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组建国际联军

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在他伟大一生的最后时刻,对我国革命历史中很少提到过的40年代前期在苏联境内的活动,作了意义深远的回忆。
金日成同志在回忆中阐明了国际联军的组建及其活动历史,因此,这段回忆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40年代,抗日革命斗争进入了开创光复祖国决定性局面的新的发展阶段。这个阶段斗争的重要内容之一,是从1942年夏在苏联境内跟中国、苏联共同组建国际联军,为最终消灭日寇而进行政治军事上的准备。
朝鲜人民革命军同苏联、中国一起组建国际联军,开展共同斗争,意味着朝鲜革命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当时我国革命的任务,是击溃日本帝国主义,解放祖国。由于国际联军的组建,我们不仅要完成祖国的解放事业,同时还要完成消灭日本军国主义这一具有世界意义的任务。
国际联军的组建,使我国的武装斗争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它从同中国人民的共同斗争的阶段发展到朝、中、苏三国武装力量联合斗争的阶段,也就是说汇聚到世界反帝反法西斯斗争的巨流之中。
在40年代的前期,朝鲜人民革命军为了进行决定性的最后作战,在有利的地方整顿队伍,保存并培育骨干力量,为主动迎接祖国解放做准备。
1942年7月,我们同苏联、中国一道组建国际联军,千方百计地加强朝鲜革命的主体力量,同时与国际反帝力量共同斗争,为打败日本帝国主义争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做出了贡献。
正因为如此,苏联的有关外交、军事文献称:我们从1942年夏起在苏联进行了共同击溃日本帝国主义的作战准备。
金日成同志就朝鲜人民革命军、东北抗日联军和苏联远东军共同组成国际联军的历史必然性及其发展过程,作了如下的回忆:
我们把远东作为临时基地,在中国东北地区和国内积极开展小分队活动的时期,是国际形势发生巨大变化的时期。
1941年4月,苏联和日本签订了中立条约。
苏联和日本之间存在着从俄日战争以来的严重矛盾。这种矛盾引发苏日新战争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但是,双方都极力推行避免冲突的政治军事外交。
德国和日本,是苏联高度警惕的穷凶极恶的好战国家。苏联为了防止作为反共突击队出现的希特勒德国的入侵,从各方面做出了努力。并且为避免同德国发生战争,至少要欧亚战争爆发时间,同德国缔结了互不侵犯条约。同时谋求同日本的和平,以防止它的入侵。苏日中立条约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签订的。
苏日签订这一条约的目的在于互相牵制对方。这个条约的签订并不能保证苏日之间不发生战争。
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了。
我召集小分队成员强调说,签署了互不侵犯条约的德国开始了对苏联的进攻,这是不足为奇的。希特勒不能不这样做。当面握手言欢,掉过头就攻其不备,是帝国主义的本性。但是希特勒打错了算盘,它侵略苏联,等于自掘坟墓。不管形势如何变化,我们都不要东张西望要按照已制定的方针认真进行最后决战准备。
由于法西斯德国的突然袭击,苏联在战争初期遭受了严重损失,在不利的形势下不得不暂时撤退。德国接连攻克基辅、哈尔克夫、明斯克后,向莫斯科和列宁格勒进发。
我审查了我们针对苏德战争爆发的新局势制定的活动方案后,到哈巴罗夫斯克同苏联、中国的军事干部就今后进一步加强三国合作问题进行了磋商。
1941年12月,日军突然偷袭美国的夏威夷军事基地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了。
我对美日开展非常高兴,因为日本是霸占我国的敌人。
日本在尚未结束侵华战争的情况下又挑起了新的战争,是穷兵黩武。不搜刮别国的石油、橡胶、钢铁等战略物资就活不下去的岛国日本,竟敢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真是不可思议。
