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美軍第二次朝鮮戰爭的腳本——“作戰計畫5027—5”

 

海灣戰爭結束後,布希指示參謀長聯席會議重新審查朝鮮有事時的“作戰計畫5027[注1]具體內容沒有公開,它是20世紀60年代制定,直到現在每10年一次進行審查修改

 20世紀60年代至70年代初,這個“作戰計畫5027”是把美國、南朝鮮聯合軍事演習的重點放在從美國本土迅速空運增援部隊來投入朝鮮前線上。其代表性的軍事演習是19693月舉行的“網膜的焦點” 作戰和19713月舉行的“自由屋頂”作戰。轉為進攻性登陸作戰的,是19733-5月舉行的“金龍”作戰和同年10月至第二年春舉行的“禿鷲”作戰。到了1976年升級為富有進攻性的“協作精神”作戰,從1978年起大張旗鼓地舉行這一戰爭演習。

具體地說,這一計畫是汲取越南戰爭失敗的教訓而制定的“9日戰爭”計畫。這一計畫是把“B52”等數百架轟炸機和艦炮、地面炮總動員起來,開戰頭5天完全破壞北朝鮮的機動力量,其餘4天舉行地面掃蕩作戰,完全消滅北朝鮮的殘餘兵力。

美國慣用“核攻擊”這個詞,意思是使用常規武器無法戰勝對方。但這只不過是極為危險而無謂的威脅恐嚇而已。美國進行多次核訛詐,但歸根結底還是未能使用核武器。

19828月,制定了作戰計畫“空中作戰教義”[2],從第二年起運用於軍事演習。它是運用精密的導彈武器準確打擊並破壞敵後戰略據點的,是把包括同中國、俄羅斯接壤的邊境地區在內的整個北朝鮮領土都變成戰場的。

    這一作戰教義,是根據越南戰爭和第四次中東戰爭的教訓而制定的,但運用於海灣戰爭並沒有收到多大效果。這是事實。所謂尖端技術,純粹是一種幻想。

這一“空中作戰教義”的前提,是美國不得使用核武器。如果把使用核武器作為前提,這種作戰計畫就不需要了。

按照布希的命令,在海灣戰爭以後重新審查“作戰計畫5027”的電腦模擬試驗,被美國新聞媒體所披露。電腦模擬試驗結果是:如果第二次朝鮮戰爭爆發,南朝鮮軍就會被北朝鮮軍擊潰,美軍最後也許可能取勝,但損失太大,所以毫無意義。

電腦計算的結果是:美軍將陷入海灣戰爭無法比擬的下場。當然,這個電腦是美國產品,而不是北朝鮮產品。從中可以看出,布希回避同北朝鮮的政治軍事對抗是什麼原因。

然而,克林頓卻跟布希不同。原來,“作戰計畫5027”是在兩年前已經審查過的,到2001年才需要重新審查。可是克林頓卻在就任總統後馬上下令審查。

19931210日參謀長聯席會議向克林頓呈報審查結果。但是,電腦模擬試驗結果和兩年前一樣,使克林頓大吃一驚。(19931212日《華盛頓郵報》)

這個電腦的預測如下:

①同北朝鮮打仗,起碼需要出動占美軍一半的兵力,即必須出動相當於投入海灣戰爭的54萬兵力,至少要打120天激烈戰鬥(但美國的一些專家指出,這種預測是天真爛漫的)

②北朝鮮沿著軍事分界線一帶部署8400門遠程炮、2400門火箭炮,擁有占南朝鮮人IZl 458%的兩千萬居民的漢城及其周邊都包括在其射程之內,所以一旦受到轟擊,就會有數百萬居民死亡。

③美軍的死亡率會達到3年朝鮮戰爭和10年越南戰爭的死亡率,對美國來說,這種損失是決不容許的。

④運轉中的核反應爐被炸,就會放出大量放射性物質,使日本等鄰邦受到嚴重損害。

這一電腦模擬試驗結果,是在中國志願軍不同北朝鮮協同,俄羅斯也不提供支援的前提下,用世界第—流的高性能電腦計算出來的。它又是美國國防部的電腦,而不是國務院的。

原來美國有—種慣例:在制定對外政策時,國務院的鷹派一向主張強硬政策,而國防部卻不得已地隨波逐流。制定政策、決定派兵,是國務院的文官;實際執行的,是國防部的武官。武官如果取勝返回美國,就會受到英雄待遇;但遭到慘敗,美國士兵大量死亡,就要遭到非難。真是令人不快的職業。

克林頓為電腦的預測不寒而慄,認清了對北朝鮮的軍事攻擊是一種冒險,徒勞無益,所以答應同北朝鮮直接對話。也就是說,他也只能沿襲布希對北朝鮮的政策。這就是事態的真相(1994222日《洛杉磯時報》)

換句話說,“作戰計畫5027”的電腦模擬試驗結果,實際上是一種敗北宣言。進入1994年,第三輪朝美日內瓦會談毫無進展,美國政府就作為紙上計畫審議了增派1萬兵力而不是增派54萬兵力的問題。但他們總是怕爆發戰爭,惶惶不可終日。這與“普韋布洛”號事件發生的時候,是截然不同的現象。

因此,可以說金正日的北朝鮮用實力把美國政府直接拉到談判桌上來了。在會談中,美國政府方面沒作專題發言,這說明他們事先沒有做好準備。因此,按照北朝鮮的意圖促進協商,是理所當然的事[注3]。

正因為這樣,金日成主席因心臟病溘然逝世時,克林頓總統向最高領導者金正日表示哀悼。 1994年10月21日,在日內瓦會談中達成核協議時,克林頓特意致函以總統的名義向金正日保證履行協議書。實際上,這是等於建立了邦交。

