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假面具背后的朝鲜

xuehantao (红旗下的蛋)
发贴时间:00/06/09

    中朝网注:本文选自中金网(现名和讯网)“财经大家谈”,参校首都在线万维读者网络的同一文章。 中朝网对文章的文字表达作了修改,[]内是改字。图片为中朝网所加,西海水闸、高丽参选自朝鲜出版物交流协会1998年售品目录,明太鱼(狭鳕)选自FishBase,作者Michael Gjernes, Archipelago Marine Research Ltd.(加拿大)版权所有,《摘苹果的时候》(1971年)选自《摘苹果的时候》VCD(大连音像出版社2002年版),《卖花姑娘》(1972年)选自《卖花姑娘》VCD(中影音像出版社2002年版)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十几年了,最近总在坛子上看到关于朝鲜的见闻,我觉得有必要把她写出来,因为,我的经历一般旅游者是不会看到的,那是假面具后面的朝鲜。
  
  我曾经是一名海员,一名在香港公司(中资)工作的海员,那是1986年夏天,我们船连续去了朝鲜的清津和南浦两个港口,所见所闻至今令人难忘。

    第一站:清津

    远处看见城市了,朝鲜我们的“兄弟”,小时侯总认为朝鲜很美,生活很好,但,现在呢……

    这就是清津,一座飘扬着浓浓黑烟、灰蒙蒙的城市,对了,这是工业化的标志,起码,我们在70年代以前也一直这样认为吧。

    清津,坐落在朝鲜中部,日本海沿岸,往北是罗津。

    1986年4月27日上午9点半到达朝鲜清津,11点,内锚地抛锚,联检,抄关。

    抛锚、靠港总是挺麻烦的,正车、倒车来回折腾,驾驶台来电话:机舱漏油啦!我和二车(国内叫“二轨”——大管轮)赶紧跑到船舷,海面飘着大片的“油花”,我们跑上跑下一通乱查,一切正常,见鬼,那来的“油”?回到船舷,“油花”已经没有了,紧接着,船又开始倒车,在倒车翻起的浪花里,大片的“油花”又出现了,仔细看,原来海面飘着一层矿粉、烟灰之类的东西,这个城市出产镁矿砂,我们也是来拉这玩意的,港内、港外还有100多条中国船在等着,都是空船来的,因为,朝鲜要还债,而装货过来的很少,只有几条苏联船。

    代理(负责外轮在本国的一切事务的人)上来第一句话就问:你们是拉货过来吗?我们回答:没有。代理脸上充满失望。

    紧接着,边防来检查,把我们叫到餐厅,他们自己下去检查,只有船上管事(船上职位一种)陪着,不过,只检查香港人和其他外国人,中国人的房间不查;查房间,在共产党国家有,而台湾70年代以前也有;我们在上面也没有闲着,他们要挨个查体温!我至今不明白入境检查为什么要查体温?!

    1986年4月28日下午4点5分动车进港,5点40分靠港完毕,完车。

    不过,朝鲜让人亲切的也有,她是唯一一个代理和我们说中国话的外国,而且是东北方言。

    吃过晚饭约5点30分,我们一行在朝鲜代理的陪同下前往清津友谊商店,因为我们是外国人;走过码头,一片昏暗,只有几盏灯,只有高高的挂着金日成的画像的地方灯火通明。

    落日余辉下的清津竟然也是一片昏暗,空气中弥漫着烟尘的味道,污染极其严重;记得一个西方人说:北京一个从不抽烟的人的肺,与欧洲一个一天抽一包烟的人的肺是一样的;那朝鲜的清津呢?岂不是人人都在吸毒?

