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凯旋

主体34年(1945年)8月,朝鲜全国翻腾着欢庆解放的热浪,万分激动的欢呼声震撼着三千里江山,全国人民望眼欲穿地期待着民族英雄金日成将军凯旋祖国。
民族领袖诞生的古都平壤彻夜不眠,通宵达旦地企盼金日成将军入城。主体14年(1925年)冒着狂风暴雪辞别了家乡的金日成将军,何时回来,是今天,还是明天?四十万平壤市民翘首驻足,盼望着将军早日归来。
在汉城,吕运亨、许宪、洪命熹等德高望重的人士,成立了欢迎金日成将军筹备委员会。汉城车站广场人山人海,成千上万的市民热切地盼望金日成将军的到来。
三千万人民的心都在朝着金日成将军凯旋祖国的那一时刻飞奔疾驰。
自从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传到训练基地,朝鲜人民革命军指战员个个兴奋不已,都忙着准备回国。二十年如一日地在异国他乡风餐露宿、戎马倥偬的我,也愿意早一天回到祖国去。但是,我们把对祖国和家乡的怀念深深地埋在心中,推迟了回国的时间。当然,我们不是不知道祖国人民望眼欲穿地等待着朝鲜人民革命军凯旋祖国的心情。
我们没有急于回国。我想,要回去,就要事先充分做好准备。准备什么?准备建设新社会。在祖国解放的战略任务已经完成的情况下,必须把新社会建设的时间表安排得十分紧凑。
1945年9月2日,在停泊在东京湾的美国战舰“米苏里”号上举行了从法律上确认日本无条件投降的国际仪式,日本外长重光葵和总参谋长梅津美治郎在投降书上签了字。重光葵是任日本驻华公使时被尹凤吉炸断了一条腿的瘸子。梅津美治郎是日本军部的头面人物。他于1939年秋至1944年夏任关东军司令官。关东军存在期间司令官换了十来个,梅津是倒数第二个。敌人打出“东南部治安肃正特别工作”的牌子,对朝鲜人民革命军进行疯狂大“讨伐”的,就是梅津当司令官的时候。
多年来把人类推入不幸和痛苦深渊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终于以日本的投降和反法西斯力量的胜利而结束。
当我们的宿敌梅津在投降书上签字,悲伤地饮下一杯苦酒的时候,我们则作为取得了抗日革命的胜利,创造了民族解放革命新历史的主人,准备凯旋祖国。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为共产主义思想的发祥地欧洲和殖民地民族解放斗争的最前方的亚洲的许多国家,开拓了在民主的基础上建设新社会的前景。
国内形势一片大好。
我国刚刚获得解放,各地就成立了人民委员会。以国内党组织的革命者和抗战组织的成员为骨干,在各地建立了党组织和群众团体。海内外的文艺界人士,也怀着建设民族文化的美好理想汇集到平壤、汉城等主要城市。工人群众自发组成武装自卫队,保卫工矿企业、铁路与海港。我国人民在全民抗战中高涨起来的救国热情转换成了建国热情。
无论从朝鲜革命当时的任务来看,还是从最终目标来看,我们面前的形势都是令人乐观的。
然而,我们丝毫不能掉以轻心。日本虽然灭亡了,而反革命势力并没有放弃对革命的进攻。在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日军的残余仍在继续进行抵抗。亲日派、民族叛徒和剥削阶级的头子们还在地下策划破坏新社会建设的阴谋活动。革命的叛徒、形形色色的异己分子和政治野心家,改头换面,混入了党内和人民政权机关。
我们在远东听到了美军进驻三八线以南的报道。如果美军进驻三八线以南,那么进驻我国的,就是两个大国的军队了。我们不是战败国,却有两个大国的军队驻扎,不管它以何种名义,也不管它以何种理由,这对我们肯定是很不利的。
甲午农民战争[19]时,日本和清帝国都曾同时出兵我国,不仅没有给我国人民带来什么好处,反而演变成了中日战争,致使我国河山陷于战乱之中,赤地千里,民不聊生。
苏美两军的进驻,会把我国变成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对抗的战场,我们民族会有分裂为左翼和右翼、爱国与卖国两个营垒的危险。派系纷争,里通外国,其结果必然走向亡国。
在这种情况下,要维护我们民族的主权,促进新社会的建设,就必须千方百计地加强我国革命的主体力量。我国革命的主体,就是我国人民。
我们从走上革命道路的第一天起,就为教育抗日革命的直接承担者——人民群众,为组织和发动他们,做出了很大努力。为祖国解放而参加最后决战的成千上万的抗战队伍,不是凭一时冲动的群众,而是我们长期培养的有组织的革命群众。
我们一向坚持这样的信条,只要能多争取一个革命同志,就是走千万里路,也心甘情愿;只要是为了保护人民群众,就是赴汤蹈火,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抗日革命的整个历史,是把人民群众视为历史的主体,唤起并组织他们站到光复祖国第一线上的关爱与信任的历史,是人民群众献出自己的热血从而证明自己是历史的堂堂正正的主体的伟大斗争和创造的历史。这样的人民群众,这样的人民革命军指战员,就是将担负起建设新社会重任的革命主体。相信人民,依靠人民,在人民的爱护和支持下进行斗争,就能经得起任何严峻考验,就能在艰苦斗争中赢得胜利。这是我们在抗日革命的烈火中领悟到的宝贵真理。
解放后,有人说,收复被侵占的国土,是件难事,但是国土收复后,建设新社会并不难。我却认为,建设一个新社会,才是最艰难最复杂的。
