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美军第二次朝鲜战争的脚本——“作战计划5027—5”

 

海湾战争结束后,布什指示参谋长联席会议重新审查朝鲜有事时的“作战计划5027[注1]具体内容没有公开,它是20世纪60年代制定,直到现在每10年一次进行审查修改

 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初,这个“作战计划5027”是把美国、南朝鲜联合军事演习的重点放在从美国本土迅速空运增援部队来投入朝鲜前线上。其代表性的军事演习是19693月举行的“网膜的焦点” 作战和19713月举行的“自由屋顶”作战。转为进攻性登陆作战的,是19733-5月举行的“金龙”作战和同年10月至第二年春举行的“秃鹫”作战。到了1976年升级为富有进攻性的“协作精神”作战,从1978年起大张旗鼓地举行这一战争演习。

具体地说,这一计划是汲取越南战争失败的教训而制定的“9日战争”计划。这一计划是把“B52”等数百架轰炸机和舰炮、地面炮总动员起来,开战头5天完全破坏北朝鲜的机动力量,其余4天举行地面扫荡作战,完全消灭北朝鲜的残余兵力。

美国惯用“核攻击”这个词,意思是使用常规武器无法战胜对方。但这只不过是极为危险而无谓的威胁恐吓而已。美国进行多次核讹诈,但归根结底还是未能使用核武器。

19828月,制定了作战计划“空中作战教义”[2],从第二年起运用于军事演习。它是运用精密的导弹武器准确打击并破坏敌后战略据点的,是把包括同中国、俄罗斯接壤的边境地区在内的整个北朝鲜领土都变成战场的。

    这一作战教义,是根据越南战争和第四次中东战争的教训而制定的,但运用于海湾战争并没有收到多大效果。这是事实。所谓尖端技术,纯粹是一种幻想。

这一“空中作战教义”的前提,是美国不得使用核武器。如果把使用核武器作为前提,这种作战计划就不需要了。

按照布什的命令,在海湾战争以后重新审查“作战计划5027”的电脑模拟试验,被美国新闻媒体所披露。电脑模拟试验结果是:如果第二次朝鲜战争爆发,南朝鲜军就会被北朝鲜军击溃,美军最后也许可能取胜,但损失太大,所以毫无意义。

电脑计算的结果是:美军将陷入海湾战争无法比拟的下场。当然,这个电脑是美国产品,而不是北朝鲜产品。从中可以看出,布什回避同北朝鲜的政治军事对抗是什么原因。

然而,克林顿却跟布什不同。原来,“作战计划5027”是在两年前已经审查过的,到2001年才需要重新审查。可是克林顿却在就任总统后马上下令审查。

19931210日参谋长联席会议向克林顿呈报审查结果。但是,电脑模拟试验结果和两年前一样,使克林顿大吃一惊。(19931212日《华盛顿邮报》)

这个电脑的预测如下:

①同北朝鲜打仗,起码需要出动占美军一半的兵力,即必须出动相当于投入海湾战争的54万兵力,至少要打120天激烈战斗(但美国的一些专家指出,这种预测是天真烂漫的)

②北朝鲜沿着军事分界线一带部署8400门远程炮、2400门火箭炮,拥有占南朝鲜人IZl 458%的两千万居民的汉城及其周边都包括在其射程之内,所以一旦受到轰击,就会有数百万居民死亡。

③美军的死亡率会达到3年朝鲜战争和10年越南战争的死亡率,对美国来说,这种损失是决不容许的。

④运转中的核反应堆被炸,就会放出大量放射性物质,使日本等邻邦受到严重损害。

这一电脑模拟试验结果,是在中国志愿军不同北朝鲜协同,俄罗斯也不提供支援的前提下,用世界第—流的高性能电脑计算出来的。它又是美国国防部的电脑,而不是国务院的。

原来美国有—种惯例:在制定对外政策时,国务院的鹰派一向主张强硬政策,而国防部却不得已地随波逐流。制定政策、决定派兵,是国务院的文官;实际执行的,是国防部的武官。武官如果取胜返回美国,就会受到英雄待遇;但遭到惨败,美国士兵大量死亡,就要遭到非难。真是令人不快的职业。

克林顿为电脑的预测不寒而栗,认清了对北朝鲜的军事攻击是一种冒险,徒劳无益,所以答应同北朝鲜直接对话。也就是说,他也只能沿袭布什对北朝鲜的政策。这就是事态的真相(1994222日《洛杉矶时报》)

换句话说,“作战计划5027”的电脑模拟试验结果,实际上是一种败北宣言。进入1994年,第三轮朝美日内瓦会谈毫无进展,美国政府就作为纸上计划审议了增派1万兵力而不是增派54万兵力的问题。但他们总是怕爆发战争,惶惶不可终日。这与“普韦布洛”号事件发生的时候,是截然不同的现象。

因此,可以说金正日的北朝鲜用实力把美国政府直接拉到谈判桌上来了。在会谈中,美国政府方面没作专题发言,这说明他们事先没有做好准备。因此,按照北朝鲜的意图促进协商,是理所当然的事[注3]。

正因为这样,金日成主席因心脏病溘然逝世时,克林顿总统向最高领导者金正日表示哀悼。 1994年10月21日,在日内瓦会谈中达成核协议时,克林顿特意致函以总统的名义向金正日保证履行协议书。实际上,这是等于建立了邦交。

