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一个民族主义者的告白

孙勇进(2000/10/05)

    一业注:本文选自清凉茶社。所附我的点评首次发表于环球阿里郎论坛。

    于“思想的境界”上拜读到黄钟先生《告别民族主义》一文,雄谈快论,言议英发,读之如醍醐灌顶,十分佩服,接下来,勾起一些久郁在心中的话头,愿借此方宝地一白,以就教于高明。

  就在一个月前,一次和一位朋友吃饭,闲谈间,无意说起朝鲜半岛的局势,朋友放下手中的杯子,随口说了一句:“你说,直接把朝鲜并作中国的一个省不就完了么?”听了这话,我心中一沉,半晌无言。这位朋友受过很好的高等教育,有较高的艺术修养,平时肯读书,为人正派,绝不轻狂,但是没想到,即使是这样一个朋友,也会以如此轻松的口气说出这样一句话。
  他一时忘了,我是朝鲜族人。
  作为一个朝鲜族人,读的却是中国文学(准确地说是汉民族文学)的博士,研究中国古代文学(准确地说是汉语言古代文学),我能够很深切地体会到黄钟先生文中提到的因民族主义的悖论带来的尴尬。对汉语言的古代文学,我有极深的热爱,它们让我深醉不已,我一直把它们当成自己的祖国的文学,也正因为对这伟大古老的文化的深深的热爱,自己一直对“中国”这两个字有深深的感情。但是,有的时候,在我于课堂上或慷慨或沉痛地讲到文天祥、史可法,讲到岳飞,讲到一般历史教科书指定的那些“民族英雄”,当我动情地讲过这些人的作品和事迹后,心中有时会悄然升起一个困惑:这些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家是从曾祖父辈自朝鲜半岛南部即今韩国那里迁过来的,迄今不过百年,与文天祥抗元,史可法抗清实在是半点边都沾不上,何况在我幼年时,还时常受到周围汉族小孩甚至大人歧视性的嘲谑、围攻。很清楚地记得,上初中时,一个还是我非常好的朋友怎样写一首顺口溜辱骂我这个“高丽人”,也很清楚地记得,在我约十五六岁的时候,一次去一个差不多情同手足的哥们的家里,他的母亲也在,是一位文化程度不高但耿直厚道的来自山东的女性,待我一直很好,我们看起了电视,忽然,电视里出现了有朝鲜族的镜头,这时,朋友的母亲以毫不掩饰轻蔑的口气,清晰地说道:
  “高丽棒子!”
  而后,便说了几句当年薛丁山如何攻打“高丽棒子”。
  又过了几年,到了九二年,中韩建交,韩国的经济实力展现在国人的面前,一时学朝语者居然趋之若骛,过去颇受歧视的“高丽棒子”的语言一夜之间身价倍增,真让我感慨万分,在那时,我忽然明白了海外华人渴望中国强大的心理。
  民族,当你身上还打有某一民族的标记时,有些东西是无法消除的,有些东西是无法忘记的。
  但无论怎样,我是中国人。我的曾祖父当年从那遥远的山川异域迁到中国,在辽宁省桓仁县组织抗日,后因叛徒出卖,被日军杀害。这一片土地上,留下了我先人的热血。
  我不是华夏子孙,不是炎黄子孙,但我是中国人。关于中国的一切,它的文化,它的历史,它的今天与未来,它的政治与经济,都会令我深深地激动或痛苦。当我教的韩国学生对我说“中国很有希望,将来会是一个了不起的国家”时,我会感到很高兴,因为中国是我自己的国家,我和这个韩国学生尽管同一民族,但,是两个国家的人。
  道理就这么简单。

