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235页


八来自北满的战友
到了D6巴罗夫斯克后,不是第一天就是第:天,安吉对我说:“告
康健已经来到,住在不远的地方,正急切地等您来。他现在迈不知道
您来了,要是知道了,会一口气跑未看您的。”我也非常想见到他。他
怀余策、姜侵、许亨拍、朴吉松’样,也是我很早就渴望会K66战友。
我们右间岛的D1候,进行了第二次北满远征。其主要目的之—“,是
要会见余策祁崔商健等战;L在北满的朝鲜战友,支援他们的1令。姐
是根遗饱,出于难以预料的恬况,未能见到他们。
崔庸健也曾四次派人同我们联系,但都未能成功。其中一人来到
软化后返回去了。
在东南满祁北满的许多地方分别活动的朝鲜共产主义考们要互tH
建立联系,互相团结合作,互4n交流相支援,是我们大家共同的心愿
和要求。
在庸健是在北满为抗日联军的建设起了主导作用的功臣之一。他
是建立抗日联军第四军祁第七军的主要人物。来远东以前,他是辈的
参谋长。
第一个给我介绍崔庸健的是黄埔军校毕业的扑勋。我们在安囚建
立反日游击队后加紧练兵的时候,最大的困难是缺少军事教官。虽然



236页


建立/游It队仍能够训练部队的不多专家5D只有—个人。
筏祁车光;扎扑勋凑到 起,就谈论找军半年家的问题,也就很
L1然地讲到了楼庸健。
补勋说,孙中山逝世后,囚共合作破裂,黄lA3:位的钥鲜舌·年山
都随之走散了。其中引人沦目的人物是镁秋船,足黄湘军校的训练故
官。这汁的人才只要再有一两个人、我们就能解决很大问题,可惜就
是不知道他现在d:什么地方做什么。
后来才知道,这个崔秋海就是崔康健的另一个名字。崔庸健除f
这个名字以外还有余志刚、崔1J泉这杆的名字。
我‘听到往庸健D到fn合巴岁大斯克,就况,何必等他来呢,音
舱我们先去找他。
我跟着安人刚水进崔庸健的宿舍,他随地站赵来呆呆地望了我半
天。只见他膀阅腰咀,身材魁伟,是个武官职的大汉。
“在满洲木见到的余司令,到俄岁斯农刀相会。”他拇着我的于说道,
这就算是间我判招呼了。我石见他的两BK间着拍光。
他说,听说金司令很快就到,没想到仍;已经米了。他一再道歉,说
他没有矢来歼访。
“跟金司令一起战Jf,是我平今的凤愿。
多高兴。但愿uR们不要再分手了。”
他参加革命以来,经历了很多波折。
他和我一样,也是从参加学生运动,开始了革命斗争的。他念中
学的时候,领头发动了反对美匡1人校长的同盟罢课,把那个美国人仅



237页


长叮跑丁。4x41于H本官厅的干涉,崔庸健等领导发动了罢课的学生
都被学校开除了。此后,雀庸健参加了三一人民起义,参与/反H
书刊的发行工作,因而也尝到了蹲监狱的苦陈。后来,到汉城过f一
股、偶然结识了流亡耀郎训5时政府的1。作员,向他相处得很亲密,约
好了跟他“赵行动‘:这样,他就yK着那个工作员,离升了7R阑,投奔
流广卜消的届时政府去r。
他艰难地来到了懒每,但是石了临时政府的所作所为,他大夫所
理,毅然投入丫共产主义运动。他在1命中取得了一定的军事经验,但
也意识到, 勺离井他国时所饱的誓此陈复囚棋的韧衷不向, 白己越来
越深深地卷入丁中国革命。当时、住在:rI同关内的朝鲜青午、都对中
国革命抱着很大的期望。
崔庸健在回忆过去的N假说,为别例闹革命,虽然也感到自豪而
有意义,但总是摆脱不掉一种被挤到边缘去的悯恨情绪。有时候还画
上一个中国革命也是朝鲜革命、朝鲜革命也是中国革命这样的等式来
自圆其说,4x无论trl何也甩不掉一种总觉得自己背离他国越米越远的
歉疚之感。
当孙中山提出联苏联共扶助J:农的政策,依靠闽共合作打倒北洋
政府,建立国民革命政府的时候,崔庸健积极参加了这场革命。当g4
他LA为,只要北伐成功, 闽比革命势力掌踞了cfI国胳L地方,就会出
现有利于朝鲜独立的太好形势。姐是,局势并没有照他的希望发展。孙
中山逝世后,蒋介石破坏了国共合作,对共产党人开始了大屠汞。他
屠杀共产党人、是不问同籍的。当时在中国关内被蒋介石屠杀的朝鲜



