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奔向戰士的身邊

    沈昌琓是革命烈士子弟,他從在萬景台革命學院學習的少年時代起一直同親愛的金正日同志在一起,並且在他的溫暖關懷下,成長為公安部的負責幹部。
    出乎意料,他因患心臟麻痹症突然去世了。當時,偉大領袖金日成主席正到地方作現場指導,金正日同志也去妙香山地區進行視察。
    平時,沈昌琓同志一開口就說,無論何時何地,他都應該守衛在司令部附近,從沒離開過金正日同志的身邊,竭誠擁戴他。可是,這次沈昌琓同志卻在金正日同志暫時遠離他的時候,突然去世,再也回不到金正日同志的懷抱堥茪F。
    在生前,每當沈昌琓同志跟親近的朋友閒聊,就象口頭禪似地說:“你等著瞧,看我怎樣死去。我一定會死在金正日同志的身邊……”他把竭盡忠誠警衛金正日同志,死在他的身邊當做人生最大的幸福,然而,他孤獨地躺在自家床上與世長辭,當時只有他的家屬在場。
    有一個幹部極力抑制心中的悲痛,帶著這一令人悲痛的噩耗奔向妙香山。妙香山的上空,烏雲密佈,一連下了幾天的雨,傾刻變成了瓢潑大雨。
    “什麼?沈昌琓同志咽了氣?你這是說的什麼話?”
    金正日同志三番五次地詰問帶著噩耗走進辦公室來報告的那個幹部。他像是在懷疑自己的耳朵,或者懷疑那個幹部做錯報告,反問幾次,後來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陷進憂愁。悲痛之中。
    他見前來報告的那位幹部的舉止和語氣中充滿了對沈昌琓同志遭到不幸的悲痛,便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桌上的一大堆急待審批的檔,被推到一邊去了。
    他這一天的工作計畫和日程全部變動了,一切思索都不由得凝結到失去戰士的悲痛上去。
    “今天,所有計劃都取消, 回平壤去!”
    心中的悲哀之淚好象都化為了雨水,窗外不停地下著傾盆大雨。隨著時間一秒一秒地流逝,外面雷雨越發逞兇。不覺間,妙香山的每條山谷,都水聲嘩嘩,江水猛漲,沖堤泛水,山路阻塞,無法通行。浮橋也被水淹了。
    有幾個幹部去打探前往平壤的道路情況彙報說,因為閃電直升機不能起飛,幹線公路被堵塞不能通車,雖有一條路可走,但曲折迂迥,還要通過一座鐵路橋。
    “鐵路橋?那我們就走過橋去。為我們竭盡忠誠的戰士倒下去了,難道活著的我們連一條鐵路橋都不能走過去嗎?你們叫平壤派汽車來。汽車能駛到哪里,就到哪里等我們。”
    金正日同志說完,冒著瓢潑大雨一步跨了出去。
    隨行的幹部們不敢挽留,跟著他走了出來。
    徒步行軍開始了。
    約摸走了5埵a,眼前出現了一條高有20米、長有100米的窄軌鐵路橋。俯首往下看,腳底河水大漲,混黃的巨流洶湧澎湃,浪濤滾著浪濤,叫人頭暈目眩。
    戰士們哀求他返回去。
    可是,他說:“不要緊,大家跟我來。不要慌,沉著,邁步要穩……”就走上了鐵路橋。
    隨行人員極力揪著心,在前後護著他,一步一步挪動腳步。緊張、心焦的幾分鐘終於流去。
    他終於安全走到了對岸。大家這才放心地舒了一口長氣。
    繼續徒步行軍。要走到汽車路,還要走多遠,大家都茫然。再說先走一步的人們也還沒有返回來。
    他說,不要再等先動身的人返回來,我們就順他們走過的路走吧。
    走不多遠,走到了北峴村。
    村堛漱H們都驚異地望著他們這一夥人。
    金正日同志戴著墨鏡,夾在人們當中走著,所以誰也沒認出他來。村堛漱H們做夢也不會想到金正日同志會在這種壞天氣堮{步走過他們的村去。
    走出村去,前面沒有路了。原來路已被水沖走或被水淹了,眼前只有一片玉米地,地堛漸犰怳w長了一拃高。
    他見走在前面的人們找不見路停步不前,就說:“有什麼法子呢,從玉米地穿過去吧!”
    他一壟一壟地踩著污泥沒腳脖子的地壟走去。
    走過玉米地,這回前面又有一道浪濤奔騰的河水擋著去路。他們一行又停下來了。天色已黑,辨不清四周,只有嘩嘩的水聲敲打耳鼓。
    該走哪條路?人們猶豫不定。這時,金正日同志說:“沿著鐵路走吧。這條鐵路通往平壤,沿著它走去,總會出現一條路。大家不要失望,都跟我來。”說完,他往鐵路路基登去。
    在月黑夜,要踩著枕木走路,他該多苦多累,可是對他來說,失去可愛的戰士的悲痛,勝過這一切苦楚,他心痛難忍。
    “怎麼,一個人會那麼輕易地死去?人的命運,真是難測呀!”
    這句話,他在路上已經說過幾次。
    沈昌琓同志曾是只要黨有命令,就堅決、無條件地去執行的思想堅定的戰士。
    他重新組建曾被解散的公安部協奏團,然後使所有節目都以對黨的頌歌貫串起來,在金正日同志蒞臨下舉行了首次公演。他為這事高興得象小孩子似地歡快雀躍。
    只要金正日同志出門,他一向給他當“尖兵”,保衛他的安全。
    金正日同志每踏過一根枕木,就回憶起可愛的戰士的每一件往事,一件又一件沒完沒了。
    終於從前方傳來了汽車駛到待命的信號。司機同志們得知金正日同志在這黑夜跋涉幾十媕I路徒步走來,心堳謔漱F這變幻無常的壞天氣,竭力鎮靜著焦慮不安的心情,排除萬難,把車開到這堥荂C
    時針已指向了晚10點。
    他一坐上車,就覺得司機把車開得慢,便親手握著方向盤用勁踩油門,把車子飛快地駛到平壤。
    已故的戰士安祥地躺著,他走到靈前,久久地凝視著死者的面孔。
    他竭力抑制由於極度悲痛要噴發的嗚咽,低聲地叫了幾次死者的名字。沈昌琓同志如在往日,一聽叫他,就會象彈簧一樣跳起,立正報到,然而此刻,他一聲不響,靜靜地躺著。
    金正日同志再也抑制不住心堛煽d痛,用手帕掩著臉轉過身去了。
    哀樂聲,使人肝腸俱裂。在場的戰士們臉頰上,撲簌簌地落下了眼淚。
    忠誠的戰士雖已停止呼吸,但他生前的夙望,如願以償,將永遠活在他最親近的人的心堙A活在象大海般寬闊無邊的金正日同志的回憶的海洋堙C

目錄 上一節 會同手術 下一節 革命烈士子女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