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235頁


八來自北滿的戰友
到了D6巴羅夫斯克後,不是第一天就是第:天,安吉對我說:“告
康健已經來到,住在不遠的地方,正急切地等您來。他現在邁不知道
您來了,要是知道了,會一口氣跑未看您的。”我也非常想見到他。他
懷余策、姜侵、許亨拍、朴吉松’樣,也是我很早就渴望會K66戰友。
我們右間島的D1候,進行了第二次北滿遠征。其主要目的之—“,是
要會見余策祁崔商健等戰;L在北滿的朝鮮戰友,支援他們的1令。姐
是根遺飽,出於難以預料的恬況,未能見到他們。
崔庸健也曾四次派人同我們聯繫,但都未能成功。其中一人來到
軟化後返回去了。
在東南滿祁北滿的許多地方分別活動的朝鮮共產主義考們要互tH
建立聯繫,互相團結合作,互4n交流相支援,是我們大家共同的心願
和要求。
在庸健是在北滿為抗日聯軍的建設起了主導作用的功臣之一。他
是建立抗日聯軍第四軍祁第七軍的主要人物。來遠東以前,他是輩的
參謀長。
第一個給我介紹崔庸健的是黃埔軍校畢業的撲勳。我們在安囚建
立反日遊擊隊後加緊練兵的時候,最大的困難是缺少軍事教官。雖然



236頁


建立/遊It隊仍能夠訓練部隊的不多專家5D只有—個人。
筏祁車光;紮撲勳湊到 起,就談論找軍半年家的問題,也就很
L1然地講到了樓庸健。
補勳說,孫中山逝世後,囚共合作破裂,黃lA3:位的鑰鮮舌·年山
都隨之走散了。其中引人淪目的人物是鎂秋船,足黃湘軍校的訓練故
官。這汁的人才只要再有一兩個人、我們就能解決很大問題,可惜就
是不知道他現在d:什麼地方做什麼。
後來才知道,這個崔秋海就是崔康健的另一個名字。崔庸健除f
這個名字以外還有餘志剛、崔1J泉這杆的名字。
我‘聽到往庸健D到fn合巴歲大斯克,就況,何必等他來呢,音
艙我們先去找他。
我跟著安人剛水進崔庸健的宿舍,他隨地站趙來呆呆地望了我半
天。只見他膀閱腰咀,身材魁偉,是個武官職的大漢。
“在滿洲木見到的余司令,到俄歲斯農刀相會。”他拇著我的於說道,
這就算是間我判招呼了。我石見他的兩BK間著拍光。
他說,聽說金司令很快就到,沒想到仍;已經米了。他一再道歉,說
他沒有矢來殲訪。
“跟金司令一起戰Jf,是我平今的鳳願。
多高興。但願uR們不要再分手了。”
他參加革命以來,經歷了很多波折。
他和我一樣,也是從參加學生運動,開始了革命鬥爭的。他念中
學的時候,領頭發動了反對美匡1人校長的同盟罷課,把那個美國人僅



237頁


長叮跑丁。4x41於H本官廳的干涉,崔庸健等領導發動了罷課的學生
都被學校開除了。此後,雀庸健參加了三一人民起義,參與/反H
書刊的發行工作,因而也嘗到了蹲監獄的苦陳。後來,到漢城過f一
股、偶然結識了流亡耀郎訓5時政府的1。作員,向他相處得很親密,約
好了跟他“趙行動‘:這樣,他就yK著那個工作員,離升了7R闌,投奔
流廣蔔消的屆時政府去r。
他艱難地來到了懶每,但是石了臨時政府的所作所為,他大夫所
理,毅然投入丫共產主義運動。他在1命中取得了一定的軍事經驗,但
也意識到, 勺離井他國時所飽的誓此陳複囚棋的韌衷不向, 白己越來
越深深地捲入丁中國革命。當時、住在:rI同關內的朝鮮青午、都對中
國革命抱著很大的期望。
崔庸健在回憶過去的N假說,為別例鬧革命,雖然也感到自豪而
有意義,但總是擺脫不掉一種被擠到邊緣去的憫恨情緒。有時候還畫
上一個中國革命也是朝鮮革命、朝鮮革命也是中國革命這樣的等式來
自圓其說,4x無論trl何也甩不掉一種總覺得自己背離他國越米越遠的
歉疚之感。
當孫中山提出聯蘇聯共扶助J:農的政策,依靠閩共合作打倒北洋
政府,建立國民革命政府的時候,崔庸健積極參加了這場革命。當g4
他LA為,只要北伐成功, 閩比革命勢力掌踞了cfI國胳L地方,就會出
現有利於朝鮮獨立的太好形勢。姐是,局勢並沒有照他的希望發展。孫
中山逝世後,蔣介石破壞了國共合作,對共產黨人開始了大屠汞。他
屠殺共產黨人、是不問同籍的。當時在中國關內被蔣介石屠殺的朝鮮