抗日革命是我国人民用自己的力量完成的,新社会的建设也要用我们自己的力量去进行。建党、建国、建军自不用说,民族经济、民族教育和民族文化的建设、科学技术的发展,以及其他各个领域的开拓,都要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去做。这就是我们的决心。要想发动人民群众建设新社会,就要有能够教育、组织和动员人民群众的革命参谋部和政权机关,就要有能够保障新社会建设的军队。
我抱着这种想法,于1945年8月20日在训练基地召集了一次朝鲜人民革命军军政干部会议,把建党、建国、建军三大任务作为加强我国革命主体力量的新的战略提了出来。会议上讨论了贯彻这三大任务的工作方向和方法,并做了相应的组织工作,组建了执行这三大任务的工作小组,指定了他们的工作地点。决定派姜健、朴洛权、崔光、任哲、金万益、孔正洙等人去中国东北。
在回国以前,我们为工作小组成员举办了几天的讲习,由我、金策和安吉讲解了各小组的工作任务和工作方法,甚至还介绍了各地方的风土人情。
讲习一结束,同志们就催促我早日回祖国。那时候,人人都盼着尽早回国,像萌发了童心似的想念祖国。
我们回国的时候,决定有孩子的女战士暂时留下来,晚走几天。
朝鲜人民革命军是分批回国的。他们本来是根据与苏军联合作战的计划,分别沿着指定的路线投入战斗的,但因为日本突然投降,只好从不同路线分批回国了。原定在训练基地待命,准备空投到国内各地的部队,则改走陆路,经哈巴罗夫斯克、牡丹江、汪清、图们回国。后来,由于临时发生的情况,又放弃了这个计划,改乘军舰回来。那时,关东军的残余部队炸毁了牡丹江南边的隧道,甚至破坏了迂回路上的桥梁以及牡丹江机场的跑道。因此,汽车、火车、飞机都不能用。部队走到牡丹江,只好掉头返回符拉迪沃斯托克,搭上军舰回国。
苏联远东第一前线军司令部的一位大校,负责我的警卫,陪我同行。舰长对我说,以普通速度航行,一天一夜就能到达元山港。
我们驶离符拉迪沃斯托克的那天,海上起了大浪。船舷外面波浪
翻滚, 像山一样的浪峰不断地拍打着船舷,把海水掼在甲板上,实在壮观。
我们的人大多数是第一次坐船,一路上饱尝了晕船之苦。过了一夜 ,海面平静了。
在一望无际的茫茫大海上,极目远眺,禁不住心潮翻腾,眼前浮现出十三岁时渡过鸭绿江以及祖国其他江河,如今为解放的热浪所溶化,汇成了眼前的茫茫大海。
想起我的许多至亲,挚友和革命同志长眠地下,他们的英灵留在异国他乡,而自己返回阔别二十年的祖国,禁不住心潮翻滚,悲喜交集之情,实在难以形容。
1945年9月19日,军舰驶入元山港。当时驻元山的苏军司令部成员前来迎接我们。迎接我们的朝鲜人中,记得有一个叫韩一武的人。他当时是苏联军队的军官,后来当过江原道党委的委员长。因为当时苏军把我们的回国当作秘密,没有公开,所以没有群众来欢迎。
日后,许宪,洪命熹,吕云亨等最热情地准备欢迎我们凯旋的一些德高望重的人士,听说我们抵达元山港时没有群众欢迎,表示十分惋惜。他们说,应该通知群众夹道欢迎,那样悄无声息地回来,不是让我们百姓难堪吗。元山市党委李舟河也说过类似的话。许宪说,如果事先公布了我们回国的日程,那么,天天聚在汉城车站等我们回来的人自不消说,就是汉城市的大部分市民也都会徒步或坐火车赶到元山港欢迎我们的。
我们丝毫也没有想过要接受什么热烈的欢迎。我们革命战士,在争取民族解放的漫长岁月里,在战场上,在绞首架上,洒尽鲜血,献出生命,从未期望过要得到什么补偿和酬谢。
我们打定主意,回国后也不宣扬朝鲜人民革命军的凯旋,而是悄悄地深入人民群众,为完成建党,建国,建军三大任务打好基础,然后再同祖国人民见面。
到了元山后,通过同地方党组织负责人接触,更加意识到必须尽快地深入到人民群众中去。
到达元山的当天,我同元山市党委的干部见了面并谈了话,在东洋旅馆同劳动组合的代表等地方的头面人物也谈了话。其中同李舟河交谈的时间最长。
在同元山人的谈话中,我了解到,国内的所有党派和组织,都还没有给人民群众指出明确的建国路线。元山市党委的一些人打算建立苏维埃政权。当话题转到朝鲜的前进道路时,他们提出自己的主张说,应当立即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元山市党委大楼的墙上挂着标语:“无产阶级要在共产主义旗帜下团结起来”,这如实地反映了他们的主张。
我看了这幅标语,问他们,单靠工人阶级的力量,能把新社会建设起来吗?他们回答说,我们是为共产主义革命而奋斗的,除了工人阶级还能依靠谁呀。

他们的主张,同我们在20年代后期接触到的早期共产主义者的主张大同小异。二十年后的今天,在解放了的祖国又一次听到了这种主张,心中不免有些失望与郁闷。他们的主张和政治见解,没有多大进步,也看不出他们为适应时代的发展做出什么努力。
我对他们说,“无产阶级要在共产主义旗帜下团结起来”这幅标语,不符合以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为当前任务的我国实际,应当改为在民主的旗帜下团结起来。要向在解放了的土地上建设一个保障人民的自由与权利的民主社会,就不仅要团结工人阶级及同盟者农民群众,而且还要团结与建设新社会有切身利益的各阶层爱国群众,把他们团结到统一战线中来,调动全国人民的力量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富强的自主独立的国家。
同元山市党委同志们的谈话,从晚饭前开始,到晚饭后还没有结束,因为他们一直让我多讲讲,我也无法解脱。跟徐哲一起陪我来的金益显这时靠在我身边对我说,现在已经是午夜了,您在山上一直熬夜,现在回到祖国了,还熬夜吗?
