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救濟物資越過鋼筋混凝土障壁南送

    1984年夏末,漢城等南朝鮮各地由於連下幾天傾盆大雨發大水,災情嚴重,有350人喪命,災民有20萬7千多人,疾病與饑餓嚴重威脅著災民的生命。對這些急待救濟的災民,全鬥煥集團熟視無睹,只醉心於長期維持統治,於9月6日動身到日本去幹賣國的勾當。
    這一切情況,都及時報告到金正日同志那堣F。
    當天晚上,他跟幾位幹部一起用便飯。他坐在飯桌前放下拿在手堛爾_子說,據說,由於這次下大雨,發洪水,南朝鮮的很多同胞蒙受災害,房屋被沖,弄得無家可歸,你們想一想,我們該採取何種措施。
    接受此項任務的幹部,立即給各有關單位掛電話商討,交換意見,大致取得意見一致。
    第二天早晨,他向金正日同志彙報了他們所取得的一致的意見。
    金正日同志聽著他的彙報,臉上顯出大為惋惜的神色。那位幹部心堣ㄖK著慌了,因為他看出他們的決定完全不符合金正日同志的意圖。
    金正日同志面帶憂慮的神色,沉默一會兒說:“常言道,難時見知己。我們要把滲有溫暖的骨肉之情的救濟物資送到南朝鮮的災民那堨h。
    “…………
    “為做到這一點,就不要趁此機會一味抨擊南朝鮮傀儡集團,而應該拿出耐心,以博大的胸懷去勸誡他們,使之接受我們提出的給予救濟的提議。”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紅十字會中央委員會於是通過第32號決定公佈,將提供給南朝鮮災民以包括有5萬石大米、50萬米布匹、10萬噸水泥和大量醫藥品在內的大量救濟物資。
    這項救濟物資其量之多,在120餘年的國際紅十字救濟運動史上是找不到先例的。這項救濟物資,它與全鬥煥的美日主子丟給他的2萬美元及10萬美元相比、甚或與曾轟動全球的人們稱之為國際上第一巨額救濟金的1983年瑞典為印度的水災難民提供的75萬美元相比,實有天壤之別,這就不能不使世人為之驚歎!
    “我們送給南朝鮮災民的救濟物資,數量確實夠多。可這是救濟同胞的物資,再多,也沒有什麼可惜。
    “我們動用我們儲備的東西,用來救濟南朝鮮同胞,難道不是應當的嗎?
    “不管怎麼說,最親的還是同族同胞。除了我們,不會有人這樣真心幫助他們。”
    金正日同志還親自籌畫了救濟物資的交接工作。
    為了商討我方提供的救濟物資的交接事宜,北南紅十字團體在國家分裂四十年後第一次在板門店進行事務性接觸。
    但是,由於南方有意採取不誠實的態度和阻礙活動,會談一開始就遭受到了挫折。
    南方懾於國內外輿論,早已表示同意接受我方提供的救濟物資,但一到會談場所,他們就擺出種種藉口,企圖推翻自己親口許下的諾言。
    他們拋出的藉口之一,便是交接物資的場所問題。
    為了早日把我方的救濟物資直接提供給南朝鮮災民,起初我方建議:以災情較嚴重,而且便於物資運輸的漢城、束草港、仁川港和釜山港等四個地點做交接地點。這次提供救濟物資的用意,是為了救濟難民,所以我方提出要求,把物資運到災民聚居的地方,以便直接送給他們,這是對任何人來說,都可以接受的正當方案。
    但是,南方拿出不合情理的藉口,說什麼遭水災的地區都象居喪之宅淒涼不堪,不宜接待北方客人,主張救濟物資只能船運,限於仁川港一地交接。後來,由於我方光明正大地據理力爭,南方自感理屈詞窮,才只好同意救濟物資由海上和陸上兩路運輸,但他們死命反對我方把救濟物資直接運到災民聚居的漢城。他們說,北方一定要用公路運輸,那他們只能開放板門店,要我們運到板門店為止。雙方經幾次磋商,最後才達成協定:以板門店、仁川港、北坪港三地為交接地點。
