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四 民族的灵魂
40年代前半期,朝鲜民族的命运处在十字路口;能不能作为一个民族继续存在、能不能复活被蹂躏的民族性。不改姓,不拜神社,不使用日本语言就别想活下去,这就是强加在朝鲜人民身上的命运。
我国的爱国人士和进步知识分子在这样悲惨的情况下,遥望着抗日统帅金日成将军所在的白头山,为坚守民族灵魂进行的不懈斗争。
下面记述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有关这方面的回忆:
进入40年代,日本帝国主义更加疯狂地推行“皇民化”政策。所谓“皇民化”,就是把朝鲜人同化为日本人。他们企图用几十年时间使具有五千年历史的朝鲜民族日本化。他们的殖民化政策是多么凶残,这是不言而喻的。
向进入国民学校的新生教唱的第一支歌是有关膏药旗的歌。这样从上学时起,日本帝国主义就强行灌输“忠君”思想。他们将以自尽表示竭尽“忠义”的狂妄的天皇主义者乃木的故事编入孩子们的教科书。为了灌输“忠君”思想,把乃木这类军国主义头子当作忠君的典型。“皇国臣民誓词”和“皇国臣民体操”,也都充满着把朝鲜人同化为日本人的内容。
资源被掠夺,使人心痛欲裂。他们疯狂掠夺我们的自然资源,甚至劫走铜碗、黄铜羹匙、黄铜筷子、祭桌上的铜烛台和铜酒盅,还从女人的头上拔走发簪。
过去,金刚山有许多几百年的老树。可是,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以后,连这座名山寺院周围的老树也都砍走了。
他们抢走的财富是难以计数的。对此,朝鲜人怎能不义愤填膺。
更为令人痛恨的是日本人为了扼杀朝鲜人的民族性,干出了种种可恶的勾当。诸如:必须穿彩色服装啦,必须改名换姓啦,要“常用国语”啦,必须“参拜神社”啦,还必须搞“中午默祷”啦,等等。欺人最甚的是强迫朝鲜人别说朝鲜语而说日本语。民族的特征,首先表现在血统和语言的共同性上。离开我国的民族语言,这个民族就意味着被消灭。
当时,日本帝国主义者提出“内鲜一体始于常用国语”的谬论,人民不仅在官厅、会社、学校和工厂,就是在家庭和教堂,甚至在澡堂也必须使用日语。《皇民日报》是专门普及“国语”的报纸。
日本帝国主义大肆提倡常用“国语”,还强迫朝鲜作家用日文写作甚至专门办了用日文编写的杂志《国民文学》。
在日寇统治末期,创作话剧,也要求甚至有一幕是用日语演出的。解放后,我同黄澈、文艺峰、赵灵出谈话。据他们说,日寇还强迫朝鲜电影演员用日语说台词;录朝鲜歌曲时,歌手也必须用日语唱一节以上。还开展“国民皆唱运动”,来强迫人民唱法西斯军歌。
在学校不使用日语的学生,更受到非国民待遇。如果谁使用朝鲜语,官厅就不搭理他,甚至连粮食也不供应,坐火车时也不卖给火车票。
“神棚”是所谓日本开国神“天照大神”的日本式神龛。他们让每个家庭都挂这种神龛,大肆宣扬“同祖同根”。解放后我回到祖国,听说有人曾因在“神社”旁解过手而获罪坐了牢。
我在远东训练基地时,听到过这样一段故事:有个农民受到鬼子如不改用日本姓名就开除子女学籍的恐吓,被迫改名换姓。后来因感到愧疚而投井自杀了。
时局到了如此地步,活着还不如死了。
霸占别国的侵略者在殖民地实施民族同化政策,是一种带有普遍性的现象。土耳其在保加利亚、英国在爱尔兰、沙俄在波兰、法国在越南都实施了这种政策。但是,剥夺别国人民使用本国语言、文字的权利,并强迫别人改名换姓,这是只有日本帝国主义才干的事。
