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四 民族的靈魂
40年代前半期,朝鮮民族的命運處在十字路口;能不能作為一個民族繼續存在、能不能復活被蹂躪的民族性。不改姓,不拜神社,不使用日本語言就別想活下去,這就是強加在朝鮮人民身上的命運。
我國的愛國人士和進步知識份子在這樣悲慘的情況下,遙望著抗日統帥金日成將軍所在的白頭山,為堅守民族靈魂進行的不懈鬥爭。
下面記述偉大領袖金日成同志有關這方面的回憶:
進入40年代,日本帝國主義更加瘋狂地推行“皇民化”政策。所謂“皇民化”,就是把朝鮮人同化為日本人。他們企圖用幾十年時間使具有五千年歷史的朝鮮民族日本化。他們的殖民化政策是多麼兇殘,這是不言而喻的。
向進入國民學校的新生教唱的第一支歌是有關膏藥旗的歌。這樣從上學時起,日本帝國主義就強行灌輸“忠君”思想。他們將以自盡表示竭盡“忠義”的狂妄的天皇主義者乃木的故事編入孩子們的教科書。為了灌輸“忠君”思想,把乃木這類軍國主義頭子當作忠君的典型。“皇國臣民誓詞”和“皇國臣民體操”,也都充滿著把朝鮮人同化為日本人的內容。
資源被掠奪,使人心痛欲裂。他們瘋狂掠奪我們的自然資源,甚至劫走銅碗、黃銅羹匙、黃銅筷子、祭桌上的銅燭臺和銅酒盅,還從女人的頭上拔走發簪。
過去,金剛山有許多幾百年的老樹。可是,日本發動侵華戰爭以後,連這座名山寺院周圍的老樹也都砍走了。
他們搶走的財富是難以計數的。對此,朝鮮人怎能不義憤填膺。
更為令人痛恨的是日本人為了扼殺朝鮮人的民族性,幹出了種種可惡的勾當。諸如:必須穿彩色服裝啦,必須改名換姓啦,要“常用國語”啦,必須“參拜神社”啦,還必須搞“中午默禱”啦,等等。欺人最甚的是強迫朝鮮人別說朝鮮語而說日本語。民族的特徵,首先表現在血統和語言的共同性上。離開我國的民族語言,這個民族就意味著被消滅。
當時,日本帝國主義者提出“內鮮一體始於常用國語”的謬論,人民不僅在官廳、會社、學校和工廠,就是在家庭和教堂,甚至在澡堂也必須使用日語。《皇民日報》是專門普及“國語”的報紙。
日本帝國主義大肆提倡常用“國語”,還強迫朝鮮作家用日文寫作甚至專門辦了用日文編寫的雜誌《國民文學》。
在日寇統治末期,創作話劇,也要求甚至有一幕是用日語演出的。解放後,我同黃澈、文藝峰、趙靈出談話。據他們說,日寇還強迫朝鮮電影演員用日語說臺詞;錄朝鮮歌曲時,歌手也必須用日語唱一節以上。還開展“國民皆唱運動”,來強迫人民唱法西斯軍歌。
在學校不使用日語的學生,更受到非國民待遇。如果誰使用朝鮮語,官廳就不搭理他,甚至連糧食也不供應,坐火車時也不賣給火車票。
“神棚”是所謂日本開國神“天照大神”的日本式神龕。他們讓每個家庭都掛這種神龕,大肆宣揚“同祖同根”。解放後我回到祖國,聽說有人曾因在“神社”旁解過手而獲罪坐了牢。
我在遠東訓練基地時,聽到過這樣一段故事:有個農民受到鬼子如不改用日本姓名就開除子女學籍的恐嚇,被迫改名換姓。後來因感到愧疚而投井自殺了。
時局到了如此地步,活著還不如死了。
霸佔別國的侵略者在殖民地實施民族同化政策,是一種帶有普遍性的現象。土耳其在保加利亞、英國在愛爾蘭、沙俄在波蘭、法國在越南都實施了這種政策。但是,剝奪別國人民使用本國語言、文字的權利,並強迫別人改名換姓,這是只有日本帝國主義才幹的事。
