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在思想、政治、外交較量中獲勝

 

正在國際社會認為社會主義理論已告終的時候,即1994年 11月金正日發表了被譽為社會主義經典著作的《社會主義是科學》。
這篇著作闡述了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各國崩潰的主要原因之一——過去社會主義理論的歷史局限性,基於主體思想原理精闢闡述了社會主義理論,把社會主義理論的科學性、真理性、正確性、優越性提高到新的高度。
就此共產黨聯盟—蘇聯共產黨理事會委員長奧列格·雪寧在自己的著作《社會主義光明來自朝鮮》中寫道:“今天許多國家拋棄了社會主義理念,而朝鮮人民在極其艱苦的環境中建設社會主義:幾十年來美國持續不斷地對朝鮮進行威脅和挑釁、經濟封鎖,把過去施加於社會主義集團的一切壓力和陰謀活動都集中到朝鮮,那裏經常存在著戰爭危險。
“在這艱難困苦中朝鮮人民發展經濟,擁有足以戰勝美國國防力量的不可抗拒的力量,正是主體思想帶來的自力更生的力量。他們貫徹的路線,是基於主體思想的世界首次出現的社會主義建設理論——三大革命路線。
“被人民群眾所掌握的朝鮮勞動黨的思想、朝鮮勞動黨的路線轉變成那麼巨大的物質力量。
“美國對朝鮮施加在地球上任何人民都經受不住的壓力,連擁有龐大的經濟力量和軍事力量的大國也經受不住的壓力和利誘、陰謀活動,但朝鮮勞動黨和人民以思想的力量加以粉碎,乘勝前進。”
那麼,在90年代後半期,在同帝國主義聯合勢力的思想較量尤為激烈的情況下,北方怎樣捍衛了社會主義思想呢?
要在同帝國主義者的思想較量中堅守社會主義思想陣地,就要有不受任何資本主義思想毒素侵害的先鋒戰士的集體,也就是要有由思想的強者組成的支撐點。
帝國主義的反社會主義攻勢不僅來自思想領域,而且還來自軍事、政治和外交領域,所以思想陣地的支撐點應該擁有足以對付這種立體攻勢的力量。
以軍事為重的政治讓人民軍佔據這種地位。
外交,是一種舌戰,是智力較量。
歷史上有許多完全以舌戰和頭腦戰獲勝或在外交舞臺上成功的事例。但歷史證明了決定與民族命運攸關的重大問題時,必須以軍事經濟力量為後盾才能成功,不然僅以舌戰是不能成功的,這是一條真理。
以軍事為重的政治的戰無不勝的威力,在處理成為90年代後半期朝美政治外交爭議焦點的“地下核設施問題”和彈道導彈發射問題上顯示出來了。
1994年10月日內瓦朝美會談結束,簽署了以克林頓總統提出保證書為條件的朝美框架協議,但美國強硬保守勢力卻表示不甘心,主張毀棄這一協議。
在美國國會中占多數的共和黨自簽署朝美框架協定的初期就稱協定本身是錯誤的,“克林頓政府讓步太多”,“白宮就美朝協議事先沒有同共和黨作充分的商榷”等,力主重新審查這一協議。於是1995年1月美國國會各委員會就框架協議問題舉行聽證會,審核“存在的問題”。
美國國會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把朝美協議說成是“一種報酬”,共和黨督導員則說,“美國作了過多的讓步”。共和黨的主要議員也揚言克林頓總統旨在阻止“北朝鮮核計畫”的交易中進行了過多的讓步,並拒絕提供履行該協定所需要的資金,要“為推翻這一協議作出努力”。
共和黨公然進行挑戰說:“廢除美朝日內瓦協定,不支援輕水核反應爐的建設,這便是共和黨的立場。”
1996年 11月初在美國總統競選中民主黨和共和黨就履行朝美框架協議問題爭持不下,一方說那是外交上的勝利,另一方卻非難說那是外交上的恥辱,各自追求本黨的利益。