238页


青年就不少。
崔庸健也几经死里逃生,辗转逃出了大层苯的旋风席卷的脂风血
而的关内,径直到丫北满。他十分后悔地IX, 当时没有去间岛,径立
去Y4L满,是如同迷失/航路的失策c
“如果那个时候去了间岛,一定会受早见到金司令,也会为朝鲜革
命多做点贡献。想起术太可怕丁,真是一生一‘世的憾事。’
我对他说,我没有早遇到休这样的军事专家,十分惋惜。如兴东
满干有7金策、崔庸健这样的入d,我们肯定能为朝鲜革命做出生多
的贡献。已经过士的,让它过去吧。北满幸亏有你这作的骨干燃起/
抗B6t烈火,使那里的朝鲜人有了革命的觉悟,也壮大了那里的抗联
队伍。群众有了革命的觉悟,朝鲜革命就有了基础,这对中固革命也
有好处。我仟I不要化朝鲜革命祁小因革命分开来看。在中国疆土亡进
行革命的情况下,向中国共产主义者的联合斗争,间中国其他抗日力
量的联合战线,是不能不重视的*你们在北满做的事情,既是为解放
中围的,也是为解放朝鲜的。
崔庸健说,迄今为川:,他最难忍受的是孤独感。我问他别L么感
到孤独。他说,故人那么强大,革命的前程又那么遥远、加—亡自己的
周围全是中国人, 自然是感到孤独的。感到孤独难受的时候,就想起
战斗在白头山的朝鲜其产主义者。
听了他的话,我吏理解了他曾四次派人找我的JC、情。
他接着说,看到祖国光复会十·大纲领,受了很大的震动,吏急刁;
可耐地想弃到白头山去跟我们一起战斗,认为这样才能为朝鲜革命做



239页


比更大的贞献。如果去巧;成,就决定找到我的部队,加强同我的联系。
找对他说明/我也为见到北满的朝鲜战友,1935年进行第…众北
满远征购情况。
那天,我们的话题转到了3()年代初在东满扣北满东奔西定地筹备
建立武装队伍的往事。
栓康健说,他在北满的农民群众中办丁训练所,也5R织了武装队
证,们阅为很难扩亢力量,贺了不少小恩n老早就听说金司令提出了
全民抗战的主张,不知要靠什么办法发动全体民众投入抗战,希望听
听我的打算。
我对他说,现在,朝鲜民族的人多数已到了痫苦的极限、那渴继
着民族的红火。这就是今天朝鲜的现实。只要把这些民众武装起来,就
能组成几十万大举。怎作战装他们呢?要到处建立迪做工边搞武装活
动的半军事组织,]:业区建立[人部队,农村建立农民部队,城市经
大学生部队。从3()牛代后半期开的,朝鲜北部地R已经建立了生产游
击队和工人夹击队开巳已经开6h f活动。将来要在全国各地都建立
这帐的组织。谁去建立?要把在抗U武装斗争中锻炼出来的骨干分子
派到各个地方去。
我接着说,这并不是遥远的将来的事情。现在的世界形势正朗着
加速日个帝国主义灭广:的方向发族。U前, 日本还齐间中国”个国家
门恢,们它迟早会发动更大的战争。它的浸华战争的前途还很渺茫,如
果它再发动更大的战争,那么必然导致日本灭亡的后果。可见,最后
决战的时刻在近几年之内必定会到来,那时候,就要配合朝鲜革命的

