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三)在同帝国主义的较量中获胜

 

在思想、政治、外交较量中获胜

 

正在国际社会认为社会主义理论已告终的时候,即1994年 11月金正日发表了被誉为社会主义经典著作的《社会主义是科学》。
这篇著作阐述了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各国崩溃的主要原因之一——过去社会主义理论的历史局限性,基于主体思想原理精辟阐述了社会主义理论,把社会主义理论的科学性、真理性、正确性、优越性提高到新的高度。
就此共产党联盟—苏联共产党理事会委员长奥列格·雪宁在自己的著作《社会主义光明来自朝鲜》中写道:“今天许多国家抛弃了社会主义理念,而朝鲜人民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中建设社会主义:几十年来美国持续不断地对朝鲜进行威胁和挑衅、经济封锁,把过去施加于社会主义集团的一切压力和阴谋活动都集中到朝鲜,那里经常存在着战争危险。
“在这艰难困苦中朝鲜人民发展经济,拥有足以战胜美国国防力量的不可抗拒的力量,正是主体思想带来的自力更生的力量。他们贯彻的路线,是基于主体思想的世界首次出现的社会主义建设理论——三大革命路线。
“被人民群众所掌握的朝鲜劳动党的思想、朝鲜劳动党的路线转变成那么巨大的物质力量。
“美国对朝鲜施加在地球上任何人民都经受不住的压力,连拥有庞大的经济力量和军事力量的大国也经受不住的压力和利诱、阴谋活动,但朝鲜劳动党和人民以思想的力量加以粉碎,乘胜前进。”
那么,在90年代后半期,在同帝国主义联合势力的思想较量尤为激烈的情况下,北方怎样捍卫了社会主义思想呢?
要在同帝国主义者的思想较量中坚守社会主义思想阵地,就要有不受任何资本主义思想毒素侵害的先锋战士的集体,也就是要有由思想的强者组成的支撑点。
帝国主义的反社会主义攻势不仅来自思想领域,而且还来自军事、政治和外交领域,所以思想阵地的支撑点应该拥有足以对付这种立体攻势的力量。
以军事为重的政治让人民军占据这种地位。
外交,是一种舌战,是智力较量。
历史上有许多完全以舌战和头脑战获胜或在外交舞台上成功的事例。但历史证明了决定与民族命运攸关的重大问题时,必须以军事经济力量为后盾才能成功,不然仅以舌战是不能成功的,这是一条真理。
以军事为重的政治的战无不胜的威力,在处理成为90年代后半期朝美政治外交争议焦点的“地下核设施问题”和弹道导弹发射问题上显示出来了。
1994年10月日内瓦朝美会谈结束,签署了以克林顿总统提出保证书为条件的朝美框架协议,但美国强硬保守势力却表示不甘心,主张毁弃这一协议。
在美国国会中占多数的共和党自签署朝美框架协议的初期就称协议本身是错误的,“克林顿政府让步太多”,“白宫就美朝协议事先没有同共和党作充分的商榷”等,力主重新审查这一协议。于是1995年1月美国国会各委员会就框架协议问题举行听证会,审核“存在的问题”。
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把朝美协议说成是“一种报酬”,共和党督导员则说,“美国作了过多的让步”。共和党的主要议员也扬言克林顿总统旨在阻止“北朝鲜核计划”的交易中进行了过多的让步,并拒绝提供履行该协议所需要的资金,要“为推翻这一协议作出努力”。
共和党公然进行挑战说:“废除美朝日内瓦协议,不支持轻水核反应堆的建设,这便是共和党的立场。”
1996年 11月初在美国总统竞选中民主党和共和党就履行朝美框架协议问题争持不下,一方说那是外交上的胜利,另一方却非难说那是外交上的耻辱,各自追求本党的利益。
强硬保守势力为废除朝美框架协议,贯彻自己要孤立和扼杀北方的企图,发起了对克林顿政府的新的政治攻势。
他们提出的问题就是金仓里“地下核施设问题”。
1998年8月17日《纽约时报》援引情报资料透露说:
“北朝鲜正在秘密建设的地下设施,可能是为重新开发核武器的。”从此,早就在美国流布的核疑惑就更加增大了。
1998年 11月 22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说:“不喜欢日内瓦关于冻结核的协议的国会、国防部和情报机关内的反对派势力,把最近发生地下核设施问题的时机看作可以废除美朝框架协议,推行同平壤对抗政策的机遇。”
民主党也采取统一步调,就共和党捏造的地下核设施问题一唱一和。
美国政府重新审核对朝政策,指定了只要不解除“核疑惑”,框架协议“也非取消不可”的方针。
1998年 11月 1日美国防部长会晤《朝日新闻》记者时扬言,“若北朝鲜拒绝接受对地下设施的调查,美朝框架协议将濒于毁弃”;1998年11月9日美国务院发言人威胁说:“若不能调查北朝鲜地下设施,那么美朝核协定本身是否能够存在就成为问题了。”
美国当权者和强硬保守势力接二连三地发出“警告”,说什么,若北方拒绝接受对地下设施的调查,那么美国政府将很快地断然采取“对应措施”。
北方终于针锋相对地进行对抗,宣布要求对“地下设施”进行调查是粗暴地蹂躏朝鲜的主权和威胁国家安全的行为,绝不能容许;若想真的解除什么疑团,那么一定要在政治、经济方面进行应有的补偿,以便消除由于卑鄙的中伤和侮辱所造成的对朝鲜的不好的印象。
这分明是北方要转祸为福的战略。
美国不得不按照北方的要求参加会谈,经几轮会谈后,接受北方的要求,在关于交“参观费”的条件下允许参观的文件上签了字。