我对他说,国家虽然解放了,但要记住,现在我们才走到了新的起点。
同元山市委干部的谈话,是我回国后本着祖国光复会十大纲领的精神,第一次同国内人士描绘建国方略的谈话。这天,我公开提出了我国要建立的政权形式,必须是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主张。
同李舟河等元山市委干部和元山市头面人物见面交谈之后,我进一步确信,我们在八一五解放后立即制定出以建党、建国、建军三大任务为内容的建设新朝鲜的里程表,并根据这个里程表回国后立即把有关人员分派到指定的地点去的决策,是完全正确的。
到元山后,我们立即要求已决定派往咸镜南道和咸镜北道的工作小组部分人员赶快到达指定地点,负责铁原方面的人也在同一天坐火车出发了。
他们都是为革命献出了宝贵青春,尝尽了人间苦难和不幸,又从未认真休息过的人,如今回到了解放的祖国,我却让他们马不停蹄地立即赶赴新的工作岗位,心里也不是滋味。尤其是那天还是中秋节,本想让他们在元山过节,好好休息一下,解除一下疲劳,可是考虑到国内形势紧迫,只好狠着心把他们打发走了。他们在火车上过了中秋节,那天的火车上还挤满了去上坟祭祀的人。
那天派去的人,有金策,安吉,崔春国,柳京守,赵政哲等,他们跟我分手时很难过,依依不舍。
我也很难过,尤其是抗战时受了重伤的崔春国和赵政哲,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地走上火车朝我挥手的时候,我心如刀绞。他们受了伤,实在没有麻醉药的条件下,硬作的手术。他们拖着伤残的腿,披荆斩棘,走过了多少血路啊!他们理应在解放了的祖国享受荣誉军人的待遇,养养伤,解除一下抗战多年的疲劳。可是他们连几个小时的休息都得不到,径直奔向了北方指定的地点。
在我们建设富强的自主独立国家的道路上,横亘着无人走过的重峦叠嶂。要翻阅这些重峦叠嶂,还需要继续流血流汗。抗日大战是前所未有的壮举,同样,新社会的建设也是前所未有的创举。我们要走的这条路,如果不是无人走过的初辟之路,如果不是横亘着千山万水的艰险之路,我们也不会那么急着上路的。
我一再叮嘱金策,如果有可能的话,一定要回家乡看看。对崔春国,柳京守,赵政哲,李乙雪也作了同样的叮嘱。他们的家都在咸镜南道和咸镜北道。但是,他们都没有回过家。这不是他们不热爱自己的家乡,而是因为他们有高度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大家说我解放后在去降仙炼钢厂的路上,没有去近在咫尺的万景台,因为有了《万景台岔路口》这支歌。其实,所有抗日革命战士解放后都没有回过家乡,都在为建党、建国、建军而紧张地工作。
“没有完成司令官交给的任务,就没有死的权利”,这就是抗日革命战士的信条。
如上所述,我们从踏上祖国大地的第一天起,就开始深入人民群众。抗日革命战士还没来得及解开在白头山系紧的鞋带就奔到新的战斗岗位去了。他们知道,自己被派去的地方就是新的战场。我们凯旋祖国,与其说是凯旋,不如说是为革命谱写新篇章的战略转移。
1945年9月20日,我同前往西海地区工作的同志们一道,搭上开往平壤的列车离开了元山。
驻北朝鲜苏军司令部代表从平壤专程赶到浮来山车站接我们。他热情地握着我的手,热烈地祝贺我们凯旋祖国。
9月22日上午,我们抵达平壤。留在训练基地的女战友,11月底经咸镜北道先锋回到了祖国。金正淑一到清津就打电话告诉了我她的行程。她们一行在安吉、崔春国、朴永纯等清津工作小组的帮助下,为执行建党、建国、建军三大任务,积极开展了群众政治工作。在清津,金正淑察访了清津炼铁厂、古茂山水泥厂、富宁冶金厂等一些工矿企业和文教单位,对各阶层群众做了政治工作。其间,她会见了工人、农民、职员、家庭主妇,会见了党政机关和群众团体的负责人,还同中学生见了面。
清津市的人民群众隆重热烈地欢迎金正淑。《新路新闻》以《金正淑女士的半生》为题,在头版上热情地介绍了她的革命生涯。
