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同其他一切反日愛國力量聯合起來
全民族的愛國力量聯合起來,團結抗日,實現祖國光復,這是抗日革命時期
偉人領袖金日成同志一貫堅持的路線和戰略方針。
從進行抗日的第一天起,金日成同志就為實現國~,反日愛國力量的聯合而
嘔心,瀝血。
到了40午代前期他仍然堅持這一鬥爭。
我一生始終把同愛國的、進步的民族主義者實現聯合作為重要路
線,開為此付出了巨大努力。
曾有一個時期,民族主義運動與共產主義運動是朝鮮民族解放鬥
爭的兩人力量。朝鮮民族解放鬥爭始於民族主義運動。40年代前期,民
族主義作為…種思潮存在,在抗日鬥爭中,它又是一支反日的愛國力
量,儘管其力量很薄弱。除了改良主義勢力以外,大多數民族運動者
仍然在反日旗幟下,在國內和海外堅持抗日,並且對國內人民和海外
僑胞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同梁世鳳合作的努力失敗以後,我們沒有動搖,為同反日民族運
動者結成統一戰線,繼續不懈地做出了努力。
反日民族運動者為了同我們進行合作,也作過一些嘗試。他們中
的一些人過去對共產主義者一概排斥並敬而遠之,現在逐漸倒向我們
這邊了。
30年代後期,反日獨立運動者同我們聯合,成了一種帶有昔遍性
的趨向,形成了一‘個明顯的潮流。1936~5月,我們創立了祖國光復會,
號召全民族總動員起來,有力地開展統一戰線運動。民族主義者積極
響應了我們的號召。
最具代表性的事例有:在南瞞活動的獨立軍參謀長尹一坡向我們
致函表示支持;上海朝鮮入居留民團的一位姓樸的獨立運動者專程去
南滿會見祖國光復會南滿代表李東光金活石靡下的獨立軍殘部由崔
尤龜帶頭自願編人朝鮮人民革命軍。
民族主義者為什麼擺脫了過去的排外主義立場,如此積極地同我
們進行合作呢。一句話,這是由於朝鮮人民革命軍的威望大大提高,影
響力大大增強。抗日武裝鬥爭是朝鮮民族解放運動的主軸。朝鮮人民
革命軍是反日民族解放戰線的主力軍,是民族獨立意志和信念的最高
代表,又是抗日革命的組織者、嚮導者。
在民族解放運動戰線的隊伍中,有各種反日力量,但是給敵人以
最沉重打擊的是朝鮮人民革命軍, 日本帝國主義最怕的也是朝鮮人b(
革命軍,我國人民寄以晨大希望的武裝力量也是朝鮮人民革命軍。
我國人民非常清楚,能夠從祖國疆土上趕走日寇的軍事力量只有
朝鮮人民革命軍。
據金九的輔佐者說,金九聽到日寇在普天堡戰鬥中被我軍打得落
花流水,高興得歡呼起來。
 當時t在南京發行的朝鮮民族革命黨機關報,以(朝鮮革命武裝運
動的喜訊)為題詳細報導了昔天堡戰鬥的消息。還把這條新聞資料送到
了在咸興的<朝鮮日報)分社。這是超越意識形態的全民族支持、鼓勵
和聲援抗日鬥爭的表現。我們攻打普天堡的消凰還使在中國關內進
行活動的朝鮮獨立運動者大受鼓舞。
金九早就模索武裝抗戰的道路。20年代帆他組織的芳兵會實際
上是矢志於武裝抗戰的團體。他不喜歡那些不抵抗主義的培養實力或
僅靠外交途徑爭取朝鮮獨立的人。他為沒有能力組建一支大部隊痛快
地進行武裝鬥爭而感到遺憾。所以,他非常關注我們的武裝鬥爭,井
寄以很大希望。
解放初期,在洛杉磯發行的僑胞報紙(朝鮮獨立)曾刊登過一篇罵
金九的文章。這篇文章說、旅美僑胞回應金九的倡議,向金日成部隊
和朝鮮義勇軍給予巨額捐款,但是,金九以戰亂為藉口沒把那筆捐款
送給金日成部隊和朝鮮叉勇軍,而中飽私囊了,云云。
金九沒能把那筆捐款送來,是可以理解的。因為要轉交捐款,必
須找到組g<線,可那時要找到我們的組織線是很圍難的。
我通過金九倡議捐款這一事實,瞭解到他為支搓我們的武裝鬥爭
做出了極大努力。
間三峰戰鬥也大大鼓舞了中國關內的朝鮮獨立運動者。
海外的民族運動團體深切關注我們的鬥爭情況,聯共活動叼‘分舉
躍,這與我們建立祖國光複合,發表全民都能接受的民族共同鬥爭綱