238頁


青年就不少。
崔庸健也幾經死裏逃生,輾轉逃出了大層苯的旋風席捲的脂風血
而的關內,徑直到丫北滿。他十分後悔地IX, 當時沒有去間島,徑立
去Y4L滿,是如同迷失/航路的失策c
“如果那個時候去了間島,一定會受早見到金司令,也會為朝鮮革
命多做點貢獻。想起術太可怕丁,真是一生一‘世的憾事。’
我對他說,我沒有早遇到休這樣的軍事專家,十分惋惜。如興東
滿幹有7金策、崔庸健這樣的入d,我們肯定能為朝鮮革命做出生多
的貢獻。已經過士的,讓它過去吧。北滿幸虧有你這作的骨幹燃起/
抗B6t烈火,使那裏的朝鮮人有了革命的覺悟,也壯大了那裏的抗聯
隊伍。群眾有了革命的覺悟,朝鮮革命就有了基礎,這對中固革命也
有好處。我仟I不要化朝鮮革命祁小因革命分開來看。在中國疆土亡進
行革命的情況下,向中國共產主義者的聯合鬥爭,間中國其他抗日力
量的聯合戰線,是不能不重視的*你們在北滿做的事情,既是為解放
中圍的,也是為解放朝鮮的。
崔庸健說,迄今為川:,他最難忍受的是孤獨感。我問他別L麼感
到孤獨。他說,故人那麼強大,革命的前程又那麼遙遠、加—亡自己的
周圍全是中國人, 自然是感到孤獨的。感到孤獨難受的時候,就想起
戰鬥在白頭山的朝鮮其產主義者。
聽了他的話,我吏理解了他曾四次派人找我的JC、情。
他接著說,看到祖國光復會十·大綱領,受了很大的震動,吏急刁;
可耐地想棄到白頭山去跟我們一起戰鬥,認為這樣才能為朝鮮革命做



239頁


比更大的貞獻。如果去巧;成,就決定找到我的部隊,加強同我的聯繫。
找對他說明/我也為見到北滿的朝鮮戰友,1935年進行第…眾北
滿遠徵購情況。
那天,我們的話題轉到了3()年代初在東滿扣北滿東奔西定地籌備
建立武裝隊伍的往事。
栓康健說,他在北滿的農民群眾中辦丁訓練所,也5R織了武裝隊
證,們閱為很難擴亢力量,賀了不少小恩n老早就聽說金司令提出了
全民抗戰的主張,不知要靠什麼辦法發動全體民眾投入抗戰,希望聽
聽我的打算。
我對他說,現在,朝鮮民族的人多數已到了癇苦的極限、那渴繼
著民族的紅火。這就是今天朝鮮的現實。只要把這些民眾武裝起來,就
能組成幾十萬大舉。怎作戰裝他們呢?要到處建立迪做工邊搞武裝活
動的半軍事組織,]:業區建立[人部隊,農村建立農民部隊,城市經
大學生部隊。從3()牛代後半期開的,朝鮮北部地R已經建立了生產遊
擊隊和工人夾擊隊開巳已經開6h f活動。將來要在全國各地都建立
這帳的組織。誰去建立?要把在抗U武裝鬥爭中鍛煉出來的骨幹分子
派到各個地方去。
我接著說,這並不是遙遠的將來的事情。現在的世界形勢正朗著
加速日個帝國主義滅廣:的方向發族。U前, 日本還齊間中國”個國家
門恢,們它遲早會發動更大的戰爭。它的浸華戰爭的前途還很渺茫,如
果它再發動更大的戰爭,那麼必然導致日本滅亡的後果。可見,最後
決戰的時刻在近幾年之內必定會到來,那時候,就要配合朝鮮革命的