240页


主力朝鲜人K革命守的总攻势,把全困的抗战组织都发动起衣开展
全民抗战,用这种方法之订最后的决战。这就是我的他图解放作战的
计划,是我的依席L1己的力量争取匡I家独立的路线。
听完我的话,铁康健说他的L(众观点似乎有问题。他说,迄今为
止,他把祖因人民只石作是拯救的材象.没有看作是解放作战的承JLI
告。认为革命是只有先觉分门能门江个;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干的。:[
人、农K纪是革命的动JJl但他们真的都能参加革命山?必须由先党
外了浴血奋“卜光kfRl周,把光复的议囚献给人比。这就是白己对待
民众的观点。他川率地说,冗出为白己Ji这样的观,、Y,4忽视7姓高
价众单命觉悟的政治丁作,而侧里丁东卒1:作 风
1:磅起来严肃不伤占笑的袄庸使,杏之谈中不N地辫出了笑容。
他说,来哈巴罗夫斯克的时候,他只考虑过问扔;联揣军事合件的
问题,对朝鲜同内的全民抗战和I祖因解放作战问题却很少考虑过。现在
见到了企司令听了金司令的话,心里感到豁然开叫了。
他接着说:“仓司令,州率地说,我空想到门头山2力:舷,觉得八
有到白头山友判仪,才能尽到一点朝鲜人的本分。 女出普通兵也6f,做
州么事情都行,让我友白头队做你的部F吧。我愿战斗在白头山,找
死在白头山,埋葬在白头山。这是我的风愿*”他说着,UK9汪满7川
水。
我走出他的宿舍时对他说:
“分散在南满、东满、北满的朝鲜革命衬,现功名队[到一起来了,
再不要分散了,大家部紧密他携起手来,为期鲜而战吧。”



241页


同崔席健的台风给我留下了打;可磨灭的印象。他噶右UK泪说的
话,饱含总他多/1;术的风愿,那是他杠富人篱下的处境中仍想为本国
革命做川贡献的强烈肥望,是要推个t11—“个‘小;、团站在这个中心的
阉出,独立白主地进行革命的坚定4;格的思念。
这并不是往南健—·个人的愿望和意人。凡是朝鲜的儿产主义古,—4;
论是衣南满的还足众润或北满的,郁有着这个共问的愿哩利意志。
样庸健那么真诚川殷切地希望到[1久[U士战斗,表达了他刘我的
俏赖如期望, 表现了一。小‘意为朝鲜闹革命、为朝鲜而献洲/J爱囚热
情c
奋庸健的风愿v随着国际联漂的组建,大部分兑现/。自从在哈
比岁夫斯宛同我会帅以来,他就‘育扣我齐‘起。他那要到由头山太
战斗的风愿,就这梆变成了现实。
圭健也是我/1’远东不期而遇的北满战友之·。
存间际联军成守地、我有事到北野营去,碰见f姜健。他·看见
我,高义得简真不知道怎样J将,二路丫和二路军的军政干部看了郴
惊呆了。在北满的军政干部中,知道我‘d姜健关系的人,只有周保中
韧五军的几个指挥员。我和姜健是老相识,在满洲的时候就见过几久
两次远征北满时都见过他。
1938午美健已经是第五军第三帅第儿团的政委。他入伍不久,就
当了团级政治干部,可见领导上对他是多么信任了。
我们夜小哈尔U岭会议上提出/4、分队活动力针以后,第五举也
进行了整编,姜健被仟命为第二路军总指挥部直属警卫队的政治委RI