闖進別國皇宮,明目張膽地砍王妃的鬼子們,什麼事做不出來呢?進入40年代,日寇在我國肆無忌憚地幹了很多罪惡勾當。我國人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擺在我國知識份子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要麼抵抗,要麼屈從於日本帝國主義的民族扼殺政策。
當然,大部分知識份子選擇了抵抗的立場。
但是有些知識份子逃避現實,背離了本民族;有些人卑躬屈膝,謀求自己的富貴榮華;還有些人積極支持並幫助日寇推行民族同化政策。
我在遠東基地的時候,常常閱讀國內發行的出版物。因此非常瞭解誰是愛國者,誰是賣國賊;誰走上了飛黃騰達之路,誰坐了牢獄;誰轉了向,誰上了斷頭臺,等等。
你們誰看過李光洙有關改姓的文章?我在《每日申報》上看過一篇,大概內容是:我是天皇臣民,我的子女也將成為天皇臣民。我將我的姓改成香山,只有這樣,才不愧為天皇的臣民。據李光洙在文章中說,香山是日本神武天皇即位的地方。
李光洙在這篇文章中表現得卑鄙無恥,根本不顧朝鮮人的廉恥和尊嚴。如果說在《民族改造論》一文中只表現他脫掉了長袍和大褂,那麼在這篇文章中則連褲子和內衣都脫掉了,成了地地道道的走狗。
他在雜誌上還發表了讚揚志願兵制的文章。
解放後,李光洙把親日行徑美化成“保存民族”的愛國行動。意思是說為了保存民族不得不親日。如果他真正希望保存民族,那麼為什麼讚揚志願兵制呢?上戰場的志願兵,有幾個回來的?
佛教徒中有一位韓雲龍的詩人。他是三一人民起義時三十三名民族代表之一。他作為佛教僧侶,主張朝鮮的獨立不能依靠請願,而能依靠民族自己的殊死鬥爭。他被敵人逮捕後,不進食也不要求辯護和保釋。他發現大部分民族代表怕得要死,紛紛動搖,就舉起牢裏的馬桶使勁扔向他們,大聲呵斥說:你們這些臭東西,還算是為國家為民族的人嗎?
後來,日本人為了收買他,要劃給他土地。韓雲龍斷然拒絕了。同事和朋友們準備捐款給他在漢城城北洞蓋住房,他說,討厭那個總督府石料建築,要求他們一定面背著它蓋。
有一天,他在鍾路十字路口遇到了李光洙。李光洙正忙於動員朝鮮青年學生當兵赴戰場。他倆本是親朋好友,可是韓雲龍不理他,李光洙愕然地抓住韓雲龍說,我是春園,不認識我嗎?韓雲龍搖著頭回答說:我認識的那個春園李光洙已經死了。可以說,這是佛教僧侶像喪失了民族靈魂的李光洙下的死刑判決。
崔南善也是愛國轉向親日的。他公然說,必須吸收日本的文化,這是朝鮮的命運。他和李光洙都算得上有知識的人,但是缺乏信念的知識和寫作才華,是沒有用場的。
崔麟也為日本的同化政策所屈服。
有些文人寫了鼓吹親日的詩,還得到了總督府的獎賞。
當有些知識份子悲歎自己生為朝鮮人,改換祖宗,穿上日本和服,向宮城遙拜,甚至胡說什麼“甘為天皇而死”,背叛民族的時候,愛國的學者、教育界人士、文藝界人士、輿論界人士等有良心的知識份子卻對他們嗤之以鼻,頑強地堅守著朝鮮人的氣節。
舉一個李萁永的例子來說吧。
李萁永因“卡普”[16]事件蹲過兩次監獄。他不像林和那樣進了監獄馬上叛變,而是出獄後始終不渝地堅守愛國文人的氣節。
他出了監獄,作為失業者流浪于漢城街頭的時候,日本帝國主義根據朝鮮思想犯保護觀察令,把打成思想犯的愛國者和進步人士監禁在保護觀察所裏,強迫他們以親日思想“報國”。所謂“報國”就是轉向。
李萁永三天兩頭地被叫道員警機關遭受強迫轉向的折磨。敵人要他用日文寫作品,做親日演講。
但是,對他這樣剛直不阿的人,任何強硬要求都是無用的。敵人強迫他寫“國民文學”,他卻用朝文寫了本小說諷刺“皇民化”政策。據說,他上了“黑名單”以後,生活苦不堪言。因為窮,沒錢為死了的二兒子送葬,就在遺體旁寫了一篇短篇小說《錢》。
