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回春灵药

    这是20世纪70年代初有过的事。
    这一年年暮的12月的一天,金正日同志得悉有一位作家的夫人身得重病备受折磨,据东医师开的药方,须有几只稀贵的野兽来调药。
    金正日同志说:
    “他为人那么耿直,有那样不幸的事,却深怕我们替他操心,不露声色,不言不语,他心中的苦衷该多么难忍啊。”
    他说完,向窗外望去。外面,正风雪大作,寒风刺骨。
    他久久望着窗外,沉思地说:
    “在这一夜,那位作家可能以冲天的创作热情埋头于写作,一时忘掉痛苦。可是我们眼看着他受折磨,却束手无策,这怎么行啊。
    “让我们去打来那种野兽。为了一个革命同志免受痛苦,就是走一千里路,也要打到那种野兽。”
    他叮嘱,为了让遭受痛苦的作家去散散心,带他去时,对这次去打猎的目的暂作秘密不要告诉他。
    这一夜,人们陪着金正日同志去打猎。
    本来这种野兽一到冬天就蛰伏在偏僻的角落里,不常出来走动,因此在这个季节猎人也不易碰到它。不难想象在黑夜,跋涉崎岖的山路去打这种野物,是多么吃力。
    可是,金正日同志愉快地说:“这才象抗日游击队式的休息哩! ”
    这一夜,在山里走来走去,却一无所得,连野兽的影子也没有见到。
    岁月流逝,不觉迎来了新的一年。
    人们都忙于自己的工作,把那天打猎的事早已忘得一干二净。
    有一天金正日同志又叫来了那天同去打过猎的一位干部。
    金正日同志问他,目前去外国访问的包括那个作家在内的电影代表团什么时候回来。
    听到原定的回国日期后,金正日同志说:
    “他们快回来了。那么,从今晚起,重新开始去年失败的‘行军’吧!”
    看来他一直没有忘记这件事。
    有个干部劝他,天气很冷,是不是可以缓一两天再去。他宽厚地笑了笑,说:“这几天,只顾了工作,竟把这件事拖了下来,没有尽到革命同志之间的情义。”接着,他又说:
    “那位作家把妻子的健康问题托付给我们,在去执行着重要的任务,我们至少应该在他回国之前,准备好药材。要争取时间,快出发吧。”
    这一天去打猎的有好多人,其中也有他亲自特意组织的一些人员。
    金正日同志带头,踏着厚雪,翻山越岭,走了又走。这一天,总算没有白跑,打猎很有成绩。东方破晓,到了早晨,他把打到的几只野物装上车,显得异常的高兴。同去打猎的一些人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高兴,因为打猎的原由一直是保密的。
    一回到平壤,他就指示一位干部,把猎到的野物统统保管在冰箱里,早晨送到那位作家的家里去。
    上午,金正日同志为主持某机关的协议会,来到这里的会议室。刚回国的那位作家也参加了协议会。
    金正日同志走进会场,环视了一下,就走近刚从外国回来的那位作家身边和他谈起话来。
    他忽然问作家说:“由于你夫人患病,你在外一定很担心,现在夫人的病情怎么样?”
    经他这一问,那位作家感到惶愧,支支吾吾的。好象他还没有接到昨晚打来的野物,根本没提那件事。
    金正日同志疑惑不解的视线投向早晨交给了任务的那个干部。
    “因为要准备会议……我打算下午送去。没有把……”
    那位干部用勉强能听到的声音回答。
    “你这是什么话?那是急用的药材,人家焦心如焚,你却要在下午送去?! ……
    他的声音,饱含愠怒。
    他把一只手放在作家的肩上,轻声说:
    “我们照顾得不周到,很对不起你。说实在的,在场的同志们费了很大劲,才弄来了一些急等着用的药材,是嫌晚了一点。”
    接着,他向站在身边的干部们严肃地告诫说:
    “对与一个革命同志生死攸关的问题,那么不经心,拖拖拉拉……实在不敢想象。看来,你可能以为晚一晌也不碍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当然那也是可能的事。但是,心肠那么冷淡,毫无热情的人没有资格跟在场的这些同志一起工作。”
    使人感到压抑的沉默持续了好久。
    金正日同志在屋里慢慢踱步,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过后又强调说:
    “在抗日武装斗争时期,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曾说过,即使在一次战斗消灭了一万名敌人,若有一名我们的革命同志牺牲,那么这次战斗就不能算是一次胜利了的战斗。
    “正因为个个革命同志都那么宝贵,所以为了一位同志,可以不辞千里路,如有必要甚至献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辞, 这就是我们共产主义者的情义和信念。”
    一直极力抑制着自己的那位作家,再也抑制不住激情,哽咽着说:
    “亲爱的金正日同志!我能算得了什么,您竟这样……”
    金正日同志深情地望着那位作家,心平气和地说:
    “过去,有句俗话说,八百置舍,千金买邻,可是,千金难得一位革命同志。
    “我认为,清闲时可由妻儿为伴,危难时就得靠同志。生活康乐时,可能认为妻儿是最贴心的,其实遇到艰难困苦时,能与你同生死共命运的,只有革命同志,再没有别人……”
    接着,他又轻声责怪那位作家说:“你可能不愿意给我们添麻烦,对家中的病苦不声不响,这会使我们更痛心;你瞒着我们,我们反而要埋怨你的。”
    他指示:协议会可以推迟一些举行,先把放在冰箱里的野物给作家送去。
    那些野物立刻运到作家的家里去了。
    从当天起,作家的夫人服用那些野兽配制的药品。
    过了不久,曾经因患现代医学所不能医治的绝症陷于绝望之中的这位夫人,竟病体痊愈,完全恢复了健康。

目录 上一节 银装素裹中的一道机场跑道 下一节 母亲的怀抱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