收談用。他在法庭L曾為許多革命者捌
獨立運動者做過辯護,使他們得以從駁處罰或者大罪釋放:
念策在許兜先生家—9住/幾天,補養了—‘廠身體。他離開漢城N,
許憲先生送他一件長袍,還給他盤談。當時他絡了=U塊哉,金策就
用這筆鍋買了車票,又頭7些人y4吃。
金策祁許憲先生的關係就是這樣建立的。汗究先生為余策做辯護,
純粹是愛同精鍾的表現。他目出著初鮮的愛國音為朝鮮人做/應做n/J
事情還要受罰、感到誠心扣慣1.R力做f免談辯護。這是他對革命古問
情和團結的精神, 以及愛岡前綜所特釘的悄義的表現。這麼石術,溝:
憲先生確實是位高尚的人物。
解放後,金策仟內閣副首相兼產、蔔4n洲, 外文允生做7教高人比
會議首江議良。過文留坐在被告府上的人和為他做辯護的人都i’57舊
家高級幹部,這是多久刁;尋常的緣分啊,
金策在被任命為副約n的那一“大對許究先生說:
“先生,您過去為我做辯護,往後受對我多作批評。如果我作為剛
首相,作為人,有什麼事做措7,您就毫不留情地很很訓我。。
許憲先生是位好小人,又剛正不阿。如果金策工什:做得不好,他
會真的批評他的。可是汁兜先生一直沒冶得到這個機會,出為餘策作
為副首祁,作為人,從沒有孤過順當受到批評的爭。
可是,撲憲永做副首相時,卻遭別計究光電的白bR。個知許充先



117頁


生發現了什麼苗頭, 多次提醒我注意補光木。
許究先生聽到金策逝世的服耗巾放聲痛哭的情形,至今難忘。他
刁;禁惋苦地說,金策足誰都秤刁;了的企呂4n的有臂啊,可惜去得太
早了。
金策說,他公外憲先生家什的那些H了,感到根慚愧,頓頓給做
的熱飯菜吃得個;舒服。他並沒方為b6族做dff,麼大爭,只是被宗派外
子所愚弄,充其員坐過”段車、巾汀究先生jd把他當什/不起的蘋命
者看待,位他有一種如坐針氈之感。
“寧死千真次也要重新站起來,決不卓負人氏的期望?”這就是餘策
離開許究先生的家前往間島時立下的誓言。
金策 路上間庇,就聽到7父親和妻子因病士凹洲i股‘家巫貝
剩下兩個不懂事的兒十。
可是、金策無暇顧及私事,出為釘消息蛻,il寇特分全部出動,蟹
來抓他。 日本帝N主義狡猾得很,tP米革命各拷打一頓,冉裝著發善
iL\,從前門釋放,然後從後門押進來。這些日本鬼十文在狡詐得很。
金策把兩個兒子托給內)d就離開了家。他頭戴破草帽打扮成農民,
牽著內記約1:,走出了村u。登上山崗了,那頭午囚見不到牛犢一個
勁兒地叫。4:犢也閉見不到母牛,不住地,l卸鄲H。
偽裝固然要緊,但他再也不能牽著這久設牛定/。他聽名母4:創
乍犢的叫聲,就聯想起留公內兄東的孩了們,不禁眼川奪眶而山,覺
得那牛犢fD孩子都很可憐,於是就1咀牛放回京玄了。過了1“六年了,他
還未能見到孩子們*這是只有餘策這樣的革命家4能做到的事情。