242页


警E队队长是朴格权。
我叙当见到来往于北满的通信员,就间姜健的情况,
的回答是健康、作战郡很好。姜健是五军里无人刁;院的人,
进步伙,有军事才能,前途无量的指挥员。他入伍仅两:
一个响哨n5的人物,一方面是因为他作战英勇机智,另—
他无限热爱人民群众。
每次都得到
都知道他是
年就能成0
方面是因为
群众都非常喜欢他,称赞他正五贝率,淳朴厚道。只要他带着队
伍走进居民点,老百姓就喊着“姜政委来了‘,热情地欢迎他,而且部
争先恐后地送子女加入他的队伍。足见他的队伍是深受群众爱戴的。之
所以如此,是因为姜健在部队里建立了严格的5dff。他的部下,组织
性、纪律性都根强。
他作战英勇,指挥有方,充分具备了军事指挥员的才能和素质。尤
其是小分队活动时期,他的军事才能表现得最突出。他特别善于组织
伏击战和截击败军列车的战斗‘。在小分队活动时期,他多次熟练地指
挥破击敌军列车、铁路、公路和仓库的战斗,给了敌人以沉重的打?6。
见到姜健的那无我们在黑龙江边聊了很长时间。
国际联军成立以后,姜健就和我在一起。我和他以及国际联军主
要指挥员佐的房子叫圈儿房。这是西伯利亚地方常见的圆柄式房子,中
间有走廊,四面困着一圈儿房间。我们常见面交谈,发现他不仅思考
和行动都根严谨,而且说话也很有条理很有风还。有人说他性格呆板
生硬,其实这是对他不了解的人说的。他性情沉稳冷静,正直淳朴,且
又感情丰富,富有人情昧。他提出自己的主张或看法,从不加任何修



243页


饰,打;返不盖,且言不讳。
他喜欢谈白乙的家乡。他的家乡是庆湖C道尚州。他十岁离开家
乡,们家乡的风土人情仍记得很洁楚、常常深情地怀念家乡。我有好
几次听他说,他的家女尚州是以盔产美泅、丝绸祁椰于顺著称的地方。
当他讲到家纳t美洲、丝绸和柿十,描述洛东江和俏高山风光,尤共
仍从他离乡时留下来结人家做童养媳的tR姐口;厂他聚刁;住两服发洲,淌
lHgK川来。这个外太上似于钉点呆板冷酷的人, ·谈起家乡,就像降
人—股抑制订;住院1洗近发,右如消泉陈潦,眶妮而谈。
像姜储这作列东约/J感情似火——样热烈的人,干革命也是火一什
热烈的。酷爱家乡的人,必然酚爱祖国;酷爱祖因的人,干革命也必
然是满脾热忱的。
我扣姜健的关系,在国际联军NjN史加发殷成丁热烈的向;仁友爱
关系。
对姜使,我特别佩服的是他的颖惹的宅李眼光利高度的窃任心。他
有丰留的军伞知识,八终谈到举李问题、作战问题,他就悦悦而谈,校
园自己的看法f口主张,及现出他是有真知灼N6t。
他说中间话非常流利,俄语也说得很好。他是刘北gf酋以后才力:
6k学俄语的,可是没过多久,就能跟苏联军育用俄语对话,也能冈比
为联的军事探典等饿文书7。他与汉字,也写自己造的简化尊:。
他头脑清晰,聪慧过人,苏联入列小冈人也都赞不绝u。
对姜健的进步,最高X的是余策。他相差健是师生关系,他在宁
安做地下工作时在 所私立学校当过 殿教师,教过姜健。