強硬保守勢力為廢除朝美框架協議,貫徹自己要孤立和扼殺北方的企圖,發起了對克林頓政府的新的政治攻勢。
他們提出的問題就是金倉裏“地下核施設問題”。
1998年8月17日《紐約時報》援引情報資料透露說:
“北朝鮮正在秘密建設的地下設施,可能是為重新開發核武器的。”從此,早就在美國流布的核疑惑就更加增大了。
1998年 11月 22日美國《華盛頓郵報》報導說:“不喜歡日內瓦關於凍結核的協議的國會、國防部和情報機關內的反對派勢力,把最近發生地下核設施問題的時機看作可以廢除美朝框架協議,推行同平壤對抗政策的機遇。”
民主黨也採取統一步調,就共和黨捏造的地下核設施問題一唱一和。
美國政府重新審核對朝政策,指定了只要不解除“核疑惑”,框架協議“也非取消不可”的方針。
1998年 11月 1日美國防部長會晤《朝日新聞》記者時揚言,“若北朝鮮拒絕接受對地下設施的調查,美朝框架協議將瀕於毀棄”;1998年11月9日美國務院發言人威脅說:“若不能調查北朝鮮地下設施,那麼美朝核協定本身是否能夠存在就成為問題了。”
美國當權者和強硬保守勢力接二連三地發出“警告”,說什麼,若北方拒絕接受對地下設施的調查,那麼美國政府將很快地斷然採取“對應措施”。
北方終於針鋒相對地進行對抗,宣佈要求對“地下設施”進行調查是粗暴地蹂躪朝鮮的主權和威脅國家安全的行為,絕不能容許;若想真的解除什麼疑團,那麼一定要在政治、經濟方面進行應有的補償,以便消除由於卑鄙的中傷和侮辱所造成的對朝鮮的不好的印象。
這分明是北方要轉禍為福的戰略。
美國不得不按照北方的要求參加會談,經幾輪會談後,接受北方的要求,在關於交“參觀費”的條件下允許參觀的檔上簽了字。
1999年5月美國付出昂貴的“參觀費”,實現了美國專家小組對金倉裏“地下設施”的參觀。
當時,國際輿論界對美國的屈服外交議論紛紛,對美國的外交能力嘲笑說,北方要求的參觀費是3億美元,而美國卻拿相當於5億美元的大米填滿了金倉裏地下構築物。 那時候南方輿論界也對朝美之間的外交戰有了暴風雨般的反響。
雜誌《話》1999年第8期嘲笑美國說,經過那麼漫長難熬的較量之後美國所得到的是,拿大米去填滿空蕩蕩的窯洞,並辛辣地諷刺說,北方一製造“疑惑”,美國就支出糧食等摸索解決途徑。
金倉裏“地下核設施問題”真相大白之後,美國強硬保守勢力這次又提出所謂北方“導彈威脅”問題。
此說的本質,用一句話來說,就是北方的導彈可以打擊美國本土。
1998年初美國防部年度戰略報告,指名北方為“開發彈道導彈”的國家中可能攻打美國的“唯一國家”。
1998年8月31日北方發射人造地球衛星以後,“導彈威脅”的叫囂就更加囂張。
美國強硬保守勢力一味地主張“光明星1號”衛星是彈道導彈,好像這個飛行體馬上就要落到美國本土似的,大做文章。
美國共和黨領袖稱,1998年8月31日“北朝鮮發射了彈道導彈”,“可能打擊美國本土”,“非常危險”,並敦促美國政府發揮“強大的國際領導能力”。
美國防部確認“北朝鮮發射了彈道導彈”,認為這是“威脅亞洲安全的嚴重的事件”,急於著手“分析北朝鮮的意圖和導彈開發能力”。
人們正在擔心平壤是不是馬上就要遭受美國巡航導彈空襲的時候,北方又一次不給美國以選擇的自由,把它拉到談判桌上來,經過幾輪猛撞之後駁倒了美國的強硬主張,接著1999年9月17日在柏林朝美高級會談中,迫使美國部分解除了對北方的經濟制裁。