領一祖國光復會十大綱領是有關係的。
當時在中國關內活動的朝鮮反日愛國力量由於存在著一些分歧,
沒能聯合起來,處於四分五裂的狀態。主要有兩大泥一個是金九汛
稱之為民族主義派另一個是金元鳳甌稱之為人民戰線壙氐金元鳳
派是接近共產主義系統的獨立運動左派。這兩個派分別同蔣介石國民
黨和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中國共產黨有聯繫。
要同中國關內朝鮮獨立運動者建立統一戰線,必須解決兩個問題。
首先,要使關內的各反日民族團體團結成一股力量。就是說,各個團
體把主義主張和活動方式的差別放在一邊,在抗日愛國的旗幟下結成
一條戰線。其次,在新的基礎上實現我們同這條戰線的所有反日力
量的合作。
祖國光復會成立以後,我們為解決這個問超做了不懈的努力。日
本侵華戰爭悸發以後,我們為了同中國關內的朝鮮杜立運動者取得聯
手、開展了積極、主動的活動。
在這期間,中國實現了第二次國共合作,引起了內外極大關注。國
共合作的實現,給中國人民的救國抗戰帶來了新的局面,大大推動了
中國革命的發展。
在這種形勢下,金九派和金元鳳派結束了過去的對峙杖惑於u40
年9月宣告結成一條戰線,並發表了聯合宣言。聯合宣言的許多內容與
祖國光復會成立宣言、十大綱領相同。後來,金元鳳派參加了臨時政
府,實現了左派與右派合作。
在民族運動內部發生這種變化自然引起了我們的注童。
40年代前期,我們一面為團鮚國內和在日本的朝鮮反日愛國力量
而努力,一面通過各種渠道,積極開展把滿洲和關內的朝鮮反日愛國
力量爭取到我們這邊來的工作。
隨著太平洋戰爭和侵華戰爭的擴大, 日本陷入了滅亡的深淵,到
處連續發生的事變,敲響了滅亡的喪鐘。急劇變化的形勢要求國內和
海外的所有反日力量擰成——股繩,為同日寇進行最後決戰做好準備。
幾十年的反日鬥爭歷史,使人民群眾認識到了這樣一條真理:只有全
民族超越主義和黨派的界限,緊密地團結起來,才是早日實現祖國光
複的正確道眠
把國內外廣大愛國力量緊密團結起來,建成強大的全民抗戰力量,
是時代賦予我們的歷史任務,是各階層愛國人士和人民群眾的共同願
望。
-本員警當局檔對40年代朝鮮獨立運動者的活動方式和民眾心褻,作了如
下記述:
,劓鮮民族在國內外進行的陰謀活動,目的在於實現朝鮮獨立.現在公然宣檸\
不問是民族主義還是共產主凡無論重慶手下的人、美國手下的人……蘇聯和
中共手下的人,最終目的都是為了朝鮮獨立.·[昭和19年(1944~,)5月,朝鮮總曹
府譬務局長下達各道員警99長的員警檔)
’思想案件的特點
與從前不同,超越主義主張,把重點放在中心目標——朝鮮民族枚立上,因
而,過去處於對立狀態的派別與共產主義運動的關係趨於接近.民族主義分子和
左翼分子合作的事也不乏其例.’門高等外事月報),第51號第5頁,朝鮮總督府譬
務局保安劄昭和19~-(1944年)3、4月份]
在同中國關內的反日愛國力量聯手方面,我們一貫重視的團體之
一是流亡上海的臨時政府。
日本軍隊入侵中國領土以後,臨時政府頻繁地改換所在地。由於
跟隨國民黨政府短繁地改換所在地,因此處境十分困難,招牌也勉強
維持。據當時曾在臨時政府工作的人回憶,他們常常背著行李漂流各
地.有時剛到旅館下榻還沒來得及解開行李,又害怕戰火燒身,倉皇
搬到別的地方去。
臨時政府不僅為連綿不斷的派系鬥爭、頻繁的憲法修訂和內閣改
組而大傷腦筋,還為生活條件和人身安全得不到基本保障而憂心忡忡。
金九說,那時經濟困難,政府朝不保夕;政府辦公樓每月租金是
三十元勤務員的工資不過二十元,可是臨D4致府連這幾個錢都支不起,因
此多次吃了官司;睡覺睡在辦公樓的地板上,在有工作做的同胞家吃
飯,今天吃這家,明天吃那家,傈個乞丐。
1940年臨時政府結束流浪生活,在蔣介石政府所在地重慶定居。他
們這),過上比較安定的生活。
臨時政府在重慶時,組建了光復軍.這可以說是臨時政府活動中
的一個進展.