日美战争必将使日本的国力丧失殆尽,是不可而喻的。
毋庸讳言,日本自动落入太平洋战争这个大陷阱,无异给我们朝鲜革命者提供了一个提前进行最后决战的良好机会。
我们估计,苏日迟早会打起来。一旦苏日战争爆发,日本就将以中国、美国和苏联为对象同时进行大规模战争。
如果是这样,我们就能在更有利的条件下,以驻满洲关东军和驻朝日军为打击对象,进行解放祖国的最后作战。
怎样才能尽快打垮日本帝国主义,早日解放祖国呢?这是我们十分关注的问题。要夺取最后胜利,就必须加强我们的主体力量。不能等待人家恩赐独立。友邦的支援固然是重要,但也只有自己的力量强大,才能在战争中发挥应有的作用,否则是不行的。
为了加强同国际反帝反法西斯力量的团结,我们也做出了应有的努力。当时,苏联的远东成了朝、苏、中三国抗日力量的汇合点。采用何种形式建立朝鲜人民革命军同苏中两国武装力量的关系,这是很重要的问题。因为朝鲜人民革命军主力同东北抗日联军战友需要频繁地出入远东临时基地。因此协调好同苏中两国武装力量的关系,创造有利于巩固和壮大我国革命主体的国际环境,是至关重要的战略问题。
然而,我们用何种形式实现与苏中两国武装力量的联合,这是应由我们自己根据每个国家的民族利益和三国革命的共同利益决定的问题。
我们已有保持朝鲜人民革命军的独立性,又同中国的武装力量组成东北抗日联军开展共同斗争的经验。朝中武装力量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而进行共同斗争,不仅符合两国的革命利益,而且符合抗日革命的客观要求。朝中两国共产主义者的共同斗争,是建立双边军事关系的典范。
朝中两国武装力量在苏联远东还有一个基地,并且我们的侧翼是苏联远东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进一步加强共同抗日的广度和深度,并把它发展到更高阶段。这不仅是朝鲜革命本身的需要,也是中国和苏联对日战略的需要。
我认为,朝、中、苏三国武装力量最理想的合作形势,是组建国际联军。我的组建国际联军的这一构想,金策、崔庸健、安吉、姜健等同志都表示支持。他们异口同声地说,这个构想实现得越快越好,并委托我去同苏联、中国进行协商。
共产国际和苏联曾建议:由满洲的抗日武装部队和苏联远东军的部分力量组建一个新的军事集团,开展共同斗争。不少中国同志对此持不同意见,说为时过早。中国方面的这一立场,同苏方的一些人提出单方面的要求有关。
当组建国际联军的构想酝酿成熟,并提交会议讨论时,他们改变了原来的想法,一致认为三国武装力量的联合是适时的。
苏联也支持这个构想。
我就组建国际联军问题同苏联跟我们取得联系的索罗金将领,他对莫斯科防御战的英雄和莫斯科反击战中立下战功的西伯利亚师,作了生动的介绍,对苏联远东军的经历也进行了炫耀。他为有远东军和参加莫斯科防御战的西伯利亚师感到极大的自豪。
我一提出组建国际联军的构想,索罗金将领就表示同感说:这个想法很好,组建国际联军,是适应目前形势的最佳方案。他还坦率地说,他也曾想到过这个方案,认为这是迟早必须实现的,但是他顾虑能否得到朝鲜同志和中国同志的理解与支持,会不会误解为大国主义表现,因此犹豫着未提。
我听了他的话,觉得其中有潜台词,于是对他说,靠自己的力量争取独立是我们一贯坚持的原则,但这并不排除国际合作,为什么反对既有利于本国革命又有利于世界革命的真正的国际主义和国际革命力量的联合呢。要想打败日本帝国主义这样的强敌,就必须把力量联合起来。即使像苏联这样的大国,如果必要也应当接受别国的支援。得到国际援助,或者同其他国家联合起来进行斗争,这不是事大主义。不相信自己的力量,光想依靠别人,或者放弃本国革命,只去帮助别国,以为这样才是国际主义的,这种思想才是错误的,才是事大主义。
索罗金将领把同我的谈话内容原原本本地向苏联领导人和共产国际作了转达,继之,组建国际联军问题就作为紧急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
如果在苏德战争结束之前美日战争还不能结束,形势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们对此一致认为,苏联会参加对日作战。苏联尽管同日本签订了中立条约,但是它意识到,必须切实做好参加对日作战的准备以免猝不及防。实现国际抗日力量的联合,是苏联对日作战准备中的重要内容之一。
由于共产国际和苏联政治军事的需要同我们的战略构想一致,所以组建国际联军的问题比较顺利地取得了进展。

