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索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我對惠州時期的回顧

張亞

 

05/07/21

    2002年8月至11月間(遞交《在黨委批准延長本人預備期後的思想彙報》後,被取消公務員錄用資格前),我身心俱疲,體重銳減(自己可以感覺到身體很輕),但精神未垮,決不向不義屈服(甚至作了死在惠州的準備),同時儘量做好本職工作。這時領導已經不再指望壓服我,開始謀劃、進行處理我的程式。碰面、接觸時,或以沉默待我(惠州出入境檢驗檢疫局黨委書記、局長劉仁陸),或對我示弱以麻痹我(紀檢組長賓清梅),或還能利用我做點事就利用我(辦公室副主任廖孟)。在被清除之前的數月間,沒有一位領導告訴我——對我這名職工的處理意見,一切都在對我保密的情況下進行。我不管他們耍什麼手段,自己該做什麼還做什麼,雖然這時體力精力、思想情緒都無法支持做好工作,領導也不督促我了,但我還是盡力而為,以求問心無愧。

    這時候,辦公室塈琩洏峈犒q腦被裝上了RedHand(記錄電腦運行過程中所有動作的系統監視軟體),而且,我的同事、新進人員白靜(電腦專業)時不時地來到我跟前,問我在做什麼。後來局堨l開團員大會,選舉團幹時,我對白靜投了反對票(全場唯一一張反對票)。主席臺上的劉仁陸一時滿臉怒容,但不久就平和了;賓清梅則故作鎮靜,面無表情。這次會議有惠州市團委的領導參加。我給自己也投了一票。

07/03/13

    補記:

    以上關於我在惠州檢驗檢疫局團員大會上投票的記述內容有缺漏。當時我投了2張反對票,除了白靜,還有團總支委書記候選人、在人事政工科工作的盧暉。她與梁文傑(2001年7月和我同批考入惠州檢驗檢疫局的4名大學本科應屆畢業生之一,植物保護專業,原本在動植物檢驗檢疫科工作,當時在人事政工科做事)在人事科科長陳錦泉的部署下,做取消我的公務員錄用資格的具體“工作”。當時每天晚上,人事科都在加班,燈火通明。

    我看盧暉是個老實人,但這樣的老實人卻在助紂為虐!這樣是非不明(或者沒有勇氣表達)、盲目執行上級命令的人正是當時惠州檢驗檢疫局的領導所喜歡的,所需要的(他們把這也說成是“政令暢通”),因此將其內定到團組織一把手的位置。盧暉不是團總支委書記的合格人選,而且作為一個頭腦健全的人,她理應對自己的是非判斷負責,為自己的行為承擔責任,因此我對她投了反對票。

    按理,我本應對梁文傑也投反對票,但是沒有投。因為我考慮到對辦公室的白靜和人事科的盧暉投了反對票,已經足以顯示我對領導們的卑劣伎倆堅決鬥爭的態度。點到為止即可,沒必要擴大事態。儘管這種局面是由這些自以為是的頭頭們造成的,但我還是努力克制自己,要求自己掌握分寸(這才是真正的顧全大局)。其次,由於思想、性格的衝突,以前梁文傑跟我為一件小事大吵了一次,雖然事後互相還是以禮相待,但說不上融洽,我和他又是同批進局、同居一房,而他現在正在做針對我的“工作”(我被“宣判”後,梁文傑說他知道這件事,但此前不能告訴我),我必須小心對待他。

    因為我對2位候選人投了反對票,所以我相應地投了2張自己提名的贊成票:除了給我自己投了一票,還投了林惠娟(檢務科科員,英語專業,比我早一年進局的大學畢業生)一票。我對林惠娟的瞭解不算多,我選她是因為感覺她正義感尚存,在同等條件下,她的表現會比那3位領導提名的候選人好,她不會不加思索地、沒有心理負擔地、不折不扣地做缺德事!

2002年9月29日下午,我在惠州出入境檢驗檢疫局團員大會上(第一排中間)。

2002年9月29日傍晚,劉仁陸(中)陪同惠州市團委領導參觀惠州出入境檢驗檢疫局新建的“團員青年之家”閱覽室。照片拍攝者是滿腔憤懣的我。

 

05/09/18

    2002年7月29日,一支部通過延長我預備期的決議,是矛盾總爆發的導火線。道理講不通,就給我來硬的,大小領導們想借預備黨員轉正之機迫使我就範。而我是個不顧自身利害關係,唯真理是從的人,自然不吃這一套。此前我通過文字材料等正常管道已多次向上級說明情況,表明我的立場和解決問題的誠意,然而他們並未認真對待,只看作我繼續“犯上”,終至對我出此昏招!以前我躬身自省,隱忍退讓,他們視為理所當然,而且還不滿意。現在他們要用組織手段解決我的“思想問題”了,還自以為得計。此時還不挺身而出,指出錯誤,不知他們還要蒙昧麻木到何時!