金正淑在北方城市感受很深,到了平壤后还老是谈起在清津的体验和见闻,诸如她同中学生们一起照相的情景,罗津冷面馆招待她们一行丰盛午餐的情形,等等。
年幼的金正日也随着女战士们一道回来了。
我回到平壤后,从第二天开始就同战友们一起执行建党、建国、建军三大任务。这一段是解放后我过得最忙碌的时候。
凯旋后的主要工作,仍是作人的工作,做人民群众的工作。一方面,到工厂、农村和街道跟群众交谈,一方面同在白头山一样,在办公室和宿舍里跟战友们一起生活和工作,会见来自国内外的各阶层人士,共商国事。
战友们都劝我,应该先回万景台看望祖父祖母,尽尽孝心。林春秋见我怎么劝也劝不动,就不声不响地擅自到了万景台,假装过路人,打听了我家亲人的情况,回来后都告诉了我。托他的福,我知道了家里的详细情况。
9月底,不知怎么泄了密,我已凯旋祖国的消息传遍了平壤城。我叔父金亨禄听到消息后,跑到平安南道党委要求同我见面。林春秋问他说,你的侄子有什么特征。
我叔父回答说,“我侄子本名叫金成柱,他小时候在万景台,都叫他曾孙,他一笑,脸上就现出酒窝。”
当天晚上,林春秋就把我叔叔领到我的住处来了。
叔叔见了我,激动地刚说了一声“你受了多少苦阿!”就说不下去了,两眼不住地流着眼泪。我心想,他所以悲痛,是因为他想起了在异国他乡成了无助孤儿的亲骨肉;想起了自己在这二十年间忍气吞声,逆来顺受的悲惨遭遇。是的,我叔父这二十年的经历是令人肝肠寸断的。
“直到你光复了祖国凯旋,我只顾养家糊口,一次也没能给哥哥嫂子祭奠扫墓。他们的生命怎么那么短暂啊!”
他仔细地把我端详了一阵,心疼地说,你过去,脸那么细白,怎么现在变得这么粗糙,准是白头山的风霜残酷无情吧。
其实,他脸上的皮肤更粗糙,比二十年前衰老多了。满脸的皱纹,仿佛在述说着他一生的苦难,使我不禁流下了眼泪。
“要是白头山离得近,还能编些草鞋给你们送去,可是这二十年来,我一点也没能帮上你们。”
“叔叔,您可是守住了咱们的家啦。”
这天,我跟亨禄叔谈了一个通宵。第二天,送他回万景台,嘱咐他千万不要对别人说见到了我。他答应了。可是他回到万景台,还是悄悄地告诉了祖父,说我已回到了平壤。
我祖父对他说,“果不出所料啊。白头山能变,我们的成柱不能变!现在流传着什么 ‘全罗道金日成’,‘咸镜道金日成’的说法,朝鲜大地上哪有那么多的金日成啊!”
10月9日, 我去看了降仙炼钢厂,接着创建了我们的党。10月14日,才在平壤市群众欢迎大会上,第一次同祖国人民见了面。
我根本没想过在热烈盛大的欢迎大会上同祖国人民见面。然而国内人士和我的战友们坚持要举行盛大的大会欢迎我们。
我曾在一次集会上没有用金永焕这个假名,而是第一次公开使用了我的真名。那天,有一个人走上讲台要求举行全国性群众大会欢迎我。与会者热烈响应,一致赞同这一建议。
平安南道党委和平安南道人民政治委员会背着我筹备了欢迎我的大会,在牡丹峰下的公立体育场搭好了彩排楼和临时舞台。
我曾告诉金容范不要搞大型活动。可是平安南道党委根本听,他们在市内的大街小港贴出告示,通告我已到平壤,于10月14日在公立体育场同祖国人民见面。
1945年10月14日中午,我坐车前往公立体育场,看见大街上、广场上人山人海,不禁大吃一惊。会场上早已挤满了人,连会场外的大树上,最胜台上,乙密台上,都站满了人。在会场内外热烈欢呼的声浪钟,我频频地向欢腾的群众挥手致意。
苏军第二十五集团军司令齐斯查可夫大将和列别捷夫少将也出席了欢迎大会。
大会上,有很多人发表讲话,曹晚植也讲了话。我还记得,他的讲话中有一段很逗趣儿的讲话。他以卖乖的腔调说:“听说国家解放了,我简直不敢相信,好像在做梦。为了证实我不是在做梦,我撸起衣袖狠掐自己的胳膊。”他真地作出掐皮肉的动作说道:“这么掐,是的,就这么掐,嗨,掐得生疼啊。”
当我走到讲台的时候,群众齐声高呼“朝鲜独立万岁!”欢呼声响彻云霄。
听着这惊天动地的欢呼声,顿时觉得二十年的疲劳烟消云散了。群众的欢呼声犹如亿股热浪,温暖着我的心。

站在讲台上所感受到的十多万群众的火热情意,使我心里涌起丁