    坐车来到友谊商店,这是一个大院子,有门卫把首[守],显然,朝鲜人是进不来的;一直跟的很紧的代理,这时却突然快步走进大楼,把我们扔在后面,来到大厅代理正在往裤裆里塞着一袋东西,见我们已经跟上,赶紧拉平衣服,我们走过去,看到柜台内有一只特大号的塑料桶,里面装的是一大袋(化肥口袋那么大)白糖。

    在朝鲜有海外关系的,生活应该还不错,因为,在清津的友谊商店,我们看到了几个衣着、表情绝对不一样的朝鲜人,估计是从海外回来,正在买电视机,日本三洋电视正在播放山口百慧的告别演唱会的录象,不对,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三洋电视的包装盒上写的是中文,而且是简化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专用”,看来这玩意是在中国大陆攒的。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没意思,上街。

    出了院门,来到街上,同行三人。

    你是说,我们为什么这样自由?对了,这要解释一下,在朝鲜,所有外国人里面,中国海员是最自由的,可以随便走,其他的,即使是苏联人也不行(朝鲜代理说,苏联人一见到朝鲜姑娘就往上扑),也就是说,平壤以外,只有两种人,戴像章的朝鲜人,和不戴像章的中国人。

    为什么?说来话长,当初,老金决定一旦自己死了,就传位于小金,并在党代会上作出决议,参加会的中、苏代表大为不满,中、苏两国党和政府开始对朝鲜冷淡关系,后来,中国首先打破僵局,邀请小金到中国访问,紧接着,赵紫阳回访朝鲜,其中就有访问码头的活动,朝鲜高兴之余,作为回报,决定允许中国海员自由出入。

    反正,我们是走到了街上,而且,没有朝鲜同志陪同。

    街道很黑,有路灯,但绝对照不到地面,一条大路,左右各有一溜鬼火似的路灯,在这两溜“鬼火”中间走,肯定是路,旁边很可能是沟;我真奇怪,即使在中国最差劲的时候,我们也还有在路灯下打牌、下棋的习惯,而朝鲜的路灯竟然象一堆明亮的星星,而在星光下是看不见棋或牌的。当然,在这黑黢黢的城市里,绝少行人,不远处,有一对男女在黑影里徘徊,偶尔,有一抹灯光从楼群中闪过,一个死寂的城市。

    走吧,还是回去吧,一个没有商店(都下班了),没有酒吧,没有电影院的城市,简直就是对海员的惩罚。

    第二天,1986年4月29日,早晨,阳光灿烂,起码,太阳这个大“路灯”不归朝鲜人管,看看阳光下的朝鲜吧,朝鲜,其实应该念zháo[zhāo] xiān,朝日鲜明的意思,据说出自《诗经》。

    上午,这个城市总算有了点生机,稀稀拉拉的几个人,没有表情,甚至见到我们连头都不抬,当然也没有惊讶,更没有好奇,一个可怕民族,一个被彻底洗脑的民族,但愿在他们麻木的表情里,还压抑着热情。

    我们几个沿街寻找商店,杂货店,空空的货架,有几件做工粗糙的毛衣,而且是上肢伸开挂在货架上,显然是样子,一些锅碗之类的日用品,仅此而已;而且,朝鲜的商店的屋顶根本就没有安装电灯的设备,一般商店天一黑就关门,不过,理发店、修手表的需要灯光的商店,居然屋顶也没灯,也是,鬼火似的灯泡安在屋顶也起不了什么作用,所以,这些商店竟然是用台灯给客人理发、修手表。

    百无聊赖的我们,决定去坐朝鲜公共汽车,我们根本没有朝鲜货币,拿着几张港币就爬上了汽车,然后很主动的拿出从100元港币直至1000元港币的各种纸币买票,售票小姐摇着头,一个朝鲜老者,显然认为小姐摇头是不买票不能坐车,立即拿出一大张车票,象咱们单位的饭票,开始往下撕,显然在朝鲜车票也是发的,只是要看级别什么的;然后,几个戴着红领巾的孩子给我们让座,面对这些瘦弱、苍白、灰头土脸的孩子,我们这些膀大腰圆、挺胸凸肚家伙开始客气起来,真的,那可是发自内心的客气,最后那几排座位一直空着,一到站我们立即逃跑,然后一路伸头探脑的走回码头。