    我決定進行申訴,歷數包捷(辦公室副主任,我的頂頭上司)的種種醜態惡行。他對我的所作所為,以一個普通人的標準衡量,稱之為小人,一笑置之可矣。但他作為黨員領導幹部,一支部支委,長期蒙蔽視聽,對於其他領導形成對我的錯誤認識負有最大的責任,必須予以懲戒。我知道,指出上司的錯誤、過失,而且還是詳細地敘述,以我一個未轉正公務員的地位,在當時的惠州檢驗檢疫局這個特定環境堙A是何等的危險。雖然我對劉仁陸(來惠州出入境檢驗檢疫局主持工作前,任廣東出入境檢驗檢疫局政工處處長)主持公道寄予了一點希望,但我不會把自己的命運寄託給別人。後來的事態發展表明:到了關鍵時刻,這些平常對下屬講慣了道理的頭頭腦腦,如果輸理了,或者牽涉到自己的利害的時候,就會把道理棄置一旁,起用權謀之術,玩弄下屬的命運于股掌之上。

    劉仁陸以黨委書記、局長之尊在一支部過組織生活,既然他的意見是延長我的預備期,從利害計,誰會唱反調?也就是說,他對一支部一致通過延長我的預備期起了決定作用。我要向劉仁陸申訴,等於說要他改正自己的錯誤,這就是我即將面臨的嚴峻形勢。如果他要糾正對我的錯誤決定,首先就得承認他自己也犯了錯誤,我申訴後,他的舉動表明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在關係到自身利害時,他的表現與其他官僚並無二致。處理我的問題時,他首先考慮的是維護自己的形象和地位,準確的說是面子和權力,面子高於一切,權力高於一切。他選擇了犧牲真理、犧牲我以自保。他一向重視形象,這應該是他的優點,但他所說的塑造形象首先考慮宣傳效果,至於形象是否真實則不是首要的。

    但我依然要抗爭!就個人而言,作違心之論,苟且偷安,違背了我追求真理的生活目標和知行合一的實踐原則。就社會、國家而言,我認定中共的黨內民主和紀律以及中國的民主與法制都在深入發展,日臻完善,有章可循,易言之,我對中共和中國有信心,因此,大道直行即時暫時遭人算計,蒙冤受屈,終有撥雲見日、報仇雪恨之日。基於以上兩點認識,8月4日晚至8月5日晨,我通宵未眠,寫就《對延長本人預備期的申訴》,於8月5日(星期一)上班後即遞交劉仁陸,此前我將電子文本發送至局黨委各委員的電子信箱,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避免“傳閱”之弊。

    陳錦泉(局黨委委員、一支部書記,人事政工科科長)或許是第一個看到我的申訴的人,他驚慌地從人事科往外跑,碰到鐵門上,看著我,然後努力讓自己鎮定,去向劉仁陸報信。包捷則遭到了最初的報應:他哭喪著臉回到辦公室,抽泣著,望著我。

2002年11月10日,惠州出入境檢驗檢疫局職工宿舍,我的房間一角。

 

08/10/27

    2002年11月22日,廣東檢驗檢疫局作出取消我的公務員錄用資格的批復,惠州檢驗檢疫局據此“宣判”我則是在11月28日(星期四)。此前,人事政工科科長陳錦泉打電話要我父母來,父母以為他們是要“攤牌”,為避免我被清除出局的情況發生,兩人就從武漢來到惠州。這天中午,我在局堛滬僭顝M父母見了面,紀檢組長賓清梅宴請我們,席上談笑風生。下午上班後,我被叫到人事科,賓清梅讚揚了我幾句,說我適合到社科院工作,然後就向我宣讀“判決書”。因為我和賓清梅之間的緊張關係已經持續有一段時間了,加之心力交瘁,此時意外地聽到她溫暖的話語,受到了感動,對她的戒備鬆弛了,於是我說自己是不適合當公務員,但是不應該延長我的黨員預備期。等到我猛然醒悟,賓清梅已經達到她的目的,完事了。儘管這種場合下我說什麼話並不能改變“判決”,但是我依然應該表明自己的立場,而賓清梅竟然用如此下作的手段來干擾我真實意思的表達,由此,我對這位賓局的憎惡達到了極點!

    接著,局長劉仁陸要會見我父親,父親覺得沒必要,但還是見了面。據父親轉述,劉仁陸說,辦公室人員就是要“領會領導意圖”,說我不喜歡聽人指揮,說我“比較堅強”,說我現在“解脫了”,說他知道我有一個網站,說我可以做自由撰稿人。他這番話的潛臺詞是:他實際上做了件好事,對我對他們都好,可以說是“雙贏”,我應該心悅誠服地引頸就戮,以後我和他們各走各的路,不相干。這樣就掩飾、歪曲了他們清除我出局的實質——他們濫用職權,粗暴踐踏、嚴重損害、以至剝奪我的合法權益。而且給我扣上不領會領導意圖的帽子,回避了“領導意圖”本身的問題。在他這堙A已經不問是非,不講原則。如果說有是非,那就是他是不會有錯誤的,錯在下級;如果說有原則,那就是他的一己之私高於一切。 劉仁陸還說,他到國家質檢總局打聽過,像我這種情況是有的。這話意思是說,我考取了公務員後被取消錄用資格,不是特例。但是他不談其他人被取消公務員錄用資格的原因,從而模糊、混淆了問題的性質。父親笑著對我說:“你們劉局是典型的做官的!”