240頁


主力朝鮮人K革命守的總攻勢,把全困的抗戰組織都發動起衣開展
全民抗戰,用這種方法之訂最後的決戰。這就是我的他圖解放作戰的
計畫,是我的依席L1己的力量爭取匡I家獨立的路線。
聽完我的話,鐵康健說他的L(眾觀點似乎有問題。他說,迄今為
止,他把祖因人民只石作是拯救的材象.沒有看作是解放作戰的承JLI
告。認為革命是只有先覺分門能門江個;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幹的。:[
人、農K紀是革命的動JJl但他們真的都能參加革命山?必須由先黨
外了浴血奮“卜光kfRl周,把光復的議囚獻給人比。這就是白己對待
民眾的觀點。他川率地說,冗出為白己Ji這樣的觀,、Y,4忽視7姓高
價眾單命覺悟的政治丁作,而側裏丁東卒1:作 風
1:磅起來嚴肅不傷占笑的襖庸使,杏之談中不N地辮出了笑容。
他說,來哈巴羅夫斯克的時候,他只考慮過問扔;聯揣軍事合件的
問題,對朝鮮同內的全民抗戰和I祖因解放作戰問題卻很少考慮過。現在
見到了企司令聽了金司令的話,心裏感到豁然開叫了。
他接著說:“倉司令,州率地說,我空想到門頭山2力:舷,覺得八
有到白頭山友判儀,才能盡到一點朝鮮人的本分。 女出普通兵也6f,做
州麼事情都行,讓我友白頭隊做你的部F吧。我願戰鬥在白頭山,找
死在白頭山,埋葬在白頭山。這是我的風願*”他說著,UK9汪滿7川
水。
我走出他的宿舍時對他說:
“分散在南滿、東滿、北滿的朝鮮革命襯,現功名隊[到一起來了,
再不要分散了,大家部緊密他攜起手來,為期鮮而戰吧。”



241頁


同崔席健的颱風給我留下了打;可磨滅的印象。他噶右UK淚說的
話,飽含總他多/1;術的風願,那是他杠富人籬下的處境中仍想為本國
革命做川貢獻的強烈肥望,是要推個t11—“個‘小;、團站在這個中心的
閹出,獨立白主地進行革命的堅定4;格的思念。
這並不是往南健—·個人的願望和意人。凡是朝鮮的兒產主義古,—4;
論是衣南滿的還足眾潤或北滿的,鬱有著這個共問的願哩利意志。
樣庸健那麼真誠川殷切地希望到[1久[U士戰鬥,表達了他劉我的
俏賴如期望, 表現了一。小‘意為朝鮮鬧革命、為朝鮮而獻洲/J愛囚熱
情c
奮庸健的風願v隨著國際聯漂的組建,大部分兌現/。自從在哈
比歲夫斯宛同我會帥以來,他就‘育扣我齊‘起。他那要到由頭山太
戰鬥的風願,就這梆變成了現實。
圭健也是我/1’遠東不期而遇的北滿戰友之·。
存間際聯軍成守地、我有事到北野營去,碰見f薑健。他·看見
我,高義得簡真不知道怎樣J將,二路丫和二路軍的軍政幹部看了郴
驚呆了。在北滿的軍政幹部中,知道我‘d薑健關係的人,只有周保中
韌五軍的幾個指揮員。我和薑健是老相識,在滿洲的時候就見過幾久
兩次遠征北滿時都見過他。
1938午美健已經是第五軍第三帥第兒團的政委。他入伍不久,就
當了團級政治幹部,可見領導上對他是多麼信任了。
我們夜小哈爾U嶺會議上提出/4、分隊活動力針以後,第五舉也
進行了整編,薑健被仟命為第二路軍總指揮部直屬警衛隊的政治委RI