118頁


我問餘策知不知道後來該於們的情況,他回答說不知這他還說,如
果內兄還活著,他們就能勉強糊n,如果內兄死了,他們可能成了乞今。
即使成為乞丐檢門討飯,只要能活著,早晚還能看到解放那一天,見
到我這個沒出啟、e/J父親。
他離別7兩個兒子後,徑直去了寧安縣。在這裏,聽到了有關我
們的傳聞*他碰見東滿青總叫期的團事和滿洲總局時期的好友,聽他
們說,古林出現丁和老一代數然不問的新一代組織,領導人叫金成柱,
年紀不大卻頤右聲望,親4U力強,曾在軍閥監獄裏受過備獲釋後不
知在哪里做41麼1:作。
東滿古總也有吉林組織的內線,所以他們也能f解我們的活動情
況。寧女縣一帶也有不少到古林玄讀書的學生。
金策聽到這個傳聞,就立即啟程來找我。那時候我已離開了吉林。
幸虧他在旅社裏碰上了我們的同志。他們可能是尾隨金策的。
我們的向志查明了金策的身份,聽f他到吉林的原委之後勸他說,
合成柱不在吉林,看來你是初次來吉林的,不要在這裏磨磨蹭蹈,夥
跺一躲,現在由於“紅色5H。的影響,軍閱正在大肆搜捕革命考。金成枝
嘛,今後也能見到。最好在員警的魔爪伸到這裏以前離開吉林城。他
們還給了他路費,送走了他。
金策離開古林徑直到了北硫可是又被國民黨軍警逮捕關進了監
獄。他在監獄的時候,發生了九一八事變。他被釋放,走出牢門不久,
再次被軍閥員警逮捕,成了未決圓。不久在簡易法庭上他被判了死
刑。他雖是共產主義者,可是沒有參加過付麼堪稱運動的運動,也沒



119頁


是這柞無法天天的。
金策被抨到了刑場,突然有個軍官59來人聲叫喊不要開槍,
像是個反n思想很強的進步軍官。這樣,金策才死裏逃生。
金策離開刑場時小想,老天爺還有b9DK晴的時候。
重要的是他通過這些波折吸取/f1—麼樣的教訓。他說,他從午輕時
候起就參加丁革命,但多半夜監獄和路上度過,沒能指出什麼名堂來,
名是被人追趕,後來拿起了武器,力拿據了主動漢、打擊敵人入
金策笑著說:“敵人是把赤手空拳光喊L1號的人看做積草人的。”
他還LH,一個人如果個武裝選來,就會在武裝的強盜面前像稻掣
人一樣無所作為,迂自己都保衛不住*這是生活的教訓。
我聽了他的話認為,他正確地汲取了教訓。這既可以說是金策通
過半輩子所獲得助教叭也可以說是革命鬥爭的普遍規律。
革命必須用槍桿子來進行。爭取K族獨立和杜會解放的鬥爭,其
成敗大都是為武裴鬥爭所決定的。我們的抗日革命之所以取得勝利、共
根本因素就是我們自己擁有獨立的革命武裝力量。
在我岡的民族解放鬥‘爭中,留有過分九、李承晚相呂運亨等各種
勢力,們日本帝國主義最,rR的是我們朗鮮人民輕命軍。這是為什麼
呢p是因為我們不是用請願成罷工、笑扡或講話的方式,麗是用民族
解放運動的最高形式—一武裝個爭的方式間日本帝國主義進行了頑強
的1爭。
抗日革命的勝利記實了革命必須川槍桿子進行的真理。這使我們



120頁


建丫路線,集中一切力顯涅設強人的叢命武裝力量。
囚力出白槍桿廣,LZ族內親山山口槍樸十。jI有軍隊強大,
J能興隅,國家才能繁朵富gg。離7r/槍桿十,就不能有白主。
j“如果生了誘, 人氏就會淪為脹大。
今人企jr:gr4七做革命武處JJ量的統帥.把人Et軍培養成為所
向無故的強Y,取得了軍隊建設的驚人成就,這是為繼承開完戊在白
頭山開拓的主體革命事川f所建樹的最輝煌的歷史功既、
余策劉宗派的危害件也講得很多。他說,他沒做出什麼人鄉就被
悄坐午,這即是宗派外子造成的。
餘策說,他嘗過坐個之長以後J痛切地認識到、南不能用名 全
方式棉共廣主義運動/,刁;清除宗派分廣,別說L(族解放和階級解放,
什麼削搞不成。他還說,他之所以要見戳,足因為他聽說在占林出現
的新興力量D6不戰f—朝鮮共產黨,也勺京派分子毫大關係,完全是斯
代的組織,於是決定與這個組織攜起子術。
他說,如果說他的比災小有一殿富有人小價值的時期,di5就是齊
珠河組涅遊擊隊,汗展武裝1令之後的時期。在這以航的生活,部足
暢談和摸紫的過樣。這是事實。狂北滿組建遊擊隊之後,他人北渦黨
委祁東北抗日聯軍第二路軍中任重要職務,積極為朝鮮革命相中向革
命開展活動。北滿的朝中革命者和入比都尊敬相愛戴企策,說他是訓
練有素、久經考驗的革命者。
金策說:。我很早以的就注視金司令。您不知道,我們北滿的91鮮