1942年7月中旬,我们同苏联和中国最后一次讨论了武装力量联合问题,决定在保留朝鲜人民革命军在东北抗日联军独立性的前提下建立国际联军。
1942年7月22日,我同周保中、张寿篯一起会见了苏联远东军司令、大将阿巴那森科。他圆脸,目光炯炯,体魄健壮,五十多岁,是位老练的将领。他握着我的手说,见到朝鲜年轻的游击队长,感到很高兴。
我们在司令员办公室与参谋长尼切夫中将相逢,互相问好。
阿巴那森科说,由苏联、中国和朝鲜的革命武装力量组建国际联军,不仅对朝鲜和中国的革命斗争有利,而且对苏联的安全与对日作战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他还表示确信,国际联军一定能够胜利完成自己所担负的历史使命。
他说,组建国家联军,对培养大量朝鲜和中国的民族革命战争所需的军事干部必将起到重要作用,国际联军中的朝中部队将成为解放朝鲜和满洲的主要力量。
那天,阿巴那森科一再强调说,要提高训练强度与质量,做好一切准备,以便随时参战。
他带我们到了一个挂着大作战地图的房间。
他对我们说,他很想了解过去朝鲜人民革命军与东北抗日联军的游击活动情况和将来的作战思路,同时还要求说明满洲与朝鲜的军事政治形势。
周保中走进地图,概括地说明了东北抗日联军第二路军的活动情况,还发表了对将来东北解放作战的看法。
当时,我着重讲了朝鲜人民革命军与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的活动情况及其现状,还讲了在击败日本帝国主义、解放朝鲜方面必须注意的军事政治问题。
阿巴那森科要求我们对日军在朝鲜的武力部署、朝鲜反日力量现状及前景展望、同苏联联合作战的可行性等问题作详细的说明。
我对他所提出的一系列问题作了具体回答。
对第三路军的现状,由张寿篯作了说明。
阿巴那森科对北满的军事形势比较熟悉。
同阿巴那森科商定,国际联军的军事装备和被服、粮食等后勤供应,由苏方予以保障。同时决定,将国际联军编为苏联远东军独立88旅,对外番号为8461步兵特种旅。
为了确保国际联军存在与活动的秘密,决定尽量缩减编制,建成旅的规模,并搞好伪装。
我负责指挥以朝鲜人民革命军和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组成的第一支队。从人员构成上看,第一支队实际上是国际联军的朝鲜支队。
当时,为了保护朝鲜人民革命军军政干部免受敌特暗害,我们将军阶定得很低,仅具有象征性。
在组建国际联军时,我们都聚集在北野营。
由于国际联军的组建,使远东的军事政治居室变得有利于国际革命。
首先,苏联沾了不少光。它拥有了足以对付日本侵略的军事政治力量,拥有了在中国东北和朝鲜作战的新的特殊部队。
国际联军的组建,还为朝鲜革命和中国革命创造了有利条件与环境。
由于同苏联远东军一起进行活动,朝鲜人民革命军获得了祖国解放作战所需的现代化军事技术与装备,并且在大变革到来之前做好了用自己的力量完成祖国解放任务的军事政治准备,培养实力。
国际联军建成之后,我在国际联军总部再次会见了阿巴那森科。当时他带领军事委员和参谋部、政治部、后勤部的干部来到了北野营。
那天,国际联军举行了列队行进。站在列队行进队伍最前头的是朝鲜支队。朝鲜支队的列队行进搞得不错。那天的活动,可以说是宣告国际联军诞生的庆祝仪式。
我们还同阿巴那森科一起共进午餐。
就在这一天,阿巴那森科介绍了自己的经历。
他是一位老战士。十月革命后,他为保卫苏维埃政权,跟白党打过仗,也跟德国侵略军打过仗。早在国内战争时期,他就指挥骑兵师,任中亚军管区司令,后来又调任远东军司令。
苏联政府一直十分重视远东军,历届远东军司令都是有名的实干家,历届国防部长和高级军事将领中,出自远东军的人居多。
1943年初,阿巴那森科调任苏德战争最重要的战线之一沃罗捏什战线副司令,当年夏天阵亡。国际联军的全体指战员获悉后,聚集在一起,以沉痛的心情悼念这位支持并帮助朝中共产主义运动的将领。
共产主义者的战友之爱,是不分国籍的。
那时,我们把苏联人民所遭受的国难看作是自己的国难。苏军在前线作战遇到困难时,朝鲜人民革命军和东北抗日联军的许多指战员报名要去参战的情景,至今还记忆犹新。每当遇到这类事情,共产国际和苏联领导人总是阻止,不让参战,说你们肩负着解放自己祖国的重大历史任务。
我们就是这样热情拥护和珍视社会主义的堡垒苏联。因为,如果苏联一旦沦亡,社会主义也就要沦亡,世界和平也就无法维护,这就是当时共产主义者的共同观点。