244页


”恰泰念私立学校时就是出兵拔茬的高J丈,把《三团演义》都黄得
混瓜烂熟。”全策十分得意地夸耀说。倍泰是姜健的本名。
失策棚姜健,一个是思师,一个足弟子,他们的品性也像一对李
/15d弟—样非常相倍。余策以刚五淖朴而有名*姜艘也不亚于他, ‘
树刚立淳朴。吧持原则,开腰刀:作的胆略、他们两个也刁;相上‘F,就
像“个棋子里压比米的。
解放后v姜健仟人民辉总参谋长时、他的属下有不少比他午纪大
得多,革命资历很深的干部,化都很敬重他待他都状语,出为他们
都知道他是革命原则件很强的人。
在原则件问题上,他对任何人都皂不妥协。不管是什么入,即使
是骨肉亲人,如果背离丫苹命原叭他也是绝不宽恕的。
金正日同志经常要求干部学习姜使对党和领袖的忠诚精神和革命
的原则件,是很对的”姜健是值得后来人学习的有才能的干部、深得
人小的尽事指挥员。可惜他牺牲得太—Y了,他要是迫活着,一定会为
武装力量的建设做出更大贡献的。
姜健儿革命献以了最后—”滴血。他—辈子从没有歇息过。 日本帝
闻主义灭亡后,他为了支援中囚革命,没有回国,作为吉东分区司令
员参加了东北解放战争。当队他以朝鲜人组建了许多部队。参加东
北解放战争的朝鲜入有25万。姜健一五度寝志食地工作, 以致患了胃
病。回国后做保安:船的ll练所二所所长工作的时候,因为胃病受了大
苦。为工作,他从来没有按时吃饭。因为他胃病严重,参加宴会则我
从不让他喝酒和汽水。