當時,臨時政府光復軍辦的出版物介紹了金日成、楊靖宇和趙尚
志等領導的朝鮮人民革命軍和東北抗日聯軍的鬥爭情況。
但是,這支武裝力量無論從建軍時間、人員構成或者武器裝備上
看,都是年輕的。臨時政府的有關人員也認為他們的武裝力量是有限
的。李青天在分析海外反日力量狀況時坦率地指出,臨時政府的勢力難以掌握主導權,還指出,它對迎接八一五解放毫無準備。我認為這
個分析是客觀的。
日本員警檔對光復軍作了如下記述:
“儘管臨時政府大吹大槽,但光復軍陣容不足掛齒,每個支隊不過十親人,唯
獨第五支隊有五十入.其中二十名是羅月煥手下的無政府主義者,其他人都是朝
鮮人俘虜,而且大都是文盲,有的還走私過鴉片。現在這個隊伍幾乎投有什三活
動.’[黃海道員警部高等員警科,昭和18年(1943年)2月)
儘管如此,我們還是希望同他們合作。我們認為,只要同金九派合作,就能動員他們參加祖國解放的最後作戰。
起初,金策對我們同臨時政府的金九派合作不大情願。理由是,他認為同反共分子金九合作是不可能的,即使合作成功,也發揮不了多大作用。但他聽了我的說明後,表示同意,承認自己對金九的愛國精神沒給予應有的重視,片面地看重了其反共的一面。他還建議:通過貞淑推進同關內反日力量的聯繫。
那時,崔庸健也不甘心同金九進行合作。對臨時政府的態度,他比金策更保守。他說,跟搞派系鬥爭成性的人聯手幹什麼,跟他們聯手沒有好處。與其跟他們合作,還不如跟金元鳳派合作。當然,崔庸健後來也跟金策一樣都對我的主張表示理解。
金元鳳組建義烈團,不僅在關內和東北地方,而且在國內,都進行過暗殺和破壞活動。
後來他還組織了朝鮮義勇軍,第一區隊長是解放初期曾任過中央保安部學校校長的朴孝三。當時他手下有四十來名隊員。
後來金元鳳說,朝鮮義勇軍因規模小,裝備也很差,不大進行獨立活動,主要跟中國部隊一起活動,拿著擴音器做反戰宣傳和瓦解敵軍工作。雖然它的規模和武器裝備不怎麼樣,但我們重視他們要用實力打敗日寇的志向。
我們對在華北的朝鮮獨立軍同盟和朝鮮義勇軍也予以一定的關注。
那時候,武亭起了不少作用,他還為中國紅軍建設和中國人民的解放鬥爭做出了貢獻。回國以後,他歷任民族保衛省副相、炮兵司令官。
他一回到祖國,我就把他的家安排在離我家不遠的地方。
武亭回到了祖國,參與了人民軍建設,並立了功,但他的軍閥官僚主義很嚴重,在祖國解放戰爭時期,受到了批評,還被革去了軍職。
儘管武亭被免職了,但他染病的時候,我們還是盡力給予幫助,使他得到了治療。當時,中國長春有個羅馬尼亞人辦的醫院,我們把他送到了那裏。後來他說,他很想死在我們身邊,我們按照他的要求,把他帶回祖國。他逝世時,我對他的功勞給予了應有的評價,還為他辦了隆重的葬禮。
我和武亭初次見面時,他說,金將軍久仰久仰!每當聽到將軍的傳奇故事,我就很興奮;一想到朝鮮出了一位令日本鬼子不寒而慄的將軍,不知心裏有多高興;我人在八路軍,心在白頭山。不知朝鮮義勇軍以什麼方式同金將軍部隊匯合?朝鮮義勇軍和朝鮮人民革命軍能不能共同抗日?他為了同我們合作,從各方面做出了努力。
日本官方資料對朝鮮義勇軍華北支隊組建後,為了同金日成同志取得聯繫而進行的活動,作了如下記述:
“朝鮮義勇軍華北支隊動向:
……1941年5月或6月前後組建朝鮮義勇軍華北支隊。……
其後,以京漢線一帶我們佔領的地區為目標,瘋狂地進行爭取同志、不良宣傳等活動,同時,為跟在滿洲活動的不法朝鮮人金日成合作,並同鮮內同志取得聯繫進行活動。……它還發表了一項宣言,摘要如下:‘我們為了爭取朝鮮民族的解放,進一步鞏固內部團結,並把在華北的二十萬朝鮮同胞、東北(滿洲)、國內(朝鮮)的革命人士、革命團體與武裝隊伍聯合起來,將抗日鬥爭進行到底。’……”