  但是,我又有一些一般的中国人(准确地说是汉民族人)所无法感受到的东西:
  比如,有时我好想寻一寻根,想知道我的先祖在那遥远的三千里江山的国度里的历史,我那些操着另外一种语言的先祖在那里一代代繁衍生息,都经历过怎样的爱恨纠结、人生故事呢?有的时候真的好想知道。
  再比如,当我在报上看到日本攻击朝鲜是无赖国家时,心底油然而生深深的愤慨,我想当我看到这句话时一定是脸色苍白,几百年的历史,就是日本不断入侵朝鲜半岛屠戮掠夺的历史,朝鲜人民从来没有登上日本半岛拿走过一粒粮食,凭什么说朝鲜是无赖民族?
  再比如,我在《南方周末》看到韩朝双方部分因战争失散了五十年的亲人相聚的报道时,泫然欲泣,心中默默地祝愿,从此会有一个统一和平自强的民族国家屹立于那座半岛。朝鲜,几百年来夹在中国日本两个国家之间,积贫积弱,靠着坚忍不屈的力量,挣扎着到了今天,终于将开创民族历史的一个新局面,怎能不让人高兴?
  因为虽然我是一个中国人,但,又是一个朝鲜族人。
  道理就这么简单。

  写到这里,也许会有人对“几百年来夹在中国日本两个国家之间”这句话深表不满,斥责我的忘恩负义,因为我知道,在太多(汉民族)人的心目里,中朝关系史就是自古以来中国(汉民族)对朝鲜恩重如山的历史,但事实是这样吗?比如,隋炀帝的大举入侵,尽管隋炀帝被视作中国历史上公认的暴君,但我仍听到一个汉族朋友为隋炀帝带百万大军没有打下高丽而遗憾,他在遗憾什么呢?是遗憾他的汉族老祖宗没有征服高丽从而使他的暴政能够泽及异域?还有李世民的征讨辽东,换一种立场又该怎样评价?这种自我民族中心主义甚至会影响到对他国历史的判断,比如甲午战争前朝鲜国内的大臣有亲清、亲日两派,说到这一点,也许有很多国人会毫不犹豫地将亲清一派视为正直、正义的一派,对亲日一派充满鄙夷,但今天一些韩国学者的研究却告诉我们,当时亲清的一派恰恰是观念陈旧保守的一派,倒是亲日一派,脑中多一些近代观念,多少有些“进步”的因素。前一段日子我又在“思想的境界”的留言板上,看到一位朋友对“思想的境界”9月25日更新的一篇讨论朝鲜战争的文章提出异议,认定保持朝鲜半岛的分裂状态最好,强调“朝鲜半岛问题是中国根本利益问题之一,即使因此发生第二次朝鲜战争也值得”,但不知这位朋友如何看待日本拒绝战争道歉一事,并且,如果有哪个日本人不但拒绝讨论侵华战争问题,而且也强调说“支那问题是日本根本利益问题之一,即使因此发生第二次支那战争也值得”,这位朋友又该做何感想,做何评价。
  所以人不能没有民族情感,但当你思考历史或现实时,又不能仅仅持一种简单的民族主义立场,黄钟先生说得对,民族主义是双刃剑,当它挥向别人时,固然有便利之处,但也可能反过来伤着自己。如果岳飞抗金是民族英雄,那么宋军北伐时顽强抵抗的金军将领是不是民族英雄?有人会说了,“情况不一样,是女真族占了自古以来我们就是汉人的领土,所以宋军北伐是收复失地,不同于入侵”,这话可能也对,但是西藏、青海、新疆、云南自古以来就是汉人的领土吗?为什么在清代当地民族中的一些分子要“收复失地”时便被说成“叛乱”,并对康熙大帝、乾隆皇帝的平叛武功进行赞颂,而对他们残酷的民族屠杀忽略不计?单以民族主义立场而论,宋代汉人向女真族收复失地和清代藏族、蒙族、回族向女真族收复失地又有何本质不同?还有,为什么只见历史教科书赞颂岳飞、文天祥等汉民族英雄,而不见赞扬大辽抗金、大金抗蒙古的民族英雄?这难道没有一种话语暴力书写的意味在里面?说这些,绝不是要翻历史的变天帐,更不是鼓吹民族分裂,而是想说,民族主义,很多时候经不起理性的追问,它既不能有效地对历史做出价值判断,在解决现实问题时也往往捉襟见肘,中国现今民族分裂的危险还在,因此必须有一种更高的理念来加以整合,一个国家对国内各民族是否有凝聚力,并不在于是否能提出一两个“炎黄子孙”之类的口号,归根结底,还在于它的经济是否发达同时又能给公民提供一个开明理性的生存、思想环境,就象今天世界各民族的人都有人削尖了脑袋往美国钻一样,还有,文化是否能振兴也是个重要因素,便如在下,深受中国古老文化的浸染,心灵深处早已对此产生了深深的认同,早已认定,我是中国人。
  就在上个学期,我这个朝鲜族的教师给一个班学生讲公共课--中国古代文学,讲《诗经》,《论语》,《庄子》,楚辞,《史记》,陶渊明,唐诗,宋词……,这个班的学生,全是汉族,而他们所学的专业,是朝语。
  愿中国境内各民族能和衷共济,共同拥有一个美好的明天。