    1986年4月30日零点30分装货完毕,共15000吨镁矿砂,卸货地点中国南京,白天平仓,下午5点离港起航。

    1986年5月7日到达南京,下午一点靠码头,此地位于栖霞山与燕子矶之间,叫新生圩(wéi)。

    1986年5月12日离开南京,傍晚6点20分离开码头,下个港口朝鲜清津。

    1986年5月18日下午三点到达清津,傍晚6点30分港外抛锚。

    1986年5月22日上午9点动车进港,10点半靠码头,完车。

    1986年5月23日中午11点半装货完毕,离开清津,前往上海。

    第二站:南浦

    1986年5月31日早晨7点卸完货,9点离开码头,11点出吴淞口进入长江,下个港口:朝鲜南浦。

    1986年6月2日上午8点到达朝鲜南浦港,港外抛锚。

    1986年6月3日凌晨1点联检,5点进港,9点靠港。

    朝鲜人联检查体温的毛病依然没变,凌晨1点多,把我们迷迷糊糊拽起来体检,简直他妈的有病。

    南浦,朝鲜第一大港,进入港口之前需要过一道船闸,估计是为了防南边的潜艇什么的,船闸很窄,我们船载重吨是15000,所以到[倒]无所谓,朝鲜人对他们的南浦船闸很是自豪,自称“世界第一”,进入一个国家的内锚地、港口需要当地引水,所以在朝鲜引水指挥时,我们对他们的吹牛只是听着,生怕他们不高兴在[再]出事,一个同船的北京船员和我说,他们上一条船来这里时,朝鲜引水一边吹着牛,一边就把船和船闸来了次“亲密接触”,他们那条船载重吨是45000,对于南浦的小船闸来说是太宽了;他们船长是香港人,该退休了,差不多是最后一航次了,结果出事了,气的老头直掉眼泪,拿出一大堆全世界各地的船闸照片,也顾不上礼节了,冲着朝鲜人大发其火,你们这是什么世界第一?看看人家的船闸,哪个不比你们好?!

西海水闸

    不过我们还是很平静的进入了南浦,我们将在此地装12000吨水泥,货主说,朝鲜水泥必须经常浇水,不然就完蛋,所以最好是修码头用,常年泡在水里估计能好点。

    南浦,显然比清津大多了,市面也热闹的多,海员俱乐部(友谊商店加餐馆,我们也是如此)在港口内,中国海员来了按规矩朝鲜方面招待我们吃一顿饭,香港佬也沾光一起撮了一顿,不过,饭菜却极差,几条“明太鱼”,一瓶啤酒,“明太鱼”是一种鲚鱼般大小的鱼干,长相、颜色、口味、硬度都象木头,而朝鲜啤酒很苦,招待会上朝鲜同志说,我们可以带你们去参观平壤,但需要每人交25美金,因为你们都在资本主义的船上干活吗[嘛];结果我们一致决定:不去!

明太鱼(狭鳕)

    此地我们依然可以上街,每天成帮结伙的出去乱逛,所有商店、学校以及一切开门而没有站岗的地方,我发觉我们象驱虫剂,走到那,那里就安静了。一次,我们实在没地方去了,看到一所学校,操场上有不少人在打篮球,我们决定和他们来场友谊赛,结果,我们一走进学校,本来热闹的操场,立刻安静了下来,一个人都没了,莫名其妙的我们在操场上大呼小叫了一番,只好撤退。