李萁永因常被員警騷擾,不得不帶著家屬躲到金剛山的一個山谷裏。可是在這個山谷裏,也常有人監視他。親日分子沖他家扔石頭,門都被砸壞了好幾次。
他作為愛國知識份子毫不屈服。一到夜晚,就有為逃避徵兵、征工而躲進山裏的人來,請他予以指教。他就鼓勵他們說,寧可像牛馬一樣吃草,也決不要下山,要反抗日寇。當時受到李萁永影響的青年人,解放後都當上了幹部。
李光洙改了名換了姓,而李萁永一直沒有改。他說,改名換姓就是狗崽子。不僅他本人,就連親戚他也不讓改。
解放後,我在平壤第一次見到李萁永時對他說,您身體雖然不怎麼健康,卻在監獄裏能忍受住種種折磨,抵制了改名換姓的淩辱,確實令人欽佩。
他說,連柳寬順這樣年僅十六歲的姑娘都將性命置之度外,堅守氣節,而我身為知識份子豈能卑躬屈膝。在關東大地震時,我親眼目睹日本鬼子在東京街上用竹矛、日本刀和鐵鉤恣意屠殺朝鮮人的慘狀,心想:就是死了變成鬼魂,也一定要跟鬼子算帳。
在為反對日本帝國主義扼殺民族靈魂的同化政策而英勇奮戰的愛國者中,還有申采浩。
申采浩是有威望的歷史學家,也是著名作家和政治評論家。他文章寫得很好。我在吉林時,曾在孫貞道牧師那裏讀過他寫的聲討書。那時一篇譴責李承晚請求美國將朝鮮作為託管國的長文,寫得十分有力而尖銳,我反復讀了好幾遍。孫牧師說,正因為寫得好,所以一直保存著。
申采浩在上海、北京等地辦了很多報紙和雜誌,發表過譴責妥協主義的文章。據說,人們以發現報紙上刊登申采浩的文章,就爭先恐後地購買。他的文章不僅寫得生動,而且字裏行間都滲透著朝鮮人的靈魂。讀了它,使人有一種看到活生生的生命體的感覺。
20年代末,申采浩被日本鬼子逮捕,關進旅順監獄。他在獄中度過了將近十年的歲月,從未屈服過。還堅持不懈地寫出了洋溢著民族靈魂的文章。
他在監獄中還編寫了《朝鮮上古史》和《朝鮮上古文化史》。由此可見,他為弘揚民族的靈魂做出了多大的貢獻。
申采浩堅持民族的靈魂,獻出自己的一切繼續寫作,直到在異國的監獄中溘然長逝。
我目擊到愛國志士和知識份子寧願在獄中壯烈犧牲,也要堅持民族靈魂,啟發民族意識的不屈不撓的反抗精神,更加強烈地感到必須保護他們的靈魂,並把他們團結成一個整體,使他們成為全民抗戰力量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堅持民族靈魂和全民抗戰是不可分割的統一體。堅持民族靈魂不僅是全民抗戰的精神基礎,而且是重要環節之一。如果不進行堅持民族靈魂的鬥爭,就不能把廣大的愛國力量團結到全民抗戰的隊伍中來。
我們重視知識份子維護民族歷史、文化和傳統的使命,因此不斷把工作員派到國內外知識份子階層去。
我經常對派往國內的政工人員強調說:有母親,才有子女。同樣,人都是民族的一員,不管生死,都離不開民族,我們每個人都在民族這個大家庭裏,以同一個血脈連接在一起。因此,在保衛民族的鬥爭中沒有主次之分。革命是為民族而進行的,武裝鬥爭是為捍衛民族而進行的。我們不僅要收復祖國的疆土,還要恢復我們祖國的歷史、文化和民族本身。因此,我們要把武裝全民和全民堅持民族靈魂的鬥爭密切地結合起來,以做好全民抗戰的準備。在學者、教育界、輿論界、文藝界的廣大知識份子中發展祖國光復會組織,以使他們成為捍衛民族靈魂的火星和槍彈。

1938年末,(東亞日報)刊登了一篇文章,說漢城延槽專科學校有
赤色研究會這一秘密杜團的嫌疑,受牽連者都被逮捕監裁因此引起
了讀者的關注。共和國的首任教育相白南雲也是赤色研究會的成員。
在那屈服能苟安,抵抗只能做牛馬的暗無天日的年代裏,白南雲
作為知識份子選擇了抵抗之路.