用尽天下最美丽的词藻也形容不出的幸福感。如果有人间我,哪是我
——生中最幸福的时刻,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就是此刻。此时,我感
受到了作为人民的儿子,为人民而进行斗争的幸福.感受到了人民关
爱我、信赣我的幸福,感受到了置身于人民怀抱之中的幸福。
”45年Io月14日子壤公立体育场上的欢呼声,可以说是祖国人民
对我们为祖国和人民干辛万苦奋斗了半生的嘉奖和酬答。我接受了这
个酗氢开把它当作人民群众对我的爱护和信赣珍藏在心间.我常说,
天下哪里还有比受到人民群众的热爱和拥护更幸福的呢
我一向认为,人民的热爱、人民的拥护,是衡量一个革命者的存
在价值、决定他能享有多大幸福的绝对标准。如果一个革命者失去了
人民的热爱和拥讯他还拥有什么呢,什么都没有。
资产阶级政客是用金钱拉拢群众的,而我们则是以献出自己的直
汗赢得人民群众信艘的。我为人民信赣我而感到幸福,认为这是我一
生中所能享受到的晨大的幸福。
我在欢迎大会上讲话的重点是民族大团结.我号召说,有力出力,
有知识出知讽有钱出钱,都为神圣的爱国事业做出贡献。全民族要
团结一致,在祖国疆土上建设一个富强的自主独立国家.
对我的号召,群众以震天动地的掌声和欢呼声表示热烈的响应。
当时的(平壤民描)以(震撼锦绣扛山的四十万人的欢呼声)为属,对1945年Io
刖4日平填公立体育墙上的矗兄作丁如下的报道:
·平壤有四千年悠久历史,有四十万人口,然而,何曾有过如此众多的市民
汇聚一室的盛况,何曾有过意义如此重大的聚会,
·这次大会的屎远历史童又在于,朝弊的伟大爱国者.平壤出生的英雄金日威
将军亲临大会.高兴地向人民标了热情的问候和媳励,与会群众无比感动……
当全体朝鲜同胞最崇敬、量渴望的英雄金日虚将军荚娄飒爽地出现在主席台上的
时候,全场立即母发出了秘大地的欢呼声,几乎所有的人都激动得赢下了眼泪
…… 从响彻云霄的欢呼声中.仿佛看见了群众的钢铁般的决心: t要2a他一起
战斗,要跟他休戚与共,同生共死l”
那天的群众大会,可以说是我国人民在建设新社会的长征路上迈
出的第一步。
在会场上我还见到了玄养信婶母和康用锡54父。大会结束后,我
从主席白走下来跟婶母见了面.当时的情景,琵在想起来还催人泪下。
那天不知她是怎么在水泄不通的人群中进入会场的,朱道逸见她
不顾一切地朝主席白挤,就把她请到了我的车子上。她坐在车里一直
蓑簌地流泪。
她一把握住我的手.激动不已地说:·大侄啊,多少年没见了:’
我简短地问候说:‘婶婶,您撑持着一个大家庭,受苦啦.·
·要说受苦,你在山上打仗曼的苦才是大苦。我们一年四季都在家
里,算什么苦啊。我上这儿来,一路上还提心吊胆的。听我老头子说
大侄回来了,可我怕不是你,心想如果是‘全罗道金日成’可怎么办呀。
到这儿往台上一看,没锫,是我们的大侄,你不知我有多高兴啊……·
婶母说着,又潸然泪下,抽泣起来。
我的战友们看见她哭,也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
“婶婶,整个平壤都在欢笑,跳舞,都这么高兴,可您老哭什么,a·
“看到了你,想起了你的妈妈和爸爸,就忍不住哭了。要是你爹妈
都还活着,听了你的演说,诖多高兴啊。·
‘婶婶,今天您可代替了我的母亲呀。·
我这么—·说,婶母就一头扑在我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我知道婶母是在为我的母亲饲哭。我母亲和婶母相处得比亲姐妹
还亲。听说婶母是十五岁时嫁到我们家的。那时候我们寥很穷, 日子很
苦,她总感到不舒心。自从受到我母亲的爱护体贴,才跟婆家有了感
情。
我母亲在世时,对婶母格外关心,体贴人搬。下地干活,总是一
起去。在地里歇息时,我母亲总是让好发围的婶母枕着自己的腿昧一
会儿,等婶母睡着了,就轻轻地替她梳理头发。婶母就是这样在我母
亲的无微不至的关怀中生活的,所以她一直念念不忘我的母亲。我母