121頁


革命古是多麼您見別金司令。金司令部隊所在的白頭山一直是我們希
胡之燈塔。AII米當1—我人吉林見到了金司今,這幾年就不至於那樣苦
I:d了…—”
他處說,聽副我們進軍他圍攻判普天促的消息,他很想和我摧檢
手,代表北滿朝鮮革命者表示感謝。
沒想別——力:被人們視為性情峭亢的失策,卻那樣的重感情。
他說,他從我派到北滿的一些人那裏聽7很多東滿祁西間島的消
啟。,他認為,衣朝鮮人民華偽軍主力部隊的活動中應當看做榜樣的是。
食兵一致、上下“致、軍b6“致的作風。還認為,衣思想靈魂中使得
學習的足自主精神,雖然在異閩才—地上於革命,卻仍然理直氣壯地主張,
朝鮮人要tn光復祖國當作鬥爭綱領,為朝鮮的解放而奮鬥。
企策列我們的鬥爭情況瞭若指掌。他甚至還瞭解我繪個隊則自
理槍把的事。他說,他無論存革命1爭中還是在B常生活中,都IC我
們當做校樣。金策就是這樣謙遜的人。
金策說把我們當做榜樣,但實際上他是革命有的典範。
人們都說他是像老虎一樸嚴厲的人,實際上他是比誰都愛護隊員
的政治1部。他說聽了槍把的故事深受感動,但是與之相似的有關上
下關係的體沿,他也多得根。
革命軍的戰1‘力是什麼?是同志友愛。愛護單命向志,要候愛護
自己心臟一樣。世界卜再沒有比革命同志更寶貴的東西。這就是金策
經常問隊員們強調的思想。
有一次, 一個隊員結他送來檔。金策讓他先睡在兵營裏,而後



122頁


閱讀了文件。入學了,他就拿著針線到兵營裏去替那個隊日維補穿破
的友裳。門大看檔的N候,他發現那個通信ah6衣服破了,就想譽
他補一補。這個隊員也不是他的隊員,是另一支部隊的,們他候親哥
哥、親午父母·伴照顧他。
誨打 場仗,金策就向隊員們祝賀戰果。他不是把隊員們召集在
一起表示祝賀,而是向每個隊員表示祝賀,具體地評價他們的戰1‘成
果:仍;在沖進城門時哪 點做得好,攻月倘滿軍兵虎肘又哪一點做得
好,做喊話時哪‘點做得不錯,哪一點做得不夠好,等等。北滿部隊
隊員們說,受到這樣的表揚,判化就打得更好。
他做受批評成處分納入的工作也很得法。如果哪個隊員受到指揮
員的批評,他就一定找那個隊員談話,瞭解他是否悔悟。如果對自己
的錯誤認識不清,他就孜孜不倦地進行說aBl直到他認清為正。
這是金大煤做排長時發生的事。
有一次,他報狠批評了。個入伍不幾天的機槍副射手。這個還沒
經過戰爭鍛煉的隊員,一看敵彈候冰雹似的傾瀉而下、就朝天放了空
槍*金大洪看到這情景說:。你這膽小鬼,如果台不得分就放下槍快
澀回父母身邊友,”。
儀扣完之後,金策24來金大洪說,同志,可不能那樣對待隊員,他
是新隊員嘛,是頭一次參加戰鬥‘,可不能這樣訓斥他。你不應該先訓
斥那個隊員,而應該率先做出榜樣。
金大供受到金策的批評之後,再也不斥責隊員了。
金策不只是愛護部下,他是一位原則性很強的指揮員。他根據傳