孙勇进 2000.10.5

    (拉拉杂杂地写下了这些话,和黄先生的大文比,其实毫无新意,但身在局中,对个中三昧颇体会,故而不揣愚陋,一陈浅见,希望诸位博雅君子有以教我。另,不知黄钟先生为何方高人,在下钦佩之至,方便的话,请将联系地址垂示sunlight_knight@263.net

 

一业点评(2003/04/15)

    这是篇好文章,面对强势话语,需要这样的文章来平衡。

    我就文中个别几处谈点看法。

    一、民族主义(nationalism)是个专有名词,相对于共产主义等意识形态而言,比如说孙中山、金九、凯末儿(土耳其)是民族主义者。从作者的行文看,是爱民族的意思,而仅据此就称自己是“民族主义者”是不妥的,因为它和“拿来主义”、“好人主义”等文学形容语言是两码事。

    现在西方主流思潮认为民族主义已经过时,提倡建立公民社会。

    二、历史上有薛仁贵征东,而薛丁山征西、薛刚反唐则是民间传说,历史上并无其人。说薛丁山如何攻打“高丽棒子”,可能是记忆有误。

    三、日本攻击朝鲜是无赖国家,没有说朝鲜是无赖民族。日本、美国谴责的是朝鲜政权。

    四、对李朝末期亲日派金玉均等人发动甲申政变(1884年)及其推行的改革的评价,我提供一点线索:

    一是金日成在其回忆录中认为不能简单给金玉均贴亲日派的标签。

    二是王如绘在其《近代中日关系与朝鲜问题》(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中说,“他们在拒绝中国宗主权的同时,却投入对朝鲜心怀野心的日本的怀抱,依靠日本的武力,采取暗杀的手段,实现其夺取政权的目的。他们严重脱离群众,力量极为薄弱,不得不和朝鲜的最为守旧的派别结合起来”,因此,“不管政变集团的本意如何”,他们的“14条改革纲领”,“最后只能成为一场卖国政治阴谋的漂亮招牌”。

 

孙勇进给张亚的信(2003/09/29)

张亚先生:
    您好!我是《一个民族主义者的告白》的作者孙勇进,我于6月24日曾给您回复了一封邮件,您收到了吧?
    刚才又到贵处去看了一下。见到一业先生对拙文的点评,写得非常好,是您的手笔吗?
    对于这一点评,我做一简单的说明,也上传上去可以吗?

