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恩情无境

    1981年7月的一天,这是亚洲地区主体思想研究所秘书长前来我国进行访问后回国时发生的事。
    秘书长偕同夫人前来主体的祖国朝鲜访问,备受厚遇,见闻新颖感人,深受感动,此刻他坐在飞机上,仍在迷恋地透过机窗望着大地。
    不久,秘书长突然感到小肚刺痛,一阵紧似一阵。他的夫人和他都感到为难,慌了手脚。
    他们要到本国,还有很长的路程,中途还要到另一个国家换乘飞机。如果病情再加剧,在人地两生的外国怎么办呢?
    他们坐立不安,无所适从。
    随时间的推移,秘书长的病情急剧恶化,当飞机途经某国暂停时,他已昏迷不省人事了。
    他的夫人对他遇到的这青天霹雳般的意外之灾,简直呆了,只感眼前变得漆黑。
    这时,有人向候机室边跑边在大声唤他们。
    来人就是驻该国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外交官员。来人马上动手,把他们载在救护车上,驶到了该国首都驰名的专科医院。
    秘书长患的是急性阑尾炎,病情严重,需要急救,分秒必争。
    医生们进行抢救,立地动了手术。因延搁太久,增加了手术的难度,但还是获得了成功。
    手术后,过了三天,病人才苏醒过来。
    他恢复知觉后,睁眼一看,才意识到自己躺在病床上,才想起了自己在飞机上突然发病的事。
    随之,身边响起了人们的说话声,大家都为他恢复知觉而高兴,他定睛一看,那些说话的人们的面孔映入了眼帘。
    这是怎么回事呢?,只见那些说话的,都是朝鲜兄弟。他想,难道我又回到朝鲜了?他笑眼望着朝鲜兄弟致意,可总感到有些疑惑不解。他夫人向他说明了事情的经过。
    这里是他们的坐机最先着陆的某国的首都,而不是朝鲜;在场的朝鲜同志都是金正日同志亲自派来的急救组成员……
    那一天,金正日同志接到从飞机发来的消息:前来朝鲜访问后回国的亚洲地区主体思想研究所秘书长在飞机上身患急病,生命垂危,之后,他立刻采取措施,指示驻飞机要最先着陆的那个国家的我国使馆,要马上想办法把病人送到驻在国最可靠的医院医治;紧接着另派专机,派去了我国高明的医生和其他有关人员。同时,还送去了为病人治病护理所需的费用、补剂和食品。
    秘书长听了事情的经过,紧紧握着朝鲜朋友的双手,一串串地流下了热泪。
    “亲爱的金正日同志,您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他刚说出这么一句,便喉咙梗塞,说不下去了。
    这时,又发生了意外的事。
    医院的一位工作人员突然跑进屋里说,又来了一位客人。
    大家不约而同地往门那边望去。
    门被拉开了,接着有五岁模样的男孩环顾四周走了进来,后面握着孩子小手跟着一位朝鲜的外交人员。
    “哎哟,你怎么来了?”
    秘书长的夫人大吃一惊,喊了一声。
    瞬间,小男孩喊一声“妈妈!”扑到她的怀里去。接着跑到床边喊着“爸爸!”缠着秘书长不放。
    他们出国时留在遥远的本国的五岁的孩子,他怎么会到这里来探病的呢?人们闹不清这是怎么一回事,都愣住了。
    领着孩子来的我国外交人员告诉人们,是金正日同志指示他,带领他们留在家里的孩子,经过长途飞行,到这第三国的医院来探病的。
    在场的三国人,听了之后,都激动不已,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时,躺在床上的秘书长哽咽着断断续续地说了话,他的话音虽然低,但很有分量,令人激越:
    “超越民族和国境的界线,亲爱的金正日同志对我们的深情厚意是不为时间和空间所限的、没有止境的深厚的爱,是积年累月越加加深和越加纯真的永恒的爱。”

目录 上一节 救济物资越过钢筋混凝土障壁南送 下一节 人民常用的水和空气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