123頁


況該說服的說服,該追究的追究,該處分的就處分。如果犯了嚴重的
錯誤,就給予嚴厲的處罰。
金策逝世後,張相龍回憶他說,有一次發生了這樣酌事情。那是
1942年冬,也就是金策參加哈巴羅夫斯克會議後回滿洲開展小分隊活
動的時候*他們的小分隊斷了糧食,大家部娥著肚於。
一天,張相龍出去打獵。他跑了一整無措獲了一隻黑熊和一頭
野豬。要回宿營地時,天已經黑了。他把獵物都藏起來之後就急急忙
忙地往回走,可是太累了,路又不好走,實奪走不動了,索性走到離
桔營地不遠的一個措棚裏過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才回到了宿營地。他
過了一夜的那個措帆是金策早下令禁止使用的,因為很可能是敵人
所利用的。
金策瞭解到達事
隊員,要嚴加處分。
就對全昌哲說,張相友沒有資格當我們的遊擊
全呂哲懇求說,他是一直忠於革命的人,饒了他這一次吧。
金策說,不行,不能饒他,先罰他到外面站三個鐘頭。
全昌哲只好奉命把張相龍帶到外面去了。被罰站還不到兩小隊張
相龍就已經凍得快支持不住了。
全昌哲看不下去,向金策建議論我看他罰站這麼長時間了,夠
他充分反省錯誤了,讓他進來吧。他這麼一覽金策就說,想減免別
人的錯誤,也是違反紀律。接著命令傳令兵把全呂哲也帶到外面去罰
站。過了整整三個小隊他才把張相龍喊進帳篷裏來,對他說,肚子
筋吧,先吃飯。