闯进别国皇宫,明目张胆地砍王妃的鬼子们,什么事做不出来呢?进入40年代,日寇在我国肆无忌惮地干了很多罪恶勾当。我国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摆在我国知识分子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抵抗,要么屈从于日本帝国主义的民族扼杀政策。
当然,大部分知识分子选择了抵抗的立场。
但是有些知识分子逃避现实,背离了本民族;有些人卑躬屈膝,谋求自己的富贵荣华;还有些人积极支持并帮助日寇推行民族同化政策。
我在远东基地的时候,常常阅读国内发行的出版物。因此非常了解谁是爱国者,谁是卖国贼;谁走上了飞黄腾达之路,谁坐了牢狱;谁转了向,谁上了断头台,等等。
你们谁看过李光洙有关改姓的文章?我在《每日申报》上看过一篇,大概内容是:我是天皇臣民,我的子女也将成为天皇臣民。我将我的姓改成香山,只有这样,才不愧为天皇的臣民。据李光洙在文章中说,香山是日本神武天皇即位的地方。
李光洙在这篇文章中表现得卑鄙无耻,根本不顾朝鲜人的廉耻和尊严。如果说在《民族改造论》一文中只表现他脱掉了长袍和大褂,那么在这篇文章中则连裤子和内衣都脱掉了,成了地地道道的走狗。
他在杂志上还发表了赞扬志愿兵制的文章。
解放后,李光洙把亲日行径美化成“保存民族”的爱国行动。意思是说为了保存民族不得不亲日。如果他真正希望保存民族,那么为什么赞扬志愿兵制呢?上战场的志愿兵,有几个回来的?
佛教徒中有一位韩云龙的诗人。他是三一人民起义时三十三名民族代表之一。他作为佛教僧侣,主张朝鲜的独立不能依靠请愿,而能依靠民族自己的殊死斗争。他被敌人逮捕后,不进食也不要求辩护和保释。他发现大部分民族代表怕得要死,纷纷动摇,就举起牢里的马桶使劲扔向他们,大声呵斥说:你们这些臭东西,还算是为国家为民族的人吗?
后来,日本人为了收买他,要划给他土地。韩云龙断然拒绝了。同事和朋友们准备捐款给他在汉城城北洞盖住房,他说,讨厌那个总督府石料建筑,要求他们一定面背着它盖。
有一天,他在钟路十字路口遇到了李光洙。李光洙正忙于动员朝鲜青年学生当兵赴战场。他俩本是亲朋好友,可是韩云龙不理他,李光洙愕然地抓住韩云龙说,我是春园,不认识我吗?韩云龙摇着头回答说:我认识的那个春园李光洙已经死了。可以说,这是佛教僧侣像丧失了民族灵魂的李光洙下的死刑判决。
崔南善也是爱国转向亲日的。他公然说,必须吸收日本的文化,这是朝鲜的命运。他和李光洙都算得上有知识的人,但是缺乏信念的知识和写作才华,是没有用场的。
崔麟也为日本的同化政策所屈服。
有些文人写了鼓吹亲日的诗,还得到了总督府的奖赏。
当有些知识分子悲叹自己生为朝鲜人,改换祖宗,穿上日本和服,向宫城遥拜,甚至胡说什么“甘为天皇而死”,背叛民族的时候,爱国的学者、教育界人士、文艺界人士、舆论界人士等有良心的知识分子却对他们嗤之以鼻,顽强地坚守着朝鲜人的气节。
举一个李萁永的例子来说吧。
李萁永因“卡普”[16]事件蹲过两次监狱。他不像林和那样进了监狱马上叛变,而是出狱后始终不渝地坚守爱国文人的气节。
他出了监狱,作为失业者流浪于汉城街头的时候,日本帝国主义根据朝鲜思想犯保护观察令,把打成思想犯的爱国者和进步人士监禁在保护观察所里,强迫他们以亲日思想“报国”。所谓“报国”就是转向。
李萁永三天两头地被叫道警察机关遭受强迫转向的折磨。敌人要他用日文写作品,做亲日演讲。
但是,对他这样刚直不阿的人,任何强硬要求都是无用的。敌人强迫他写“国民文学”,他却用朝文写了本小说讽刺“皇民化”政策。据说,他上了“黑名单”以后,生活苦不堪言。因为穷,没钱为死了的二儿子送葬,就在遗体旁写了一篇短篇小说《钱》。