    最後,劉仁陸還要會見我。在局長辦公室,我和劉仁陸相對而坐,陳錦泉在旁做筆錄。我只有一句緊要話要說出來:“我不是主動退出的。”劉仁陸則始終面帶笑容,最後說:“好了!”結束了談話。此時,我說什麼話,對他來說是無關緊要的,他要的只是這個形式。

    29日晚,一位不瞭解內情的同事對我表示關切,我說以後我會講出事情真相的。這位同事離去後不久給我發來了短信:“張亞你是一個堅強的人,道路雖然崎嶇只要堅持一定會勝利!祝福你!”

    12月2日(星期一)上午,我和父母,以及從深圳趕來幫忙搬家的舅舅、舅母,被惠州檢驗檢疫局派車送至深圳。臨行前,辦公室的張敏(科員)、白靜出面,送我CD機一台、祝福符若干。下車時,我要送行的梁文傑把CD機帶回去,父親說算了,我就不再堅持。而祝福符上有的話倒合我的意:“嘗試”,“男兒志在四方”,“走自己的路 讓別人去說吧”,“有志者事竟成”,“天道酬勤”,“逆境不會久 強者必定勝”。

    2006年1月3日,我接到一個來自惠州的電話,興奮地對我說《我對惠州時期的回顧》“寫得很好”,“很有正義感”,但是此人卻不說出自己的名字。此時距我被清除出惠州檢驗檢疫局已三年有餘。

 

05/11/11

    我離開惠州、返回家鄉武漢一年多以後,2004年3月25日下午,陳錦泉給我家打來電話,是我接的。他要我父親接電話,我讓父親來接電話。據父親轉述,其來意是:要張亞從網站上撤下他與惠州檢驗檢疫局的關係的內容,舉要來說,一是廣東出入境檢驗檢疫局關於取消張亞公務員錄用資格給惠州出入境檢驗檢疫局的批復,二是張亞穿檢驗檢疫局公務員制服的照片。我告訴父親,既然他們(惠州檢驗檢疫局相關大小領導)認為“事情已經過去了”,我在網上刊登這些材料“沒有意思”,何必還要打來電話談這事呢,豈不更沒有意思!我的意見是:一、對他們的無理要求不予理睬;二、如果他們認為我刊登這些內容不合適,可以向有關部門反映。說完這些,我就出門散步去了。

    我回家後,父親說他給陳錦泉回了個電話。我覺得沒必要多此一舉,但父親認為來而不往非禮也。不過由此又聽到了一些有趣的內容,陳錦泉要父親做我的思想工作,答應他們的要求,因為他們擔心媒體關注此事。為了達到目的,他說:“我們有做的不對的地方,張亞也有錯”。父親則對陳錦泉說,我對他們對我的處理決定(先是延長黨員預備期一年,進而取消公務員錄用資格)一直就有看法,他們要想撤掉我在網上刊登的這些材料,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

    事後想來,更覺得他們的行為荒謬、可惡。廣東檢驗檢疫局取消我的公務員錄用資格的公文,我本人鄭重其事,公之於世,他們反倒要讓其不見天日。須知,這張紙是他們上下其手,花費了許多“心血”才如願以償獲得的。至於“我們有做的不對的地方”的話,過去怎麼不講?事後私下說,哄小孩呢!

    陳錦泉只是奉命行事罷了。上峰要維護自己的地位和形象。

 

【備考】

2007年1月31日,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人事司消息:“日前,經試用期滿考核,國家質檢總局黨組決定:劉仁陸任汕頭出入境檢驗檢疫局局長、黨組書記。”

http://rss.aqsiq.gov.cn/gzdt/200701/t20070131_27702.htm

2007年11月19日,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人事司消息:“日前,國家質檢總局黨組決定:免去劉仁陸同志的中共汕頭出入境檢驗檢疫局局長、黨組書記職務。”

http://rss.aqsiq.gov.cn/gzdt/200711/t20071119_54593.htm

2008年5月7日,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消息:“5月4日,深圳檢驗檢疫局副局長呂志平與五洲檢驗(泰國)有限公司(簡稱“五洲公司”)總經理劉仁陸在深圳就加強泰國大米出口前檢驗等問題進行了座談。”

http://www.aqsiq.gov.cn/zjxw/dfzjxw/dfftpxw/200805/t20080507_71861.htm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1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淘寶網 學易網 數碼沖印

Google
Baidu