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回春靈藥

    這是20世紀70年代初有過的事。
    這一年年暮的12月的一天,金正日同志得悉有一位作家的夫人身得重病備受折磨,據東醫師開的藥方,須有幾隻稀貴的野獸來調藥。
    金正日同志說:
    “他為人那麼耿直,有那樣不幸的事,卻深怕我們替他操心,不露聲色,不言不語,他心中的苦衷該多麼難忍啊。”
    他說完,向窗外望去。外面,正風雪大作,寒風刺骨。
    他久久望著窗外,沉思地說:
    “在這一夜,那位作家可能以沖天的創作熱情埋頭于寫作,一時忘掉痛苦。可是我們眼看著他受折磨,卻束手無策,這怎麼行啊。
    “讓我們去打來那種野獸。為了一個革命同志免受痛苦,就是走一千里路,也要打到那種野獸。”
    他叮囑,為了讓遭受痛苦的作家去散散心,帶他去時,對這次去打獵的目的暫作秘密不要告訴他。
    這一夜,人們陪著金正日同志去打獵。
    本來這種野獸一到冬天就蟄伏在偏僻的角落堙A不常出來走動,因此在這個季節獵人也不易碰到它。不難想像在黑夜,跋涉崎嶇的山路去打這種野物,是多麼吃力。
    可是,金正日同志愉快地說:“這才象抗日遊擊隊式的休息哩! ”
    這一夜,在山堥咧茖咱h,卻一無所得,連野獸的影子也沒有見到。
    歲月流逝,不覺迎來了新的一年。
    人們都忙於自己的工作,把那天打獵的事早已忘得一乾二淨。
    有一天金正日同志又叫來了那天同去打過獵的一位幹部。
    金正日同志問他,目前去外國訪問的包括那個作家在內的電影代表團什麼時候回來。
    聽到原定的回國日期後,金正日同志說:
    “他們快回來了。那麼,從今晚起,重新開始去年失敗的‘行軍’吧!”
    看來他一直沒有忘記這件事。
    有個幹部勸他,天氣很冷,是不是可以緩一兩天再去。他寬厚地笑了笑,說:“這幾天,只顧了工作,竟把這件事拖了下來,沒有盡到革命同志之間的情義。”接著,他又說:
    “那位作家把妻子的健康問題託付給我們,在去執行著重要的任務,我們至少應該在他回國之前,準備好藥材。要爭取時間,快出發吧。”
    這一天去打獵的有好多人,其中也有他親自特意組織的一些人員。
    金正日同志帶頭,踏著厚雪,翻山越嶺,走了又走。這一天,總算沒有白跑,打獵很有成績。東方破曉,到了早晨,他把打到的幾隻野物裝上車,顯得異常的高興。同去打獵的一些人有點莫名其妙,不知道他為什麼這樣高興,因為打獵的原由一直是保密的。
    一回到平壤,他就指示一位幹部,把獵到的野物統統保管在冰箱堙A早晨送到那位作家的家堨h。
    上午,金正日同志為主持某機關的協議會,來到這堛熒|議室。剛回國的那位元作家也參加了協議會。
    金正日同志走進會場,環視了一下,就走近剛從外國回來的那位作家身邊和他談起話來。
    他忽然問作家說:“由於你夫人患病,你在外一定很擔心,現在夫人的病情怎麼樣?”
    經他這一問,那位作家感到惶愧,支支吾吾的。好象他還沒有接到昨晚打來的野物,根本沒提那件事。
    金正日同志疑惑不解的視線投向早晨交給了任務的那個幹部。
    “因為要準備會議……我打算下午送去。沒有把……”
    那位幹部用勉強能聽到的聲音回答。
    “你這是什麼話?那是急用的藥材,人家焦心如焚,你卻要在下午送去?! ……
    他的聲音,飽含慍怒。
    他把一隻手放在作家的肩上,輕聲說:
    “我們照顧得不周到,很對不起你。說實在的,在場的同志們費了很大勁,才弄來了一些急等著用的藥材,是嫌晚了一點。”
    接著,他向站在身邊的幹部們嚴肅地告誡說:
    “對與一個革命同志生死攸關的問題,那麼不經心,拖拖拉拉……實在不敢想像。看來,你可能以為晚一晌也不礙事,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當然那也是可能的事。但是,心腸那麼冷淡,毫無熱情的人沒有資格跟在場的這些同志一起工作。”
    使人感到壓抑的沉默持續了好久。
    金正日同志在屋媞C慢踱步,努力使自己鎮靜下來,過後又強調說:
    “在抗日武裝鬥爭時期,偉大領袖金日成同志曾說過,即使在一次戰鬥消滅了一萬名敵人,若有一名我們的革命同志犧牲,那麼這次戰鬥就不能算是一次勝利了的戰鬥。
    “正因為個個革命同志都那麼寶貴,所以為了一位同志,可以不辭千里路,如有必要甚至獻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辭, 這就是我們共產主義者的情義和信念。”
    一直極力抑制著自己的那位作家,再也抑制不住激情,哽咽著說:
    “親愛的金正日同志!我能算得了什麼,您竟這樣……”
    金正日同志深情地望著那位作家,心平氣和地說:
    “過去,有句俗話說,八百置舍,千金買鄰,可是,千金難得一位革命同志。
    “我認為,清閒時可由妻兒為伴,危難時就得靠同志。生活康樂時,可能認為妻兒是最貼心的,其實遇到艱難困苦時,能與你同生死共命運的,只有革命同志,再沒有別人……”
    接著,他又輕聲責怪那位作家說:“你可能不願意給我們添麻煩,對家中的病苦不聲不響,這會使我們更痛心;你瞞著我們,我們反而要埋怨你的。”
    他指示:協議會可以推遲一些舉行,先把放在冰箱堛熙左奏鳩@家送去。
    那些野物立刻運到作家的家堨h了。
    從當天起,作家的夫人服用那些野獸配製的藥品。
    過了不久,曾經因患現代醫學所不能醫治的絕症陷於絕望之中的這位夫人,竟病體痊癒,完全恢復了健康。

目錄 上一節 銀裝素裹中的一道機場跑道 下一節 母親的懷抱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