李萁永因常被警察骚扰,不得不带着家属躲到金刚山的一个山谷里。可是在这个山谷里,也常有人监视他。亲日分子冲他家扔石头,门都被砸坏了好几次。
他作为爱国知识分子毫不屈服。一到夜晚,就有为逃避征兵、征工而躲进山里的人来,请他予以指教。他就鼓励他们说,宁可像牛马一样吃草,也决不要下山,要反抗日寇。当时受到李萁永影响的青年人,解放后都当上了干部。
李光洙改了名换了姓,而李萁永一直没有改。他说,改名换姓就是狗崽子。不仅他本人,就连亲戚他也不让改。
解放后,我在平壤第一次见到李萁永时对他说,您身体虽然不怎么健康,却在监狱里能忍受住种种折磨,抵制了改名换姓的凌辱,确实令人钦佩。
他说,连柳宽顺这样年仅十六岁的姑娘都将性命置之度外,坚守气节,而我身为知识分子岂能卑躬屈膝。在关东大地震时,我亲眼目睹日本鬼子在东京街上用竹矛、日本刀和铁钩恣意屠杀朝鲜人的惨状,心想:就是死了变成鬼魂,也一定要跟鬼子算帐。
在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扼杀民族灵魂的同化政策而英勇奋战的爱国者中,还有申采浩。
申采浩是有威望的历史学家,也是著名作家和政治评论家。他文章写得很好。我在吉林时,曾在孙贞道牧师那里读过他写的声讨书。那时一篇谴责李承晚请求美国将朝鲜作为托管国的长文,写得十分有力而尖锐,我反复读了好几遍。孙牧师说,正因为写得好,所以一直保存着。
申采浩在上海、北京等地办了很多报纸和杂志,发表过谴责妥协主义的文章。据说,人们以发现报纸上刊登申采浩的文章,就争先恐后地购买。他的文章不仅写得生动,而且字里行间都渗透着朝鲜人的灵魂。读了它,使人有一种看到活生生的生命体的感觉。
20年代末,申采浩被日本鬼子逮捕,关进旅顺监狱。他在狱中度过了将近十年的岁月,从未屈服过。还坚持不懈地写出了洋溢着民族灵魂的文章。
他在监狱中还编写了《朝鲜上古史》和《朝鲜上古文化史》。由此可见,他为弘扬民族的灵魂做出了多大的贡献。
申采浩坚持民族的灵魂,献出自己的一切继续写作,直到在异国的监狱中溘然长逝。
我目击到爱国志士和知识分子宁愿在狱中壮烈牺牲,也要坚持民族灵魂,启发民族意识的不屈不挠的反抗精神,更加强烈地感到必须保护他们的灵魂,并把他们团结成一个整体,使他们成为全民抗战力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坚持民族灵魂和全民抗战是不可分割的统一体。坚持民族灵魂不仅是全民抗战的精神基础,而且是重要环节之一。如果不进行坚持民族灵魂的斗争,就不能把广大的爱国力量团结到全民抗战的队伍中来。
我们重视知识分子维护民族历史、文化和传统的使命,因此不断把工作员派到国内外知识分子阶层去。
我经常对派往国内的政工人员强调说:有母亲,才有子女。同样,人都是民族的一员,不管生死,都离不开民族,我们每个人都在民族这个大家庭里,以同一个血脉连接在一起。因此,在保卫民族的斗争中没有主次之分。革命是为民族而进行的,武装斗争是为捍卫民族而进行的。我们不仅要收复祖国的疆土,还要恢复我们祖国的历史、文化和民族本身。因此,我们要把武装全民和全民坚持民族灵魂的斗争密切地结合起来,以做好全民抗战的准备。在学者、教育界、舆论界、文艺界的广大知识分子中发展祖国光复会组织,以使他们成为捍卫民族灵魂的火星和枪弹。

1938年末,(东亚日报)刊登了一篇文章,说汉城延槽专科学校有
赤色研究会这一秘密杜团的嫌疑,受牵连者都被逮捕监裁因此引起
了读者的关注。共和国的首任教育相白南云也是赤色研究会的成员。
在那屈服能苟安,抵抗只能做牛马的暗无天日的年代里,白南云
作为知识分子选择了抵抗之路.