    走出港口不远,有一个专门给朝鲜有“海外关系”的人供应外汇商品的商店,里面全是中国货,文具、饼干等;不过,南浦这地方有好东西,海员俱乐部里,有正宗的高丽参买,因为高丽参在北朝鲜开城附近出的才是正宗,朝鲜人当时显然还没有意识到中国已经变了,只以为中国依然和他们一样的穷,当我们去买高丽参的时候,居然不愿意拿,结果,一个福建佬怒吼着拿出几张1000元的港币挥舞着;第二天,海员俱乐部里商品全都加上了中文标签,其中还有一个拳头大小的报纸包,上面写着“熊胆,2000朝鲜元”;当然,我们也没有让他们失望,60支、80支(只一斤有多少只高丽参,按中国老称的一斤,大概是600多克)的高丽参买了许多,第二天晚上,朝鲜人就背了许多高丽参、鲍鱼干上船推销,自然又是一番大丰收,谁说朝鲜人不会做买卖?这些常年接触“老外”的朝鲜人,还是很有经济头脑的嘛;而我不光买了几盒高丽参,还发现中国茅台酒便宜,因为国内当时已经涨到200多元人民币一瓶,而朝鲜还是折合人民币30多元,哈哈,我一气买了6瓶。

高丽参

    闲来和朝鲜代理聊天,此人一口吉林方言,我们怀疑是志愿军留下的,我们对朝鲜市面上居然看不到任何电器、家具的日用大件商品颇不理解,他告诉我们,那些都是分配供应,哎,我似乎看到了我们的影子。

    在此地,我们第一次看到朝鲜电视,彩色的,而且看到了朝鲜第一部电视剧,9集,讲金日成在中国东北感化土匪的事,整部片子哭天抹泪的,没什么意思,而第二天再打开电视,居然一点影像都没有,正在奇怪,那个吉林口音的朝鲜代理,非常不好意思的说:我们的电视是隔天才有,原来如此;后来我们去俱乐部看朝鲜电影,5美金一次,船上有个朝鲜族同胞,交涉一番后,说:只有《卖花姑娘》、《摘苹果的时候》两部片子;这?这还是我小时候看过的朝鲜电影,怎么如今还是她?只好不看。

《摘苹果的时候》(1971年)

《卖花姑娘》(1972年)

    朝鲜去的多了,你会发现,朝鲜大街上很少看到青壮年男子,就连我们船边看舷梯的都是一个半大孩子,真的,那还是一个没有枪高的小男孩儿,码头里不时见到站岗的,都是些大姑娘,哇,有一个很漂亮,我们总想过去搭话,香港人警告我们:她会开枪的!

    后来,船上一个东北人说,他看过一本画报,上面有一张照片,金日成坐在中间,旁边站着几个女人,下面介绍写:金日成首相及其夫人;后来,我们问朝鲜代理,朝鲜是不是可以一夫多妻?回答说,也不是一夫多妻,只是一个单位里,那些不漂亮的姑娘会默默的帮助其他漂亮的姑娘……我们再让他解释,他封口不谈了。

    1986年6月15日凌晨完货,6点25分动车离港,7点30分抛锚,完车。11点45分动车开航,下午2点过船闸,卸货港:中国厦门。

    如果说,1982年我第一次到苏联时,只是隐隐约约的觉得他们还不如我们,而这一次,我只是觉得:“可怕!”因为,那是我们的过去。

    如果,一个人,为一己之私利而统治一个国家;如果,一个国家,为一人之私利而运转;那,真的很可怕!

    自从朝鲜归来,我不再埋怨我们的政府,因为她已经知道自己错了,不,是曾经错了,而现在她在改正错误,这,就够了。

 

【备考】

"假面背后的朝鲜"一文令人作呕

江苏的人(01/07/27)

    面对被西方世界全面封锁的朝鲜,面对被所谓"国际舆论"百般丑化的朝鲜,面对站在中国身前替代我们直接承受美国巨大军事压力的朝鲜,我们有什么资格用轻浮的口吻去嘲笑他们?我们又有什么资格显得居高临下惺惺作态?是的,他们现在贫穷,但却不缺乏骨气,他们面对强敌,却刚烈顽强,不象某些中国人,习惯于向穷邻居卖富,而向富邻居卖淫,让人不耻!

到上级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