[黃海道員警部高等員警科,昭和18年(1943年)2月]
解放後首任內閣文化宣傳相的許貞淑,40年代在延安工作。據她說,在延安的朝鮮人運動者中有很多響噹噹的人,他們都嚮往我們部隊。她也多次請求周恩來和住的同志同意她道滿洲去。可見,她是多麼嚮往我們部隊的。為此,她受了一些中國人的批評,說她是搞民族主義。
從她的話中我更具體地瞭解到,當黨我們尋求同中國關內的朝鮮人運動者和愛國人士合作時,他們也在積極地尋求同我們進行合作。
那時,他們也跟八路軍一起積極開展瓦解敵軍的工作,主要工作對象是在日本軍隊服役的朝鮮青年。
他們向那些朝鮮青年喊話說:不要做日寇的擋箭牌,要勇敢地逃出來,在中國被捕的,去朝鮮義勇軍或八路軍;在中國中部和南部的,去朝鮮義勇軍或新四軍;在滿洲的,去找金日成部隊。
他們還宣傳起義者可享受的待遇,諸如,帶有重機槍,給多少錢,還給三年的日用品;帶來輕機槍、擲彈筒、步槍,分別給予什麼待遇,還可按照個人的希望參加學習,有病也能得到治療。這些話對瓦解敵軍作用很大。
在關內活動的朝鮮愛國人士重,既有共產主義者,也有民族主義者,不管主義、主張如何,他們都希望同我們聯手、合作。這顯然是好事情。
我們不以主義、主張為標準而區分他們,歧視他們;也根本不問誰是受了中國共產黨影響的,誰是受了蔣介石保護的。凡是愛國人士都被看作是合作對象。
同中國關內的聯繫,有各種渠道可供利用。既可利用蘇聯軍事當局和共產國際,也可利用東北抗日聯軍派往關內的聯絡線,我們還可以直接往那裏派聯絡員。
我們在中國東北開展武裝鬥爭的時候,跟關內聯繫使用的聯絡線,有饒河、東崗方面的東北抗日聯軍第七軍的渠道,有經新疆省伊犁、甘肅省蘭州和延安的國際渠道,還有一條是從滿洲的東邊道接滿洲和中國邊境的遊擊渠道。
遠東訓練基地有當時在中國關內任紅軍師長,後來到蘇聯接受軍事教育後未返回延安而到國際聯軍講課的劉亞樓和盧冬生,還有中共聯絡員王朋。我打算等他們回延安時,托他們給在延安和重慶活動的朝鮮人捎信。可是知道日本帝國主義滅亡,他們三個人都未能返回延安。
東北解放戰爭時,劉亞樓任東北野戰軍參謀長,後來當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司令。盧冬生留在東北任松江軍區司令,他的另一個名字大概叫宋明,他於1945年底犧牲。
我們試圖通過在東北開展小分隊活動的同志同關內取得聯繫,還為通過國內地下組織同關內人士接頭做出了努力。
我根據金策的建議,對許貞淑給予了重視。如果我們能與許貞淑取得聯繫,就能通過她與延安和重慶一帶的反日力量攜起手來。
我們之所以特別重視許貞淑,不僅因為她有愛國鬥爭經歷,而且還因為她是與金策有深交的許憲的女兒。
我們指示“打倒帝國主義同盟”成員康炳善主管的新義州地下組織,負責同關內聯繫。
該地下組織按照這個指令,將一項任務交給了在天津活動的一個工作員,這項任務是:開拓重慶和延安同朝鮮人民革命軍的聯絡通道。
這位工作員為建立我們同重慶與延安合作的聯絡站做出了努力。
在國際聯軍建立後,金日成同志為同中國關內反日愛國力量結成民族統一戰線,為與中共等抗日力量建立反帝共同戰線,做出了各方面的努力。下面轉引日寇員警機關收集的有關情報資料。
“金日成的活動情況:
現在……金日成以蘇聯符拉迪渦斯托克附近的海洋野營學校為據點,策劃拉攏旅滿不法朝鮮人。據最近情報,目前正在準備將工作運秘密派往滿洲和朝鮮主要地區,以待美軍駐華空軍根據美蘇合作秘密協定,對滿洲和朝鮮進行空襲時,破壞滿洲和朝鮮的鐵路,阻礙軍貨運輸和擾亂民心。