白南云去日本工读商抖大学,后来在延禧专科学校任教。
(朝鲜社会经济学)是他的代表性著作.他一边从事教学,一边进
行写作。在日本帝国主义拼命扼杀民族经讯妄图取消朝鲜民族的时
候,白南云写出了我国的社会经济史.这是了不起的爱国行为。
汉城延禧专科学校有个合法团体,叫·经济研究会·。白南云和同
事们一起把这一纯学术团体发展虚了向往共产主义的富有革命色彩的
政治性组织。
赤色研究会自从同我们派遣的政工人员取得联系之后,它的一切
活动都04从于实现祖国光复会十大纲领。据说,放假时这个团体的所
有成员都深入到群众中去开展启蒙活动。
据朝鲜总督府警务局发表的(赣近朝鲜治安状况)声称:赤色研究
会以完成共产革命为目的,积极举办研讨会,讲习会、读书会等,向
会员灌箍共产主义思想。
日本帝国主义灭亡之前,白南云无职业,
了{李朝实录)。
所有这一切都是他对日本帝国主义·皇民化·的挑战。
白南云从得到普天堡战斗消息的那年冬天起,就不忍心烧炉子,在
冰冷的屋子里过冬.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听到金日成庭下的游
击队所有官兵一年四辅以树叶作铺盖,风餐露宿,心里惴惴不安。
我们在组织内阁的时候,任命白南云为首任教育相。他后来又先
后任科学院院长.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副委员长。他工作做得
很好。
我国人民培育出来的世界有名的遗传学和育种学专家桂应祥先生,
也是民族自尊心很强.科学信念很坚定的人。
他从小学习就很用功.据兑他因生活困难,买不起纸张,就用
于叶子写字.好不容易弄到一双袜子,却槽在兜里不穿,等到串门时
才穿;鞋子也怕穿坏了,就拎在手里赤脚走。
由于他非常节俭,勤奋好学,因此在日本大学毕业后
研究院。
桂应祥学生时代SC以秀才闻名,所以研究院毕业后, 日本各地有
m9^邀请他去。大学时期的辅导教师也很器重他。鼓动他去满洲在
即将开办的一座农业试验场一起工作。
《a是,桂应样拒绝了这一些要求。他的愿望是到看不见日本鬼子
69m方去搞蠢茧研究。他还盼望回到祖国搞科研工作,但这个念头也
被打消了。
桂应样考虑再三最后决定到中国关内去.当时,
有日本人。从七七事变开始日本军队才人侵关内。
日军占领广东之后,他准备回祖国,他患,既然世界都变成日本
^子的天下了,索性回到有祖先坟墓的地方去.他从中国南方回来时,
还带着在异国土地上千辛万苦地培育出来的蚕卵新晶种.
解放后,他厌恶美国人的所作所为,把蕞种袭在皮葙里来到了平
O。我首次按见桂应样时,他说,具有朝鲜人灵魂的人是在美国入的
Q治下实在活不下去的。听了他的氓我深刻地认识到他是个民族自
尊心很强的学者。
桂应样在回到共和国北半部以后,
强的优良蚕种。
大力培育了产量高,
只有具有坚强信念的人才能坚持民族灵魂。
一个知识分子要想真正为祖国和人民做出贡鼠就必须有火热的
爱国精神和坚定的科学信念。
日寇统治末期,在国内为坚持民族灵魂而进行激烈斗争的组织中,
还有朝鲜语学会。
据李克鲁说,朝鲜语学会成立于30年代韧,其前身是朝鲜语研
究会。
朝鲜语学会默默无闻地做了很多工作。它成立后大力开展了朝鲜
语词典编纂工作.在这以前,我国没有一本/囊样的朝鲜语词典.