   
    承一业先生指教,受教良多,诚谢!一业先生并指出拙文的种种疏误,说的都很对很好。
    其实这篇东西,在下笔之初,本就不是认真地当一篇文章来做的,而是在“思想的境界”上读到黄钟先生的《告别民族主义》(那才真正是一篇好文章,诸君不妨一读),有了些感想,就敲下来。本是想贴到该网站的留言板上,孰料越写越长,最后便以文章的形式上传了过去。因为撰写过程如此,所以就决定了它是篇很不严谨的感想,有着种种疏漏。比如,这标题的“一个民族主义者”的说法,在拙文上载后不久,即有学者庞中英先生来邮件指出,这种说法不符合文中的实际,我其实是个民族超越主义者。确实,用这个标题我并没有深思熟虑,前面说过,当初一开始本就没拿它当文章来写,后来写着写着有个文章的“形”了,于是给它拟了个标题,当时拟这标题时心中便知不妥,只是一时疏懒,未再推敲,便这样上传了。严格说来,我这篇拙文,表达的只是一种民族情怀而已,确实并不是民族主义。一业先生指出这里我自称“民族主义者”的不妥,是十分正确的。对民族主义问题,我这两年亦颇为关切,也读过一些相关论述,实际上,我虽有民族情怀,但对民族主义,却持相当大的保留态度(这一点,在此篇拙文中实即已有流露)。
    至于一业先生指正的第二点,呵呵,并非在下误记。攻打辽东的是薛仁贵,这个我当然清楚,有本人的《晋颂》一文可证,只是我隐约记得当年我那同学的母亲说的是薛丁山,我只是转述她的话,我这位同学母亲没有文化,所言大概来自评书一类,说错了,不足为怪。但也不排除,因为相隔时日太久,我确实有可能是误记。拙文在此句后并无注释之类,因此这里一业先生指出史实如何,还是非常必要的,我在此也要表示感谢。
    第三点,日本攻击朝鲜是无赖民族的问题。我也依稀记得,当年日本实际上攻击的是北朝鲜政权。但我这里仍要说一句,日本的攻击背后,确实让我感到了一种对整个朝鲜民族的敌意和蔑视。所以当时才在我心里引起如此强烈的反弹。也许我的这种敏感并不是全无道理吧?当日本政府还毫无反省诚意时,至少在我个人,对日本人的这种民族仇恨永远不会忘记。不过说到文章,我的表述确实不准确,一业先生指出这一节,也是必要的。
    第四点,对李朝亲日派的评价,呵呵,本人所知便极为有限了,当时写下那几句,只是根据一点浮光掠影的阅读印象。其实本人所论的重心,并不是如何评价李朝末期亲日派,而是中国人根据什么去评价,由此质疑民族主义立场在评判一些历史问题上可能出现的误区。
    呵呵,这并不是一篇好文章,上传到网上后,几年来却不断有朋友发来邮件,疑义相与析,这真是我莫大的幸运与快乐!谨借此一方宝地,向所有的朋友表示感谢!

                                                           
    盼复。
    草此,即颂
秋安!
                           孙勇进

 

张亚给孙勇进的回信(2003/09/30)

孙勇进:
    你的允许中朝网延吉站转载《一个民族主义者的告白》的邮件早已收到,因为我觉得除了向你表示谢意之外,没有其他实质内容可写,当时就未回复。在此表示歉意。
    一业是我的笔名。
    对民族主义的质疑,我是数年前从德国出版的《德国》杂志中文版上接触到的。当时就觉得人家的思想是正确的、先进的。国内这方面的文章我了解到的就是你的《一个民族主义者的告白》以及该文中提及的《告别民族主义》(未读)。也就是说,在西方已占据主导地位的思想在中国还很新鲜。由于我是朝鲜迷,自然对你这篇独有情钟。
    网络写作有即时响应的特点,只要主旨严密,细节上的疏漏不必苛求。不过我同时强调整理、修订,不断完善,特别是对流布较广的文章,这样才能收到最好的社会效应。
    我写的是“说薛丁山如何攻打‘高丽棒子’,可能是记忆有误”,并未说你记忆有误。:)我想大概是你那位同学的母亲把《薛仁贵征东》和《薛丁山征西》弄混淆了。
    你前文说的是“当我在报上看到日本攻击朝鲜是无赖国家时”,后文则变为“凭什么说朝鲜是无赖民族”,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指出来。
    网页修改后我会通知你。欢迎你提供一些切题的图片、你的照片。有其他有关朝鲜民族的作品,中朝网也愿刊登。

                                                     中朝网站长 张亚

 

【备考】

田科红(2004/12/14):

    我是一个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朝鲜族聚居区长大的汉族女孩。经朋友介绍初次进入此网站,刚进网站竟然看见:‘高丽棒子’的字眼,感觉被人打了一巴掌,我为这个人的行为感到耻辱。

    我们新疆共有49个民族,其中主要有汉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蒙古族,回族,朝鲜族,满族。民族信仰也比较多,比如伊斯兰教,佛教,天主教,基督教。我在新疆呆了20几年,从来没有听说别的民族的人这样侮辱过朝鲜族。相反却很敬重他们。

