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索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人間詞話新注

(修訂本)

 

王國維 著 滕咸惠 校注

齊魯書社1986年8月新1版

 

目錄

序 周振甫

略論王國維的美學和文學思想 滕咸惠

人間詞話新注

幾點說明

上卷:人間詞話

下卷:人間詞話附錄
(一)論詞語輯錄
(二)人間詞話選

修訂後記

 

幾點說明

    一、本書分上、下兩卷,上卷為“人間詞話”,下卷為“人間詞話附錄”。上卷系根據 《人間詞話》原稿整理而成。各條按原稿順序編排,文字亦從原稿。原稿引文多處與所引著作原文不同,為慎重起見,概不改動。唯人名誤字,一律改正並加按語說明。原稿已刪之若干條及已 刪之若干文句照樣錄出並加按語說明。下卷分兩部分:(一)輯錄《人間詞話》以外的零星論詞語;(二)從王國維的《二牖軒隨錄》中摘出的選錄《人間詞話》的部分。

    二、《人間詞話》曾有多種版本,其中以徐調孚先生注、王幼安先生校訂本(人民文學出版社1960年版《蕙風詞話·人間詞話》本,以下簡稱“通行本”)最為完備。通行本分“人間詞話”,“人間詞話刪稿”、“人間詞話附錄”三卷。第一 卷系《國粹學報》發表的王氏手定本。第二卷系趙萬里先生、王幼安先生從《人間詞話》原稿中錄出之若干條。本書上卷包括了通行本第一卷、第二卷的全部並多出第24、26、28、50、58、64、65、89、90、92、93、109、122共十三條。通行本第一卷第63條原稿無,作為本書第一卷最末一條。為便於讀者與通行本對照,本書上卷各條注明通行本相應的條數 〔如:1(24),即本書第1條為通行本“人間詞話”第24條;13(刪1),即本書第13條為通行本“人間詞話刪稿”第1條。〕通行本第三卷系趙萬里、陳乃乾、徐調 孚諸先生輯錄之王氏零星論詞語。本書下卷第(一)部分即據此重加編排整理〔置《人間詞》甲、乙兩稿序和《清真先生遺事》(節錄)于前,其餘按所論詞人時代先後為序排列〕。

    三、本書有“校”、“注”兩部分。“校”說明與通行本文字比較重要的不同之處(個別條目是與王氏《文學小言》對校)。“注”是參照舊注加以補充修訂 而成。引文均注明出處。同一種書在注文中多次引用時,僅在第一次引用時注明版本。

    四、本書是在周振甫先生指導下完成的,謹致衷心謝意!但限於校注者理論水準和知識水準,本書一定存在不少缺點和錯誤,敬請專家和讀者批評指正。

 

修訂後記

    本書初版於一九八一年,現修訂重版。這堙A想把幾個有關問題簡單交待一下。

    《人間詞話》原稿藏北京圖書館,一冊,三十二頁,是一個舊筆記本。封面書大字“奇文’、“國華”、“光緒壬寅歲”。小字為“人間詞話”、“王靜安”。國華乃王國維弟,號哲安。看來,這個筆記本原來是他抄錄資料的,後來為乃兄所用。第一頁書七絕六首,有“王國維字靜安”朱紅印章,當是王氏作品。從第二頁開始為《人間詞話》原稿,共二十頁,每頁二十行。原稿後空白三頁,隨後是“靜安藏書目”九頁,有“王靜安”藍色印章。一九六三年,在趙萬里先生幫助下,我得以借讀原稿,並全文錄出。本書上卷正文就是據此整理而成。由於當時匆匆抄錄,雖曾復核亦難免有錯漏。這次訂正原稿正文時曾參考陳杏珍、劉烜同志的《〈人間詞話〉(重訂)》(見《河南師大學報》1982年第5期),特此申明,並致謝意!