在国家沦亡的情况下,蛐纂一本词典,是件十分困难的事。然而,
朝鲜语学会勇敢地桃起了这副重担.并且很多学者为此作出了巨大
努力。
没有语言,就没有文化,没有规范统一的语官文字作为基础,文
化也不可能得到发展。合理地整理和鲩一语宵和文字,最重要的手段
是编纂将民族语宫集而大成的词典。 ·
编纂民族语词典,是需要投入很大力量的工作.他们没有资氲而
且由于需要躲避日本人的耳目,在背地里悄悄地工作,无法得到人民
的支援。再加上语言和文字缺乏统一的标准,因此,进行这项工作十
分困难。
在编纂过程中,他们把稿子抄写两份,分别藏起来,以防万一。国
家沦亡几十·年了,不懂日语的人备受歧幌,可是他们却将乱石一样枝
人遗弃的朝语单词一个一个地搜集起来收在词典里,他们是多么了不
起而又多么有正义感的爱国者喻
朝鲜语学会还秘密地开展了对外活动。他们参加了”35年在英国
召开的国际语音学会和第二年在丹麦召开的世界语言学大会。在会上,
他们向全世界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取消朝鲜语的勾当。
我国最早整理.研究朝鲜语的机关是世宗王建立的正音厅。世宗
王不顾崔万理等事大主义者的拼命反对,主张训民正吉,是一件很好
的事。他让有关人员用朝文写(龙飞御天歌),写公文,出版儒教。佛
救的经典。
燕山君执政时飘正音厅被撤消,朝鲜文字被遗弃。几百年来,朝
鲜文字僵杂草一样备受凌辱,到了1894年甲午更张时,才枯木逢春。
朝鲜文字在上个世纪末剐剐绝路逢生, 日本人又以“常用国语·为
由特朝鲜文字肆赢践踏了。为反对这一暴行而奋起展开斗每的,正是
朝鲜语学会。
正当朝鲜语学会为争取祖国的独立、整理和普及朝鲜语而进行斗
争的时候,却于1942年秋遭到了敌人的镇压。几十名学者及有关人员
被捕。
回国内搞小分队活动的同志带来这一消息,使我不禁义愤填膺。
当时,正接到苏军在斯大林格勒消灭几十万德寇的捷报,都沉浸
在欢无喜地的气氛之中,可是我听到几十名学者被捕受刑的消息,连
饭都吃不下了。
他们在咸兴监狱吃了很多苦故人施行严刑拷托几个人以身殉国。
日本警察把朝鲜语学会定性为反日独立团体,但是被监禁的学者
们不惜牺牲地保守秘密,所以一直未能交出这个团体同我们有什么联
系。
朝鲜语学会中有孪克鲁等参加的秘密地下组织,这个组织同我们
有直接联系。193睥秋和1937年夏,我们组织派崔一泉去汉城找李克
鲁时1 raW,~部署了在国内知识分子中建立祖国光复会组织的任务。
崔一泉作为(东亚日报)长春支局局长经常出入汉城,出色地完成
了我们交给的任务。
李克鲁也在监狱中受到了严刑拷打。这是因为他把别人的‘罪”也
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回到汉城后,不顾遍体鳞伤,就以朝鲜语学会为据点,为加强
民主力量的团绒建设独立自主的国家做了很多工作。
解放后,李克鲁为了参加四月南北联席会议‘:”,来到了平壤。我对
他说:当年我们很关拄朝鲜语学会事件, 日本警察几乎每天都进行拷
打,有的人甚至失去了性命,这使我们很痛心。但是,朝鲜语学会成
员在铁牢里毫不屈服,我们对那种坚贞不屈的反日意志和集体的爱国
精神表示钦佩。
李克鲁听了我的话后说:这是因为我们有精神支柱才这样坚持下