124頁


張扣龍少在飯桌前,卻吃不下文。因為他消切地1存悟到自己犯/
嚴重的錯誤。金策看到達情景,才把張相龍喊到身邊用溫和的聲言說,
你啪S認為你犯的錯誤不是什5、大錨誤。這是不對的。我為什AfE這
個錯誤看得這麼嚴重呢?這是因為,構;一個人犯的錯誤會導致我們小
分隊暴露日標,到頭術不消說我們人家的生命,就連革命任務都全給
毀了。所以,我才讓你們禁1r—任用那個楷棚。可是仍;明uX知道上級有
這個指示,卻置備閣聞,仍冒險地6:那裏過了一夜。如果那裏有特務
的話,該多5、危險。
張扣龍盾術說,當時他把金策的活/DJ句都銘刻6:心裏了。
金策為人寡吉少語,但他講的每句話都像法律條文一樣有分星。
在北瓶故人為了挫仍j抗日遊擊隊員的士氣,—度散佈流吉斐記,
說什麼,金策被逮捕啦,補吉松投降眺,某某支隊舊Jl目啦,許亨植怎
麼啦,等等。
對此,遊擊隊指戰員都義慣培磨,因為他們知道這都是純屬捏造。
第二支隊長思大可忍,決定很很地懲治敵人。他制定丁一個計策,把
一個在駐地附近行動詭秘的特務誘過米.對他說,我們遊擊隊液備投
降,你—F山去跟憲兵隊通報一下。
憲兵隊通過這個特務通知接頭地點和時間,甚至許諾要給支隊長以很高的獎賞。之後,他們讓特務帶路,在約好的接頭時間出現在指定地點,要接收投降。他們看到樹林中排隊等候的二支隊,還笑嘻嘻地朝隊伍揮了揮手。
這時二支隊隊員們突然把槍口對準敵人齊聲喊道:“別動!”。支隊長厲聲呵斥敵人說,你們這些笨蛋,我們不是來投降,而是來抓你們的,還不快交槍!
敵人的頭目抗議說,我知道你們共軍素來不會撒謊,可你們則能如此違背諾言,軍隊應該恪守信義。
支隊長回擊說,你們這些不要臉的東西,睜著眼睛說瞎話,到處散步謠言,還講什麼信義!你們專事彌天大謊,我們說就這樣回擊你們。
二支隊活捉了全部敵人。人們都讚揚支隊長立了大功。有的還說這是一次成功的作戰。其實,這是朴德範為解決糧食而貼出“投降”廣告挨批評的事很相似的。
金策招來二支隊的指揮員嚴厲呵斥道,敵人撒謊,遊擊隊也可以撒謊,這究竟是什麼思想方法?即使演出假歸順的戲,也決不能把遊擊隊和投降這個詞連在一起!他當場給支隊長撤職處分,其餘指揮員也都給了降職處分。
我講這些,或許有些人認為金策是喜歡處分的人,其實他不是那種隨便處分的魯莽的指揮員。
不妨再舉一個例子。
一個隊員在一次戰鬥中因為有些慌張,竟把裝有擲彈筒彈藥的背囊丟在戰場上,只帶著擲彈筒撤退了。
部隊開會批評了那個隊員。批評或處分丟了武器的隊員,在革命軍部隊裏也是間或發生的事。那個犯錯誤的隊員,受了戰友們的批評,認識了自己的錯誤,決心不再犯這類錯誤。
然而,一個基層政治幹部卻建議從嚴處分這個隊員,使得會議氣氛變得緊張起來。
金策瞭解道這個犯了錯誤的隊員是新隊員,下結論說,責任在沒有教育好他的指揮員身上,因此不應當處分,而要予以幫助,他駁回了那個基層政治幹部的建議。
這個問題如果這樣結束了,就不會發生別的事情,可是那個基層政治幹部一味固執己見,事情就鬧大了。
那個犯了錯誤的新隊員不知自己會落到什麼樣的地步,整天愁眉苦臉,坐立不安,當天夜晚就開小差跑了。一個本來可以妥善解決的問題,竟鬧出了出乎意料的大禍。主張處決的那個政治幹部成了大家憎恨的物件。指揮員們指責他沒有人情。有的譴責他是反革命分子,有的怒不可遏地說,應當給他處分。
金策聽了這個情況後說,責任不在別人身上,而在我身上,我們隊伍裏有不愛惜隊員政治生活的政治幹部,說明我這個政治主任沒有做好工作。從那天起,他就把那個政治幹部調到自己的警衛班,留在身邊進行個別教育。
金策一有機會就向指戰員們強調說,要搞好軍民關係和上下關係。是堅持自主性的壯舉。其實,他自己也常常對朝鮮人隊員們說,我們雖然在中國人部隊裏戰鬥,但時刻不要忘記朝鮮革命。朝鮮革命不是由別人替我們搞的,是應由我們朝鮮人自己搞的。我們時時刻刻不要忘記自己的祖國。
對革命的看法、對人民的觀點、對自主性的立場,在党的建設、國家建設、軍隊建設,甚至在工作方法和工作作風等許多方面,我和金策都有共同點。