    我所見到的《人間詞話》注本有:徐調孚校住本(《校注人間詞話》,中華書局1955年版)、徐調孚注、王幼安校訂本(《蕙風詞話·人間詞話》,人民文學出版社1960年版,以下簡稱通行本)、許文雨注本(收入《文論講疏》,正中書局民國三十六年十一月版)以及靳德峻箋證、蒲菁補箋本(《人間詞話》,四川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這四種注本,尤其是前三種給我很大的幫助。這一部新注,是在吸收前人已有成果的基礎上,加以補充修訂而成。特在此鄭重申明。

    我編寫這部新注主要是想把《人間詞話》原稿如實介紹給研究工作者和廣大讀者。王氏從125條原稿中,僅僅選取63條,並重新編排,潤色文字,交《國粹學報》發衰。他力圖組成一個比較完整的理論體系。《國粹學報》本對研究王氏美學和文學思想的重要性是不言自明的。但原稿的內容遠比《國粹學報》本豐富,王氏的思路也比較容易看清。因此,它對研究王氏的美學和文學思想同樣有重要價值。

    至於原稿與通行本文宇表達孰優孰劣,是一個複雜的問題,很難一概而論。首先,如果我們把通行本《人間詞話》(即《國粹學報》所發麥各條)與原稿有關各條相對校,就可以發現,絕大多數條文字完全一致或雖有差別但無關宏旨。再者,通行本有少數幾條文字經過加工潤色,比原稿表達更準確。但原稿的表述方式和已刪去的若干文句,仍然有助於準確理解王氏的思想。如,原稿第33條,有王氏已刪去的“此即主觀詩與客觀詩之所由分也”。據此,我們可以理解到,王氏所說的“有我之境”即“主觀詩”,“無我之境”即“客觀詩”。又如,原稿第37條,在“自然中之物,互相關係,互相限制”下,比通行本第5條多出“故不能有完全之美”。這就很容易看出叔本華美學思想的痕跡。如果沒有這幾個字,就不那麼明顯了。再如,原稿第77條“語語都在目前,便是不隔”,最初作“語語可以直觀”。“直觀”是西方美學常用的概念。這對我們正確理解王氏理論的淵源也有啟發。第三,個別地方,原稿不錯,通行本反倒錯了。如原稿第100條,“夢窗、玉田、草窗、西麓”,通行本第46條“西麓”作“中麓”。西麓為南宋詞人陳允平字,中麓為明人李開先字。王氏這條是論南宋詞人,當然不會忽然提到明代人,通行本顯然錯了。(王幼安校訂時已指出這點,但他用原稿另一條證明這堛滿坐勾S”應為“西麓”,沒有注意到原稿此條本來就作西麓。)又如,原稿第52條引馮延巳詞後說“少遊一生似專學此種”,通行本第22條作“永叔一生似專學此種”。這條是論秦觀繼承了那種詞風,不應忽然又提到歐陽修。通行本很可能也是錯了。這些錯字,或是王氏從原稿整理轉錄時的筆誤,或是《國粹學報》誤植。第四,還有個別地方,修改後的文字不如原稿。如,原稿第117條“詩人對自然人生,須入乎其內,又需出乎其外”。通行本第60條“自然人生”作“宇宙人生”。應該說,前者較後者更確切。至於《國粹學報》所發表各條以外的原稿各條,趙萬里、王幼安先生錄出時進行過刪節,個別地方文字上有改動,也有些筆誤或辨識不確之處。如原稿第85條“乃值如許費力”。通行本“刪稿”第30條,“費力”誤作“筆力”。又如,原稿第119條,“文學之事,於此二者不可缺一”,通行本“刪稿”第48條,“文學”誤作“文字”。類似這樣的地方,本書均按原稿錄出,概不改動。本書為保存原稿面目,即使校注者認為通行本文字優於原稿者,也不據以改動原稿,但在校記中注明通行本文字。

    編寫這部新注也是想為研究《人間詞話》提供較為豐富的材料。過去的各種注本在輯錄王氏論及的詩詞原文方面,用力甚勤,尤其是通行本收羅比較完備。但在探索王氏理論的淵源及其影響方面則注意不夠。本書注文大量引用與王氏論點有關的中外美學和文學理論著作,就是為了彌補這一缺陷和不足。注文的任務僅僅是提供材料以及疏通文字,所以一般沒有校注者個人的看法和論斷。因為很多複雜問題很難在注文中說清楚。比如,王氏思想與叔本華美學的聯繫與區別就是如此。研究者從有關材料中可以自己做出判斷,不妨見仁見智。校注者個人的意見都寫在書前的論文中。當然那只是一得之見,僅供讀者參考而已。