有许多国家的人名词典中说我率领以朝鲜人组建的大部队参加了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并在这以战役中立功,荣获了赤旗勋章。还有的文章说,我作为第一线部队指挥员参加攻克柏林的战斗。
我是得了苏联政府授予的赤旗勋章,但没参加过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和攻克柏林的战斗。不知这些词典是从哪里搞到这些资料的。但不管怎样,它却反映了当时参战情绪沸腾的训练基地的氛围。
国际联军的组建,使慑于朝、中、苏三国武装力量联合的日本帝国主义惶惶不可终日,然而这给了我国人民以极大的信心。
金日成同志在苏联训练基地进行了对日最后作战的准备。
反映这一情况的地方资料数不胜数。下面只介绍其中的一部分。
“关于金日成东征之案
“驻苏的金日成……去年夏,由苏联哈巴罗夫斯克前往延安,同中共要人毛泽东、贺龙、康生等会晤。就日苏开战前后同中国共军与抗日联军的合作以及抗日联军今后的活动问题,进行了磋商,并同延安附近的朝鲜共产党人交换了意见。
“金日成……于去年年底,从那里乘飞机回苏联。目前在苏联哈巴罗夫斯克附近……致力于对满鲜的谍报及思想工作。金日成还在哈巴罗夫斯克野营学校,招收朝鲜、中国共匪及其他旅苏鲜满人不法分子、被绑架者等约三百名在哈巴罗夫斯克红军指导下进行培训,以便日苏开战前后开进满洲,执行扰乱日军后方的任务。”[南阳警察署长呈报咸镜北道警察部长的警察材料,昭和19年(1944年)2月21日]
“现在金日成驻在延安,向热河省调集军队。尼古拉耶夫斯克(滨海省)有以朝鲜人组建的四个师,准备在日苏开战时,作为决死队在北朝鲜登陆,或者空投朝鲜境内。”[“以城大学生为中心的大东亚战争后方扰乱及武装起义不法活动案件(4)”高原警察署,昭和20年(1945年)]
“某人取道西伯利亚返回,他发表讲话说,他看到西伯利亚某地方圆十多里内,挂着朝鲜旗,有朝鲜军队站岗守卫。”[《特高月报》内务省警保局,昭和19年(1944)2月号,第79页]
组建国际联军的消息传到中国东北地区,对那里的反日爱国力量页产生了良好了影响。东北抗日联军三五成群地渡江来同国际联军汇合的情形是屡见不鲜的。有的伪满军士兵起义投奔联军。
记得组建国际联军前后,住在饶河县东安镇的伪满军某团的一个连队,处决了他们的指挥员和日本军官,携带着许多步枪、机枪、掷弹筒等,乘木船渡过了乌苏里江。我们热烈欢迎他们,把他们编进了部队。
国际联军组建后,我们加强了战斗政治训练,同时加速了对日作战准备。
当时,我们的最重要的任务,是从政治军事上进一步巩固和加强朝鲜人民革命军。
无论是古代战争,中世纪战争,还是现代战争,军事作战的基本原理都是意义的。重要的是如何运用不断发展的作战手段,如何组织不同军兵种之间的协作和配合。
我们为了掌握现代战法做了不懈的努力,尤其组建国际联军之后,更是加倍的努力。通过训练与学习,朝鲜人民革命军运用了现代战法的能力,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
朝鲜人民革命军一面进一步完善在白头山苦练出的游击战法,一面熟悉现代战法,从而很好地具备了作为朝鲜革命主力军的政治军事素质。
为了尽快增强国际联军的作战能力,苏联远东军也做了积极的努力。
1942年11月中旬,阿巴那森科组织苏联远东军南部驻军一个旅的综合军事演习,邀请国际联军的主要指挥员前往观看。
那天,我们乘装甲列车从哈巴罗夫斯克到了那个旅的驻地,第二天观看综合演习。参加演习的有四个步兵营和坦克、大炮、追击炮、通讯、反坦克炮等。因为是第一次看这样大规模的军事演习,所以都抱着好奇心,全神贯注地观看。
演习的战斗任务是,消灭一座高地上的敌人,占领这座高地。中午12点开始,下午4点才结束。
其后,我们观看了驻哈巴罗夫斯克郊区阿穆尔河岸的一个旅的军事演习。那天演习的任务是,把部队集结到别列佐夫卡村庄,进行战斗准备。这一演习,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我们在哈巴罗夫斯克观看了远东军的阅兵式。参加军事演习和阅兵式的各种现代化装备与战斗器材,我们看了很羡慕。何时我们也能有这样现代化的军队阿!这是我在观看军事演习和阅兵式时想得最多的一个问题。解放祖国以后,要马上建设正规军的决心,在那时变得更加坚定了。
由于朝、苏、中三国军事指挥员的真诚合作,国际联军在短时间内迅速发展成为适应现代战争的武装力量。
苏联在前线形势十分紧张,连一个团、一个营的兵力都很宝贵的情况下,也从未调动国际联军,而是让国际联军一心为跟日本帝国主义进行最后决战做好准备。