金策說,他為我對他瞭若指掌而感到驚訝,我對他說,我也早就開始注視你了。
金策笑著說:“素不相識,從沒見過面,竟互相關注,互相思念,這就是緣分。”
我表示同感。
1930年夏,金策為了見我專程前往吉林,可以說,我們之間的友情是從這時候開始的。
當時,金策在北滿部隊裏擔任要職,無論在年齡上看,還是從革命鬥爭資歷上看,他在滿洲遊擊隊朝鮮人軍政幹部中都應受到長者的禮遇。
那是我還不是國家元首,也不是党的總書記。可是金策卻在蘇聯人和中國人面前推崇我為朝鮮革命的代表和領導者。
我比他小九歲,可他為什麼對我那麼信任、那麼推崇呢。這可能有幾個方面的原因。金策堅持這樣的思想:要幹革命,就必須有領導中心,把人民群眾緊密團結在這個領導中心的周圍。可以說,他對領導中心的渴望和追求,就轉化成了對我的關注和信賴。
金策從認識我之後,就把我作為最親密的同志始終不渝地跟著我,擁護我。無論局勢怎樣變化,他都矢志不渝地把一切都寄託給我,忠心耿耿地工作。
解放後,回到祖國了,他為了搞好党的建設、軍隊建設、國家建設和產業建設而東奔西跑,沒能過一天安穩的日子。
戰爭時期也是這樣。哪里艱苦,他就到哪里去。任前線司令官的時候,他還駐紮在忠清道。他自己駐紮在最前線,而我去前線視察時,就對我的隨行人員大聲指責說,這裏是什麼地方,你們竟敢讓最高司令官同志到這裏來。難道你們瘋了嘛?陪我到水安堡的人,也受到了金策的嚴厲訓斥。
吉林時期,是新一代共產主義者把我推舉為領導的中心,在30年代和40年代前半期是金策等抗日革命戰士把我推舉為統一團結的中心,為貫徹執行朝鮮革命的主體路線而進行鬥爭。
把我推舉為統一團結的中心,我國革命就有了領導中心。在建設這一領導中心方面,金策做出了突出的貢獻。因此他在我國共產主義運動和民族解放鬥爭史冊上佔有光輝的一頁。
當時在遠東基地上有來自北滿的人,也有來自南滿的人,還有在當地土生土長的朝鮮人。如果當時各自推崇各自部隊的人,那就不能實現革命隊伍的團結,也不能形成領導中心。
然而,在遠東基地的朝鮮共產主義者中,從未出現過搞地方主義和爭奪領導權的現象。因為他們都是很純潔的人,所以不可能出現這種現象。加上金策、崔庸健等老將都始終推崇我,所以領導中心是穩如泰山的。
我再舉個例子,談談金策是怎樣擁護和信賴我的。
金策參加哈巴羅夫斯克會議後,於1942-1943兩年中大部分都在滿洲進行活動。他之所以去滿洲,是為了指導在北滿活動的小分隊。對小分隊的指導結束後,他沒有回到基地,因為當時北滿部隊的指揮員許亨植和朴吉松都已經犧牲了。金策不忍心離開凝結著戰友鮮血的地方。在組建國際聯軍時,指揮部多次打電報要求他撤回,可他每次都回電說,等他處理好這裏的工作之後再回去。當時,金策率領的小分隊有一台無線電收發報機。國際聯軍的指揮員們,每當接到他的回電,就對他的辦事態度表示極大的不滿。
當時,我認為金策對我們根據形勢的需要為爭取抗日革命早日勝利而組建國際聯軍這件事還不夠瞭解,因此我以我的名義給他打了電報。金策這才回到了基地。
國際聯軍指揮部多次要求他回來,他一直不回來,可是一接到我的電報就馬上回來了,這是為什麼呢?這是因為他完全相信我、擁護我。他認為,我叫他怎麼做,他就應無條件地照辦,才是對的。他就是這樣絕對地服從我。
金策從遠東基地時起,就一直真心擁護我,保護我。
1941年春我率一支小分隊出發時,他特別注意挑選陪我一同去的警衛人員。
我們在準備對日軍進行最後進攻作戰時,金策瞞著我召集了國際聯軍的朝鮮人指揮員會議,討論保證我的安全問題。他在會上強調說,每個人都要提高警惕,做好保證金日成同志安全的工作。金日成同志是代表朝鮮人民和朝鮮革命者的領導者,要誓死保衛他。
朝鮮人民革命軍凱旋祖國後,金策又召開了會議,討論保衛我的問題。他在會上號召說,祖國的形勢,比我們在國外聽說的還要複雜。恐怖分子的活動十分猖獗。如果不提高警惕,不知會發生什麼事情。平安道黨委第一書記玄俊赫已被恐怖分子殺害了。絕不要洩露金日成將軍凱旋祖國的秘密,這是總有一天要公開的,這以前不要隨便洩露,都要以警衛員的心情格外做好保衛金日成將軍的工作。
此後,他還親自組建了警衛隊。