来。我们的胆量来自何处,除了白头山,还会有什么地方。接着他还
讲起了往襄说:普天堡战斗以后,每个学会成员兜里的钱都抖搂
出来,买了一瓶烧酒,边流着泪蝎,边畅所欲言。
因为李克鲁在坚持民族灵魂方面有功,受到了共产主义者和民族
主义者的尊敬,所以在四月南北联席会议上,我们邀请他上了主席白,
开让他以与会者的名义宣读致全体朝鲜人民的(告全体朝鲜同胞书)。
四月南北联席会议闭幕之后,孪克鲁要求留在乎壤和我一起工作。
所以他的家属也由汉城迁来平壤。多年来,
还是下级都以礼相待。
记得有一次我看到丰克鲁填的履历表,
地,交际很广。中国、日本、苏联、德国、
都去过,还见过列宁。
大吃一惊。他周游世界各
法国、英国.美国等,他
在莫斯科举行远东人民代表大会的时候,他同李东辉、
人一起住在莫斯科,在克里姆林宫两次见到列宁。
李克鲁同民族运动中有威望的人几乎都见过面。对崔—
愚、黄白河等很多在东北地区活动的人,他也都认识。
据说,经当时在莫斯科的威廉·皮克的介眠李克鲁考上了柏林
综合大学,毕业时,获得了哲学博士学位。
有一次我间李克鲁,你获得了哲学博士学位,为什么专攻朝鲜语
研究;听说你回到祖国时,有的人劝你到实业界就职,还有入劝你从
政,可你为什么成了语言学家f
李克鲁回答说,他在爱尔兰看到那个国家的人不使用本国语言,而
使用英语,招牌。路标等都是英文。当时就想,如果朝鲜也落到这样的地
步,该怎么办,于是下决心回到祖国将一生献给维护祖国语言的事也
朝鲜语学会给了我们很大鼓舞。知识分子们不顾刀枪和断头台,不
怕流血牺牲,坚持民族灵魂,我们从中看到了活着的祖国,活着的英
勇奋战的国家。
京城帝国大学的学生们也建立组织,积极开展坚守民族灵魂的
斗争。
参加这一组织的爱国知识分子,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扼杀朝鲜民族
的行径,勇敢地进行了坚守民族灵魂的斗争。
京城帝国大学的爱国知识分子一面蛤亲日文入和御用学者的荒谬
理论以沉重打击,一面通过合法的讲白广泛宣传朝鲜民族的优秀性。
他们说,朝鲜民族并不是懒惰、爱搞派系斗争的民族。之所以贫
穷,完全是由于日本鬼子全部掠走了我们民族的财富。谁敢说我们民
族是落后的民族。我们的民族是智慧的.文明的、值得夸耀于世的优
秀民族。尽管日本鬼子疯狂镇压,朝鲜民族即使付出高昂的代价,也
要坚持自己的民族性。
然而,只靠舆论,抵挡不住挥动刀枪的敌人。
出的经验。所以,他们选定一座大山建立根据地,
兵、征工的人组建武装队伍。
这是知识分子所得
吸收矿工和逃避征
许许多多的青年学生、学者、宗教徒和教育界、文艺界、舆论界
人士参加了全民抗战组巩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民族扼杀政策而展
开英勇的斗争。没参加组织的知识分子,也坚持信念抵抗敌人的同化
政策。任何残暴的镇压和销链,都阻挡不住觉醒了的知识分子坚持民
族灵魂的斗争。
历来彪炳史册的知识分子,无一例外地都是忠于祖国和民族、具
有坚强信念和意志的人。因此,我经常对知识分子强调记要热爱祖
国和民族,不管在什么环境中都要坚持不屈的意志和革命的信念。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