美國內外又沸沸揚揚,說這是超級大國的又一次屈服外交。美國共和黨議員非難克林頓的措施說,“白宮向北朝鮮的壓力屈服了”。美國會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還發表“聲明反對緩和幾十年來持續下來的制裁的計畫”。在聲明中主張:“克林頓政府對北朝鮮的接近方式得不到國會的支持,下屆總統將不會維持這種局面。”
最近,某一軍事評論家在《朝美關係和朝鮮半島的形勢》一文中寫道:
“本來,美國認為對方是軟弱的,那麼就不惜找種種藉口進行攻擊。伊拉克和南斯拉夫的例子說明這一點。但是,美國對北朝鮮感到畏懼。北朝鮮擁有不怕犧牲、要和美國拼個死活的充滿勝利信心的一百萬軍隊。尤其是美國知道北朝鮮導彈的威力是非同小可的。假如北朝鮮只擁有射程為500公里的導彈的話,美國是不會把北朝鮮作為協商的對象的。
北朝鮮擁有足以打擊美國本土的導彈,而且已做好思想準備,要和美國打一仗。因此,美國把北朝鮮當作強國,和它進行協商。”
誠如筆者之愚見,北方對美國的外交是由政治、軍事力量做後盾的。
以軍事為重的政治在同帝國主義的政治外交戰中一貫採取強硬高壓姿態,毫不讓步地維護本國的根本利益。
強硬的自主外交,不是靠自己希望就能夠實現的。在激烈的外交戰中,能夠發揮威力的最後一張王牌向來是自己強大的政治軍事實力。
北方在使國際社會為之捏把汗的、與命運攸關的多管道外交戰中取得勝利的原因,完全在於軍事力量和以軍事為重的政治。
用一句話說,20世紀90年代北方政治外交的特點是毫不妥協的富有原則性的外交。
直到現在歷史上有過塔列朗式雄辯和說服外交、俾斯麥式鐵血外交、邱吉爾式精打細算的外交、松岡式奸計外交和莫洛托夫式沉默高壓外交等各種外交形式。
北方以老練地調整政治形勢的手腕把美國和日本拉到對話場所來,不管對方如何搞鬼,堅守了自己的主張。對他們來說,自己的主張就是原則,是絲毫也不能讓步的原則。
令人驚奇的是,美國和日本等任何對話對手最後都向北方毫不妥協的原則性外交表示妥協,接受北方提出的條件。
為什麼這樣呢?換句話說,北方政治外交具有如此強大的力量是以什麼做後盾的呢?
美國非官方研究團體外交關係協議會於1998年6月提出的政策報告中發表了以“金正日體制不會垮臺,不可能用武力征服北朝鮮”為主要內容的對朝外交指標。
美國和日本都以軍事及經濟實力作為外交後盾,外交是依靠實力進行的,是達到目的的一種手段。
北方也是如此。
北方之所以在外交上那麼大膽頑強地堅持原則,是因為有金正日以軍事為重的政治這一威力。可以說這就是北方毫不妥協的原則外交的後盾。
1999年5月美國派克林頓總統的特使佩里到平壤去,謀求和平解決同北方的關係。
佩里訪問平壤後發表了《佩里報告》,其主要內容是:平壤不能用武力屈服,跟巴格達或貝爾格萊德根本不同,要輕視它就會遭到沉重打擊,應用和平方法解決美朝關係。
為導彈喧囂一時的日本派以前總理村山為團長的“無黨派”代表團到平壤要求重新舉行朝日邦交正常化會談。
但美國和日本並沒有放棄要孤立和扼殺北方的陰謀。
美國共和黨的《阿米塔吉報告》擬就者等保守勢力仍然沒有放棄侵略野心,力主先下手,以軍事方法壓制北方;日本仍然有一批叫嚷要“一舉打垮平壤”的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之流極右翼保守勢力在搞鬼。
俗語說,儘管狗吠隊伍仍然向前行進。
由於有金正日的以軍事為重的政治,北方將一如既往老練地克服任何危機,以貫徹自己的意圖和要求。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