1999年5月美国付出昂贵的“参观费”,实现了美国专家小组对金仓里“地下设施”的参观。
当时,国际舆论界对美国的屈服外交议论纷纷,对美国的外交能力嘲笑说,北方要求的参观费是3亿美元,而美国却拿相当于5亿美元的大米填满了金仓里地下构筑物。 那时候南方舆论界也对朝美之间的外交战有了暴风雨般的反响。
杂志《话》1999年第8期嘲笑美国说,经过那么漫长难熬的较量之后美国所得到的是,拿大米去填满空荡荡的窑洞,并辛辣地讽刺说,北方一制造“疑惑”,美国就支出粮食等摸索解决途径。
金仓里“地下核设施问题”真相大白之后,美国强硬保守势力这次又提出所谓北方“导弹威胁”问题。
此说的本质,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北方的导弹可以打击美国本土。
1998年初美国防部年度战略报告,指名北方为“开发弹道导弹”的国家中可能攻打美国的“唯一国家”。
1998年8月31日北方发射人造地球卫星以后,“导弹威胁”的叫嚣就更加嚣张。
美国强硬保守势力一味地主张“光明星1号”卫星是弹道导弹,好像这个飞行体马上就要落到美国本土似的,大做文章。
美国共和党领袖称,1998年8月31日“北朝鲜发射了弹道导弹”,“可能打击美国本土”,“非常危险”,并敦促美国政府发挥“强大的国际领导能力”。
美国防部确认“北朝鲜发射了弹道导弹”,认为这是“威胁亚洲安全的严重的事件”,急于着手“分析北朝鲜的意图和导弹开发能力”。
人们正在担心平壤是不是马上就要遭受美国巡航导弹空袭的时候,北方又一次不给美国以选择的自由,把它拉到谈判桌上来,经过几轮猛撞之后驳倒了美国的强硬主张,接着1999年9月17日在柏林朝美高级会谈中,迫使美国部分解除了对北方的经济制裁。
美国内外又沸沸扬扬,说这是超级大国的又一次屈服外交。美国共和党议员非难克林顿的措施说,“白宫向北朝鲜的压力屈服了”。美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还发表“声明反对缓和几十年来持续下来的制裁的计划”。在声明中主张:“克林顿政府对北朝鲜的接近方式得不到国会的支持,下届总统将不会维持这种局面。”
最近,某一军事评论家在《朝美关系和朝鲜半岛的形势》一文中写道:
“本来,美国认为对方是软弱的,那么就不惜找种种借口进行攻击。伊拉克和南斯拉夫的例子说明这一点。但是,美国对北朝鲜感到畏惧。北朝鲜拥有不怕牺牲、要和美国拼个死活的充满胜利信心的一百万军队。尤其是美国知道北朝鲜导弹的威力是非同小可的。假如北朝鲜只拥有射程为500公里的导弹的话,美国是不会把北朝鲜作为协商的对象的。
北朝鲜拥有足以打击美国本土的导弹,而且已做好思想准备,要和美国打一仗。因此,美国把北朝鲜当作强国,和它进行协商。”
诚如笔者之愚见,北方对美国的外交是由政治、军事力量做后盾的。
以军事为重的政治在同帝国主义的政治外交战中一贯采取强硬高压姿态,毫不让步地维护本国的根本利益。
强硬的自主外交,不是靠自己希望就能够实现的。在激烈的外交战中,能够发挥威力的最后一张王牌向来是自己强大的政治军事实力。
北方在使国际社会为之捏把汗的、与命运攸关的多渠道外交战中取得胜利的原因,完全在于军事力量和以军事为重的政治。
用一句话说,20世纪90年代北方政治外交的特点是毫不妥协的富有原则性的外交。
直到现在历史上有过塔列朗式雄辩和说服外交、俾斯麦式铁血外交、邱吉尔式精打细算的外交、松冈式奸计外交和莫洛托夫式沉默高压外交等各种外交形式。
北方以老练地调整政治形势的手腕把美国和日本拉到对话场所来,不管对方如何搞鬼,坚守了自己的主张。对他们来说,自己的主张就是原则,是丝毫也不能让步的原则。
令人惊奇的是,美国和日本等任何对话对手最后都向北方毫不妥协的原则性外交表示妥协,接受北方提出的条件。
为什么这样呢?换句话说,北方政治外交具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是以什么做后盾的呢?
美国非官方研究团体外交关系协议会于1998年6月提出的政策报告中发表了以“金正日体制不会垮台,不可能用武力征服北朝鲜”为主要内容的对朝外交指针。
美国和日本都以军事及经济实力作为外交后盾,外交是依靠实力进行的,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
北方也是如此。
北方之所以在外交上那么大胆顽强地坚持原则,是因为有金正日以军事为重的政治这一威力。可以说这就是北方毫不妥协的原则外交的后盾。
1999年5月美国派克林顿总统的特使佩里到平壤去,谋求和平解决同北方的关系。
佩里访问平壤后发表了《佩里报告》,其主要内容是:平壤不能用武力屈服,跟巴格达或贝尔格莱德根本不同,要轻视它就会遭到沉重打击,应用和平方法解决美朝关系。
为导弹喧嚣一时的日本派以前总理村山为团长的“无党派”代表团到平壤要求重新举行朝日邦交正常化会谈。
但美国和日本并没有放弃要孤立和扼杀北方的阴谋。
美国共和党的《阿米塔吉报告》拟就者等保守势力仍然没有放弃侵略野心,力主先下手,以军事方法压制北方;日本仍然有一批叫嚷要“一举打垮平壤”的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之流极右翼保守势力在搞鬼。
俗语说,尽管狗吠队伍仍然向前行进。
由于有金正日的以军事为重的政治,北方将一如既往老练地克服任何危机,以贯彻自己的意图和要求。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