苏联的军事干部常常告诉我们,斯大林非常爱惜朝鲜人民革命军和东北抗日联军。斯大林说,朝鲜人民革命军和东北抗日联军的每个战士,都是将在解放自己祖国、建设新国家的战斗中冲锋陷阵、独挡一面的人,因此要爱惜他们,使他们免受任何损失。
国际联军的组建与发展,为在欧洲组建捷克斯洛伐克与波兰的抗战力量,树立了很好的榜样。
1943年,苏联和捷克斯洛伐克缔结了友好互助合作条约,同时在苏联组建了一支捷克斯洛伐克部队。它的目的是,同苏联红军一道参加反对希特勒德国的斗争。捷克斯洛伐克部队在解放基辅、别拉雅泽尔科夫等许多战斗中,立下了赫赫战功。
波兰也在苏联组建了反对法西斯德国的军队。波兰集团军参加了解放卢布林等从德国法西斯魔爪中解放波兰领士的多次战斗。
1943年5月,我们在苏联境内组建国际联军开展活动时,听到了共产国际被解散的消息。训练基地的指战员对此议论纷纷。那时,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在激烈地进行,为了消灭法西斯,国际的团结与合作是十分重要的,作为世界革命的领导中心存在了二十多年的共产国际为什么在这时解散呢?
列宁组建共产国际是1919年。
我认为解散共产国际有两个原因。一是在共产国际领导世界革命期间,各国的共产主义正当与革命力量已发展壮大,没有共产国际的集中领导与干预也能依靠自己的路线与力量,独立地推进本国革命。二是它的存在,对在世界范围内实现更广泛的反法西斯联合战线可能会成为障碍。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反法西斯联合,是超越意识形态与政治制度的新形势下的联合。实行这种联合的国家在同法西斯的较量中所表现出的超然立场,对社会主义国家的苏联与资本主义国家的美、英、法等国实现联合,对共产主义者同资产阶级右翼政客实行合作提供了可能性。鉴于这种情况,不能不考虑以反帝为理念,以实现世界共产主义为目的的共产国际的存在是否还有必要。
我们认为,解散共产国际是完全符合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与当时形势发展要求的举措。
我们从来就不依靠别人的力量,也不实行别国的路线,而是在革命的每个阶段都由自己制定战略与策略,依靠自己建设革命力量,自主地解决一切问题。我们为我们的这种斗争历史,感到极大的自豪。
但是,并不因为共产国际解散了,共产主义者之间的国际团结与合作就变成了毫无意义的东西。
我们在国际联军内继续坚持独立性,同时继续加强同国际朋友的团结与合作。
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把苏联境内作为舞台开展军事政治活动,引起了国际上的极大关注。日本军部、警察与特务机关为了侦察朝鲜人民革命军的动向、组织机构及活动内容进行了疯狂的阴谋活动。
日本帝国主义对共产国际的解散特别敏感,因而对朝鲜共产主义者今后的运动方针,尤其是对金日成同志的活动,作了种种推断和猜测。
下面摘录日本帝国主义发表的《共产国际的解散与今后前景》中的一段:
“……朝鲜是日本的殖民地,因此在这次战争中迫使日本溃败,从而获得民族解放与独立,是它当前的战略目标……在满洲的……金日成一派及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朝鲜义勇军的活动,就是这一战略目标的体现……现在在朝鲜的运动,取决于日苏关系。随着日苏之间或者维持现状,或者发生冲突,局势会相应地发生变化。如果是后者,运动就会迅速恐怖化或战斗化。这一点,从德国所占领的国家来看,也是很明显的。”[《思想汇报》续刊号,第131页,昭和18年(1943年)10月,高等法院刑事局思想部]
日本帝国主义无法否认,不管共产国际存在还是解散,朝鲜的共产主义运动和民族解放运动作为朝鲜人民的斗争具有独立性;金日成同志领导武装斗争,一旦同国际反帝力量联合起来,就会变成巨大的力量。
朝鲜共产主义者为组建和发展国际联军而做出的努力,是在革命斗争中把每个国家的自主性、独立性同国际团结与合作这两项原则正确地予以结合的典范。
组建和发展国际联军所取得的成果与经验,不仅在击溃日本帝国主义的决战中,就是在战后复杂的政治形势下,从主体的立场出发,维持和扩大同社会主义国家等国际力量的联合方面,也是宝贵的财富。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