白南雲去日本工讀商抖大學,後來在延禧專科學校任教。
(朝鮮社會經濟學)是他的代表性著作.他一邊從事教學,一邊進
行寫作。在日本帝國主義拼命扼殺民族經訊妄圖取消朝鮮民族的時
候,白南雲寫出了我國的社會經濟史.這是了不起的愛國行為。
漢城延禧專科學校有個合法團體,叫·經濟研究會·。白南雲和同
事們一起把這一純學術團體發展虛了嚮往共產主義的富有革命色彩的
政治性組織。
赤色研究會自從同我們派遣的政工人員取得聯繫之後,它的一切
活動都04從于實現祖國光復會十大綱領。據說,放假時這個團體的所
有成員都深入到群眾中去開展啟蒙活動。
據朝鮮總督府警務局發表的(贛近朝鮮治安狀況)聲稱:赤色研究
會以完成共產革命為目的,積極舉辦研討會,講習會、讀書會等,向
會員灌箍共產主義思想。
日本帝國主義滅亡之前,白南雲無職業,
了{李朝實錄)。
所有這一切都是他對日本帝國主義·皇民化·的挑戰。
白南雲從得到普天堡戰鬥消息的那年冬天起,就不忍心燒爐子,在
冰冷的屋子裏過冬.他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聽到金日成庭下的遊
擊隊所有官兵一年四輔以樹葉作鋪蓋,風餐露宿,心裏惴惴不安。
我們在組織內閣的時候,任命白南雲為首任教育相。他後來又先
後任科學院院長.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副委員長。他工作做得
很好。
我國人民培育出來的世界有名的遺傳學和育種學專家桂應祥先生,
也是民族自尊心很強.科學信念很堅定的人。
他從小學習就很用功.據兌他因生活困難,買不起紙張,就用
于葉子寫字.好不容易弄到一雙襪子,卻槽在兜裏不穿,等到串門時
才穿;鞋子也怕穿壞了,就拎在手裏赤腳走。
由於他非常節儉,勤奮好學,因此在日本大學畢業後
研究院。
桂應祥學生時代SC以秀才聞名,所以研究院畢業後, 日本各地有
m9^邀請他去。大學時期的輔導教師也很器重他。鼓動他去滿洲在
即將開辦的一座農業試驗場一起工作。
《a是,桂應樣拒絕了這一些要求。他的願望是到看不見日本鬼子
69m方去搞蠢繭研究。他還盼望回到祖國搞科研工作,但這個念頭也
被打消了。
桂應樣考慮再三最後決定到中國關內去.當時,
有日本人。從七七事變開始日本軍隊才人侵關內。
日軍佔領廣東之後,他準備回祖國,他患,既然世界都變成日本
^子的天下了,索性回到有祖先墳墓的地方去.他從中國南方回來時,
還帶著在異國土地上千辛萬苦地培育出來的蠶卵新晶種.
解放後,他厭惡美國人的所作所為,把蕞種襲在皮葙裏來到了平
O。我首次按見桂應樣時,他說,具有朝鮮人靈魂的人是在美國入的
Q治下實在活不下去的。聽了他的氓我深刻地認識到他是個民族自
尊心很強的學者。
桂應樣在回到共和國北半部以後,
強的優良蠶種。
大力培育了產量高,
只有具有堅強信念的人才能堅持民族靈魂。
一個知識份子要想真正為祖國和人民做出貢鼠就必須有火熱的
愛國精神和堅定的科學信念。
日寇統治末期,在國內為堅持民族靈魂而進行激烈鬥爭的組織中,
還有朝鮮語學會。
據李克魯說,朝鮮語學會成立於30年代韌,其前身是朝鮮語研
究會。
朝鮮語學會默默無聞地做了很多工作。它成立後大力開展了朝鮮
語詞典編纂工作.在這以前,我國沒有一本/囊樣的朝鮮語詞典.