245页


为人民武装力量的建设,姜健建树F巨大的业绩。
汉城解放战斗的胜利、大囚解放战:l—的g2利,以及在战争第一阶
段我们的人民军取得的辉煌战果,都是与姜健的巴大贡献分不开的。
入K军判到洛东江界线的时候,姜健向我报告前线情况后说,冉
过儿天,可能回到故女淌州与姐组会而了。没想到他的这句话竟成了
’句遗言。1950年9月,他不幸战此在离故乡不远的地方。他牺4t则才
二十二岁。
姜健才华四溢,政治军事无所不能。我们有这样年轻有才华的总参谋长,苏联人都羡慕不已。他正当年华方富之时离开了我们,实在令人痛惜。
我们追授他以共和国英雄称号,并将第一中央军官学校命名为姜健军官学校,以永远传颂他的业绩。建国二十周年时,在沙里院市立了姜健的铜像。
失去了姜健,我无比沉痛,心如刀绞。至今我还常常怀念他。
抗日战士们向苏联远东训练基地集结的时候,东满的战友们一致渴望着能见到战斗在北满的朝鲜战友,北满的战友们也同样渴望同东满的战友会师。
我第一次到北野营的时候,从北满来的朝鲜游击队员都跑到宿舍外边来欢迎我。他们的绝大多数是我不认识的。在我离开北野营的时候,他们围着我不放我走的情景,仿佛是昨天的事,还记得很清楚。
北满的朝鲜战友,都把我们从东满来的人当祖国来的亲人看待。东满和北满,对我们朝鲜人来说,都是外国的疆土,但是,与北满相比,东满还是离朝鲜近,而且东满是朝鲜人开拓的,东满革命也是朝鲜人开始掀起的,所以,把东满当祖国的一部分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加上东满的抗日战士还跟我一起多次去过祖国,所以,北满战友们把我们当祖国来的亲人看待,也是很自然的。
我首次去北野营的时候,觉得最突出的人是蓄着小胡子的金龙化。他的小胡子,印象很深。再一个人是同样蓄着小胡子的滑稽大王崔勇进。他从队伍里走出一步,向我一个个地介绍他们的人,不拘形式,大大咧咧地逗人发笑,叫人一点也没有初次见面时的拘谨。
他介绍说,这个叫姜尚昊,记忆力数第一;这个叫金龙化和金大洪,是神枪手;这个叫张相龙、金智明、全奉瑞,他们屁股蛋子轻,像车轱辘转似的勤快;这个叫金曾东,是个有眼力的机灵鬼;他叫柳应三,是个种田的好把式。他就这样一语道破地点出了每个人的特点。后来事实证明,他的介绍都是很恰当的。
姜尚昊头脑清晰,聪明过人。金龙化和金大洪的确是有名的神枪手。张相龙、金智明、全奉瑞、朴宇燮、金阳春,都是勤奋能干的积极分子,不管什么任务,一拿到手就迅速敏捷地干完,决不拖延。在远东训练基地时,张相龙为我和金策跑了不少腿。柳应三确实是一个精于种地的行家。在北满时,他是主管游击队农业生产的,到了北野营,他仍参与副业地的大小事务。解放后,他还当过人民武装力量部的副业部长。
在训练基地,我还见到了崔敏哲和李宗山。李宗山又一次听到紧急集合的钟声,慌得从床上滚落到地上。大家听了捧腹大笑。
从北满来的女战士,大都是性格开朗的同志。北满有很多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人要是生活在这样辽阔的大地上,兴许性格也会变得非常开阔吧。她们还善于骑马。北满的女同志中,掌握无线技术最棒的是朴景淑和朴景玉,骑马最棒的是王玉环,听说李淑贞也是骑马的好手。许昌淑、全顺姬、张熙淑都是响当当的缝纫队员,李桂香是神枪手。
崔勇进介绍人的时候,总是脸带着滑稽的表情,说些打趣的话,令人发出一阵阵笑声。说崔勇进是个有趣的人,我在西间岛时早有所闻,真的见到他,觉得他比传闻还更有趣。
崔勇进是出名的战将和硬汉,在我们主力部队也很出名。在一次全歼乘轮船前去观察日军“讨伐队”高级将官及其随从的战斗中,他表现得特别英勇,从此就出了名。