    他们是最勤奋刻苦的民族,学习成绩很好,很多都是高学历,特别有艺术天分。他们不会找理由逃避学习功课,语文并不比汉族人学的差,事实却相反。很多朝鲜族人掌握三种语言。而汉族人却连汉语都学得很差,只能读书看报,别说别的语言了。他们回家后不会好吃懒作,会帮父母做家务。他们很懂礼貌,更讲礼仪,非常尊敬长辈。这一点和有三千年历史的维吾尔人相似。汉族人与少数民族交往时,必须先学习礼仪,在新疆这是一门科学。

    朝鲜族在新疆的美称是:雪山一样的民族,因为他们永远都是纯洁的,并且千年不化。维吾尔族是玫瑰花一样的民族,永远都那么美丽。这两大民族和蒙古族都能歌善舞,人人都有一手绝活。朝鲜族长辈从小就对孩子进行美感教育,所以很多孩子都能歌善舞,能画风景画,有些还会刺绣。他们是热情友好的民族,尊重别的民族习惯,别人的宗教信仰,决不会出言不逊。两百多年前他们就已经迁入新疆了,现在已经是新疆不可缺少的一支民族之花。民歌民谣舞蹈有独特的风格,与维吾尔族遥相辉映。在2004年的首届西部民歌大赛上他们已经露脸了。饮食,礼仪,语言,生活习惯都自成体系,早在汉族人进入新疆之前就已经这样了。虽然新疆没有长白山桔梗花和人参,但却有天山天池,雪莲花,红花和甘草。在泡菜中他们会加入新疆的这些特产。绝不亚于四川泡菜。虽然我是汉族人,可是我们家天天都不会缺少泡菜的。民族之间并没有因为彼此的文化差异和生活习惯的差异而排异,文化交流和接纳之心随处可见。

    我是唱着阿里郎和道拉基,跳着长白铃鼓长大的,没有一个朝鲜族同胞对我说:汉族棒子回你的老家去。也没有一个朝鲜族同胞吝啬的不教我朝鲜舞蹈,事实上恰恰相反。当我学习维族舞蹈的时候,没有一个维族老师歧视我,排除我。到朝鲜族家里做客,他们会很友好的让客人品尝泡菜和小鸟蛋粥。在新疆的汉族人都对少数民族有独特的感情,所谓入乡随俗。吃着民族特色的饭,跳着民族舞蹈,穿着民族服装。在我回老家西安上大学之前,我对汉族文化了解甚少,第一年在西安我适应了好久才习惯。在西安吃不上一顿正宗的朝鲜族,回族,维吾尔族的饭。更不要说民族服装,民族节目。最让我失望的是没有民族特色,没有民族服装。

    第一年报到时,宿舍有一位家长喊:新疆的来了没有?我和父亲就非常反感,这分明就是地区歧视。在他们眼中,边疆的民族和人是蛮夷,是贫穷的地方。但是却相反,新疆是中国有名的民族之乡,瓜果之乡,歌舞之乡,粮食之乡,棉花之乡,药材之乡,能源之乡,风景之乡。新疆拥有全国最丰富的水资源,风资源,盐资源,金银煤铁遍地藏。如果没有昆仑山,就不会有长江和黄河。去过乌鲁木齐的人都会有感而发:这是新疆吗?因为乌鲁木齐是现代化的大都市, 新疆很多城市都是建国以后才重建的,新疆人民的生活水平是比较高的,很多家庭是比较富裕的。吃穿住的条件都高于内地的很多城市,尤其是石油之城克拉玛依。当边疆人民都住上了智能小区和楼中楼的时候,很多内地人民的生活条件却相当糟糕。乌鲁木齐市内的立交桥有六个,到处是高楼耸立,新疆各族人民用60年走完了中原几千年的路,城市更新非常快,都很保护环境,教育水平和基础设施建设很受领导人重视。在这一点少数民族的勇气和胆识是惊人的,怎么能认为少数民族是卑略的民族呢?在很多方面我觉得他们更优于汉族。