    南方的故意刁難,其居心是再清楚不過的。他們害怕我們把救濟物資直接運到遭水災的地方送給難民,會在南朝鮮人民中間引起更大的反響。再者,就是用胡攪蠻纏的手法,拖延會談,迫使我方撤回提供救濟物資的建議。
    南方拋出的另一問題,是交接時間和交接程式問題。
    他們提出建議說,救濟物資,要把全量一攬子交接,時間須在九月中交完。提出這種要求,也有他們自己的計謀,他們以為如果在還沒有收秋的九月份要我方一攬子交出救濟物資,我方就會由於不能同時籌備那麼多物資,自行作罷,使我方陷於失信的境地。
    其實,就救濟物資的交接問題來說,在其數量已確定,加上又不能一下子消費那麼多東西的情況下,根本無須一攬子交接,只要在十月底以前,把物資陸續運往南朝鮮,使救濟災民的工作不受影響就可以的。
    南方,本是接受救濟物資的一方,該向提供救濟物資的我方道謝,而無須多費口舌。
    然而,南方卻向我方提出種種不合理的要求,說什麼要在何時何地交接、要一攬子交接、須怎麼包裝等等,那副無恥的樣子實在令人作嘔。
    我方代表儘管以最大的耐力,據理加以說服,然而,南方代表不但沒有接受,反而變得更加傲慢,把會談拖至6小時40分鐘之後,終於破壞了會談。
    南方成心破壞了會談之後,賊喊捉賊,進行荒唐的反宣傳,說是我方破壞了會談;又說我方這次採取的救濟措施,毫無可能實現,其目的是要獲得“宣傳效果”等等。
    全國上下都為此氣憤不過。有的幹部提出意見,主張馬上開展強有力的論戰,向全世界揭穿敵人進行反宣傳的居心和反人民的罪狀,無情地打擊他們的狂妄行動。
    從某種意義上看,可以說這樣做是有理的,應該給他們看看我們的厲害。
    我們有充分的科學根據這麼做,同時有許多國家的人民希望我們立刻採取強硬措施。
    但是,金正日同志卻規勸幹部們不要那樣做。
    他一再提醒人們說,我們這次採取救濟災民的措施,其目的並不在於跟敵人做某種政治對抗,而在於救濟遭不幸的同胞,因此不管敵人怎樣胡言亂語,只要把救濟物資送到災民手堙A就可以說達到了我們的目的。
    他還說,如果南方固執己見,不肯改變態度,儘管他們提出的交接地點和時間有許多不合理之處,我們仍然還是要照他們的意見去做為好,另一方面,要加緊籌備,以便爭取在9月底以前將救濟物資全部交接完畢。
    人們聽了這富有遠見的一席話,禁不住心奡擗W一股熱流。
    對南方的所作所為,金正日同志當然也是感到氣不過,但是他忍辱負重,一心為早日援救橫遭災難的南方同胞,強忍著這一切。
    在這次發大水的前幾天,他透過玻璃窗久久地眺望著大雨連綿的南方半邊天,說:
    “雨水連綿不斷,不能不為南方人民擔心啊。這樣瓢潑大雨下個不停,南朝鮮無疑地要發大水。一發大水,他們就要受折磨……”
    由於金正日同志以深厚的同胞之情寬大為懷,一直執意搗亂,胡攪蠻纏的南方代表,終於不得不到軍事分界線和各港口來接收我方的救濟物資。
    那些救濟物資把我們黨的溫暖情意帶到南方去了。
    解放後直到今天,共和國北半部從同胞情意出發屢次向南方提出救濟建議,只有這次即第29次救濟建議才付諸於實現。這是北南分割40年來北方的措施第一次在南方得到實現。
    南方的災民,把救濟物資接在手堙A眼媥眶蛢\水。那些沒有遭受水災的人們也渴望自己能切身體驗党的深厚愛意和北方同胞的真誠心意,紛紛到獲得救濟物資的人們那堨h看、去問。
    把救濟物資送到南方之後,金正日同志禁不住高興地說:
    “聽說,南方的災民接到我們的救濟物資,都流下了感激之淚,真令人高興。為南方的事我心堻o樣的高興,還是頭一次啊!
    看來,他還有很多話想說,可說不下去了。

目錄 上一節 依依難舍 下一節 恩情無境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