他原则性很强。记不准他在北满是当团长还是当连长的时候,为了解决部队的口粮,他去找自卫团混事的父亲要粮食。他父亲原是拿枪打日本鬼子的独立军。独立军解散后,他放下武器回到了家。日本鬼子为了利用他在朝鲜人中间制造分裂,硬是逼他入了自卫团。崔勇进回家对父亲说,现在部队断了粮,需要拿点粮食回去。他父亲一口拒绝说,哪有粮食给你们。其实,他们家有一块地,口粮也充足,虽说不是富人家,却是不愁吃穿的过得去的一家。他父亲不给他粮食,是不是为了在别的自卫团员面前装出一副不私通游击队的样子,我不清楚。急性子的崔勇进听了父亲的话,怒不可遏地说:“当过独立军的父亲,这样做对吗?你应该比谁都积极帮助我们。我们抗日游击队,为了打倒日本鬼子,光复被侵略的祖国,忍受着吃不上饭,穿不上衣,睡不上觉的困难,风餐露宿,流着鲜血,跟日本鬼子打仗。对这样的游击队,谁不支援,谁就是逆贼。你要不给粮食,决不饶你。”
他父亲可能受了很大震动,送了他十五辆牛车的粮食。此后又给游击队送了很多粮食和武器。他的父亲,虽然挂着自卫团的牌子,却没有丢掉手持武器跟着独立军走南闯北时的爱国精神,不断地支援了游击队。后来,被日本鬼子杀害了。
国际联军时期,崔勇进在我的支队里当连长。他带领的第一连在各方面都名列前茅,连苏联人也都赞叹不已。他要求严格,争强好胜,工作积极,这使他成了很有名气的指挥员。
解放后,他在保卫平壤的重要岗位上卓有成效地进行了消灭敌特破坏分子的斗争;在平壤学院和中央保安干部学校忠实地进行了培养正规军骨干的工作。他任水产相时大大增加了水产品的生产。有一度他还当过副首相。
在训练基地,我还见到了过去我们派到北满去的老战友,那次会见是激动人心的。崔光、金京锡、全昌哲、朴洛权、近于顺、安贞淑等,都是我们在东满时派到北满去的。
崔光见了我就哭着说:“我们分别了多少年啊。将军,我身在北满,心却一直在白头山您的身边,无时无刻不在想您。这回,您赶我,我也决不走啦。”
国际联军成立后,他当了排长。我是在他做儿童局局长工作时认识他的。那时候,他曾带着儿童团演艺队到我部队来表演过。我们第一次远征北满的时候,他卸去了儿童局局长职务,加入了青年义勇军。他入伍的时候还以为子弹是跟弹壳一块被射出枪口的。他入伍就当了排长。
我还记得,在吊庙台作战的时候,他为了保护我,带领自己的排奔到腰沟营西头熬了一夜。之后又参加了老黑山战斗。去远东以前,他是周保中第五军指挥部警卫队的排长,深得周保中的爱护。
因为有这样的关系,为了在东北进行对日作战选拔人员的时候,周保中抢先要求,把姜健、崔光、朴洛权分配给他。
到了东北,姜健分任分区司令,崔光、朴洛权、南昌洙分别任团长。崔光的团驻扎在汪清县一带,吃的是伪满时日本人储存的高粱米。他们一面进行部队建设,一面进行战斗。当时有些人刁难崔光,说他的部队人数太多,超过了一县二百名队伍的规定人数。崔光就索性跳出县城,到农村去继续招兵买马,不断地扩大了队伍。他们那时候组建的武装队伍,为东北解放战争做出了很大贡献,也为我们国家的军队建设做出了很大贡献。
崔光的部队在敦化一带取得了辉煌战果。他们一面打仗,一面还建立了党组织和群众团体。
1946年初秋,我叫崔光选拔一批有才华的干才回国。他很快移交了自己的部队,带着二百来名选拔的人员回来了。金策和武亭在平壤车站迎接了他们,金正淑特意尽其心意准备了一顿饭为崔光洗尘。
崔光回国后任保安干部训练所第一所参谋长,后任朝鲜人民军第一师师长,参加了反对美帝国主义侵略的祖国解放战争。他为我国的军队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
崔光作为普通人,作为军事家,是信誓旦旦,尽忠竭力的。发生了“普韦布洛”号事件时,因为形势紧张,他整整一年不回家,在办公室里埋头工作。他是诚心诚意地献出一生拥护党和领袖的。在革命道路上他也经历了波折,也有过烦恼苦闷的时候,但始终没有变心。
崔光是我最珍惜和爱护的武官之一。金正日同志对他也是完全信赖,十分爱护和器重的。他已年逾古稀,金正日同志还任命他为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可见对他是多么信任和多么爱护和器重了。

