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窄路相逢

    1967年7月,一個悶熱的天發生過這樣一件事。
    我國東北方德城郡厚峙嶺山腳有一個合作農場,這堛瑭`農藝師開著一輛滿載煤炭的汽車駛到黑隅溝口,把車停在窄路上開始卸煤。
    他本想,這媥a著嶺邊,加上正趕上歇晌時間,不會有車輛來往,趁這個時間,給煙葉烘乾場拉一車煤。
    可是,事不湊巧,正當這個時候,一輛轎車拐過山彎,朝這邊馳過來。
    這是一條很窄的路,兩個車要錯車,其中一輛車須倒退好長一段路。
    總農藝師遇到這意外的情況,不知所措,停止卸煤,只是呆望著馳過來的車。
    不覺間,轎車馳到跟前慢慢停下來。
    車堙A坐著一位年輕幹部,正在專心審閱檔,連車子停下來也沒有感覺到。
    司機走下車,說,因為他們有要事趕路,可不可以讓一下路。
    總農藝師爽快地答應他,走進駕駛室啟動。
    這時,那位年輕幹部走下車,問司機是怎麼一回事。
    他立時瞭解到情況,向司機說,不管事情多忙,不該讓載貨的汽車讓路,要說讓路,應該小汽車先讓路,便叫司機把車倒到能錯車的地方。
    總農藝師一聽這話,急得不知所措。
    要讓轎車倒車,就要沿著夾在水田和懸崖中間的窄路倒很長一段路才行,這是很危險的。
    於是,總農藝師走前一步說,轎車往坡路倒車,這很危險,不如讓載重汽車倒過去一段,這樣錯車比較安全。
    那位年輕幹部聽了之後,搖了搖頭說,讓滿載貨的大車,在這窄路上倒車是不行的。接著,輕聲告誡轎車司機,說:
    “今後,決不要向別人提出這種無理的要求。時間越急,路越險,越應該先讓開大汽車的司機同志們過去。”
    他走到路邊,留心地察看了窄路與懸崖中間的小空地。這埵酗@塊寬有一輛車勉強通過的小塊草地,有好多塊大岩石露著頭。
    他仔細察看草地之後,開朗地笑了笑,說,在這險路上,不要做倒車的險事,就在這堶蚺@條可以錯車的小彎路,當作運動活動活動身體好不好。
    總農藝師和司機呆住了,弄不清要怎樣在這塊草地上修一條小彎路。
    他猜到他們的心情,於是搬來幾塊被陽光烤得燙手的大石塊,並排放在大岩石旁,然後說,這樣,搬一些大石塊在這岩石間一鋪,汽車不就可以開過去了嗎。
    到這個時候,他們才領會他的意圖,各自脫掉上衣,學他的樣子不停地搬來大石塊鋪路。
    可是,這並不是一件輕鬆的活動。在大熱天,要搬那麼多的大石塊,是夠吃力的,他們幹得汗流浹背。
    金正日同志弄得滿身大汗,可是一直沒有停手。
    “我們既然動手修路,乾脆,給這媔}一條迂迥路好了。開了這條路,今後司機同志們也就不會再為這堣ㄕn錯車而吃苦啦。”
    司機和總農藝師兩人幾次勸阻他,可是他一直跟他們一起搬石塊,幹了很長時間。
    迂迥路終於修成了。
    他在新修的迂迥路上走一遍,然後叫轎車司機把車開過來。他站在車前盯著車輪,給司機指著方向叫車開過去。
    轎車徐徐開動,按照他指的路線滑過去,越過一個個岩石,錯過載重汽車輕快地馳上了公路。
    他走近總農藝師,緊握著他的手說,因為時間來不及,沒有跟你細談就要分手,請原諒。
    最後,總農藝師跟司機作別時,把嘴貼近他的耳邊悄聲問了他:
    “他是哪里的幹部?”
    司機微微笑了笑說,他就是我們親愛的金正日同志,正要去某地進行現場指導。說完,他打開車門把車開走了。

目錄 上一節 藝術不同於商品 下一節 在濃霧籠罩的田埂上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