亲去世时,婶母为未能去安田参加葬礼,未能在我母亲的灵前磕头,感
到十分难过。
婶母接着我的话说:’我这个没出息的婆娘,就是一百个也抵不上
你母亲一个人啊:大侄啊,今天好慷你母亲的英魂飞到这体育场来啦。·
她说着,便用短袄上的飘带擦眼泪。媳哭一阵又笑一阵,还讲了跟我
亨禄叔父大闹了一场的事。她说:·我那个鬼心眼儿的老头子,背着我
一个人跑到城里来见了你,可一直把嘴封得很严,到了昨天才告诉了
我。为这事儿,我跟他大吵了一场。我对他说:‘老头子,你说金日成
是你的侄子,就不是我的侄子了,’可他没头没脑地说:‘胳膊肘往里拐,
不往外拐’。’
那天下午,我同叔父、婶母一道回万景台,走的不是现在这条路,
是坐车到顺和江渡口,改乘渡船过江。扛岸上的烂泥谴跟从前一样,放
着稀稀拉拉的垫脚石,供人踩着过去。我小时候,卷起裤阻在这里
抓过河螃蟹。
走出烂泥滩,我徒步走进村里。最先迎接我的是很有节奏的搞衣
声和从万景峰矮松林飘来的清香。那捣衣声是那么熟悉悦耳,那矮松
林的清香是那么沁人心脾,至今不能忘怀。从葛梅地平原传来的拖着
长长余音的牛的啤啤叫声,使我闻到了阔别多年的乡间气息,我顿时
感到心潮激荡,喉咙梗塞。
想当年我小的时候,因思念囚禁在监狱中的父亲,躺在炕上辗转
反侧不能人眠就像是昨天的氧可是不知不觉,我已经三十三岁了。难
怪古人把岁月的无情流逝形容为光阴似箭。
亡国四十年后收复了祖国,离家二十年后回到了故乡。我不禁心
想,为了祖国和故乡,我们奉献的岁月太多了。
亡国在瞬间,复国需千年。这是我在抗日革命二十年中顿悟到的重
要教训.就是说,一个国家丧失容易,夺回很难。
 为了夺回在一瞬间失去的祖国,需要苦斗几十年甚至几百年,这
是这个星球上屡见不鲜的严酷现实.
印度沦为英国殖民地,缆了二百多年才获得独立,这是尽人皆知
的。其他一些国家也都为此付出了昂贵的代价:菲律滨和印度尼西亚
各花了三百多年,阿尔及利亚花了—百三十多年,斯里兰卡花了—百五
十多年,越南花了近一百手
正因为这样,我常常告诫年轻人说:失去了祖国,活着也如同死
亡;要想不做亡国奴,就要好好保卫祖国:不要失去了祖国后再悲伤
恸哭,而要把祖国建设得更加富强,哪怕是一块石头,也要拿来把祖
国的围墙筑得更高。
回到乡里,看到一个只有两三岁穿着开档裤的小男孩,站在路边
朝我们一行人挥动小手的情景,至今难忘。这个似乎不足挂齿的情景,
我看到后不知为什么,感到心中激蔼着一股暖流。在这和平的世界、恬
静的乡村,无忧无虑、天真无邪地挥手的儿童,分明是新朝鲜的象征。
当我随婶母跨进老家院子的时候)顿时心潮汹涌,百感横生。二十
年前觉得挺宽敞的院子,如今却觉得像巴掌那么窄小。但—訾IC这是我
二十年漫长的艰苦行军所到达的终戌油然产生了从无边无际的万顷
浪涛中登上了陆地之感。
在瞧见那熟悉的老家屋檐的刹那间,我不由自主地站住了,因为眼前浮现了一种幻觉:仿佛看见了我小时候给我唱催眠曲、哈气暖我冻红的小手的父亲和母亲,看见了像春天的落花一样长眠在地下的父亲和母亲从沉睡中苏醒过来,大声喊着“成柱”,跑出来张开两臂拥抱我。
我祖父连鞋子都没顾上穿,从屋里奔到院子里,双手抱着我,泣不成声地说:“我们的长孙回来了,让我看看!”祖母见了我,说:“你把爹妈丢在哪儿,一个人回来了?……一起回来就不成吗?……”说着,放声哭了。
那天,我拿出从平壤带来的酒,给祖父和祖母敬酒:
“爷爷、奶奶,请恕罪,我三十多了,从未尽过孝。”
“别说了,你实现了你爸爸争取朝鲜独立的遗愿,这就是孝道,还有比这更大的孝道吗。为国为民尽心尽力,就是孝道。”
祖父说罢,轻轻地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绽出笑容,说:“今天的酒,味道真好。”而他的手却微微发颤。这天,祖母也高兴地喝了一杯。
可是, 我怎么也摆脱不掉不仅没能为祖父、祖母尽孝,反而一直让他们为我操心,为我担惊受怕的万分愧疚心情。“为国为民尽心尽力就是孝道”,祖父的这句话,多么使我感动啊!
