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在浓雾笼罩的田埂上

    凌晨,青山田野里,浓雾蒙蒙。
    正值插秧的农忙季节,天这么早,田野上已有人的动静。
    金正日同志正在踏着田埂向前走去。
    浓雾在他的脚边萦绕。
    走着走着他发现在前面不远处,有一位老大爷正在动手修引水口。
    他走近老大爷搭话:
    “你是管水员吗?”
    “是的。”
    “水田都耕天没有?”
    “早就耕完了,现在正忙着耙地呐。”
    管水员以为是路过这里的邻近农场的人,头也不抬地随便答着腔。
    “今年地耕得多深?”
    “耕了35厘米深。”
    “35厘米。那比去年深5厘米。施了多少堆肥?”
    “每町步本应施20吨,可是好不容易施了15吨。”
    “比去年施的多呀。你们很辛苦啦。”
    “谈不上什么辛苦。没有按照金日成主席的教导施,还能说辛苦吗!”
    管水员这样随便答着话,忽然感到异样,他在心里想:
    “是谁呢?他怎么会对我们农场的事了如指掌?是郡的负责干部?不象,从来没有一位郡干部象他那样,凌晨踩着田埂路来,更没有人问的这么详细呀……
    “因为浓雾碍眼,无法看清来人的面容,只凭他的举止谈吐揣想,一定是由外地农场来青山里农场取经的农场技术人员。不然,他对耕地和堆肥的数目决不会了解得这么具体……”
    谈话还在持续。
    “秧苗壮不壮?”
    “这还用说。自从育出针尖般细苗,让咱们领袖操心之后,大家都当心了。”
    “现在长出了几个叶子?”
    “有五六个啦。”
    “正合适,分到了几台插秧机?”
    管水员被问住了。心想:
    “真是个周密细致的人啊。”
    他就坦率地说,因为自己不了解农场的全盘情况,目前还不知道农场究竟领来了多少插秧机,说完拿起铁锹动手干自己的活儿。
    浓雾开始渐渐散去。
    金正日同志说,他想看看引水的情况,便跨过引水沟向老人走过去。
    管水员刚一抬头,就睁大眼睛愣住了。
    “啊!这不是亲爱的金正日同志吗?”
    心里这么一喊,摘下草帽,不知所措地呆站在那里。
    他想到刚才说话太没有礼貌,深感惭愧,抬不起头来。
    金正日同志亲切地微笑着,说:“从大清早就这么辛苦,我来是想看一看青山平原的。”说着伸出了手。
    管水员觉得自己手上满是泥水,不好伸,呆立着犹豫不决。金正日同志走前一步,一下握住他的手说:
    “干活儿人的手该是这样,这有什么关系呢。”
    接着,他深情地搭话说:
    “打算什么时候开始插秧?”
    “现在正赶活儿,准备再过三四天就放手插。”
    金正日同志把双手叉在腰上,放眼环视浓雾散开的青山田野。他以满意的目光,眺望着在插秧前夕从清早起沸腾起来的田野,强调说:
    “青山里要及时插秧,为全国做出榜样。……据估计,今年的气候也不怎么好,要从插秧的时候起,做好准备,种好庄稼。”
    金正日同志跟管水员一起踩着田埂小路向前走去。
    结在草叶上的露珠弄湿了他的鞋子和裤脚。田埂小路被春耕的拖拉机压碾,泥泞不堪。管水员焦心地说:
    “路很不好走啊!”
    金正日同志毫不理会地走在泥泞路上,愉快地说:
    “这不是主席常走的路吗!如果能够每天走上这种路,那可太好啦!
    他的鞋子沾满了泥土,可是他毫不介意,反而对管水员老大爷说,走路要小心。

目录 上一节 窄路相逢 下一节 自力更生队胜利了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