金日成於今年6月下旬兩次赴莫斯科,還赴重慶和延安,同蘇美駐華使節與中共有關機關就有關問題進行協商。之後,為了對付將來……秘密派遣工作組把過去在鴨綠江沿岸進行活動的朝滿抗日匪徒重新組成鐵路破壞團和思想工作班,現在蘇聯哈巴羅夫斯克附近進行訓練。”[《特高月報》,內務省警保局保安科,昭和19年(1944年)11月份,第76頁]

當我們努力同關內反日愛國力量進行合作時,重慶的反日愛國力
量也在為同我們合作,進行多方面的活動。
據金九的秘書安重根的侄子安偶生回憶,當時金九向我們派遣了
聯絡員,可是很遺憾.沒等那個聯絡員進人滿洲就解放了。
1942年12月,臨時政府一名姓金的特派員來到牡丹江,
到我們就返回重慶了。
日寇的一份情報資料說,我們同關內的中共所屬朝鮮人共產黨系
統以中扛鎮、輻江。惠山鎮,通化—帶為中心進行聯瓶
國際聯軍時期,我們在進行小分隊活動時,對宗教徒也給予關注。
1942年底,在寧安縣東京城的大棕救本部,三世救主尹世複等很
多宗教徒被員警逮捕.
大驚教救徒們進行了反日活動,他們說,讀宗教的使命是祈禱朝
鮮民族從日本和滿洲國的統治下解放出來,重建倍達國。大棕救的一
個要人說, 日本在大東亞戰爭中遭到滅亡是不可避免的,因此要趁這
個時機早日實現船國光復。他還兌緬甸有巴莫,朝鮮有金日戌,獨
立定持給朝鮮民族帶來幸福.
我從進行小分隊活動的同志那裏,聽到了牡丹江省警務廳大肆逮
捕大棕救要人的消息於是向第二方面軍所屬反日會寧安縣總部下達
了兩項任務:一個是採取措施,反抗敵人的鎮壓,保護愛國的宗教徒;另一個是加緊進行工作,把樺甸.敦化和安田一帶的反日力量團結在
組織的周圍。
在準備對日總攻的工作中,呂運亨領導的朝鮮建國同盟,是我們重
視的國內反日民族團體。朝鮮建國同盟是1944年成立的反日地下團體。
這個同盟屬F有以呂運亨的故鄉京罐道楊平一.帶農民為主組成的農民
同盟。
1944年, 日本帝國主義對民族主義團體的鎮壓達到了頂峰。湃於
滅亡的日本帝國主義用國家總動員法寺種種法西斯法律,對反日團體
成員,哪怕是只有一點點反日悼向者,也都肆無忌憚地逮捕監禁,嚴
加刑訊拷打。
呂運亨竟于此時在漢城——帶建立朝鮮建國同盟這樣的反日團體,真
是一個膽大的人。
建國同盟嚴守機密,就連我們在漢城的工作員在—
道在他們鼻子底下竟有這種組織在活動。到了1945年,
建國同盟這樣的組織。
鍛時間也不知
我們才得知有
呂運亨建立朝鮮建國同盟後,馬上向我和朝鮮獨立同盟分別派遣
了聯絡員。可惟,他派的聯絡員沒找到我們,回去了。派往朝鮮獨立
同盟的聯絡員在延安會見了詿同盟的人士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呂運亨派遣的聯絡員沒找到我的原因,是那時我們正在蘇聯訓練
基地進行活動。
正如昔天堡戰鬥以後呂運亨為同我們會晤做了多方努力一樣,我
們也為同他合作做了許多努力。我委託在漢城的政治工作員去做呂運
亨的工作.我指示他一定要做好呂運亨的工作,但他說,因對方始終
沒能敞開思想,所以讀得不深入。
呂運亨在建國同盟內設立了軍事委員合,並擬定了以武裝鬥爭從
背後擾亂日寇的計畫。這個計畫也杆合我們提出的全民抗戰路線。
我們為同關內所有反日愛國力量合作付出了很大努力,但無明顯
的成效.這是因為日本滅亡得太快。同時也因為,朝鮮人民革命軍主
力部隊和國內抗戰組織內應外合發動總攻解放祖國時,關內的武裝力
量殷能直接參加這個戰役.