但是,1993年12月10日向克林顿呈报的“作战  计划5027”还有一个名曰“五个阶段作战计划”的附件。这个计划提到,最后美军转入反攻,侵占平壤以北地区,打倒北朝鲜政府,就在南朝鲜主导下统一南北朝鲜。真是胆大妄为的计划。这不过是模仿1950年9月麦克阿瑟的始于仁川登陆作战的朝鲜战争初期的反攻作战,运用“空中作战教义”罢了。(1994年2月6日《纽约时报》、同年3月25日《东亚日报》)

美军要顾全面子,如果不提出这种程度的计划,就会丢脸。日本和南朝鲜也只强调这一附件,称作“作战计划5027—5”。

这一计划是1994年3月23日南朝鲜国防部长官李炳台在南朝鲜国会国防委员会上发表的,是针对北朝鲜的所谓“把汉城变成火海”的发言所作的回答。在南朝鲜叫做“美国南朝鲜联合司令部作战计划(CFC 。p Plan 5027)”,强调了五个阶段作战。

    南朝鲜方面期望美军实行的五个阶段作战计划内

容如下:

    ·第一阶段:战争前夕

    部署美军快速反应部队,增强战斗力。

    如有再度爆发战争的征兆,就把快速反应扼制部队(FD。)从美国本土调到南朝鲜来。

    ·第二阶段:阻止南进

    在军事分界线一带,击退北朝鲜军的进攻,破坏后方战略据点。战争一开始,优势的空军武力就针对北朝鲜军的前线炮兵部队轰击和特工队的后方扰乱,用导弹重创北朝鲜的心脏部,在分界线以北地区阻止北朝鲜军的进攻。

    ·第三阶段:消灭

消灭北朝鲜军主力,北上,进行登陆作战。突破分界线,继续北上,消灭主力,进行登陆作战。

·第四阶段:孤立

开赴清川江一带,孤立平壤,实施军事管制。清川江位处平壤大同江以北,流入朝鲜西海。占领清川江一带,孤立平壤,实施军事管制。

·第五阶段:战争结束后

在南朝鲜的主导下,统一朝鲜半岛。

 如上所述,克林顿看到这一“作战计划5027”就大吃一惊,所以选择了同北朝鲜进行对话的路线。可是看到同一个作战计划的南朝鲜前“总统”金泳三却被附件“五个阶段作战计划”所迷住,心里想“许多美军士兵和南朝鲜市民会死亡,但我不会死;美军进攻北朝鲜,就能打倒平壤政权,实现统一:我该是多么幸运的人。”

当金日成主席溘然长逝的时候,金泳三却以为这是绝好的机会,竟下了戒严令,坐等北朝鲜崩溃,继续加剧紧张局势。

金日成主席生前同意和金泳三会晤,是为了实现朝鲜的统一,也是为了表示对美国前总统卡特的礼仪和敬意。

这一“作战计划5027—5”,成了导致美国和南朝鲜之间摩擦的原由,也成了使克林顿和金泳三的关系复杂化的原因。因此,美国政府向《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记者表示不满说,“金泳三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对美国政府来说,成为问题的就是南朝鲜政府,而不是北朝鲜政府。”

过,美国政府认为,如果在一定程度上不夸张北朝鲜的军事威胁,就不能使美军驻扎南朝鲜合法化,也不能把“爱国者”·导弹等剩余武器向南朝鲜和日本出售。南朝鲜和日本购置预警机(AWACS),也不过是上了美国军火商的当,受了欺骗。

现在美国如果不出售武器,就无法筹措为美军生产武器所需的资金。还有,最新武器国产成本太高,只靠政府国防部门订购,就很难维持国内军需产业。尤其军火制造公司采用不紧要的尖端技术制造军火,因此,其成本比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时期大大提高了。如果长此以往,购买量就会受限制。

最近,美国政府抬出什么“加固基础构想”和“连战连胜战略”,说这是在朝鲜和中东同时爆发战争时夺取胜利的战略。这只不过是美国政府为了隐瞒他们因财政上的原因不能不对所谓神圣不可侵犯的国防部门进行改组的事实而使用的过激言辞罢了。

不管怎么说,美国政府实施“作战计划5027”,确实是一种自杀行为。不管下届掌权的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他们都同样会期望维持能向海外兜售武器的紧张局势,并回避同北朝鲜的直接对抗。否则,南朝鲜和日本就会被毁灭,美国也会遭到严重损失。甚至会面临“核冬天”,水和生命的绿洲——地球就会变成死亡的行星。

 

[注1)  指以参谋长联席会议下属智囊团国防大学的国家战略研究所和军事大学的教官、研究员为中心,在驻南朝鲜美军司令参加下重新审查制定的电脑模拟试验,英文称“US F。rces K。rea 0p Plan 5027”,即驻南朝鲜美军作战计划5027,“50”为主持这个作战的美太平洋司令部,“2二为作战地区朝鲜半岛,“7”为各种电脑模拟试验的次序。

[注2]  发展所谓在汉城以北、分界线附近构筑各种防御设施来守卫汉城的前方防御战略,“在战争初期,用空军武力重创敌人军事要地和主要目标”。(1983年11月10日,当时南朝鲜空军总参谋长李相台的证言)

[注3]  是1997年9月30日,在华盛顿纽约大学的战争、和平、新闻媒体研究所主持召开的有关北朝鲜的报告会上,前负责朝鲜问题大使卡卢奇的发言。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