    本書附錄的第二部分《人間詞話選》,節錄自王氏的《二牖軒隨錄》(原發表于《盛京時報》)。我沒有見到原件。這堿O根據陳杏珍、劉烜同志的《〈人間詞話〉(重訂)》轉錄的。關於這份材料,劉烜同志在《王國維〈人間詞話〉的手稿》一文中,曾有如下說明:“王國維的手稿中,有一份自選的《人間詞話》共二十一則(應為二十三則——引者注)。這是一份剪報,用四號宋體鉛字排行。在這幾則《人間詞話》的開頭,王國維寫了如下的話:‘余於七、八年前,偶書詞話數十則。今檢舊稿,頗有可采者,摘錄如下。’據此看來,很可能是王國維從日本回國以後選輯的。這份剪報共二十三頁,題名《二牖軒隨錄》,其中選錄的《人間詞話》占三頁。這是長篇的讀書劄記,大部分談漢字、歷史、古代文學。”(見《讀書》,1980年第7期)如果我們把這媬嚙的各條與《國粹學報》所發表的《人間詞話》以及《人間詞話》原稿相對比,就可以看出,王氏是根據原稿摘錄的,各條文字與原稿大體一致。其中第2條為原稿第45條,第22條為原稿第70條,第23條為原稿第69條和71條所合成。這四條,《國粹學報》本都沒有,其中的三條(第45、70、71條)趙萬里先生1927年收入《人間詞話未刊稿及其他》中,另一條(第69條)直到1960年王幼安先生才從原稿錄出收入《人間詞話刪稿》。王氏《二牖軒隨錄》大約發表於1915或1916年,那麼這四條其實是不應叫做“未刊稿”或“刪稿”的。《盛京時報》是出版于東北的報紙,關內流傳不廣,所以王氏的《二牖軒隨錄》很少有人見到。王氏在全力研究史學、考據的時候,仍然認為自己的《人間詞話》“頗有可采者”,並錄出其中要點重新發表,這也是耐人尋味的。

    最後,簡單談談《人間詞》甲乙兩稿序。這兩篇序,趙萬里先生在王氏年譜中明確指出乃王氏自撰。徐調孚先生的《校注人間詞話》和王幼安先生校訂的《人間詞話》(即通行本)都把這兩篇序作為王氏著作收入。不少研究者在自己的論著中也把這兩篇序作為王氏論述引用。可以說,它是王氏作品已經為學術界所公認。但是,近來有同志提出不同意見,認為這兩篇序的作者是樊炳清而不是王國維。(《〈人間詞序〉作者考》,見《文學評論》1982年第2期)這種意見本人不敢苟同。首先提出兩序是王氏作品的趙萬里先生已經去世,他的王氏年譜確實沒有詳談這個說法的根據。但趙先生是一位治學嚴謹的學者,他絕不會毫無根據地硬把別人作品說成王氏作品。趙先生與王氏關係密切,又是王氏遺著的整理、編輯人,言必有據。以常理推論,當為王氏告知。筆者在京時,也曾向他面詢此事。他明確回答:“是靜安先生所撰。”語氣肯定,未作任何解釋。王氏確有一友人,名樊炳清(字少泉,抗夫,見本書上卷第26條),而《人間詞》甲乙兩稿序署樊志厚。樊炳清和樊志厚或是一人。所以,兩序雖署名樊氏,但實出於王氏之手。假託友人名字為自己的集子作序,王氏還有一次。集中了王氏後期學術論著精華的《觀堂集林》的序言也是王氏自撰而署名羅振玉。(王氏致友人蔣汝藻函中明言之)再者,兩序持論與文風和《人間詞話》大體一致也可以作為王氏自撰的內證。總之,趙萬里先生的說法應該說是權威性的,現在似乎還不應輕易推翻。因此,本書仍把這兩篇序作為王氏著作收入。

    本書從初版到修訂版的審訂、修改、定稿,齊魯書社編輯同志付出了辛勤的勞動,化費了大量的心血。在此謹致衷心的謝意!吳文治先生、譚佛雛先生和劉烜先生熱情幫助本書的出版,陳梗橋先生為本書題寫書名,在此一併致謝!

 

校注者
1982年11月7日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1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淘寶網 學易網 數碼沖印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