242頁


警E隊隊長是朴格權。
我敘當見到來往于北滿的通信員,就間薑健的情況,
的回答是健康、作戰郡很好。姜健是五軍裏無人刁;院的人,
進步夥,有軍事才能,前途無量的指揮員。他入伍僅兩:
一個響哨n5的人物,一方面是因為他作戰英勇機智,另—
他無限熱愛人民群眾。
每次都得到
都知道他是
年就能成0
方面是因為
群眾都非常喜歡他,稱讚他正五貝率,淳樸厚道。只要他帶著隊
伍走進居民點,老百姓就喊著“姜政委來了‘,熱情地歡迎他,而且部
爭先恐後地送子女加入他的隊伍。足見他的隊伍是深受群眾愛戴的。之
所以如此,是因為姜健在部隊裏建立了嚴格的5dff。他的部下,組織
性、紀律性都根強。
他作戰英勇,指揮有方,充分具備了軍事指揮員的才能和素質。尤
其是小分隊活動時期,他的軍事才能表現得最突出。他特別善於組織
伏擊戰和截擊敗軍列車的戰鬥‘。在小分隊活動時期,他多次熟練地指
揮破擊敵軍列車、鐵路、公路和倉庫的戰鬥,給了敵人以沉重的打?6。
見到薑健的那無我們在黑龍江邊聊了很長時間。
國際聯軍成立以後,薑健就和我在一起。我和他以及國際聯軍主
要指揮員佐的房子叫圈兒房。這是西伯利亞地方常見的圓柄式房子,中
間有走廊,四面困著一圈兒房間。我們常見面交談,發現他不僅思考
和行動都根嚴謹,而且說話也很有條理很有風還。有人說他性格呆板
生硬,其實這是對他不瞭解的人說的。他性情沉穩冷靜,正直淳樸,且
又感情豐富,富有人情昧。他提出自己的主張或看法,從不加任何修



243頁


飾,打;返不蓋,且言不諱。
他喜歡談白乙的家鄉。他的家鄉是慶湖C道尚州。他十歲離開家
鄉,們家鄉的風土人情仍記得很潔楚、常常深情地懷念家鄉。我有好
幾次聽他說,他的家女尚州是以盔產美泅、絲綢祁椰於順著稱的地方。
當他講到家納t美洲、絲綢和柿十,描述洛東江和俏高山風光,尤共
仍從他離鄉時留下來結人家做童養媳的tR姐口;廠他聚刁;住兩服發洲,淌
lHgK川來。這個外太上似於釘點呆板冷酷的人, ·談起家鄉,就像降
人—股抑制訂;住院1洗近發,右如消泉陳潦,眶妮而談。
像姜儲這作列東約/J感情似火——樣熱烈的人,幹革命也是火一什
熱烈的。酷愛家鄉的人,必然酚愛祖國;酷愛祖因的人,幹革命也必
然是滿脾熱忱的。
我扣薑健的關係,在國際聯軍NjN史加發殷成丁熱烈的向;仁友愛
關係。
對薑使,我特別佩服的是他的穎惹的宅李眼光利高度的竊任心。他
有豐留的軍傘知識,八終談到舉李問題、作戰問題,他就悅悅而談,校
園自己的看法f口主張,及現出他是有真知灼N6t。
他說中間話非常流利,俄語也說得很好。他是劉北gf酋以後才力:
6k學俄語的,可是沒過多久,就能跟蘇聯軍育用俄語對話,也能岡比
為聯的軍事探典等餓文書7。他與漢字,也寫自己造的簡化尊:。
他頭腦清晰,聰慧過人,蘇聯入列小岡人也都贊不絕u。
對姜健的進步,最高X的是餘策。他相差健是師生關係,他在寧
安做地下工作時在 所私立學校當過 殿教師,教過薑健。



