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索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龔嘯嵐致作者信

張青山同志:

    《藝海風情錄》讀後令人興奮,浮想聯翩。關於文中種種,提出來供你參考。

    小楊月樓二十年代已享名,到武漢演出已是三十年代,文中所寫“壯門面、爭生意的戲館老闆……”似乎把二十年代和三十年代有所混淆,雖然後面也寫了“七歲紅”的出身,不瞭解歷史情況的讀者容易誤會。

    毛燕秋是毛韻珂的長子,1928年至1930年武漢以“毛氏三傑”身份組班在老圃西舞臺演出(包括他父親毛韻珂、他姐姐毛劍佩、他本人是當家武生,掛第三牌,外號“毛小開”。毛老開是他爸爸。)

    其實,1932年,小楊月樓在漢口“標準京劇院”還演過一期。是應戲劇家朱雙雲之約,作為劇場改革(對號入座,廢除茶房案目,觀眾附送香茗,廢除開鑼戲等等),請他來作實驗的。南京大戲院是三十年代他第二次來漢,也是最後一次來漢。

    善鄯國不是西洋的歐洲人,即今雲南舊城南關外的善闡城。陳鴻奎的表演是糟粕,不值得欣賞,用它也應批判。

    劉玉堂是光明電影院老闆,青紅幫頭目,還是基督教徒。他是“漢口聞人”,不是“商會要員”。三十年代用“聞人”代表黑社會頭頭。

    三十年代,根本沒有“謝幕”的風氣。它是四十年代出現的新事物。日本投降後,蓋叫天演出時還出過“敬辭謝幕”的紅紙大字告帖。

    吉普車是二次世界大戰,四十年代才由福特公司生產出來的,那時只有“旅行車”,可坐六七人,但身價極高,只有蔣介石的侍從營一類的單位才用。

    羚子的信,寫得不夠理想,不是三十年代的筆墨,尤其不是三十年代出於一個女人之手的筆墨。

    關於南京大戲院看戲的“三張條桌”有些誇張,沒有那樣“只有羚子一人就座”的場面。

    文中稱葉挺營救一事不成立。“江防”一詞是抗戰後才用的。國民黨打內戰時小看共軍,長江是天塹,用不著“防”。我認為這一段附會,拔高,不是事實。

    所貼的戲碼,都是貨真價實的,象《對金瓶》那類的戲,今天知道的人都很少了。

    這篇紀實之作,有很大的史料價值。特別是對羚子其人的單相思,曹副官其人兵痞狗腿子的猙獰面目和小楊月樓那種“無告”的處境,是比較真實、公平的。就是這類流言蜚語,他生前很不為人理解,《中國戲曲曲藝辭典》就沒有將他收進(只收了馮子和、趙君玉),也許就是為了這個原因。你為老一代名伶申一下冤抑,也算是做了一樁好事。

    還有其他批在刊物中。這些看法如有不當之處,容當面交換意見,我可能也有錯的,近六十年了,全憑記憶,當然不會準確。

龔嘯嵐
1987.5.

(龔嘯嵐先生系原湖北省戲劇家協會主席、著名戲劇家——作者注)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1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淘寶網 學易網 數碼沖印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