在國家淪亡的情況下,蛐纂一本詞典,是件十分困難的事。然而,
朝鮮語學會勇敢地桃起了這副重擔.並且很多學者為此作出了巨大
努力。
沒有語言,就沒有文化,沒有規範統一的語官文字作為基礎,文
化也不可能得到發展。合理地整理和鯇一語宵和文字,最重要的手段
是編纂將民族語宮集而大成的詞典。 ·
編纂民族語詞典,是需要投入很大力量的工作.他們沒有資氳而
且由於需要躲避日本人的耳目,在背地裏悄悄地工作,無法得到人民
的支援。再加上語言和文字缺乏統一的標準,因此,進行這項工作十
分困難。
在編纂過程中,他們把稿子抄寫兩份,分別藏起來,以防萬一。國
家淪亡幾十·年了,不懂日語的人備受歧幌,可是他們卻將亂石一樣枝
人遺棄的朝語單詞一個一個地搜集起來收在詞典裏,他們是多麼了不
起而又多麼有正義感的愛國者喻
朝鮮語學會還秘密地開展了對外活動。他們參加了”35年在英國
召開的國際語音學會和第二年在丹麥召開的世界語言學大會。在會上,
他們向全世界揭露了日本帝國主義取消朝鮮語的勾當。
我國最早整理.研究朝鮮語的機關是世宗王建立的正音廳。世宗
王不顧崔萬理等事大主義者的拼命反對,主張訓民正吉,是一件很好
的事。他讓有關人員用朝文寫(龍飛禦天歌),寫公文,出版儒教。佛
救的經典。
燕山君執政時飄正音廳被撤銷,朝鮮文字被遺棄。幾百年來,朝
鮮文字僵雜草一樣備受淩辱,到了1894年甲午更張時,才枯木逢春。
朝鮮文字在上個世紀末剮剮絕路逢生, 日本人又以“常用國語·為
由特朝鮮文字肆贏踐踏了。為反對這一暴行而奮起展開鬥每的,正是
朝鮮語學會。
正當朝鮮語學會為爭取祖國的獨立、整理和普及朝鮮語而進行鬥
爭的時候,卻於1942年秋遭到了敵人的鎮壓。幾十名學者及有關人員
被捕。
回國內搞小分隊活動的同志帶來這一消息,使我不禁義憤填膺。
當時,正接到蘇軍在斯大林格勒消滅幾十萬德寇的捷報,都沉浸
在歡無喜地的氣氛之中,可是我聽到幾十名學者被捕受刑的消息,連
飯都吃不下了。
他們在咸興監獄吃了很多苦故人施行嚴刑拷托幾個人以身殉國。
日本員警把朝鮮語學會定性為反日獨立團體,但是被監禁的學者
們不惜犧牲地保守秘密,所以一直未能交出這個團體同我們有什麼聯
系。
朝鮮語學會中有孿克魯等參加的秘密地下組織,這個組織同我們
有直接聯繫。193睥秋和1937年夏,我們組織派崔一泉去漢城找李克
魯時1 raW,~部署了在國內知識份子中建立祖國光復會組織的任務。
崔一泉作為(東亞日報)長春支局局長經常出入漢城,出色地完成
了我們交給的任務。
李克魯也在監獄中受到了嚴刑拷打。這是因為他把別人的‘罪”也
都攬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回到漢城後,不顧遍體鱗傷,就以朝鮮語學會為據點,為加強
民主力量的團絨建設獨立自主的國家做了很多工作。
解放後,李克魯為了參加四月南北聯席會議‘:”,來到了平壤。我對
他說:當年我們很關拄朝鮮語學會事件, 日本員警幾乎每天都進行拷
打,有的人甚至失去了性命,這使我們很痛心。但是,朝鮮語學會成
員在鐵牢裏毫不屈服,我們對那種堅貞不屈的反日意志和集體的愛國
精神表示欽佩。
李克魯聽了我的話後說:這是因為我們有精神支柱才這樣堅持下