244頁


”恰泰念私立學校時就是出兵拔茬的高J丈,把《三團演義》都黃得
混瓜爛熟。”全策十分得意地誇耀說。倍泰是薑健的本名。
失策棚薑健,一個是思師,一個足弟子,他們的品性也像一對李
/15d弟—樣非常相倍。余策以剛五淖朴而有名*薑艘也不亞於他, ‘
樹剛立淳樸。吧持原則,開腰刀:作的膽略、他們兩個也刁;相上‘F,就
像“個棋子裏壓比米的。
解放後v薑健仟人民輝總參謀長時、他的屬下有不少比他午紀大
得多,革命資歷很深的幹部,化都很敬重他待他都狀語,出為他們
都知道他是革命原則件很強的人。
在原則件問題上,他對任何人都皂不妥協。不管是什麼入,即使
是骨肉親人,如果背離丫蘋命原叭他也是絕不寬恕的。
金正日同志經常要求幹部學習姜使對党和領袖的忠誠精神和革命
的原則件,是很對的”薑健是值得後來人學習的有才能的幹部、深得
人小的盡事指揮員。可惜他犧牲得太—Y了,他要是迫活著,一定會為
武裝力量的建設做出更大貢獻的。
姜健兒革命獻以了最後—”滴血。他—輩子從沒有歇息過。 日本帝
聞主義滅亡後,他為了支援中囚革命,沒有回國,作為吉東分區司令
員參加了東北解放戰爭。當隊他以朝鮮人組建了許多部隊。參加東
北解放戰爭的朝鮮入有25萬。薑健一五度寢志食地工作, 以致患了胃
病。回國後做保安:船的ll練所二所所長工作的時候,因為胃病受了大
苦。為工作,他從來沒有按時吃飯。因為他胃病嚴重,參加宴會則我
從不讓他喝酒和汽水。