南里的乡亲都聚到我家来了。斗团里和楸子岛的人听到我回来的消息,都成群结队的来到了我家。小时候的伙伴们也都带着吃的东西络绎不绝地来看我。
简朴的团圆饭自然成了几十人参加的群众宴会。好多人高兴的唱歌跳舞,表示对我的欢迎。在我曾祖父金应禹那一代时就受到我家不少周济的崔老人,也和着《宫尼里谣》跳起舞来。婶母还唱了我父亲作的歌《催眠曲》。
那天晚上, 我睡在旧居里, 这时我离家二十年后的第一天。那天, 我们家刚扒了炕, 门也没有安。炕还没有干,上面铺着麦秸,稻草和一张草席, 还不能睡人。
祖父对我说, 今天只好委屈你到别人家去过夜了。还说他已经跟那家说好了。
我对他说:“我们在山上可不时享福的, 餐风宿露,蓝天当屋顶,枯草落叶当被褥。今天回到了温暖的家,干吗要到别人家借宿呢。我要在家里睡。”
祖父听了,顿时满面春风,高兴地说:”要这样, 那我就跟那家说不去了。说也是, 回到了离别二十年的家,竟到别人家去借宿, 确是不够味儿的。”
祖母在草席上给我铺上了已用了几代的粗棉布被褥。那被面和被里都是祖母亲手纺线织成的。夜深人静时, 祖母伸出胳膊让我当枕头枕着,轻声问到:
“是在山上娶了媳妇吗? 媳妇也是在山上的?”
“是的, 是跟我一起打游击的。”
“你儿子的长像像你吗?”
“都说像我。”
“那就好了。”
她还问了许多别的事情。我怕祖母的胳膊疼,问她:”奶奶, 我的头够沉吧。”“沉什么呀”她说着把胳膊伸得更长,让我枕得更舒服。她对我这个已经三十多岁的孙子,还像小时候那样伸出胳膊让我当枕头枕,我心里热乎乎的,激动之情难以自已。
“国家解放啦,该把躺在满洲的爸爸妈妈的遗体移到故乡来了。”这是那天夜里祖母谈的最后一个话题。她关心这事,是很自然的,惦记着子女的遗骸,希望把子女的遗骸迁到故乡来。祖母的这一心愿,我能不知道吗?
“奶奶,迁父母的墓当然很重要,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就是要先找到那些我的恩人,如:在烟浦里酒店帮我父亲逃脱的姓黄的人,柞树岭的全洲金氏老人,从伤寒病的死神手中救出了我的赵氏老人。我应先找到他们,然后再去迁墓。”
“好,你想的对。这样,你躺在阳地村的父亲也会很高兴的。”
那天,我通宵给祖母讲了在吉林、间岛和白头山时给予我帮助的战友和亲朋好友的事迹,满含着眼泪回忆了永远安睡在异国他乡无名山岗的父母、亨权叔叔和哲柱弟。祖母听着,不时地低声抽泣。
她强忍着呜咽,抚摸着我的手臂,安慰说:“你的爸爸妈妈虽然都走了,可是正淑进了我们的家门,还有了正日,已经可以传宗接代了嘛。”
我静静地回顾在白头山和满洲的冰天雪地上驰骋的情形,回忆未能和我一起回到祖国的许多战友的音容笑貌,回忆许多救我脱离了危险的恩人,回忆我小时候的种种往事,也预想我们将要重建的新国家的未来。
在时隔二十年后,在解放了的祖国度过的家乡万景台的一夜,是和平宁静的一夜。世界大战结束已经两个月了,祖国光复也已两个月了,三千万朝鲜人民仍怀着解放的喜悦沉于梦乡。
然而,三千万同胞没有一个能想到,继祖国的解放而来的竟是国土的分割、民族的分裂、更没有料到这一巨大的国难会持续半个世纪之久。

注释

[1] 《催眠曲》:系朝鲜反日民族解放运动的领导者、金日成同志的父亲金衡稷先生为把金日成同志培养成为爱国者而亲自创作的歌曲。他同金日成同志的同志康盘石女士一起经常唱给年幼的金日成同志听。歌词如下:
一 小宝宝睡吧睡吧快快入梦乡,
小宝宝睡吧睡吧睡得真甜香。
要做家庭和睦童,要做父母好孝子,
掌上明珠我们宝宝定将成英雄。
二 小宝宝睡吧睡吧快做小学生,
小宝宝睡吧睡吧快做大学生。
将来要做大博士,要做英雄好汉,
愿你把我国光复大业胜利完成。
[2] 《鸭绿江之歌》:亦称《渡江歌》。系三一人民起义(1919)之后创作的革命歌曲,它反映了朝鲜人民被日寇夺取国家的悲壮爱国爱情。金日成同志在十三岁那年,怀着光复祖国的雄心壮志渡过鸭绿江时唱了这首歌,歌词如下:
一1919年3月1日
是我渡过鸭绿江的日子。
年年都有这一天,
达不到目的誓不回还。
二 碧绿的鸭绿江水啊,美丽的祖国河山啊!
我回家乡的日子究竟是哪一天?