金策忠於我的故事,一天也講不完。
和現在一樣,我在解放初期也致力於做人的工作,做人民群眾的工作,做南朝鮮革命者的工作,也做外國人的工作,真叫我忙得不可分身。解放初期,野阪參三也是經由我國回日本去的。
解放初期,我們還沒有建立招待外賓的服務系統,連供外賓食宿的招待所都沒有。大部分外賓都帶到我家裏招待。所招待的,頂多是一碗飯,一碗湯而已。
大家都認為,在國家剛解放的情況下,這是不得已的事,沒有其他辦法。惟獨金策為此費了不少心。他為我家飯桌上擺不出好酒暗自操心。
金策說,國家情況困難,我們的手中沒有錢,這都是事實,但是金將軍在家裏招待來賓的時候,總不能老拿著大玻璃瓶到市場上去買酒吧。等共和國成立了,會有很多貴賓紛至遝來,拜訪我們的將軍,因此應辦一座釀酒廠,自己釀酒來招待外賓,為了確保金將軍的安全,也必須由我們自己釀酒。他瞞著我去查訪全國最有名的酒和釀造這類酒的專家。
解放初期,我國最出名的酒,算是龍崗酒。這種名牌酒,是一個釀酒業者和他的女兒共同釀造的。解放前,日本人高官和富豪都喝這個酒。
金策為了找到他們,去了龍崗。那個釀酒業者聽了金策的話,很受感動。他說:“如果國家需要釀酒技術人員,就把我的女兒帶去。”
他女兒的名字叫薑正淑。從那時起,薑正淑一面給金策做飯,一面釀酒。
他開始修建釀酒作坊,金策就帶著一個幹部到市場去買來了米。這樣,金策的住處就變成了釀酒作坊。
幾天後,金策帶著首次釀造的就來找我。
“金將軍,這是姜正淑釀造的第一批龍崗酒。”
說著,金策給我斟滿了一杯。龍崗酒確實名不虛傳,的確好。
我說這酒很香,金策喜出望外,說:“這就好了。”
從那是起,薑正淑釀造的龍崗酒,就成了國宴專用酒了。在這過程中,他們也就結成了伉儷。
金策如何絕對地保障領袖的權威,通過下列事實就可以清楚地瞭解到。他每當接我的電話時,總是站起身來,整好衣襟、扣好鈕扣,才開始通話。在他臥病不起的時候,如果我給他打電話,他也都站起來接。不管人前人後,他始終是這樣。不是真誠地尊崇領袖的人,是不可能這樣做的。
金策認為,沒有我,也就沒有他。
在祖國解放戰爭時期,最嚴酷的是撤退的時候。儘管我們宣佈,這是暫時的撤退,是戰略性撤退,但缺乏信念的人卻以為共和國就要垮臺了。
敵人打進了沙裏院,前線司令官金策就在中和、祥原和江東一帶,構築平壤防線。他報告前線情況時,力勸我率領最高司令部成員離開平壤,他表示用撤退的部隊加強防衛力量,堅守到最後。
幾天後,金策又來電話建議司令部轉移地方。
我說,你們把敵人的進攻牽制到現在很不錯,可以撤退了。但是,金策沒有撤退,只送來了自己的黨員證,他決心決一死戰。
我通過電話找金策說,如果你不回來,我也不離開平壤。金策這才率防禦部隊回到平壤。人民軍轉入第二次進攻時,他找回了自己的黨員證。
有些幹部說,金策是非常嚴肅而厲害的人,其實不然,他對遊手好閒的人、善於阿諛奉承的人、愛鬧情緒的人、利己主義分子、貪圖地位的人和宗派分子,是厲害的,而對下級幹部和人民群眾是無比慈祥而謙遜的。因為金策及其憎恨那些同床異夢的人,所以連樸憲永都在他面前表現得謹小慎微。金枓奉雖然身為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但一看到金策就悄悄地溜走了。
金策一貫實事求是,從不作假。
解放初期,他的曾在滿洲顛沛流離的兒子來找他。兒子身上穿著只剩兩個鈕扣的麻布襯衫,腳上穿著草鞋。金策叫兒子去拜見我。兒子說:穿著草鞋怎能去見金將軍呀?這要是別人,就會先給兒子買一身衣服和鞋子穿,然後再帶他來看我。可是金策沒有這樣做。他對兒子說,不要以為穿草鞋就丟人,你不瞭解金日成將軍,不要緊,快進去吧。你一直無依無靠,光著腳走路,怎麼能扮作富家子弟啊。金將軍喜歡看到你穿著草鞋和這樣的衣服。如果你身著西服,腳穿皮鞋,他就不高興了。他這樣說服兒子帶到了我的房間。
我看到金策帶著離別了十六年,穿著草鞋的兒子出現在我的房間,不禁熱淚盈眶。那天,我哭得比金策更厲害。金策也哭了,他是把淚往肚子裏咽的。
金策同離別多年的兒子邂逅相逢,實在可歌可泣。但他同兒子只在一起生活了四年多一點。
金策不幸早逝,是因為過度的勞累。他承受的負擔太重了。
我最後見到他,是1951年1月30日。當時我們的最高司令部駐紮在幹芝裏。那天晚上,金策突然來找我,向我表示歉意說:上個月24日,是金正淑同志的生日,我明明知道首相同志會懷念她的,但是因為工作忙沒有能來。這個月也快過去了。不管是什麼原因,我總是感到很不對,不能這樣過去,所以就來了。