    在很久以前,朝鲜族,维族,回族,满族,蒙古族,藏族都不属于古中国。但是一切事情是变化发展的,现在的中国又不是唐朝,更不是宋朝。变化的事物又怎么能用旧眼光和旧思想看待呢?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和自尊,中国朝鲜族的确是起源朝鲜半岛,但同样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民族。因为他们是在中国的土壤下繁衍的朝鲜族,而不是在朝鲜半岛下繁衍的朝鲜族。去过韩国流学的朝鲜族人应该能感觉到同血源不同特质的异同,在国外留学的时候最想的是吉林老家,很想回国。他们本身已经融入了中国这个大家庭,怎么能说他们不是中国人呢?看看中国各个领域,艺术,政治,经济,教育,娱乐,文化研究不乏杰出的朝鲜族人才,很多人相当优秀,而且博学多才。很多人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如果没有强烈的民族归属感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这种话要是出现在新疆,那么一定会发生民族冲突,免不了流血。长白山是朝鲜族文化的发源地,但是朝鲜民族形成的过程却是在朝鲜半岛完成的,所以朝鲜族民族感情具有双向性,几乎每一个新疆朝鲜族人都学过新疆地方史,更学过朝鲜民族史,同样也熟悉中国历史。这没有什么不能理解的。这一点我也一样,新疆是我第二故乡,我很喜欢新疆,但同时我也很喜欢我的老家西安,毕竟我的源头在那里;但我却是地道的新疆人。说这句话是非常伤害民族感情和民族自尊的,如果我是朝鲜族,我会把这当作一种莫大的羞辱莫大的羞辱,反应应当相当强烈。说这话的人本身就打了自己一个巴掌,对自己国家的民族历史了解太少,而且是一个极端的民族分裂主义。这个人应该好好反省,应该向所有的朝鲜族同胞道歉,不要再说这种无聊的噘词。封笔!

 

说说古代的朝鲜

pond(2001/09/25)

    最早当然是神话时代了,至今流传有檀君建国的传说。接下来就有中国的信史记载了。武王灭商,纣王的叔叔箕子逃到朝鲜,武王也就做个顺水人情把箕子封到那里。箕氏朝鲜的国祚和周朝一样长久,直到燕人卫满来灭掉它,才又转入卫氏朝鲜时期。然而不久汉武帝就发奋了,兵锋所指,靡不降服,遂一举灭掉卫氏朝鲜,於其地设四郡:玄菟、临屯、乐浪、真番,由北到南把今天的平壤和汉城都包括在里边了。半岛南部则一直是土著诸部落占据着,其中最有名的是“三韩”,即马韩、辰韩、弁韩三大部落联盟,分别位於西部、东部和东南部;到後来马韩中的一个小部落统一马韩诸部,建立了百济国,国王姓扶馀,系来自北方(与高句丽有亲缘关系);另一弁韩中的小部落则统一了弁韩、辰韩诸部,建立了新罗国,国王姓金,系本地人士;而高句丽本来是在辽东一带立国,魏晋南北朝时中原大乱,高句丽乘机疯狂扩张,西逾辽水,东南则越过鸭绿水,经略朝鲜半岛北部,後来更索性迁都平壤,与半岛南部的百济、新罗成鼎足之势。中原统一後,隋唐先後出兵征讨高句丽,基本上收复了辽东的失地,高句丽遂决计一心一意在半岛上扎根了;这以後,新罗在唐军支持下灭掉百济、高句丽,统一半岛,进入新罗时代;唐亡新罗亦亡,经过短暂的後三国时期,後高丽重新统一朝鲜半岛,建立高丽王朝,约与辽宋金元的时间相当,中间经过了一段元朝征东行省的统治,但为时甚短;元末天下大乱,高丽亦受其殃,1392年,高丽大将李成桂夺取政权,建立了李朝,并请明太祖敕定国号--提供了两个选项供老朱选择,老朱对历史还是有些知识的:“高丽”给人的印象显然不太好,还是“朝鲜”较听话的说,於是定国号为“朝鲜”,这个朝代就长了耶,一直到1910年,合并於日本。

 

一笑

一业(2001/09/26)

    以欣赏的口吻来述说中国的开疆拓土,对朝鲜的扩张则斥之以“疯狂”,作者民族主义思想的狭隘和偏颇十分明显。

 

延吉站首页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