金九為此感到很遺憾,他說: 日寇投降的消息,沒有使他特別高
興,反而有天塌地陷之感,因為他數年來煞貧苦心做好的參戰準備付
諸東流.他為之歎息,又表示憂慮:他認為,沒能為這次戰爭做出貢
獻,將來的發言校也會受到影響。
然而,雙方為合作做出的努力,是不會付諸東流的。雖然它沒有
很快結出果實來,但遲早會發揮作用的.俗話說得好,精誠所至,北
鬥-俯瞰。為民族解放做出的努力,歷史是不會忘記的。
我們為實現反日愛國力量的團結所做出的努力,成為歷史的基肥,
在解放了的祖國土地上開出了絢麗的花朵——銷成了各階層廣大人
民參加的統一戰線.
我現在仍認為,我們從抗日革命——開始就把統一戰線工作作為至
關重要的目標和路線提了出氟開為其實現做出了努力,這是完全正
確的。
其實,曾有一個時期,青年共產主義者和民族主義者之間出現過
一定的摩擦和對立。在高而虛和玄默觀那樣的國民府上層人物殺害了
我們許多同志,釀成旺清門事件以後,有一段時間我們同民族主義者
斷絕了交往,井對他們進行了強烈的譴責。我們的一些同志還主張永
遠同民族主義者斷絕關係。
然而,旺清門事件再嚴重,我們枝殺害的人再多,也不能把國民
府反動上層人物犯的罪行歸咎於全體民族主義者。我們應以大義為重,
忍受由於同志們的犧牲而造成的悲痛,繼續高舉統一戰線的旗幟。這
樣,我們不計前蟬,還是為同在南滿活動的國民府殘存勢力梁世鳳的
部隊聯手,去找這個部隊,也為同被視為反共代詞的金九合作做出了
努力。
如果我們不克服狹隘的心理偏頗,而是感情用孰採取極端主義
態度,敵視民族主義者,那麼,統一戰線就會成為紙上謾兵,不能得
以實現的。
我們為維護統一戰線所做出的堅持不懈的努力,使金九這樣罐固
的反共人士都深受感動。
不要以為民族主義者金九是輕易轉向我們這邊的。這不是因為他
對不承認他的臨時政府的美國軍事管制抱不滿,也不是因為他跟李承
晚合不來而拋棄反共立場,走上聯共道路的,而是因為我們從抗日作
戰一開始就懷著滿腔的愛國熱情同金九精誠團結。
歷史已經證實,我們以前所信任的人解放後全都團結在統一戰
線旗幟之下了。請看,參加1948年4月南北聯席會議的,都是哪些政界
人士。金九,金奎植、趙紊昂、崔東睥、嚴恒燮、趙皖九、金月松……
這些有名的民族主義者不是都參加了嗎,金九臨時政府的人士都到我
們這邊來了.
朝鮮建國同盟領導人呂運亨來平壤和我會晤,朝鮮獨立同盟的領
導人及其同事們也來到了平壤,金元鳳還當了我國首任監察相。
我們共和國北半部早在1946年就建立了容納各黨派。各界愛國力
量的民主主義民族統一戰線.
我們耍實現民族大團結的理念,是在為對日總攻做準備的日子裏
得到進一步的唐練和鞏固的.如果沒有這一堅定的理氙解放後,在
愛國和賣國、進步和保守,民主和反動之間進行的尖銳複雜鬥爭面
前,我們不可能那樣耐心地把具有不同政見、主張和鬥卑經歷的海內
外各階層愛國力量引導到統一戰線中來。
對經常受到外來勢力威脅的我們民族來說,民族大團結是法寶。我
認為,我們民族的興亡盎音完全取決於我們全體民族能否堅持這個法
寶.
由於我們有視民族重於意識形態、理念、玫見和制度之差別的始
終一貫、光明正大的政策的棵遠歷史根基和偉大業績與寶貴經驗,所
以我們今天才得以提出實現祖國統一的全民族大團結十大綱領,以有
力地喚起全民族投入統一事業。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