245頁


為人民武裝力量的建設,姜健建樹F巨大的業績。
漢城解放戰鬥的勝利、大囚解放戰:l—的g2利,以及在戰爭第一階
段我們的人民軍取得的輝煌戰果,都是與姜健的巴大貢獻分不開的。
入K軍判到洛東江界線的時候,姜健向我報告前線情況後說,冉
過兒天,可能回到故女淌州與姐組會而了。沒想到他的這句話竟成了
’句遺言。1950年9月,他不幸戰此在離故鄉不遠的地方。他犧4t則才
二十二歲。
姜健才華四溢,政治軍事無所不能。我們有這樣年輕有才華的總參謀長,蘇聯人都羡慕不已。他正當年華方富之時離開了我們,實在令人痛惜。
我們追授他以共和國英雄稱號,並將第一中央軍官學校命名為姜健軍官學校,以永遠傳頌他的業績。建國二十周年時,在沙裏院市立了薑健的銅像。
失去了薑健,我無比沉痛,心如刀絞。至今我還常常懷念他。
抗日戰士們向蘇聯遠東訓練基地集結的時候,東滿的戰友們一致渴望著能見到戰鬥在北滿的朝鮮戰友,北滿的戰友們也同樣渴望同東滿的戰友會師。
我第一次到北野營的時候,從北滿來的朝鮮遊擊隊員都跑到宿舍外邊來歡迎我。他們的絕大多數是我不認識的。在我離開北野營的時候,他們圍著我不放我走的情景,仿佛是昨天的事,還記得很清楚。
北滿的朝鮮戰友,都把我們從東滿來的人當祖國來的親人看待。東滿和北滿,對我們朝鮮人來說,都是外國的疆土,但是,與北滿相比,東滿還是離朝鮮近,而且東滿是朝鮮人開拓的,東滿革命也是朝鮮人開始掀起的,所以,把東滿當祖國的一部分看,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加上東滿的抗日戰士還跟我一起多次去過祖國,所以,北滿戰友們把我們當祖國來的親人看待,也是很自然的。
我首次去北野營的時候,覺得最突出的人是蓄著小鬍子的金龍化。他的小鬍子,印象很深。再一個人是同樣蓄著小鬍子的滑稽大王崔勇進。他從隊伍裏走出一步,向我一個個地介紹他們的人,不拘形式,大大咧咧地逗人發笑,叫人一點也沒有初次見面時的拘謹。
他介紹說,這個叫姜尚昊,記憶力數第一;這個叫金龍化和金大洪,是神槍手;這個叫張相龍、金智明、全奉瑞,他們屁股蛋子輕,像車軲轆轉似的勤快;這個叫金曾東,是個有眼力的機靈鬼;他叫柳應三,是個種田的好把式。他就這樣一語道破地點出了每個人的特點。後來事實證明,他的介紹都是很恰當的。
姜尚昊頭腦清晰,聰明過人。金龍化和金大洪的確是有名的神槍手。張相龍、金智明、全奉瑞、樸宇燮、金陽春,都是勤奮能幹的積極分子,不管什麼任務,一拿到手就迅速敏捷地幹完,決不拖延。在遠東訓練基地時,張相龍為我和金策跑了不少腿。柳應三確實是一個精于種地的行家。在北滿時,他是主管遊擊隊農業生產的,到了北野營,他仍參與副業地的大小事務。解放後,他還當過人民武裝力量部的副業部長。
在訓練基地,我還見到了崔敏哲和李宗山。李宗山又一次聽到緊急集合的鐘聲,慌得從床上滾落到地上。大家聽了捧腹大笑。
從北滿來的女戰士,大都是性格開朗的同志。北滿有很多一望無際的大平原。人要是生活在這樣遼闊的大地上,興許性格也會變得非常開闊吧。她們還善於騎馬。北滿的女同志中,掌握無線技術最棒的是朴景淑和朴景玉,騎馬最棒的是王玉環,聽說李淑貞也是騎馬的好手。許昌淑、全順姬、張熙淑都是響噹噹的縫紉隊員,李桂香是神槍手。
崔勇進介紹人的時候,總是臉帶著滑稽的表情,說些打趣的話,令人發出一陣陣笑聲。說崔勇進是個有趣的人,我在西間島時早有所聞,真的見到他,覺得他比傳聞還更有趣。
崔勇進是出名的戰將和硬漢,在我們主力部隊也很出名。在一次全殲乘輪船前去觀察日軍“討伐隊”高級將官及其隨從的戰鬥中,他表現得特別英勇,從此就出了名。