來。我們的膽量來自何處,除了白頭山,還會有什麼地方。接著他還
講起了往襄說:普天堡戰鬥以後,每個學會成員兜裏的錢都抖摟
出來,買了一瓶燒酒,邊流著淚蠍,邊暢所欲言。
因為李克魯在堅持民族靈魂方面有功,受到了共產主義者和民族
主義者的尊敬,所以在四月南北聯席會議上,我們邀請他上了主席白,
開讓他以與會者的名義宣讀致全體朝鮮人民的(告全體朝鮮同胞書)。
四月南北聯席會議閉幕之後,孿克魯要求留在乎壤和我一起工作。
所以他的家屬也由漢城遷來平壤。多年來,
還是下級都以禮相待。
記得有一次我看到豐克魯填的履歷表,
地,交際很廣。中國、日本、蘇聯、德國、
都去過,還見過列寧。
大吃一驚。他周遊世界各
法國、英國.美國等,他
在莫斯科舉行遠東人民代表大會的時候,他同李東輝、
人一起住在莫斯科,在克里姆林宮兩次見到列寧。
李克魯同民族運動中有威望的人幾乎都見過面。對崔—
愚、黃白河等很多在東北地區活動的人,他也都認識。
據說,經當時在莫斯科的威廉·皮克的介眠李克魯考上了柏林
綜合大學,畢業時,獲得了哲學博士學位。
有一次我間李克魯,你獲得了哲學博士學位,為什麼專攻朝鮮語
研究;聽說你回到祖國時,有的人勸你到實業界就職,還有入勸你從
政,可你為什麼成了語言學家f
李克魯回答說,他在愛爾蘭看到那個國家的人不使用本國語言,而
使用英語,招牌。路標等都是英文。當時就想,如果朝鮮也落到這樣的地
步,該怎麼辦,於是下決心回到祖國將一生獻給維護祖國語言的事也
朝鮮語學會給了我們很大鼓舞。知識份子們不顧刀槍和斷頭臺,不
怕流血犧牲,堅持民族靈魂,我們從中看到了活著的祖國,活著的英
勇奮戰的國家。
京城帝國大學的學生們也建立組織,積極開展堅守民族靈魂的
鬥爭。
參加這一組織的愛國知識份子,反對日本帝國主義扼殺朝鮮民族
的行徑,勇敢地進行了堅守民族靈魂的鬥爭。
京城帝國大學的愛國知識份子一面蛤親日文入和御用學者的荒謬
理論以沉重打擊,一面通過合法的講白廣泛宣傳朝鮮民族的優秀性。
他們說,朝鮮民族並不是懶惰、愛搞派系鬥爭的民族。之所以貧
窮,完全是由於日本鬼子全部掠走了我們民族的財富。誰敢說我們民
族是落後的民族。我們的民族是智慧的.文明的、值得誇耀於世的優
秀民族。儘管日本鬼子瘋狂鎮壓,朝鮮民族即使付出高昂的代價,也
要堅持自己的民族性。
然而,只靠輿論,抵擋不住揮動刀槍的敵人。
出的經驗。所以,他們選定一座大山建立根據地,
兵、征工的人組建武裝隊伍。
這是知識份子所得
吸收礦工和逃避征
許許多多的青年學生、學者、宗教徒和教育界、文藝界、輿論界
人士參加了全民抗戰組鞏為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民族扼殺政策而展
開英勇的鬥爭。沒參加組織的知識份子,也堅持信念抵抗敵人的同化
政策。任何殘暴的鎮壓和銷鏈,都阻擋不住覺醒了的知識份子堅持民
族靈魂的鬥爭。
歷來彪炳史冊的知識份子,無一例外地都是忠於祖國和民族、具
有堅強信念和意志的人。因此,我經常對知識份子強調記要熱愛祖
國和民族,不管在什麼環境中都要堅持不屈的意志和革命的信念。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