我去远东训练基地时满以为能见到朴吉松和许亨植,但未能如愿,他们已在北满牺牲了,实在令人痛心。
许亨植是珠河游击队的创建人之一。北满的战友没有一个不知道他。对他,金策给我做了详细介绍。其中有一件事至今还仍不能忘记。在冬天向江南行军的路上,他曾罚自己执行了两次站岗放哨的任务。那次行军很艰苦,他为了减少战友们的疲劳,命所有指挥员都和战士一样站岗放哨,他自己也不例外。他们都没有表,不好掌握时间,便用烧香的办法量时间,烧一柱香换一次班。有一天夜里,许亨植轮到自己站岗,不料他错过了时间,第二天一早他就在队伍面前做了检讨,并宣布罚自己重站一次岗。当他夜里重新站岗的时候,有个战士看了心疼,便悄悄把点着的一柱香截掉了一半。许亨植知道了这事,对那个战士说,你为我着想,我感谢你,不过,革命队伍里只有一条纪律,人人都要遵守,不能有例外,这样,才能做到纪律严明。今天夜里,你和我都要再罚一次,认真反省反省。那天夜里,他们真的又罚自己站了一次岗。
他接到金策要他带队尽快赶到训练基地的通知后,为了执行最后一项作战计划,拖了些时间,不料,在一次战斗中壮烈牺牲,未能来到训练基地。
许亨植这样一个重要的指挥员的牺牲,是任何一场战斗的胜利都无法补偿的。尤其是在准备解放祖国的作战的时候,他的牺牲,是我们莫大的损失。
朴吉松原在汪清一带活动,后来到北满去当了支队长。他小时候就在吴仲和的带动下参加了秋收斗争和春荒斗争。他父亲朴德深是佃农,又是艄公。我跟他很熟,他曾多次用船给我们运过资源物资。
朴吉松当儿童局长时跟我接触比较多,所以很快就跟他搞熟了。他是个工作热情很高的青年,只做儿童局长的工作还不过瘾,总想找机会参加游击队。到我们第二次远征北满的时候,他就缠着我批准他入伍。我没有批准,却派他到罗子沟去做群众工作。当时罗子沟集结着许多从汪清、珲春一带的游击区疏散来的革命群众,而善于做群众工作的朴吉松,恰好是做这些群众工作的适当人选。
此后,通过通信员,听到了几次朴吉松的消息。
在罗子沟,他暴露后被关进了监狱。他虽然年纪不大,但在监狱里很好地坚持了斗争。后来,托病获得保释。接着秘密逃出罗子沟,去北满找我们部队。他翻越了老爷岭以后,因为找不到我们的行踪,吃了不少苦。后来在宁安县笑来地盘附近遇到活动在当地的一支游击队,就加入了这支队伍。
他组织观念强,是共青同盟组织生活的模范。他二十几岁就负起了支队长的重任,当时他的通信员是李宗山。
朴吉松支队是以英雄英勇善战而远近闻名的劲旅,他的支队里还有一支骑兵队,是敌人闻风丧胆的雄兵。
朴吉松紧张地处理了计划中的各项事宜后,开赴远东训练基地的时候,不幸被俘牺牲。李宗山从无线电里收到这个噩耗跑来告诉我。朴吉松在行军路上与敌人遭遇,在激战中受伤倒下。敌人拉走了昏迷不醒的朴吉松。如果他接到我们的通知立刻出发,是不会遇到这种不幸的,实在太可惜了。
解放后,我们把朴吉松的父亲,从罗子沟接到平壤来住。崔光和金顺玉要赡养他,开始办手续。金一知道了,提出要由他来奉养,他说,看在小分队活动时期他与这位老人的关系上,应当由他来奉养。两家互不相让,争执不下,最后找到我这来了。金一要求我来裁决。我为这些革命的第一代人所具有的崇高情义深受感动。我对金一说,朴吉松的父亲,不仅是你或崔光、金玉顺的父亲,而且是我们大家的父亲,我们大家都是他的儿女,我们应当共同赡养他老人家。这样,我们就请朴吉松的父亲住在当时部长、副部长一级的干部住的普通江边高级住房里,让他安度晚年。
要讲北满战友们的事情,是讲不完的。在远东训练基地时,我还见到了参加国际联军别动队同苏军共同执行过侦察任务的北满战友。洪春洙也是那个时候见到的。他原是独立军的一员,曾在平壤、江西、安岳、沙里院等地做过募捐工作。后加入游击队,他射击本领高,也善于做侦察工作。在祖国解放作战时,他一直战斗在最前线。
参加国际联军的朝鲜共产主义者,从前都分散在南满、东满和北满战斗,但在思想意志上都团结一致,同心协力地推动朝鲜革命取得了最后胜利。老爷岭虽是划分东南满和北满的分水岭,但它在朝鲜共产主义者的心灵中却未能画出什么界线。分别战斗在各地的朝鲜共产主义者,都一致表示要到白头山去作战,战死也要战死在白头山上。他们的这种意志,形成了保证我们队伍思想统一、团结一致的因素,对加强朝鲜革命的主体力量做出了伟大的贡献。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