他原則性很強。記不准他在北滿是當團長還是當連長的時候,為了解決部隊的口糧,他去找自衛團混事的父親要糧食。他父親原是拿槍打日本鬼子的獨立軍。獨立軍解散後,他放下武器回到了家。日本鬼子為了利用他在朝鮮人中間製造分裂,硬是逼他入了自衛團。崔勇進回家對父親說,現在部隊斷了糧,需要拿點糧食回去。他父親一口拒絕說,哪有糧食給你們。其實,他們家有一塊地,口糧也充足,雖說不是富人家,卻是不愁吃穿的過得去的一家。他父親不給他糧食,是不是為了在別的自衛團員面前裝出一副不私通遊擊隊的樣子,我不清楚。急性子的崔勇進聽了父親的話,怒不可遏地說:“當過獨立軍的父親,這樣做對嗎?你應該比誰都積極幫助我們。我們抗日遊擊隊,為了打倒日本鬼子,光復被侵略的祖國,忍受著吃不上飯,穿不上衣,睡不上覺的困難,風餐露宿,流著鮮血,跟日本鬼子打仗。對這樣的遊擊隊,誰不支援,誰就是逆賊。你要不給糧食,決不饒你。”
他父親可能受了很大震動,送了他十五輛牛車的糧食。此後又給遊擊隊送了很多糧食和武器。他的父親,雖然掛著自衛團的牌子,卻沒有丟掉手持武器跟著獨立軍走南闖北時的愛國精神,不斷地支援了遊擊隊。後來,被日本鬼子殺害了。
國際聯軍時期,崔勇進在我的支隊裏當連長。他帶領的第一連在各方面都名列前茅,連蘇聯人也都讚歎不已。他要求嚴格,爭強好勝,工作積極,這使他成了很有名氣的指揮員。
解放後,他在保衛平壤的重要崗位上卓有成效地進行了消滅敵特破壞分子的鬥爭;在平壤學院和中央保安幹部學校忠實地進行了培養正規軍骨幹的工作。他任水產相時大大增加了水產品的生產。有一度他還當過副首相。
在訓練基地,我還見到了過去我們派到北滿去的老戰友,那次會見是激動人心的。崔光、金京錫、全昌哲、朴洛權、近于順、安貞淑等,都是我們在東滿時派到北滿去的。
崔光見了我就哭著說:“我們分別了多少年啊。將軍,我身在北滿,心卻一直在白頭山您的身邊,無時無刻不在想您。這回,您趕我,我也決不走啦。”
國際聯軍成立後,他當了排長。我是在他做兒童局局長工作時認識他的。那時候,他曾帶著兒童團演藝隊到我部隊來表演過。我們第一次遠征北滿的時候,他卸去了兒童局局長職務,加入了青年義勇軍。他入伍的時候還以為子彈是跟彈殼一塊被射出槍口的。他入伍就當了排長。
我還記得,在吊廟台作戰的時候,他為了保護我,帶領自己的排奔到腰溝營西頭熬了一夜。之後又參加了老黑山戰鬥。去遠東以前,他是周保中第五軍指揮部警衛隊的排長,深得周保中的愛護。
因為有這樣的關係,為了在東北進行對日作戰選拔人員的時候,周保中搶先要求,把姜健、崔光、朴洛權分配給他。
到了東北,姜健分任分區司令,崔光、朴洛權、南昌洙分別任團長。崔光的團駐紮在汪清縣一帶,吃的是偽滿時日本人儲存的高粱米。他們一面進行部隊建設,一面進行戰鬥。當時有些人刁難崔光,說他的部隊人數太多,超過了一縣二百名隊伍的規定人數。崔光就索性跳出縣城,到農村去繼續招兵買馬,不斷地擴大了隊伍。他們那時候組建的武裝隊伍,為東北解放戰爭做出了很大貢獻,也為我們國家的軍隊建設做出了很大貢獻。
崔光的部隊在敦化一帶取得了輝煌戰果。他們一面打仗,一面還建立了黨組織和群眾團體。
1946年初秋,我叫崔光選拔一批有才華的幹才回國。他很快移交了自己的部隊,帶著二百來名選拔的人員回來了。金策和武亭在平壤車站迎接了他們,金正淑特意盡其心意準備了一頓飯為崔光洗塵。
崔光回國後任保安幹部訓練所第一所參謀長,後任朝鮮人民軍第一師師長,參加了反對美帝國主義侵略的祖國解放戰爭。他為我國的軍隊建設立下了汗馬功勞。
崔光作為普通人,作為軍事家,是信誓旦旦,盡忠竭力的。發生了“普韋布洛”號事件時,因為形勢緊張,他整整一年不回家,在辦公室裏埋頭工作。他是誠心誠意地獻出一生擁護党和領袖的。在革命道路上他也經歷了波折,也有過煩惱苦悶的時候,但始終沒有變心。
崔光是我最珍惜和愛護的武官之一。金正日同志對他也是完全信賴,十分愛護和器重的。他已年逾古稀,金正日同志還任命他為朝鮮人民軍總參謀長,可見對他是多麼信任和多麼愛護和器重了。