只因有毕生难忘的志愿,
不光复祖国誓不回还。
[3] 《朝鲜之歌》:系金日成同志在抗日斗争初期创作的革命歌曲,歌词如下:
一 我们祖国朝日鲜明灿烂,
国家名称因此叫做朝鲜。
锦绣江山如此娇娆美好,
世界上哪个国家能媲艳。
二 三千里江山宝藏取不尽,
历史悠久光耀长五千年。
一致奋起赶走万恶日寇,
把祖国解放的钟声敲响。
三 打倒日寇地主建新朝鲜,
自由国土上立我们政权。
勤劳智慧的人民和睦相处,
靠我们双手让祖国昌盛。
[4] 跳神:朝鲜民俗剧之一,一个人连讲带唱,还配合舞蹈表演,引人发笑。
[5] 腰营沟会议:系主体24(1935年)3月21日至27日,在中国汪清县腰营沟举行的朝鲜人民革命军军政干部会议。会上,金日成同志指出,必须克服在反“民生团”斗争中出现的左倾错误,并提出了撤销游击区,挺进到广阔地区开展游击战的方针和任务。
[6] 反“民生团”斗争:1932年2月,日本帝国主义为了从内部瓦解朝鲜人民的革命斗争,在中国间岛地区网罗反革命间谍走狗组成“民生团”。后来,“民生团”原形毕露,日寇只好于1932年7月解散了这个组织,但他们却耍阴谋诡计说这个组织在革命队伍里仍然存在。左倾机会主义者和宗派事大主义者们中了日寇的奸计,对反“民生团”斗争采取了极左的行动,肆意把朝鲜人打成“民生团”加以陷害。这样,许多坚贞的革命者遭到牺牲,在革命队伍里造成了不安与恐怖气氛,使革命队伍的统一与团结以至朝鲜革命受到了莫大损失。金日成同志对此坚持原则进行了斗争,使反“民生团”斗争左倾偏向得到了克服。
[7] 张鼓峰事件:亦称“哈桑湖事件”。1938年7月29日至8月10日,日寇为了侦察苏联的边防能力,并占领哈桑湖以西张鼓峰,以建立进攻远东地区的军事基地,发动了对哈桑湖地区的武装进攻。
[8] 哈勒欣河事件:亦称“诺蒙坎事件”。1939年5月28日,日寇侵入蒙古人民共和国哈勒欣河地区,其目的是:强占蒙古的东部突出地带,控制苏联并卡断西伯利亚铁路,进而占领远东地区。
[9] 大荒巍会议:1935年2月24日至3月3日,在中国汪清县大荒巍举行的党及共青干部会议。参看本书中文版第4卷,第28~65页。
[10] 热河远征:参看本书中文版第7卷,第61~75页。
[11] 青山里战斗:指1920年10月在间岛一带活动的朝鲜独立军于中国吉林省和龙县青山里消灭了大批日寇的战斗。
[12] 火曜派:朝鲜的早期共产主义者于1923年5月组织了新思潮研究会,1924年11月,把这个组织用马克思出生的星期二(火曜日)命名为火曜会。因1925年建立的朝鲜共产党内有好几个派系,它就被成为火曜派。火曜派专事派别斗争,分裂当时的朝鲜工人运动和群众运动,最后导致了朝鲜共产党于1928年解散。解放(1945年8月15日)后,火曜派又对南朝鲜的党组织进行破坏,葬送了人民的革命斗争。它潜入共和国北半部后进行种种阴谋活动,企图破坏朝鲜劳动党;祖国解放战争时期,居然筹划颠覆党和政府的阴谋。1952年12月在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会上被肃清。
[13] ML派:20年代中期出现的称之为列宁主义者同盟的宗派,故名ML派。由于ML派以及其他宗派分子的阴谋活动,朝鲜共产党建党(1925年)后三年就被解散了。党解散后,派系斗争仍持续。解放(1945年8月15日)后,ML派破坏南朝鲜的党组织,葬送了群众运动;祖国解放战争时期和战后时期,同敌人狼狈为奸,筹划了颠覆党和政府的阴谋。在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1956年8月全会上被肃清。
[14] 赵基天:参看本书中文版第5卷注释。
[15] 郑宽澈(1916.11~1983.12):画家,平壤人,从1949年起至逝世,任朝鲜美术家同盟中央委员会委员长。他创作了描写金日成同志在抗日武装斗争时期组织并指挥普天堡战斗的《普天堡火炬》和刻画金日成同志在抗日武装斗争时期骑着白马的形象等大量的美术作品。
[16] “卡普”:1925年以进步的作家与艺术工作者组建的“朝鲜无产阶级艺术同盟”的别称,由于日本帝国主义的镇压,于1935年被解散。
[17] 四月南北联席会议:参看本书中文版第4卷注释。
[18] 卫正斥邪运动:是为了保卫国家免受外来侵略,以爱国儒生为中心开展的攘外运动。这一运动始于18世纪末儒生进行的反对欧美资本主义侵略的斗争。19世纪末,日寇对朝鲜的侵略活动变本加厉,参加这一运动的儒生转入了反日义兵运动。
[19] 甲午农民战争:1894年至1895年,全罗道农民为反对封建统治集团与日寇而发动的战争。因战争爆发的1894年是甲午年,故名甲午农民战争。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