但是,1993年12月10日向克林頓呈報的“作戰  計畫5027”還有一個名曰“五個階段作戰計畫”的附件。這個計畫提到,最後美軍轉入反攻,侵佔平壤以北地區,打倒北朝鮮政府,就在南朝鮮主導下統一南北朝鮮。真是膽大妄為的計畫。這不過是模仿1950年9月麥克亞瑟的始於仁川登陸作戰的朝鮮戰爭初期的反攻作戰,運用“空中作戰教義”罷了。(1994年2月6日《紐約時報》、同年3月25日《東亞日報》)

美軍要顧全面子,如果不提出這種程度的計畫,就會丟臉。日本和南朝鮮也只強調這一附件,稱作“作戰計畫5027—5”。

這一計畫是1994年3月23日南朝鮮國防部長官李炳台在南朝鮮國會國防委員會上發表的,是針對北朝鮮的所謂“把漢城變成火海”的發言所作的回答。在南朝鮮叫做“美國南朝鮮聯合司令部作戰計畫(CFC 。p Plan 5027)”,強調了五個階段作戰。

    南朝鮮方面期望美軍實行的五個階段作戰計畫內

容如下:

    ·第一階段:戰爭前夕

    部署美軍快速反應部隊,增強戰鬥力。

    如有再度爆發戰爭的徵兆,就把快速反應扼制部隊(FD。)從美國本土調到南朝鮮來。

    ·第二階段:阻止南進

    在軍事分界線一帶,擊退北朝鮮軍的進攻,破壞後方戰略據點。戰爭一開始,優勢的空軍武力就針對北朝鮮軍的前線炮兵部隊轟擊和特工隊的後方擾亂,用導彈重創北朝鮮的心臟部,在分界線以北地區阻止北朝鮮軍的進攻。

    ·第三階段:消滅

消滅北朝鮮軍主力,北上,進行登陸作戰。突破分界線,繼續北上,消滅主力,進行登陸作戰。

·第四階段:孤立

開赴清川江一帶,孤立平壤,實施軍事管制。清川江位處平壤大同江以北,流入朝鮮西海。佔領清川江一帶,孤立平壤,實施軍事管制。

·第五階段:戰爭結束後

在南朝鮮的主導下,統一朝鮮半島。

 如上所述,克林頓看到這一“作戰計畫5027”就大吃一驚,所以選擇了同北朝鮮進行對話的路線。可是看到同一個作戰計畫的南朝鮮前“總統”金泳三卻被附件“五個階段作戰計畫”所迷住,心媟Q“許多美軍士兵和南朝鮮市民會死亡,但我不會死;美軍進攻北朝鮮,就能打倒平壤政權,實現統一:我該是多麼幸運的人。”

當金日成主席溘然長逝的時候,金泳三卻以為這是絕好的機會,竟下了戒嚴令,坐等北朝鮮崩潰,繼續加劇緊張局勢。

金日成主席生前同意和金泳三會晤,是為了實現朝鮮的統一,也是為了表示對美國前總統卡特的禮儀和敬意。

這一“作戰計畫5027—5”,成了導致美國和南朝鮮之間摩擦的原由,也成了使克林頓和金泳三的關係複雜化的原因。因此,美國政府向《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記者表示不滿說,“金泳三是個不懂事的孩子。對美國政府來說,成為問題的就是南朝鮮政府,而不是北朝鮮政府。”

過,美國政府認為,如果在一定程度上不誇張北朝鮮的軍事威脅,就不能使美軍駐紮南朝鮮合法化,也不能把“愛國者”·導彈等剩餘武器向南朝鮮和日本出售。南朝鮮和日本購置預警機(AWACS),也不過是上了美國軍火商的當,受了欺騙。

現在美國如果不出售武器,就無法籌措為美軍生產武器所需的資金。還有,最新武器國產成本太高,只靠政府國防部門訂購,就很難維持國內軍需產業。尤其軍火製造公司採用不緊要的尖端技術製造軍火,因此,其成本比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時期大大提高了。如果長此以往,購買量就會受限制。

最近,美國政府抬出什麼“加固基礎構想”和“連戰連勝戰略”,說這是在朝鮮和中東同時爆發戰爭時奪取勝利的戰略。這只不過是美國政府為了隱瞞他們因財政上的原因不能不對所謂神聖不可侵犯的國防部門進行改組的事實而使用的過激言辭罷了。

不管怎麼說,美國政府實施“作戰計畫5027”,確實是一種自殺行為。不管下屆掌權的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他們都同樣會期望維持能向海外兜售武器的緊張局勢,並回避同北朝鮮的直接對抗。否則,南朝鮮和日本就會被毀滅,美國也會遭到嚴重損失。甚至會面臨“核冬天”,水和生命的綠洲——地球就會變成死亡的行星。

 

[注1)  指以參謀長聯席會議下屬智囊團國防大學的國家戰略研究所和軍事大學的教官、研究員為中心,在駐南朝鮮美軍司令參加下重新審查制定的電腦模擬試驗,英文稱“US F。rces K。rea 0p Plan 5027”,即駐南朝鮮美軍作戰計畫5027,“50”為主持這個作戰的美太平洋司令部,“2二為作戰地區朝鮮半島,“7”為各種電腦模擬試驗的次序。

[注2]  發展所謂在漢城以北、分界線附近構築各種防禦設施來守衛漢城的前方防禦戰略,“在戰爭初期,用空軍武力重創敵人軍事要地和主要目標”。(1983年11月10日,當時南朝鮮空軍總參謀長李相台的證言)

[注3]  是1997年9月30日,在華盛頓紐約大學的戰爭、和平、新聞媒體研究所主持召開的有關北朝鮮的報告會上,前負責朝鮮問題大使卡盧奇的發言。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