我去遠東訓練基地時滿以為能見到朴吉松和許亨植,但未能如願,他們已在北滿犧牲了,實在令人痛心。
許亨植是珠河遊擊隊的創建人之一。北滿的戰友沒有一個不知道他。對他,金策給我做了詳細介紹。其中有一件事至今還仍不能忘記。在冬天向江南行軍的路上,他曾罰自己執行了兩次站崗放哨的任務。那次行軍很艱苦,他為了減少戰友們的疲勞,命所有指揮員都和戰士一樣站崗放哨,他自己也不例外。他們都沒有表,不好掌握時間,便用燒香的辦法量時間,燒一柱香換一次班。有一天夜裏,許亨植輪到自己站崗,不料他錯過了時間,第二天一早他就在隊伍面前做了檢討,並宣佈罰自己重站一次崗。當他夜裏重新站崗的時候,有個戰士看了心疼,便悄悄把點著的一柱香截掉了一半。許亨植知道了這事,對那個戰士說,你為我著想,我感謝你,不過,革命隊伍裏只有一條紀律,人人都要遵守,不能有例外,這樣,才能做到紀律嚴明。今天夜裏,你和我都要再罰一次,認真反省反省。那天夜裏,他們真的又罰自己站了一次崗。
他接到金策要他帶隊儘快趕到訓練基地的通知後,為了執行最後一項作戰計畫,拖了些時間,不料,在一次戰鬥中壯烈犧牲,未能來到訓練基地。
許亨植這樣一個重要的指揮員的犧牲,是任何一場戰鬥的勝利都無法補償的。尤其是在準備解放祖國的作戰的時候,他的犧牲,是我們莫大的損失。
朴吉松原在汪清一帶活動,後來到北滿去當了支隊長。他小時候就在吳仲和的帶動下參加了秋收鬥爭和春荒鬥爭。他父親朴德深是佃農,又是艄公。我跟他很熟,他曾多次用船給我們運過資源物資。
朴吉松當兒童局長時跟我接觸比較多,所以很快就跟他搞熟了。他是個工作熱情很高的青年,只做兒童局長的工作還不過癮,總想找機會參加遊擊隊。到我們第二次遠征北滿的時候,他就纏著我批准他入伍。我沒有批准,卻派他到羅子溝去做群眾工作。當時羅子溝集結著許多從汪清、琿春一帶的遊擊區疏散來的革命群眾,而善於做群眾工作的朴吉松,恰好是做這些群眾工作的適當人選。
此後,通過通信員,聽到了幾次朴吉松的消息。
在羅子溝,他暴露後被關進了監獄。他雖然年紀不大,但在監獄裏很好地堅持了鬥爭。後來,託病獲得保釋。接著秘密逃出羅子溝,去北滿找我們部隊。他翻越了老爺嶺以後,因為找不到我們的行蹤,吃了不少苦。後來在寧安縣笑來地盤附近遇到活動在當地的一支遊擊隊,就加入了這支隊伍。
他組織觀念強,是共青同盟組織生活的模範。他二十幾歲就負起了支隊長的重任,當時他的通信員是李宗山。
朴吉松支隊是以英雄英勇善戰而遠近聞名的勁旅,他的支隊裏還有一支騎兵隊,是敵人聞風喪膽的雄兵。
朴吉鬆緊張地處理了計畫中的各項事宜後,開赴遠東訓練基地的時候,不幸被俘犧牲。李宗山從無線電裏收到這個噩耗跑來告訴我。朴吉松在行軍路上與敵人遭遇,在激戰中受傷倒下。敵人拉走了昏迷不醒的朴吉松。如果他接到我們的通知立刻出發,是不會遇到這種不幸的,實在太可惜了。
解放後,我們把朴吉松的父親,從羅子溝接到平壤來住。崔光和金順玉要贍養他,開始辦手續。金一知道了,提出要由他來奉養,他說,看在小分隊活動時期他與這位元老人的關係上,應當由他來奉養。兩家互不相讓,爭執不下,最後找到我這來了。金一要求我來裁決。我為這些革命的第一代人所具有的崇高情義深受感動。我對金一說,朴吉松的父親,不僅是你或崔光、金玉順的父親,而且是我們大家的父親,我們大家都是他的兒女,我們應當共同贍養他老人家。這樣,我們就請朴吉松的父親住在當時部長、副部長一級的幹部住的普通江邊高級住房裏,讓他安度晚年。
要講北滿戰友們的事情,是講不完的。在遠東訓練基地時,我還見到了參加國際聯軍別動隊同蘇軍共同執行過偵察任務的北滿戰友。洪春洙也是那個時候見到的。他原是獨立軍的一員,曾在平壤、江西、安岳、沙裏院等地做過募捐工作。後加入遊擊隊,他射擊本領高,也善於做偵察工作。在祖國解放作戰時,他一直戰鬥在最前線。
參加國際聯軍的朝鮮共產主義者,從前都分散在南滿、東滿和北滿戰鬥,但在思想意志上都團結一致,同心協力地推動朝鮮革命取得了最後勝利。老爺嶺雖是劃分東南滿和北滿的分水嶺,但它在朝鮮共產主義者的心靈中卻未能畫出什麼界線。分別戰鬥在各地的朝鮮共產主義者,都一致表示要到白頭山去作戰,戰死也要戰死在白頭山上。他們的這種意志,形成了保證我們隊伍思想統一、團結一致的因素,對加強朝鮮革命的主體力量做出了偉大的貢獻。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