我對他說,去年12月,我們為擊退侵犯北半部的美國佬,是兩眼噴著怒火的時候,哪有功夫考慮這些事啊。不要放在心上。
不知怎麼回事,我覺得那天金策的情緒不符合他的性格,顯得有些傷感。
他要求和我一起散步,於是我們就出去了。我對他說,戰前,沒有散過步,還不知道有這樣優美的地方,等戰爭結束了,在這裏修一座休養所吧。我同意了。其實,解放後我們建設新社會十分繁忙,顧不上哪里有屬於休息的幽谷,哪里有名勝古跡。那時我們休息,頂多到長水院橋下或麥田渡口去洗洗腳就回來。
那天,他為了不讓我看見自己穿的破襪子,竭力遮掩的樣子,我至今還難忘。
我對他說,不要光埋頭工作,要保重身體。在這麼寒冷的冬天,穿著露腳的破襪子,怎能受得了,如果為我著想,你就應該保重身體。說罷,我拿出了一雙襪子給他穿。
那天晚上,金策很想跟我一起進餐。可是,許嘉誼突然出現在我跟前說,要向我彙報黨務工作。他跟我耍手腕兒,含糊其詞地說了很長的話,所以占了很長時間,金策只好沒吃上飯就離開幹芝裏了。
他離開司令部時勸我說:“金將軍,跟美國鬼子打仗的事,全由我們包下來,您可千萬不能勞累過度,要保重身體。”這就是他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不知怎麼回事,那天我聽了這句話,感到有一股熱流直沖心頭。
那天晚上,金策又在辦公室裏工作了一通宵,結果因心臟麻痹而逝世。
兼任軍醫局局長的保健相李炳南報告他逝世的情況時,我根本不相信這是事實。幾小時以前還跟我交談的人,怎麼會突然去世呢,令人不可思議。我不顧警衛人員的勸阻,大白天驅車前往內閣辦公廳,這才證實了李炳南的報告。
我後悔那天晚上沒留他在我這裏住一宿。他如果住在我這裏,就不會打夜班,也就不會誘發心臟麻痹症。
我後悔的第二件事,是那天晚上我沒有同他共進晚餐,就讓他回去了。當然,即使讓他吃了一頓飯,也不會減輕我的悲痛。但是,我總是為這件事感到難過。
我記不清是怎麼樣向他的遺體告別的。但有一件事到現在還記憶猶新,就是出喪以前,我最後握金策的手,這是十年前在哈巴羅夫斯克第一次握住後久久不肯放下的手。十年前我握他的這雙手,一生都沒有忘記它是那樣的溫暖,可是向他遺體告別的那天,他的手卻是冰涼冰涼的。我每次去地方進行現場指導後回來時,最先跑出來握住我手的是金策的手。
金策的一生是忠於我的一生,因此我總是懷念他。他去世後,我以親生父母的心情照顧他的孩子,把他們送到國外留學,還為他們辦了婚禮。生孩子的時候,我表示祝賀,還常常叫他們到我家裏來一同用餐。儘管如此,我仍覺得為金策做得太少,因而常有一種愧疚感。
每當我國革命經受考驗,遇到種種困難的時候,對金策的懷念就愈加強烈。
我過去也說過,我不能驅車走進金策的墓地。因為驅車去墓地,總覺得過意不去,必須在大城山腳下下車,徒步前往。
金策雖然逝世了,但是我對他的感情和敬義是永遠不會變的。
我在革命過程中,有很多感受,感受最深的是同志友愛。
對於為爭取人民的自由與解放不惜獻出生命而踏上革命道路的人來說,最寶貴的是同志和同志友愛。真正的同志,可以說是第二個我。
我是不會背叛“我”的。如果忠實又重情義的同志們團結起來,就能無敵於天下。因此我常說,獲得了同志,就能獲得天下;失去了同志,就會失去天下。
同志這個詞,是志同道合的意思,意志就是思想。基於暫時的利益或打算而建立的關係,是不能穩固的,是容易破裂的。只有在思想意志上結合起來的同志關係,才是始終不渝的,才是連子彈和斷頭臺都毀不掉的。
在朝鮮革命中湧現了許許多多樹立了忠於領袖的榜樣的同志。這樣的同志在我們的周圍形成了銀河系。
金策逝世後,為了永遠追念他,我們把他的家鄉所在的城津市和凝結著他的心血的清津鋼鐵廠以及平壤工業大學,分別改名為金策市、金策鋼鐵廠和金策工業大學,還把一所人民軍軍官學校也以他的名字命名。金策市還立了他的銅像。
我希望以金策的名字命名的城市、工廠和大學,要一如既往,繼續站在社會主義建設的最前頭。
金策最討厭那種做人家尾巴,磨磨蹭蹭的人。他是一向站在前頭前進的。在我國的產業建設中,金策做了很多事。我每當看到一些工礦企業搞不好經濟管理時,心裏就反復地想,如果金策知道這個情況,他會……。他做產業相時,我國的經濟就像齒合的齒輪一樣緊緊地銜接,運轉得很好。
現在我們幹部中,有不少是和金策一道工作過的,你們不要讓他為我國的產業建設所奉獻的心血白費。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